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端午:美好的遇见精华

发表日期:2017-06-20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Mark II 景区:洞庭湖 岳阳楼 汩罗江 屈子祠 点击数: 投票数:



        

其实,这是端午小长假的第二日,真正的端午节是在明天。

早上六点,我再次来到洞庭湖边,向岳阳城说再见。

蓝蓝的天空,蓝蓝的湖水,晨曦给静谧的岳阳城洒下了一道金色的光芒。

沿着湖边,我作别承载了一代代文人和政客忧乐情怀的岳阳楼,作别许多老人正在健身的巴陵公园,作别热闹却不喧哗的水产品市场,作别停泊着几艘小渔船的小码头和勇敢向岸上爬的小龙虾,也作别一个宁静而又温暖的早晨。
    

 

下一站:“端午源头,龙舟故里”——汩罗。

八点三十八分,从岳阳开往长沙的K9019次假日列车准点启程。也许因为岳阳是首发站,也许人们都去乘高铁了,我旁边和对面六个座位就我一人。

我打开手机,屏幕上呈现的是湖南卫视正在热播的电视剧《择天记》,周笔畅和白举纲演唱的缠绵动人又寓意隽永的旋律《注定》让我的遐思飘出窗外。

女:心海中的频率 刻画的是你

深情落笔中涟漪

思念的轨迹  一点点清晰

男:熟悉的呼吸  停靠在记忆

每一秒许下的愿景是看见你

  …… ……

合:若时光重聚

若你不再是你

我一定还会爱上你

是的,我一定还会爱上你,在旅途中,能如此放松,无须顾及周边一切,随着剧情跌宕起伏,可以肆意放纵自己的喜怒哀乐,去思考《择天记》中何为人,何为妖,何为魔的人生命题。

四十多分钟后,汩罗站到了。随着人流,我走出站台,眼前的景致和之前网上见到的一模一样,所不同的是,接客的出租车司机递上的一张张热情得让人不敢接受的笑脸,一个人在外面,遇见这样的场景,我总是生怕笑脸背后有“坑”,因此本能地选择了回避。我径直走过站前广场。在公交车站停着的几辆车,均非和我同路,我打开手机百度地图。此处到屈子祠约14.8公里,如果选择公车出行,下车后还得走7.7公里。啊哟,我的妈呀。下意识中,我赶紧回头,“出口处”前的几辆出租车已没了踪影,只有二三辆“摩的”还在转悠。

选择,也许是件苦恼的事,特别是在现在这个物质过盛的年代,就是买个水果,都会让人挑得伤脑筋。而今没了选择,我反而显得轻松。我主动示意“摩的”开过来。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摩的”同意以30元的价格带我到景区。

司机是个看上去四十不到的壮年汉子,四肢结实,皮肤黝黑,仿佛有着使不完的精力。只见他油门一轰,车子就到了城外的汩罗江畔。哈哈,自己应该有十几年没坐过摩托车了吧?居然忘记了坐摩托车可以这么拉风。

为了避免掉进“摩的”“坑”里,我以攻为守,以不给戴头盔(他自己也没戴)为由,批评他们没有安全意识,然后告诉他我所从事的“特殊”职业,让他对我这个“无冕之王”心生敬畏。在自以为设好“防”以后,跟他聊屈原,聊当地人的生活习惯、经济发展,聊当前的旅游开发情况等等。

其实,我知道,对一个每天都在为生计奔波的人来说,和他谈《楚辞》谈《离骚》,感觉多少会有些“奢侈”。虽然汨罗曾经入选年度湖南省县域经济十强县市,但其发展水准和江浙相比毕竟还差个档次。他说,旅游开发项目老早都规划好了,就是政府没钱投入。我没有实地考量,也没有数据可比,仅从表面的衣食住行上看,当地大多数老百姓兜里的钱肯定还不多,于是我建议他来江浙闯闯,也好学些技术回去带着大家一起干。

说话间,屈子祠景区已来到我面前。壮汉说,“你记下我的电话号码吧,如果回去没有车子,我过来接你。”他挥挥手和我说再见,转眼驶出了我的视线。

站在景区门口,让我感觉意外的是,这里几乎看不见太多的游客,有的是正在劳作的工人师傅。原来,他们在为将于明天举行盛大开园仪式的屈子文化园赶工。

在售票的屋子里,看不到卖票的窗口,也看不到卖票的人,我便径直走了进去。在园子里,依然看到很多工人在紧张地施工。

对于景区,我本没抱更多的期待。因为我知道,屈原留下来的是宝贵的精神财富和巨大的政治遗产。我选择这个时间来到这里,无非也就是在他以身殉国的纪念时刻,能够在实地,以我的心,祭奠这位世界文化名人(1953年,世界和平理事会确定屈原、哥白尼、拉伯雷、何塞·马蒂为世界四大文化名人),对他强烈的爱国情怀和留下的字字含泪,句句泣血的千古不朽的诗篇表达我由衷的敬爱和景仰之情。

园区门口到屈子祠的路不短,估摸着起码得有三、四个公里。

走着走着,不知太阳是想展现自己的威力,还是想考验路上的行人。我背上的摄影包似乎越来越沉,腿和脚也似乎越来越重。因为年少时有次爬山爬太多,脚受到了伤害,从此爬山和走路便成了我最不喜欢的运动项目。

我不时回头看,渴望有车子过来。之前,有辆景区观光车从身旁开过,我没有及时拦住,这让我懊悔不已。

希望总是在绝望的拐角处出现。一辆正在慢慢前移的破旧小面包车让我眼前一亮,什么也顾不得了,我挥手示意。车子开到跟前,一个年近六旬的老者探出头来,用目光询问我。

我坐上副驾驶座,回头一看,后面一个座位也没有。看见我的疑惑,老者告诉我,他是工地上的工人,车子改装成了工程车,为了装东西,后面的位子全拆掉了。为了赶工期,他们已挑灯夜战了好几个晚上。我还有一个疑惑,也许已超越了老者能够回答的范围:园区改造工程为什么不早几天启动,如果抢在端午小长假前全面完工,再借这个旅游黄金季做个全面宣传推介,不是可以吸引更多的游客过来吗?

任何事物都是相对的,正如今天再晚也比明天早,明天再早也肯定比今天晚。对于这个老者无解的疑惑,我选择相信汩罗市执政者的决策,我知道很多事情并不是想像中那么简单,光看表象得出的结论也许是不正确的。

坐在车上,来不及与老者作更多的交流,屈子祠就到了。

屈子祠坐落在古木参天的玉笥山顶。不是很高,抬头就可望见。我想,这或许是当初屈子祠设计者的用心所在吧?对于屈原,我们必须仰视,但也并非遥不可及。

对于我这样一个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的人来说,屈原,真的是再熟悉不过了。他是我们这个古老诗歌国度里最伟大的诗人之一,也是一位杰出的思想家、政治家、渊博的学者和理想主义的斗士,是一位世界级的天才歌手,他以全部生命和无与伦比的才华,创作出一批伟大的作品,不仅生动地展示了那个缤纷万象的时代全景,更把它净化和提升到一种崇高的境界,成为华夏文明的原典之一。

正因为熟悉,我才更希望能真正走近屈原,走进这位三闾大夫的精神世界。

沿着台阶拾级而上,便是屈子祠,建筑规模不是很宏大,但进来就有一种穆和庄严之感。正中有屈原的塑像,边上有介绍屈原的牌匾和后人吟咏讴歌屈原的碑林。大象无形,大音稀声。越看似简单的地方,内涵越是丰富。比如:一进门,就可见“光争日月”的牌匾,试想,虽说中国地大物博,人杰地灵,但又有几个人能配得上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

一块叫《汩罗魂》的牌匾这样定位屈原:“两千多年来,屈原的名字如东方上空不灭的耀眼巨星,照亮着华夏儿女、闪烁于世界各地、人民大众纪念他、帝王将相推尊他、仁人志士效仿他、文人骚客膜拜他、文艺作品讴歌他。端午节成了整个民族献给屈原最为隆重的祭礼。倘若一个人能够在一条河流中航行到永远,那这个人便是屈原,这条江无疑是汩罗江。”

在屈子祠,我静静地看,静静地想,远处隐约可见一人正披着散发行吟江畔……

公元前278年,王笥山黯然失色,洞庭湖波涛汹涌。楚国都城郢被秦军攻破,伴随着震天动地的呐喊,楚国仿佛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这个披发行吟的人无数次地思索着国家的命运,无数次地希望能施展自己经天纬地之才,实现济世救国的抱负和理想,无数次幻想力挽伤痕累累的祖国于狂澜……

然而,这只是一个残碎的梦境,浓重的黑暗之后还是黑暗,臣当道的楚国看不到曙光。那个行吟的人容颜憔悴,面如死灰,恍惚行走在汨罗江畔,直到对现实彻底失望……

等我回过神来,我已经回到了屈子祠门口。在这里,我看到几块大型的宣传海报。有清华大学设计的《屈子文化园核心景区鸟瞰图》和《诗词中华特色小镇规划图》,还有《国家PPP项目——汩罗江端午文化产业整体开发建设项目区位图》和《湖南汩罗江国家湿地公园导览图》。我不知道,刚刚看到的工人们是不是按照这些规划图进行的施工,但我相信,也许是今年,也许是明年,或者以后更长远的日子,这里一定会发生许许多多的变化,一定会让更多人通过光阴隧道,穿越历史的时空,走进屈原的心灵世界,去体验和接受他震撼山岳的对祖国对人民的真挚情感和上下求索以身殉道的精神洗礼。

回去的路,我不敢再徒步行走。观光车送我回到园区门口的时候,我的身体感到很轻松。下车后,我问需要多少钱,司机说,不用钱。哈哈,原来天下真有免费的午餐,或许这是因为我的运气足够好吧。明天正式开园后,可能就要收费了。

由于没有直达的公共汽车,也没有出租车,回汩罗城里的路同样考验着我的智慧。

园区门口来往车辆不多,偶尔有摩托车经过。我找了一位和我差不多年纪的师傅,请他带我到能乘公共汽车的地方。

再一次拉风后,我来到了一条交通要道旁边。他说,这里会有车子到汩罗。我问他要多少钱,他说,就这么点路,不用给钱。我还是掏出五块钱塞给他,并一再表示谢谢。

站在这个路口上,一看就知这是一条主干道。到景区,是这条干道上的一个分支,这不,一群穿着城管执法制服的年轻人正守着这个路口,绝大部分车辆被他们拒绝在外。难怪,停在园区门口的汽车那么少。

其实这个干道的车子也是十分少,更不见有去汩罗的车子开过。等了十来分钟,我决定去问问那群年轻的执法人员。见到我问路,其中一位年轻人马上递给我一瓶当地产的“蓝山”矿泉水,另位一位,则搬来一条凳子叫我坐下慢慢等。我喝了一口“蓝山”,仿佛有了咖啡的味道,让人清静而舒爽。这时又来一位城管说:“你别急,我看看有没有汽车可以顺带你回城。”他们浓浓的善意让我感动不已,虽然素昧平生,但感觉已像老朋友。为了不妨碍他们的工作,我还是拨通了早上那位壮汉的电话。可没多久,那位年轻城管已帮我叫来一辆小汽车。

坐上车后,我首先想到的是得告知那位壮汉不需要再过来了。可我一连拨了四五回,他都没有接听到我的电话。等他回电的时候,他已经到了我刚才等车的地方。我说我已乘汽车回到汩罗了,希望能在城里给他钱。除了屈子祠,汩罗江国际龙舟竞渡中心是我今天行程的下一个目的地。我与壮汉约好在此相见。 


走在江边,虽然可以看到一两艘龙舟,还有龙舟的衍生产品。但因为今年的龙舟赛放在屈子文化园旁的汩罗江段和开园仪式同步举行,所以这个端午节这里便显得相对冷清。

这时,龙舟上突然响起了令人振奋的鼓点,我便感觉身上的热血直往上涌。看到船上人整齐划一的动作,我似乎也是跃跃欲试,恨不能冲上去。

正思忖间,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原来壮汉已回到城里了。也许是他看出了我的心思,建议我乘坐快艇感受一下汩罗江,他也一直都没有坐过这快艇,愿意陪我一起体验。看着这位熟悉的新朋友,我爽快地去买了二张船票。在汽艇上,我快速领略了汩罗江两岸的风光,近距离观赏了“端午源头,龙舟故里”这几个大字,想像着龙舟竞赛时的热烈而又欢快的场面。 


 

得知我的下一步安排,壮汉坚持要送我到火车站,因为那是我汩罗之行的起点,也是我汩罗之行的终点。他能送我,也是难得的缘分。到了早上遇见壮汉的几乎是同一个地方,他和我说再见。我掏出钱包要给他钱,他说你不是付过了吗?哦,他指的是我给他买过船票,刚好30元。

有人说,最美好的风景,是在路上。而这次端午之行,让我觉得,最美好的风景,是在人的心里。屈子祠,给我看到了一个大写的巨人。而那一个个汩罗人无论年龄,无论身份,只要你有需要,人人都愿向你伸出援手,这群平凡的小人物同样彰显了人性的美。

当晚我离开汩罗的时候,我一点也不遗憾没能现场体验屈子园开园仪式上的热烈气氛,也一点不遗憾没有看到龙舟赛万箭齐发的壮观场景。不仅是因为我穿越时空见到了屈原,更是因为我走进了汩罗人那美好的心灵世界。这是我在旅途中遇见的最美好的风景。

作者:KOOK

《端午:美好的遇见》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KOOK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