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拉贝日记》1937年12月【叁】[转载]

发表日期:2007-12-0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这座建筑物多次遭到日本人的恶意骚扰,因此所有的妇女都逃走了。今天早上我去那里察看时,6个日本士兵站在我的对面。尽管我用极为客气的方式向他们提问,询问他们是否遇到什么麻烦,其中的一个日本兵仍然始终用手指扣着扳机,多次用手枪对着我。

    以上未经修饰的事实还没有提到那些白天被四处游荡的日本兵骚扰多达10次、夜间多达6次的可怜人们的困难。这些日本兵出来要么是为了找女人,要么是为了抢劫,这些情况表明了立即实施管制的必要性。

    贵方的一些代表声称,昨天夜里在所有这些建筑物的大门口,以及其他一些安置了大批难民的地方,都布置了军警岗哨。但是我们却连一个岗哨都没有看见。由于日本士兵到处都在翻墙越院,因此仅靠几个岗哨是起不了什么作用的,除非在日本士兵内部普遍恢复纪律和秩序。

    如果贵军士兵的行为不能重新得到控制,那么设立在原何应钦公馆的日本秋山旅团司令部对周围居住的人就会构成极大的威胁。如果贵方的将军们能关心一下这些事情,那么这个地方甚至能变成一个能提供特别保护的地区。

    不仅仅是在这里,在整个城市,居民们的食品和现金财物都被日本士兵洗劫一空,这些人已经被逼到了绝望的境地。除此以外还有许多人,他们的衣物和被褥也被日本士兵劫走,这些人因寒冷而患上了疾病。

    贵当局打算如何来解决这些问题呢?

    在城市的每一条街道上都有饱含着眼泪的市民悲痛欲绝,他们抱怨说,只要日本士兵一露面,就没有一个人,没有一栋房子会安全。这种做法想必不会是贵政府的意图吧?南京的居民希望日本人能给予较好的待遇!

    如果贵方有机会,我建议,和我一起去查访一些地区,就在贵方院墙之下发生的一个个恐怖事件给这些地区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就在写这封信的时候,我被7个来我们这里检查的日本士兵打断了,我必须和他们打交道。所谓检查,无非就是看看有没有女人能让他们晚上拖出去强奸。

    我夜里就睡在这栋楼里,而且我还将继续在此过夜,希望能给这里无依无靠的妇女儿童多少带来一些好处,能给他们提供一些我所能提供的微薄的帮助。

    我和我的朋友们(欧洲人和美国人)在进行我们人道主义工作的时候,多次遭到贵军士兵的威胁。如果在此过程中我们被酗酒或失去纪律约束的贵军士兵杀害或伤害,那么谁应当对此承担责任,是没有任何异议的。

    我一再努力本着友好和谅解的精神来书写这封信,但是却无法掩盖字里行间所反映出来的自贵军5天前进城以来我们所经历的绝望和悲痛。

    只有贵方迅速采取行动才能整治目前的局面!

    您忠实的

    签名:M.S.贝茨
    金陵大学救济委员会主席

                               12月19日

    今天夜里我们房子里很平静。在我们宁海路总部旁边一栋房子的防空洞里有约20名妇女,有几个日本士兵闯了进去,想强奸这里的妇女。哈茨跳过院墙,赶走了闯入者。广州路83号和85号的一个收容所写来求救信,内容如下:

致南京难民区国际委员会
南京

    我们这些签署本信的540名难民被安置在广州路83号和85号,拥挤不堪。

    从本月的13日到17日,我们的房子多次遭到三五成群的日本士兵的搜查和抢劫,今天日本士兵又不断地来抢劫。我们所有的首饰、钱财、手表和各类衣物都被抢劫一空。每天夜里都有年轻妇女被抢走,日本人用卡车把她们拉走,第二天早晨才放她们回来。到目前为止,有30多名妇女和姑娘被强奸。妇女儿童的呼喊声日夜不绝于耳。这里的情况已经到了语言无法形容的地步。请救救我们!

    难民
    1937年12月18日于南京

    我们不知道该如何来保护这些人。日本士兵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

    在这种情况下,我是不可能为恢复发电厂发电招募到工人的。菊池先生今天为发电厂工人的事情来拜访我们,我就此向他指出,工人们都跑光了,因为他们根本不相信他们合家上下能够得到保护。此外就连我们欧洲人都不敢保证自己能幸免于日本士兵的兽行。对此,菊池回答道:“这和当年的比利时没有什么两样!”

                           12月19日,18时

    6个日本人爬过我的院墙,想从里面打开院子的大门。我走上前去,用手电筒照着其中一个匪徒的脸,他接着便拔出了手枪。我严厉呵斥了他,并把?字袖章举到他的眼前,这时他便迅速放下了手枪。这6个人后来在我的命令下又原路翻墙而去。院子的大门是不能给这些匪徒们打开的。

    我们房子的南北两面都发生了巨大的火灾。由于水厂遭到了破坏,消防队员又被日本士兵抓走了,所以我们爱莫能助。国府路整个街区好像都烧了起来,天空被火光映照得如同白昼。住在我院子里的300名~400名难民(我已经根本弄不清楚在我的院子里究竟有多少难民了)为了御寒挡雪,他们用提供给他们的草席、破旧的门板和金属板搭起了小棚子。非常危险的是,他们也开始在小茅屋里生火烧饭。为了防火,我不得不禁止他们这么做。我非常害怕发生火灾,因为在我这里存放有64大罐汽油。根据我的安排,在院子里只能在两个地方生火烧饭。

大学医院,南京
1937年12月19日
致日本大使馆
南京

    在此请允许我向贵方指出12月18日夜间发生在大学医院的事件。这所医院里除了有医护人员和员工,还有150多名病人。这所医院以前曾经享有特权,为日本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提供医疗护理。

    晚上将近8时的时候,3名日本士兵从医院的一个后门闯入,放肆地在医院的走廊里跑来跑去。医院65岁的护士海因兹小姐接待并陪同了这些闯入者,尽管海因兹小姐一再声明她的手表属于私人财产,他们仍然抢走了她的手表。此外被偷走的还有6块怀表和3枝钢笔。3人中有2人离开了医院,而另外一人则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晚上9时15分的时候医院方面得知,剩下的那个日本士兵强行闯进了护士的寝室。我对这问房进行了检查,发现这个日本士兵和6个护士在房问里。当我赶到时,其中有3名护士已经被强奸。全体护理人员对此感到极大的震惊。

    我们原先一直以为,医院能受到保护,免遭这类事件的侵扰,因此没有急于向贵方提出要求给予特殊保护。现在我们不得不提出这种要求,并请求在医院的入口处设置岗哨,或采取其他措施,防止这类暴行再次发生。

    致以崇高的敬意

    签名:罗伯特 O.威尔逊
    医学博士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
南京宁海路5号
1937年12月19日17时
致日本国大使馆
南京

    非常遗憾,我不得不再次报告日军士兵在安全区内的暴行,暴行序号为16号~70号。如附件清单所述,这些事件仅仅是我们收到的众多报告中的一部分。施佩林先生(委员会总稽查)、克勒格尔先生、哈茨先生以及里格斯先生,他们一直在忙于将闯入的日军士兵赶出去,这占去了他们大部分的时问,他们几乎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记录这些事件。

    我非常遗憾地向贵方报告,目前的局势比以前更为恶化。

    贵军的一名军官先生来到宁海路,将大量参与暴行的日本士兵狠狠训斥了一番,但是没有奏效!

    拉贝先生必须保护逃到他院子里的300名妇女和儿童,他不能在危难之际离开他们,所以今天不能出席,他请我代为表示歉意。

    我们寄希望于贵方能满足威尔逊大夫今天早晨的请求,在医院的入口处以及我们昨天提供的清单上列出的18个收容所的入口处设置岗哨,这样在洗掠抢夺的汪洋中,我们至少可以开辟出19个安全岛,向大约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的居民提供保护。

    谨致我本人的问候

    您忠实的

    签名:刘易斯 S.C.斯迈思
    秘书

    日本士兵在南京安全区的暴行

    1937年12月19日

    (以下事件系由我方工作人员提供的书面报告。另有大量我们了解到的日本士兵的暴行,由于缺乏足够的时间,我们无法进行笔录。今天的这份暴行记录紧接12月16日的报告,那份报告已将暴行1号~15号通告给贵方。)

    16)12月15日,一名被刺刀刺伤的中国人来到大学医院。他报告说,日本士兵将他和另外5名中国男子从安全区抓走,要求他们往下关运送弹药;到达下关后,他们6人都被日本士兵用刺刀戳杀,只有他一人幸免于难,来到了金陵大学医院接受治疗。(威尔逊大夫)

    17)根据在福建路6号德国公司何中记(音译)联合公司工作的王郁辉(音译)先生的报告,12月15日早晨8时左右,好几个日本士兵闯到他那里,抓住他,将他在德国机构注册的工作证轻蔑地扔在地上,而且还扯下了德国国旗。日本人强迫他将物资运到军官学校,塞给他一张纸条后将他放走,纸条上证明他完成了交付给他的工作。在回家的路上,走到珠江路时,他被其他日本士兵无端地从背后击中两枪。他现在正躺在大学医院,愿意作进一步的陈述(我一块儿带来了他浸满血迹的工作证。——拉贝)。(麦卡勒姆)

    18)12月15日夜间,一批日本人闯进小桃园旁边的金陵大学的大楼里,强奸了30名妇女,其中有些妇女遭强奸达6次之多。(索恩)

    19)12月15日,一名中国人来到大学医院。他报告说,他背着60岁的叔叔到安全区的时候,日本人开枪打死了他的叔叔,他自己也因此而受伤。(威尔逊大夫)

    20)12月16日夜间,7名日本士兵闯进美国大学(译注:指金陵大学,为美国基督教会在旧中国(南京)办的大学)的楼房里,砸碎窗户玻璃,抢劫难民,由于大学方面不能提供手表和姑娘,他们便用刺刀刺伤了好几名大学职员,他们同时还强奸了楼房内的一批妇女。(贝茨博士)

    21)12月16日夜间,日本士兵闯入大学由美国人居住的两栋房子,一栋房子里的一扇门被打破。在其他暂时由中国职员居住的美国人的住处,日本士兵也以极端非礼的方式强行闯入。(贝茨)

    22)12月16日夜间,日本士兵在金陵大学附近殴打了多名安全区警察,并要求他们从难民群中为其寻找姑娘。

    23)12月16日,日本士兵在五台山附近强行抓走了14名红?字会的役工。(菲奇)

    24)12月16日,日本士兵从红?字会(中国的一种慈善机构,类似于德国和美国的红十字会)粥厂的役工手中抢走了一个用来烧饭的铁锅,并将锅中的米饭倒在地上。

    25)12月16日,日本士兵偷走阴阳营徐氏奶场的两头奶牛并抓走两名男子。(菲奇)

    26)12月16日,日本士兵将40名佩戴我方袖标的志愿工人强行从位于赤壁路9号的住所中赶走,并且不允许他们携带行李和被褥等用品,我们的两辆卡车也同时被抢走。(菲奇)

    27)12月16日,日本士兵闯入我方卫生委员会总稽查位于牯岭路21号的住所,偷走1辆摩托车、5辆自行车和1个垃圾桶。(菲奇)

    28)12月16日16时,日本士兵闯入莫干路11号,强奸了那里的妇女们。(菲奇)

    29)12月16日,日本士兵试图偷走大学医院的救护车,被约翰•马吉牧师(安全区美国委员)及时制止。(马吉)

    30)12月16日,四处游荡的日本士兵5次闯入斯迈思博士位于汉口路25号的住宅,找寻姑娘。(里格斯)

    31)12月13日,我查看了德国孔斯特-阿尔贝斯公司位于中央路的房子,中国士兵早已撤离这个地区,这里一切正常。我在12月15日中午再次来到这里时,发现房门是敞开的,所有的门都被砸开,窗户被破坏,房间里的东西都被搜查过,抢走了哪些东西已经无从查实。(克勒格尔)

    32)12月17日,日本士兵从停在沅江新村6号住所前的克勒格尔先生的汽车里偷走一部蔡司-伊康牌6×9相机。(克勒格尔)

    33)12月17日,日本人闯进珞珈路5号,强奸了4名妇女,偷走1辆自行车、被褥用具和其他物品。当哈茨先生和笔者来到这栋房子的时候,他们迅速地跑走了。(克勒格尔)

    34)在陵园路11号博尔夏特和波勒的住所遇见了日本士兵。这栋悬挂着德国国旗并贴有德国大使馆证明的房子已被闯入者翻遍。我赶到的时候,日本士兵正在发动博尔夏特先生的汽车,见我来了,他们便丢下了汽车。但是在12月17日他们还是偷走了博尔夏特先生的汽车。在我12月15日第一次去的时候,一名日本军官给我留下了一张名片。12月16日,这栋房子又遭到了其他日本士兵的洗劫。(克勒格尔)

    35)12月16日约11时,一名日本军官请求我为电厂和水厂重新开工一事提供咨询。这时我向这名日本军官指出,在我们这会儿会谈期间,我的汽车停在大门外面(中山北路244号)没人看守,很有可能会被偷走。结果会谈结束后,我和3名日本军官离开屋子时,汽车果真不见了,同时不见的还有好几本书和4罐汽油。12月17日上午 11时左右,我在西门子洋行办事处的附近发现了我的汽车,我没花很大的周折就让日本士兵把属于德国财产的汽车归还了我。(克勒格尔)

    36)今天下午,12月17日4时,一名中国平民在我们位于大方巷的房子附近被3名~4名日本士兵枪杀。住在这所房子里的除了我以外还有3个外国人,他们是E.H.福斯特牧师先生、波德希沃洛夫先生和齐阿尔先生。(马吉)

    37)12月17日,在我的小桃园住处后面的一栋小房子里,一名妇女遭强奸并被刺伤。如果她今天能得到医治的话,或许还有救。这名妇女的母亲由于头部被击而受重伤。(拉贝)

    38)12月17日,两名日本士兵爬过围墙,试图闯进委员会主席拉贝的私人住宅,当时拉贝正巧在家。见到拉贝出来,日本士兵从原路退了回去。他们声称是为了搜寻中国士兵。(拉贝)

    39)12月17日有人报告说,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对面田祥(音译)先生家的附近(第二条街),日本士兵犯下了强奸暴行。(王)

    40)12月17日,一名年轻姑娘在琅?路(珞珈路25号对面)上被拖到一栋房子里遭强奸。(王)

    41)12月17日,一名年轻姑娘在司法部大楼附近遭强奸后被刺伤下身。(王)

    42)12月17日,一名40岁的妇女在仙府洼(音译)被强行拖走后遭强奸。(王)

    43)12月17日,在三元巷附近有两名姑娘遭多名日本士兵强奸。(王)

    44)12月15日晚,多名日本士兵强行进入三条巷的一座房子,强奸了相当数量的中国妇女。(王)

    45)12月17日,许多妇女被从五台山小学强行带走,遭到了通宵的强奸,第二天早晨才被释放。(王)

    46)12月17日,吴家花园内两名中国人遇害,两名妇女被强行拖走,之后便音讯无。(王)

    47)12月16日晚8时,两名日本军官和两名日本士兵闯进干河沿18号,将房内的男子全部赶走。几名妇女得以逃脱,没能逃脱而留下的妇女遭强奸。其中一名日本士兵将内衣忘在了房子里。提供报告的人名字叫吴仙琴(音译),30岁,她本人也遭强奸。(王)

    48)12月17日,住房委员会第四区稽查员王有成报告,日本士兵天天闯进他在徐府巷4号的家,大肆抢劫。他的妻子和两个儿子逃到了金陵女子文理学院,他的母亲和三儿子留了下来。王也感受到了危险,所以自己也不得不离开家。(菲奇)

    49)12月17日上午11时,日本士兵来到安全区的警察总部检查。在检查的过程中,一个名叫常清亮(音译)的厨房佣人遭逮捕并被抓走。此人的的确确是平民百姓,没有任何过失,也从未当过兵。我们请求贵方放了他。(安全区警察总部印章)

    50)12月17日上午11时,日本士兵闯进我家搜查,他们抓走了我的儿子姚蜀旗(音译)(第四警察局副局长)和我19岁的外孙女杨旺聪(音译)。(签名:姚清思,山西路105号)

    51)12月16日,我们一位官员马普英(音译)先生在前去安全区蚕厂(金陵大学)通知要进行搜家时,被日本士兵逮捕,虽然他带有证明他是难民收容所稽查官员的袖标和证章。另外,我们办公室一位姓王的男勤杂工也被抓走。(签名:吴国京,第六区工作人员)

    52)12月17日,两名日本士兵闯进我在莫干路9号的住房,抓走了我的儿子、儿媳妇和我的姨妈。(王霈三)

    53)12月17日下午3时,3名姑娘在大方巷的难民收容所先后被日本士兵强奸。在同一所房子里的另外一个妇女被枪弹击中,受重伤。(大方巷难民收容所)

    54)12月18日17时,10名日本士兵偷走了我们医疗站100名难民和职员以及医疗站站长马森(音译)先生的所有铺盖用品和其他财产。(菲奇)

    55)12月18日晚上,450名妇女逃到我们的大楼内寻求保护,并在院内露天过夜。她们中的许多人都曾经遭到过日本士兵的强奸。(菲奇)

    56)12月18日16时,日本士兵在颐和路18号向一个中国人索要香烟。由于香烟没有及时递给他们,该中国人被日本士兵用刺刀劈中头部(脑浆外溢)。受伤者现在大学医院,已经没有保住生命的希望。(菲奇)

    57)12月16日,7名16岁~21岁的姑娘被从陆军大学的宿舍抓走,其中5个人被放了回来。根据姑娘们12月18日的报告,她们每天遭强奸6次~7次。12月17日,日本士兵在夜晚11时爬过围墙抓走两名姑娘,过了半个小时后,将她们放回。(单渊宽)

    58)12月18日,拉贝先生报告,15名日本士兵闯进他的家。爬过围墙的日本士兵中有几个拔出刺刀逼向他的助理,抢走了他的钱和一些文件。钱是从他的西装内口袋中掏出来的。被抢劫物品的详细清单已经交给日军少佐Y.永井。拉贝先生是德国公民,而且在其住宅基地的四角插了4面标有?字的旗帜,因此少佐发出命令(该命令贴在拉贝的院门上),严格禁止所有日本士兵进入拉贝先生的房子。尽管如此,仍然有2名日本士兵在当天闯进拉贝先生的房子。在晚上大约6时左右,拉贝发现了他们,这2名士兵中有一人半身赤裸,正图谋强奸一名中国姑娘。拉贝先生喝令日本士兵离开院子,而且必须是从哪儿进来还从哪儿出去,也就是从围墙爬出去。在这前一天,日本士兵从拉贝先生的家里偷走了一辆价值300元的汽车。偷车事件发生在他不在家的时候,日本士兵没有留下像模像样的借车字据,只是留下了一张用蹩脚的英文书写的纸条,内容是“感谢你的赠送!日本皇军,K.佐藤”。(拉贝)

    59)日本军官Y.永井少佐到安全区负责人拉贝先生位于小桃园的家中拜访时,拉贝先生的一个中国邻居赶来呼救,有4名日本士兵闯进他的家,正在强奸留在家里的一名妇女。永井少佐斥责了这名士兵,打了他几个耳光,然后将他赶了出去。另外3名日本士兵在见到少佐进来时早已溜之大吉。(拉贝)

    60)哈茨先生报告说,他于12月19日11时30分,在我们总部隔壁院子的防空洞里发现了2名日本士兵,他们正准备强奸防空洞内的妇女。当时洞内共有20名妇女,听到妇女们的呼救声,哈茨先生将日本人赶出了洞。(哈茨)

    61)12月19日上午10时,我和贝茨博士以及菲奇先生向田中先生通报完日本士兵的暴行后,去了大学附中,打算了解一下昨天夜里那个地方的情况。我们发现,昨天夜里有3名姑娘被拖走,其中的一名在门房就遭到了3个日本士兵的轮奸。当我们朝大门走去准备离开校园时,珀尔•吴-布洛姆莱小姐出现在大门口,她的身后跟着3名日本步兵,还有一个军曹骑在马上。我们试图挡住日本士兵,并要求布洛姆莱小姐上我们的汽车,那名日本军曹对此表示反对,并企图用马挡住我们的去路。但是他那匹没用的马害怕我们的汽车,所以我们成功地通过了大门,并带着布洛姆莱小姐来到日本大使馆,我们向日本大使馆询问,在城市的什么地方能将布洛姆莱小姐安全地安置下来。布洛姆莱小姐是在美国念的大学,掌握 omega-beta—x密码。最后她自己决定到大学医院去做辅助工作。(斯迈思)

    62)12月18日,陆军大学的难民收容所传来以下报告:12月16日,有200名男子被强行带走,回来时仅剩5人。12月17日和18日又分别有26名男子和30名男子被带走。被偷走的财物有:钱、行李、一袋米和400套医院的被子。一名25岁的中国男子遭杀害,一名老妇遭严重殴打倒地,20分钟后死亡。(单渊宽)

    63)12月18日,在宁海路,日本士兵抢走了一个中国小男孩的半桶柴油,将他殴打一顿,并强迫他为他们拎这个桶。

    日本士兵在平仓巷6号偷走了一头猪。另外5名日本士兵赶走了一批小马。
    在颐和路12号,日本士兵先将住在里面的男性难民全部驱赶出去,然后强奸了剩下的7名姑娘。
    一个茶馆老板的17岁的女儿被7名日本士兵轮奸并死于12月18日。
    昨天晚上6时~10时之间,3名日本士兵强奸了4名姑娘。
    一名老年男子报告,他的家在莫干路5号,他的女儿遭到了多名日本士兵的残酷强奸。
    日本士兵昨天夜里从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强行拖走3名姑娘,并对她们进行了强奸。这几名姑娘今天早上回到了陶谷新村8号,身心状况非常悲惨。
    在平安巷,一名姑娘被日本士兵强奸致死。
    在阴阳营多次发生强奸和抢劫事件。(马思华)

    64)12月18日,广州路83号和85号的房子里一共挤有约540名难民。从12月13日到12月17日,这里的房子每天要遭到三五成群的日本士兵的抢劫和骚扰好几次,今天,也就是12月18日,那里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掠夺。年轻妇女每天晚上都被卡车拉走强奸,直到第二天早晨才被放回来。到目前为止,有30多名妇女和姑娘遭到蹂躏,妇女、儿童的哭喊声彻夜不停。这几栋房子里的状况已经无法用语言描述。(翻译签名:韩湘琳)

    65)12月18日,约下午6时以后,3名日本士兵从琅?路11号偷走一辆属于德国人齐姆森的福特汽车。(签名:孔清发)

    66)我们的一位负责人报告一件发生在安全区以外的事件:昨天我得到消息说,小道格拉斯•詹金斯先生(美国大使馆三秘)的住所被洗劫,一个佣人被杀,于是我立即赶往位于马台街29号的这栋房子,我确认这则报告完全属实。住所内一片狼藉,佣人的尸体躺在佣人房间里,其他佣人都已经逃走,没有任何人留下来看守这所房子。12月19日。(菲奇)

    67)12月19日,我的司机李文元一家8口人,住在珞珈路16号(德国人的住房,有安全保护证明,而且门上还挂有?字旗),在8时30分的时候遭到了日本士兵的洗劫,全部财产掠夺一空,他所拥有的东西全部被抢走,有7箱衣物、两篓家庭用具、6床羽绒被、3顶蚊帐、吃饭用的碗碟和50元现钞。这个家庭现在一贫如洗,连一床睡觉的被子都没有。(菲奇)

    68)3名日本士兵昨天闯入我们委员会6名领导成员位于宁海路21号的住所,偷走了一双手套、一双便鞋,还有剃须刀和蜡烛。第二天,也就是19日,中午时分,又有2名日本士兵闯了进去,偷走3床被子、一套蓝色精梳毛料西装和一个装有个人债券的小箱子。(菲奇)

    69)第八区卫生总稽查孟财多(音译)先生12月19日报告,他的位于北平路59号的房子昨天和今天分别被日本士兵袭扰了6次和7次。12月17日,有2名姑娘在这所房子里遭强奸,今天又有2名姑娘遗强奸,其中一人被严重摧残,估计可能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今天,这里还有一名姑娘被强行拖走。住在这栋房子里的难民都遭到了抢劫,被抢走的有钱、手表和其他值钱的小东西。该报告由哈茨先生和签字者检查核实。(菲奇)

    70)今天下午3时30分左右,一些酩酊大醉的日本士兵闯进红?字会主席陶先生的位于莫干路2号的住宅,撬开了陶家的好几只箱子。我和施佩林先生及时赶到制止了这场很有可能是有预谋的抢劫。(菲奇)签名:刘易斯 S.C.斯迈思

                               12月20日

    有一名日本军官来宁海路的总部找我们,请求我们提供20名役工清理由日本军官居住的首都饭店,我给了他16名委员会的役工。中午的时候他亲自用卡车将役工送了回来,并且还付了5元钱。这是我们第一次感受到了日本军事当局的诚意。看得出来,中国人对此的印象是好的。中午我在交通银行前会见了福田先生,将我方缴纳的中国士兵武器的凭证交给了他。福田先生立即将此份凭证交给军事指挥部,以免人们再次有意地到宁海路我们的房子里来搜寻武器。下午我和韩先生以及菊池先生去下关电厂,想从9个中国工人那儿打听到电厂剩下来的其他中国工人的地址。但是成效甚微,因为我们只找到了9个人中的3个人,而且这些人都是苦力。于是我们驱车回城,派施佩林和我们在电厂找到的另外一名工人继续寻找。这一次我们的运气要好一些。到明天早上应该有约100名工人来。这对我们来讲是一个福音,因为这样我们就可以帮助日本当局尽快恢复电厂的生产。

    回到宁海路以后,我认识了栖霞山江南水泥厂的伯恩哈特•阿尔普•辛德贝格先生。辛德贝格先生打算将几名受伤的中国人送到南京来,因为他从收音机里(栖霞山有自己的电厂,所以有电收听收音机)听说南京的局势已经完全稳定了,电厂、水厂和电话设施都已经全面正常运转。但是当了解到这里目前的局势时,他非常惊讶。在半路上他又让人把伤员重新运回栖霞山,因为日本人不让这些伤员通行。他自己则执意无论如何也要到南京来,因此整整一大段路他都是步行走过来的,他后来搭上了一辆日本卡车,安全地通过了北城门。现在的问题是,他怎么才能重新回去。

    下午6时,在米尔斯牧师的引见下,大阪《朝日新闻》的记者Y.森山先生访问了我们。森山先生能说流利的德语和英语,他用记者惯常的规则向我进行提问。我丝毫不隐瞒自己的观点,请求他利用自己的一切影响,尽快恢复日本军队中的秩序。他承认这件事是当务之急,因为日本陆军的声誉会因此受到损害。在我写到这里时,在不远的地方又有一大片房子燃烧起来,其中也有基督教青年会大楼。人们几乎不得不相信,纵火是在日本军事当局知道并且纵容下发生的。日本匪军昨天的行为并没有多大的改进,这一点可以从下面今天写给日本大使馆的信函中看出。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
南京宁海路
1937年12月20日
致田中先生
日本帝国大使馆
南京

    请允许我向贵方递交有关日军士兵在南京的令人遗憾的暴行记录(序号为71号~96号)。从中您可以看出,从昨天夜里到现在共报告给我们26起事件,昨天下午则报告有14起事件。这表明局势没有什么特别的改善。

    尽管已经在大门口安排了领事馆警察岗哨,昨天夜里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仍然发生了多起强奸事件,不过金陵大学主要收容所幸运地未受到骚扰。

    由于其他防范措施至今未起任何作用,所以我们希望从今天夜里起,每天夜晚在18个收容所和大学医院的大门口安排岗哨;白天在五台山的粥厂前,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对面,并在大学体育场旁也安排岗哨。

    如果贵方能进一步加强措施,阻止日军士兵的暴行,我们将表示欢迎。贵方投入的警察部队数量不够,不足以控制局势。

    谨致我本人的问候

    您忠实的

    签名:约翰•拉贝
    主席

    附件:日本士兵在南京安全区的暴行

    1937年12月20日

    7l)12月19日下午5时许,一年轻男子在母亲的陪同下被送到了我们总部,日本士兵无缘无故用刺刀刺他的胸部。菲奇和斯迈思博士2位先生在前往日本大使馆递交一份日本士兵暴行报告(16号一70号)时,将这位年轻人带往大学医院。(菲奇)

    72)12月19日,农科作物系(金陵大学一部分)的一个工人被日本士兵抢走10元钱,在前一天他已经被日本士兵抢走2.5元钱。下午,房子里有2名妇女被日本士兵强奸,晚上又有5名妇女被日本士兵强奸。(高)

    73)12月19日下午3时,一日本士兵闯入鼓楼医院(大学医院),当麦卡勒姆先生和特里默大夫要求他离开医院时,他竟然朝他们开枪,幸亏子弹打偏了。(麦卡勒姆)

    74)12月18日,贝茨先生在金陵大学小桃园,也就是他办公室所在地的一栋房子里发现一日本士兵,问他来干什么,他便用手枪威胁贝茨博士。(贝茨)

    75)12月19日16时45分,贝茨博士被喊去平仓巷16号,这座房子里的难民几天前被日本士兵赶了出去(里格斯先生、斯迈思博士和斯蒂尔先生目睹了这起事件)。日本人刚刚洗劫了这所房子,并在三楼纵火。贝茨博士试图灭火,但无法扑灭,整栋房子被彻底烧塌了。(贝茨)

    76)12月19日18时,6名日本士兵趁黑爬过拉贝先生在小桃园住宅的院墙。当拉贝用手电筒照射其中一人时,此人用手枪对准拉贝,但是没有开枪,可能是他心想,枪杀一名德国人不会给他带来好结果。拉贝喝令所有6名日本士兵从院墙爬进来的地方再原路爬出去。他们试图让拉贝给他们打开大门,但是拉贝拒绝给他们这个面子,因为他们是在没有得到他的允许的情况下踏上他的宅基的。(拉贝)

    77)12月19日18时,我们的一位职员喊贝茨博士、菲奇先生和斯迈思博士到属于金陵大学的汉口路19号房子里,去驱赶正在里面强奸妇女的4名日本士兵。他们发现日本士兵在妇女们藏身的地下室里。日本士兵被赶走后,这所房子里的所有妇女和儿童都被转移到了金陵大学的几栋主楼里。这一夜,有日本领事馆警察的守卫。(贝茨博士,菲奇,斯迈思博士)

    78)12月20日早晨7时30分,里格斯先生走过汉口路28号时,人们向他报告,由于所有的妇女都已经转移到了金陵大学,所以昨天夜里在那里拼命找女人的日本士兵出于报复枪杀了一名中国人,用刺刀将一人刺成重伤,另外3人受轻伤。(里格斯)

    79)12月20日,在前往宁海路5号总部的路上,拉贝的汽车被一名日本士兵拦住。拉贝强烈要求这个日本士兵尊重他汽车上的德国?字旗以及国社党领导人徽章(它表明拉贝是德国国社党地区小组组长)。拉贝放大嗓门,语气非常激烈。这名日本士兵最后允许他通行。(拉贝)

    80)12月20日早晨7时,麦卡勒姆先生在大学医院值完夜班回家的路上,碰到了许多正在逃往大学的妇女儿童。来自不同城区的3个家庭向他报告说,昨天夜里他们从家里被赶了出来,日本士兵放火烧毁了他们的房子。(麦卡勒姆)

    81)12月20日凌晨3时,尽管大门口有一名日本领事馆警察站岗,仍然有2名日本士兵闯进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500号楼,强奸了2名妇女。(特维内姆)

    82)12月18日下午4时许,日本士兵出现在湖南路516号的中国工程开发公司,索要外籍房主的名片,由于我们没有名片,他们便立即拿走了我们房子上的旗子。后来又来了多名日本军官和士兵,强行打开钱柜和一些皮箱。(张海裕,黄凌<音译>——门房)

    83)12月16日,我在峨嵋路7号的房子遭抢劫,门被砸开,箱子被撬开。一辆1934年~1935年产的、车号为1080的道奇车和一大批其他物品被偷走,被盗物品清单正在开列。(许传音)

    84)12月20日,卫生委员会第八区多名官员的衣服和被褥被抢走。由于没法在自己的办公室待下去,他们请求安置在总部或委员会其他官员那里,以便能在没有阻拦、没有威胁的情况下继续工作。(沈玉书牧师,委员)

    85)12月20日,日本士兵多次闯入中山路209号德士古公司,偷走被褥、鞋子、地毯和家具,砸碎许多窗户玻璃,撬开钱柜。停在房子下面房间的金陵摩托车公司的3辆汽车被弄走,下水道工程公司的一个钱柜也被撬开,一块表和许多其他物品被偷走。(张平遥——门房)

    86)12月17日,Y.H.邵(基督教青年会行政秘书处)家的3个姑娘被强行从陆军大学拉出来,然后被拖到国府路,遭日本士兵强奸,到午夜时分才被放回。(陈新裕<音译>,基督教青年会行政秘书处)

    87)12月20日,阴阳营47号的房子被抢劫7次,一大批珍贵物品被盗走,昨天日本士兵再次闯进,偷走了3元钱,并找寻妇女。幸好没有发生强奸事件,但是房子里的所有住户均遭到抢劫。自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在这栋房子里逗留较长时间了。(陈新裕,基督教青年会行政秘书处)

    88)12月19日午夜12时,2名日本士兵闯进农科作物系的21号房间,企图强奸屋内的妇女。由于这家的先生会讲日语,他的妻子才免遭凌辱。(第六区,第一难民收容所)

    89)12月18日,日本士兵从安置有100多名难民的金陵大学农科作物系将4名妇女抢走了一整夜,并强奸了她们,第二天早晨她们才被放回。12月19日,又有2名妇女被强行拖走,同样的厄运降临到了她们的头上,但是这一次到第二天早晨,也就是12月20日的时候,只回来了一名妇女,另外一名妇女至今下落不明。(第六区,第一难民收容所)

    90)12月20日,有一位双目失明的理发师被送进了大学医院。12月13日日本人进入城南的时候,他正抱着他的孩子,日本人向他要钱,由于他没有钱,日本人就开枪击中了他的胸部。(威尔逊大夫)

    91)12月20日,城南一家帽店的老板也同样被日本人开枪击中了胸部,日本人向他要钱,并且对得到的数额不满意,还想要得更多,但是这位店主再也拿不出来了,因为他已经把他所有的钱都给了日本人。这位受伤者今天被大学医院收治。(威尔逊大夫)

    92)12月20日,2名日本士兵今天从金陵大学红?字会粥厂的会计处抢走了7元钱。(里格斯)

    93)12月20日下午2时30分,菲奇先生打算到我们的汽车修理工家去接2名妇女,把她们送到大学去,这时修理工跑了过来,报告说日本人发现了他家的那2名妇女,正准备强奸她们。我们立即朝平仓巷13号赶去,发现门房里有3个日本士兵和那2名妇女,2名妇女的身上已经没有衣服。我们要求日本士兵离开这所房子。有2个人立即听从了我们的话,但是第三个日本士兵则开始检查我们的门房,看他是否曾经当过兵,他检查了门房的手、后背和脚。这个时候,2名妇女已经穿上了衣服,我们用菲奇的车把她们送到大学,使她们脱离了危险。(菲奇,威尔逊大夫,麦卡勒姆,斯迈思博士)

    94)12月17日夜间,11名中国妇女被日本士兵强行从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难民收容所里拖走,与此同时一支日本搜索队在一名日本军官的带领下强迫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全体职员在学院门口排列成行,让他们在那儿站了有一个多小时。这个军官撕掉了由另外一支日本部队开具的此难民收容所已被搜查过的证明。(沃特林)

    95)12月17日,居住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难民收容所的一个难民的儿媳妇在她的房间里遭到强奸,该学校一名教师的女儿被日本士兵拖走。(沃特林)

    96)日本士兵违法地闯进了5栋住房(系工作人员的)并进行了抢劫,这5栋房子挂有美国国旗,此外大门上还张贴有美国大使馆财产证明。5栋中有 l栋多次遭到洗劫,有3扇门已经被打破。(沃特林)   

                              12月20日

    我不在家的时候,日本士兵试图用他们的刺刀橇开我在小桃园住宅的包有铁皮的大门。他们没有得逞,但是门上的刺刀印和铁皮板被撬起来的小角却留下了证明。我让人把已经损坏的门尽可能修好,但是刺刀印应当作为永久纪念保留下来。克勒格尔和辛德贝格来看望了我,同时也是想向韩先生借车供辛德贝格回家用。非常遗憾的是,韩竟然同意了。我是不完全赞成的,因为在路上,韩的汽车肯定要报废,即使不是整辆汽车,至少也是所有的轮胎。

关键词:拉贝日记

作者:至尊小宝

《《拉贝日记》1937年12月【叁】[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至尊小宝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