×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万里茶路起点--下梅古村

发表日期:2017-04-16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Mark II 点击数: 投票数:

      

         美丽的武夷山脚下,绵延的苍翠围出一片清幽,寻觅武夷古风,走进这个明清风格的古镇,这里的历史,可以追溯千年,一部热播的电视剧“乔家大院”让我们了解晋商的刻苦和毅力,认识了货通天下的不易,也对茶马古道产生了兴趣。也因为这部剧唤醒了沉睡千年的一个古镇---下梅古镇。

      

      

       祖师桥堪称下梅清代最具廊桥建筑艺术特色的标志性公共建筑物,它是一座行业帮会祭祖的圣坛,也是一座乡井百姓文化娱乐的公共舞台,有着辉煌的文化积淀。1958年修建赤白公路时被拆毁,现为仿造重建的。

 


 

     保持原祖师桥风格不变,是一座集桥、戏台、亭子为一体廊桥结构的木构建筑。在梅溪与当溪丁字交汇口凌空矗立,底层为面向街市的戏台,顶层是楼阁式的眺望,庄严肃穆。采用传统木雕工艺,在栋梁、雀替、横梁上雕刻了大量传统图案,增添了浓厚的人文色彩。

 

 


 

     门票60元。村里有专人负责导游。桥上那位打电话的女子就是我们今天的导游。后来才知道她是邹家第二十九代传人的媳妇。

 

 

     不似其它古镇早已有现代的入侵,小桥流水风景依旧,朝朝暮暮清净恬淡。南宋理学家朱熹在这里讲学,圣人教化,儒雅传世,名士迭出,斯文一脉。

 


 

     人文荟萃,文化积淀丰厚, 飘着一股淡淡的墨香,这股香味飘过历史,飘到现在。

 


 

    900多米的人工运河当溪穿村而过,沿河两岸建有凉亭阑杆美人靠,古街、古井、古码头、古建筑、古民居、古集市、加上古风淳朴的民情风俗,造就了典型的江南水乡风貌。

 


 

         沿河的廊道上,用长木板架设了坐凳,还用碗口粗的木柱架成了坐凳的靠背 ,这种靠椅被称为“每人靠”,意为每个人都能靠。

 

 

       也有人称这种长凳叫“美人靠”,传说:清朝时下梅村大商人邹茂章外出做生意,时常很久才回一次家,他的妻子每天就坐在当溪两边的长凳上,盼望丈夫回来,常常是等到黄昏日落。后来不甘寂寞,变成了一条鲤鱼,悄悄地从当溪游出去,跟随丈夫的商船,等丈夫做完生意回来,她又还原成妩媚动人的美女子,斜靠在这风雨栏上,回眸一笑,美丽迷人。后来人们就叫做“美人靠”。

       

 

        导游说,女人都到这里坐一坐,靠一靠,体验一下,回去一定会变成美女的。

 

       

   下梅是一座因茶叶而兴,也因茶叶而衰的古村落。尽管当溪水依然缓缓流淌着,却已不见了昔日里舟来楫往、南下北上的热闹与喧嚣。

 

 

 

       “鸡鸣晨光兴,祥云夹出千灶烟”,从下梅村流传的这首民间歌谣里可以想见当年的繁荣,这里曾经是闽北至莫斯科的万里茶叶之路的起点,曾经吸引了晋商甘冒性命危险南下买茶。

 


 

         下梅邹氏以经营茶叶起家。他们与晋商合作,每年茶叶丰收后,由梅溪运崇安县城(现在的武夷山市),后由马帮运到江西河后,再改水路至汉口,襄樊,转唐河,到河南的社旗,再转马帮,经洛阳,过黄河,越太行,再经晋城,长治,祁县,太原市,大同,张家口,归化后,转骆驮运至库仑,到达恰克图,全长7000余里。

 

 

      邹氏鼎盛时期拥有一支由1000多头骆驼组成的运输队,由此可见他们的财力。邹氏还借福州、广州口岸开放之机,租用洋艘,将武夷茶贩运到东南亚各地,有的还销往欧洲,其南下贩茶的路程也有1000多公里。

 

 

      当溪是下梅村落的“中轴线”。康熙年间,商贩们就是用竹筏这一水上交通工具,载着茶米油盐、布匹五金,进入当溪进行交易的。

 

 

      “日行竹筏300艘,转运不绝。”说的就是当年下梅村的繁荣。优良的水运环境,促进了下梅街市的发展,使得两岸店铺林立,商贾不绝。清初至民国,下梅成为有名的商业集镇。如今,由于商业集市转移,当溪水位下降等,早已失去昔日的辉煌。

 

 

      现在的当溪差不多已经见底,但它在排洪、灌溉和方便村民生活方面,依然起着不可低估的作用。

 

 

      当溪上共有码头7个,曾经的舟来筏往的繁荣,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不复存在  。 如今,这里仅剩下这些石狮子和古旧的建筑群供游人去凭吊那逝去的繁荣。

 

 

       中午时分,两边的商铺大都关着木门,不知是因为没什么游人,还是居民有午睡的习惯?开着的店铺,几个当地人围坐着打麻将,也不主动招呼。

 


 

        当年镇上一半以上的商铺据说都是邹家的,那才是响当当的大户人家。
 


 

         静静坐在溪边,看纸花灯轻轻漾动,听溪水慢慢从眼前流过,便会迷恋上这里的慢生活。

  


 

        村中的游客极少,除了我们几个,几乎看不到外来游客,十分安静。
 


 

       感谢它保持着大部分原汁原味的建筑的古村落。这正在被唤醒的角落,雕塑徽式建筑的庄严,武夷山人特有的人文的慵懒,平淡的一瞥里,却带着历史存废的忧郁滋味...

 

 

       一座被山水温柔环抱的古村落,几百年来,作为万里茶路的起源,茶叶让它繁荣,虽然没有江南古镇的宽宏和奢华,却有一股小桥流水人家的古朴醇香。

     


 

       下梅村至今保留着晋商茶馆遗址。 康熙年间,武夷下梅村茶市繁盛,当地的邹氏茶商与晋商榆次常家结成贸易伙伴关系,每逢茶期,常氏在下梅收购茶叶后,踏上“万里茶路”。


 

     

     邹氏家祠,是下梅邹氏在与晋商经营武夷茶叶获得巨大利润后,耗巨资建成的创业丰碑。也是雄踞于村落中心的标志性建筑。

 


 

      邹氏家祠门楼气势宏阔,尽施砖木石之华丽,将聚族共乐、崇尚经商的理念,一并融入祠堂建筑的空间。

 

 

      福建,一说起“三坊七巷”那是福州市古城建筑遗存。在下梅村也曾有过“三坊七巷”,那就是少微坊、中坑坊、百岁坊;达理巷、鸭巷、新街巷、芦下巷、邹家巷、东兴巷和下陈巷。

 


 

         朴素厚重夯土墙围合,青砖白缝生土墙,黛瓦出椽长,卵石勒脚曲径幽,马头彩带扬。



 

         这些坊、巷今天大都已经成为遗迹,但是从现存的街巷和民居中,依然能够看出当年的繁茂景象。


          

 

       外部结构以高大的封火墙为主,体现了村民封闭、保守的意识。各民居布局错落有致,巷道曲径通幽;结构精巧的闺楼、书阁、别业、花园、厢房,是下梅古民居的重要组成部分,形成下梅民居的独特风格。

 

 

      高低起伏的马头墙与连绵不断的波形墙,看上去显得错落有致、朝气蓬勃,呈现出一种动态美感,为古村增色不少。

 


 

      我喜欢这个村子的另一个原因之一,它保留着太多的传统工艺,就说打铁,已经在很多地方见不着了。

 


 

       还有竹编,这种费时费力的传统工艺已淡出人们的视线,有点是它环保,但也很贵,当工艺品又太粗糙。

 


 

       因茶留下的文明遗存与今天的生活恰如其分地融合在一起,呈现给我们眼前这座经过时光磨洗后,绝世独立而又宁静悠远的下梅。


 

     在未采茶的季节,村里大部分的人还是以农耕为主,上山砍柴,下田种菜,日子过得特别满足。

 


 

       天气好多时候, 家家户户都会晒些蔬菜干,自己吃,也可用来卖。

 


 

        家禽依然成为村民创收的副业。田间到处是散养的大鹅,只是在它脖子或翅膀上涂上颜色,用来区分各家归属。



 

        刚收割完的稻田看起来广阔的许多,迎来大鹅翩翩起舞。

 

 

       好山好水连大鹅都跳起舞来,何况人呢?要不找个饭馆大快朵颐一番,可好?

 


 

      古民居与自然环境无处不显示出它的村居生态美,而且美得如诗如画,美得和谐含蓄。“青山行不尽,绿水去何长”

 


 

     “不待山盘水亦回,溪山信美暇徘徊。行人自趁斜阳急,关得归鸦更苦催。”这是宋代诗人杨万里写的一首《过下梅》。想那几百年前的一个黄昏,下梅村应该还是一位养在深闺人未识的青涩少女,然而尽管斜阳西沉、归鸦苦催,尽管只是惊鸿照影的匆匆一瞥,下梅村沉静的美仍是那样引得年青的儒生频频回首。

 


      梅溪拥护着下梅整个村落,与村中的人工小运河当溪交汇,形成丁字形水网。如棋盘布局的下梅村,就安卧在山环水抱中。梅溪在清代中晚期,发挥了重要的商贸水运作用。可以说梅溪是晋商常氏与下梅邹氏联合贩运武夷茶到恰克图起程的“茶商水道”。

 

  

 

         下梅村躲过了日寇的轰炸,避过了文革的破坏,还原给我们一个真实的原貌。村中石桥上的石狮是历史的见证着和守护神。 匆匆一瞥,后会有期。

 

 

 

 

 

作者:雷霆万钧

《万里茶路起点--下梅古村》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雷霆万钧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