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大庆的骄傲,中国的骄傲,世界的骄傲...(2)[转载]

发表日期:2007-12-0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征战可可西里手记'连载之二——男人就该去远行

男人就该去远行

1994年1月18日,“世界第三级”可可西里。
中国第一个民间环保组织“野牦牛队”队长索南达杰和三名队员在腹地泉水河一带又抓获了20多个荷枪实弹的盗猎分子。严酷的环境使两个歹徒感染了恼水肿,菩萨心肠的索南达杰一面命令两名队员用自己的吉普车把生命垂危的歹徒火速送往几百公里外的格尔木,一面和仅剩的一名助手押送18个歹徒和缴获的7台卡车。助手在前面引路,索南达杰在最后一台车上断后。当车队行至太阳湖(可可西里核心区)时,索队长的车意外暴胎。趁掉队抢修车胎的时候,亡命天涯的歹徒们把他的助手击倒,再把6台卡车掉头并排成弧形,等待断其财路的索南达杰。索南达杰刚一接近,十几条长枪和6台刺眼的车灯一起射向索南达杰!身经百战的索南达杰一面用汽车做掩护,一面靠仅有的一只手枪和杀红了眼的歹徒们枪战。在击毙一个歹徒后索南达杰不幸中弹。正义的枪声和年轻的生命就这样停止了……几天以后,当人们找到索南达杰时,他还以射击的雄姿匍匐可可西里大地,零下48度的高寒把这位康巴汉子冻成了一座不朽的冰雕!
索南达杰是中国环保史上第一位为保护藏羚羊献出生命的英雄,他用年轻的生命换起社会各界和政府部门对可可西里生态环境的关注。
1995年,索南达杰英雄纪念碑屹立在海拔4767米的巍巍昆仑。
2003年3月18日,一位记者一位佳友忍受强烈高原反应,肃穆碑下三鞠躬:总有一天他也会为中国的藏羚羊保护事业做点儿啥。事不在大小,尽心尽力尽忠足矣。
其实,那时候我连藏羚羊长的啥模样,是单眼皮还是双眼皮都不知道。但作为男人,我知道索南达杰死不瞑目的眼神儿,我知道保护中国青藏高原特有的优异物种——藏羚羊的路还相当的漫长。
再回大庆。一如既往的高楼大厦间,还是天天被温暖、安逸和忙碌包裹着。但总感觉缺点什么。这成了我生命里永远挥之不去的可可西里情结。
大庆人有句掷地有声的话“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那就以铁人后代的名义打个样吧。有事没事总要在网络上寻找藏羚羊的影子。但搜索网站却搜索不到优秀的藏羚羊的图片,即使有也满是撞击眼球的淋漓鲜血。藏羚羊已经成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吉祥物,但高原精灵的风采又在那里呀?奥运会的日子一天天走近,那些寻遍中国渴望一睹藏羚羊风采的蓝眼睛黄头发们会不会很失望?这是不是中国摄影人的耻辱?
一个胆大包天的想法在脑海里闪烁:拿起相机去可可西里!用一年的时间走进无人区采访拍摄藏羚羊,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中国青藏高原有一种最可爱的生灵,它叫藏羚羊。
想法有了担惊的朋友们却傻了:藏羚羊的四大生活区域即阿尔金山、羌塘、三江源和可可西里。尤其是可可西里号称世界第三级,是世界第三大也是中国最大的无人区。那里高寒缺氧,平均海拔4800米,年平均气温零下4度,是人类生命的禁区。还有永无休止的高原反应,致人死地的肺水肿脑水肿,几十种凶猛的野生动物,还有比凶猛的野生动物更加凶猛的盗猎分子的枪口……截止目前还没有任何探险队伍真正意义上实施穿越,“征服”“战胜”之类的豪言壮语只是说说而已。也有敢吃螃蟹的摄影人拍摄过藏羚羊,但大多都是青藏公路沿线的蜻蜓点水和保护站边的到此一游,即使深入十几公里也是不得不草草收机,因为那里不是人呆的地方。一个人,一台车,一年时间,岂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刘为强是不是脑袋灌水了!
也许是马背上的民族独有的倔强在血液里流淌,也许是成吉思汗永远向前的马蹄还在扣击我的胸膛,最后我还是选择了义无返顾,选择了朝拜藏羚羊的天路。
其实,可可西里没有路。但有了摄影人的脚步也就有了路!尽管这里有吃人沙、有死人泥、有横尸滩。这就象走路,你的目标是海之涯是天尽头。你必须风雨兼程:渴了喝口雪水,饿了吃点压缩饼干。但你不能忘了赶路,因为你的路永远在路上。
也许这是一条不归路。那好,走在路上和死在路上都是人生的风景。(待续)

[风流才子 编辑于 2007-07-02 22:14]

 '征战可可西里手记'连载之二——男人就该去远行 
男人就该去远行

1994年1月18日,“世界第三级”可可西里。
中国第一个民间环保组织“野牦牛队”队长索南达杰和三名队员在腹地泉水河一带又抓获了20多个荷枪实弹的盗猎分子。严酷的环境使两个歹徒感染了恼水肿,菩萨心肠的索南达杰一面命令两名队员用自己的吉普车把生命垂危的歹徒火速送往几百公里外的格尔木,一面和仅剩的一名助手押送18个歹徒和缴获的7台卡车。助手在前面引路,索南达杰在最后一台车上断后。当车队行至太阳湖(可可西里核心区)时,索队长的车意外暴胎。趁掉队抢修车胎的时候,亡命天涯的歹徒们把他的助手击倒,再把6台卡车掉头并排成弧形,等待断其财路的索南达杰。索南达杰刚一接近,十几条长枪和6台刺眼的车灯一起射向索南达杰!身经百战的索南达杰一面用汽车做掩护,一面靠仅有的一只手枪和杀红了眼的歹徒们枪战。在击毙一个歹徒后索南达杰不幸中弹。正义的枪声和年轻的生命就这样停止了……几天以后,当人们找到索南达杰时,他还以射击的雄姿匍匐可可西里大地,零下48度的高寒把这位康巴汉子冻成了一座不朽的冰雕!
索南达杰是中国环保史上第一位为保护藏羚羊献出生命的英雄,他用年轻的生命换起社会各界和政府部门对可可西里生态环境的关注。
1995年,索南达杰英雄纪念碑屹立在海拔4767米的巍巍昆仑。
2003年3月18日,一位记者一位佳友忍受强烈高原反应,肃穆碑下三鞠躬:总有一天他也会为中国的藏羚羊保护事业做点儿啥。事不在大小,尽心尽力尽忠足矣。
其实,那时候我连藏羚羊长的啥模样,是单眼皮还是双眼皮都不知道。但作为男人,我知道索南达杰死不瞑目的眼神儿,我知道保护中国青藏高原特有的优异物种——藏羚羊的路还相当的漫长。
再回大庆。一如既往的高楼大厦间,还是天天被温暖、安逸和忙碌包裹着。但总感觉缺点什么。这成了我生命里永远挥之不去的可可西里情结。
大庆人有句掷地有声的话“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那就以铁人后代的名义打个样吧。有事没事总要在网络上寻找藏羚羊的影子。但搜索网站却搜索不到优秀的藏羚羊的图片,即使有也满是撞击眼球的淋漓鲜血。藏羚羊已经成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吉祥物,但高原精灵的风采又在那里呀?奥运会的日子一天天走近,那些寻遍中国渴望一睹藏羚羊风采的蓝眼睛黄头发们会不会很失望?这是不是中国摄影人的耻辱?
一个胆大包天的想法在脑海里闪烁:拿起相机去可可西里!用一年的时间走进无人区采访拍摄藏羚羊,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中国青藏高原有一种最可爱的生灵,它叫藏羚羊。
想法有了担惊的朋友们却傻了:藏羚羊的四大生活区域即阿尔金山、羌塘、三江源和可可西里。尤其是可可西里号称世界第三级,是世界第三大也是中国最大的无人区。那里高寒缺氧,平均海拔4800米,年平均气温零下4度,是人类生命的禁区。还有永无休止的高原反应,致人死地的肺水肿脑水肿,几十种凶猛的野生动物,还有比凶猛的野生动物更加凶猛的盗猎分子的枪口……截止目前还没有任何探险队伍真正意义上实施穿越,“征服”“战胜”之类的豪言壮语只是说说而已。也有敢吃螃蟹的摄影人拍摄过藏羚羊,但大多都是青藏公路沿线的蜻蜓点水和保护站边的到此一游,即使深入十几公里也是不得不草草收机,因为那里不是人呆的地方。一个人,一台车,一年时间,岂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刘为强是不是脑袋灌水了!
也许是马背上的民族独有的倔强在血液里流淌,也许是成吉思汗永远向前的马蹄还在扣击我的胸膛,最后我还是选择了义无返顾,选择了朝拜藏羚羊的天路。
其实,可可西里没有路。但有了摄影人的脚步也就有了路!尽管这里有吃人沙、有死人泥、有横尸滩。这就象走路,你的目标是海之涯是天尽头。你必须风雨兼程:渴了喝口雪水,饿了吃点压缩饼干。但你不能忘了赶路,因为你的路永远在路上。
也许这是一条不归路。那好,走在路上和死在路上都是人生的风景。(待续)

'征战可可西里手记'连载之三——我的梦都装在行囊中

我的梦都装在行囊中
  
下定决心很难,但对于征战可可西里无人区来说,更难的准备是不知道怎样准备。
  所有能“逛”的网站都去了。浏览、下载、打印,光白纸黑字就堆了一大堆。但真正能指点迷津的资料却很少,无非就是一些可可西里的官方材料介绍。
  2005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和中央电视台50个人20多辆战车联手考察了40天。路线很明确:从拉萨的布达拉宫广场出发,经双湖—普若岗日—格仁错—岗扎日—可可西里湖—鲸鱼湖,突然向左折回了茫崖镇,回到了青海格尔木。
  每天的报道我都边看边录,一路上的冰川、冻土、火山、地质缝合带、青藏高原隆起、矿产品、地震等报道得太多,就是没看见多少野生动物的影子,而这些正是我所关心的。后来索性和可可西里国家自然保护区联系,因为他们才是可可西里的主人,才是艰难困苦的直接见证者。有的“老可可西里”在这片无人区里已经战斗了10多年,不但献了青春还要献了子孙。事实证明,他们用生命总结出来的生存之道让我受用终生。
  走之前,如何做饭的问题让我绞尽了脑汁。不但武装了专业的高山炉具,还拿了小型煤气罐和红外线炉具。但在含氧量只有内地二分之一的可可西里腹地,最好使的也是最好用的就是巡山队员们改造的喷灯。这种用汽油做燃料的压力燃具火力旺,再用一个暖气弯头和支架焊接在一起,既可以保证火苗向上,又能起到支撑高压锅的作用,应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
  因为摄影,我走过30多个国家和地区,几乎走遍了中国的山山水水。但可可西里无人区却是我既无限向往又特别害怕的地方。因为,面对可可西里,你就像一粒沙一根草那样渺小和无助。每次和朋友们聚餐我都不厌其烦告诉大家我的冒险决定;尽情参加当时晚报的壮举——海拉尔汽车拉力赛;我知道自己的长相本来就对不起大家,但后来还是索性剃了灯泡般明亮的光头,削发明志。我不喜欢自恋,但现在要做的就是把“牛皮”吹圆了,让谁都知道我要独闯可可西里,让自己背水一战没一点儿退路!这种矛盾的情结一直缠绕着我的心,直到2006年3月18日踏上征程。
  到可可西里一游也许容易,但要坚持一年时间,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克服常人无法忍受的艰难困苦,拍摄藏羚羊一年四季的生态,需要有一个强壮的体魄。只要没有极特殊的原因,每天我都要坚持跑1000米,风雨不误。为了适应缺氧的环境,自己每天都要把头扎进水桶。开始最多能坚持30多秒,后来时间一点点缓慢增加,到我出发的前夕已经能坚持1分钟了。为了增加肺活量,我开始练习吹气球,由小到大。最后发现吹气球太浪费了,就索性改吹热水袋。现在我能把一个小的热水袋吹成一个大气球!
  1998年我没事儿就看晚报,因为摄影的事儿又找到了晚报,并最终有幸成为这支队伍里的一名战士。8年了,我曾佯装嫖客,拍摄“挂羊头卖人肉”的人间罪恶,也曾假扮大仙,揭露“铁西跳人神”坑人骗人的伎俩;我曾跟油耗子处“哥们儿”,见证石油动脉“大出血”;也曾化装乞丐卧底职业丐帮;曾不远千里南下广西拍摄中国百岁老人的快乐,也曾独步青藏高原的康马,一睹大庆援藏干部的风采……8年里,有艰险,有危难,有险些被黑心车主“点天灯”的悲情时刻,更有收获的快乐和采撷果实的喜悦。
  8年来,我的新闻摄影作品从晚报这个摇篮起飞,在中国新闻摄影这片蔚蓝的天空上展翅飞翔……当把“可可西里——我生命中的365天专题摄影计划书”交给报业集团领导的时候,我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叫好:“好!”“好想法!”“好好运作!”
  一个地市级的报业集团,能派出记者,用一年的时间征战可可西里无人区,拍摄藏羚羊,保护藏羚羊,这在中国新闻界还是史无前例。这需要财力和物力,更需要胆识、魄力和高瞻远瞩的胸怀!
  订购相机的日子是2005年10月20日。那天中午,天空飘着雪花,忙了一个上午的报社领导乘坐我的吉普车冒雪前往摄影器材店。我已经开惯了破旧的2020,但领导要坐就有点儿不好意思了。“今天我好好坐坐你的战骑!”结果,领导不但坐了,还让我神气了一把:因为能驾驭战骑的人,绝对是真正的战士!
  可可西里没有路。别说是破旧的2020,就是纯正SUV血统的越野车也需要经过专业厂家的严格改装。无人区没有加油站,没有修理厂,更没有牵引车……这就要求这台征战可可西里的越野车要有双油箱、高马力和大功率绞盘。在报业集团积极备战的紧要关头,晚报记者要为保护藏羚羊而独闯可可西里无人区的消息牵动了市有关领导,领导对大庆晚报的壮举给予了充分肯定。天时、地利、人和,万事俱备。
  出发的日子选在了2006年3月18日,那是英雄索南达杰牺牲的纪念日。(待续)

 '征战可可西里手记'连载之三——我的梦都装在行囊中 
我的梦都装在行囊中
  
下定决心很难,但对于征战可可西里无人区来说,更难的准备是不知道怎样准备。
  所有能“逛”的网站都去了。浏览、下载、打印,光白纸黑字就堆了一大堆。但真正能指点迷津的资料却很少,无非就是一些可可西里的官方材料介绍。
  2005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和中央电视台50个人20多辆战车联手考察了40天。路线很明确:从拉萨的布达拉宫广场出发,经双湖—普若岗日—格仁错—岗扎日—可可西里湖—鲸鱼湖,突然向左折回了茫崖镇,回到了青海格尔木。
  每天的报道我都边看边录,一路上的冰川、冻土、火山、地质缝合带、青藏高原隆起、矿产品、地震等报道得太多,就是没看见多少野生动物的影子,而这些正是我所关心的。后来索性和可可西里国家自然保护区联系,因为他们才是可可西里的主人,才是艰难困苦的直接见证者。有的“老可可西里”在这片无人区里已经战斗了10多年,不但献了青春还要献了子孙。事实证明,他们用生命总结出来的生存之道让我受用终生。
  走之前,如何做饭的问题让我绞尽了脑汁。不但武装了专业的高山炉具,还拿了小型煤气罐和红外线炉具。但在含氧量只有内地二分之一的可可西里腹地,最好使的也是最好用的就是巡山队员们改造的喷灯。这种用汽油做燃料的压力燃具火力旺,再用一个暖气弯头和支架焊接在一起,既可以保证火苗向上,又能起到支撑高压锅的作用,应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
  因为摄影,我走过30多个国家和地区,几乎走遍了中国的山山水水。但可可西里无人区却是我既无限向往又特别害怕的地方。因为,面对可可西里,你就像一粒沙一根草那样渺小和无助。每次和朋友们聚餐我都不厌其烦告诉大家我的冒险决定;尽情参加当时晚报的壮举——海拉尔汽车拉力赛;我知道自己的长相本来就对不起大家,但后来还是索性剃了灯泡般明亮的光头,削发明志。我不喜欢自恋,但现在要做的就是把“牛皮”吹圆了,让谁都知道我要独闯可可西里,让自己背水一战没一点儿退路!这种矛盾的情结一直缠绕着我的心,直到2006年3月18日踏上征程。
  到可可西里一游也许容易,但要坚持一年时间,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克服常人无法忍受的艰难困苦,拍摄藏羚羊一年四季的生态,需要有一个强壮的体魄。只要没有极特殊的原因,每天我都要坚持跑1000米,风雨不误。为了适应缺氧的环境,自己每天都要把头扎进水桶。开始最多能坚持30多秒,后来时间一点点缓慢增加,到我出发的前夕已经能坚持1分钟了。为了增加肺活量,我开始练习吹气球,由小到大。最后发现吹气球太浪费了,就索性改吹热水袋。现在我能把一个小的热水袋吹成一个大气球!
  1998年我没事儿就看晚报,因为摄影的事儿又找到了晚报,并最终有幸成为这支队伍里的一名战士。8年了,我曾佯装嫖客,拍摄“挂羊头卖人肉”的人间罪恶,也曾假扮大仙,揭露“铁西跳人神”坑人骗人的伎俩;我曾跟油耗子处“哥们儿”,见证石油动脉“大出血”;也曾化装乞丐卧底职业丐帮;曾不远千里南下广西拍摄中国百岁老人的快乐,也曾独步青藏高原的康马,一睹大庆援藏干部的风采……8年里,有艰险,有危难,有险些被黑心车主“点天灯”的悲情时刻,更有收获的快乐和采撷果实的喜悦。
  8年来,我的新闻摄影作品从晚报这个摇篮起飞,在中国新闻摄影这片蔚蓝的天空上展翅飞翔……当把“可可西里——我生命中的365天专题摄影计划书”交给报业集团领导的时候,我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叫好:“好!”“好想法!”“好好运作!”
  一个地市级的报业集团,能派出记者,用一年的时间征战可可西里无人区,拍摄藏羚羊,保护藏羚羊,这在中国新闻界还是史无前例。这需要财力和物力,更需要胆识、魄力和高瞻远瞩的胸怀!
  订购相机的日子是2005年10月20日。那天中午,天空飘着雪花,忙了一个上午的报社领导乘坐我的吉普车冒雪前往摄影器材店。我已经开惯了破旧的2020,但领导要坐就有点儿不好意思了。“今天我好好坐坐你的战骑!”结果,领导不但坐了,还让我神气了一把:因为能驾驭战骑的人,绝对是真正的战士!
  可可西里没有路。别说是破旧的2020,就是纯正SUV血统的越野车也需要经过专业厂家的严格改装。无人区没有加油站,没有修理厂,更没有牵引车……这就要求这台征战可可西里的越野车要有双油箱、高马力和大功率绞盘。在报业集团积极备战的紧要关头,晚报记者要为保护藏羚羊而独闯可可西里无人区的消息牵动了市有关领导,领导对大庆晚报的壮举给予了充分肯定。天时、地利、人和,万事俱备。
  出发的日子选在了2006年3月18日,那是英雄索南达杰牺牲的纪念日。(待续)

关键词:刚子

作者:高福刚

《大庆的骄傲,中国的骄傲,世界的骄傲...(2)[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高福刚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