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医圣张仲景之《金匮要略》

发表日期:2007-12-0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绪论:
1、是《伤寒杂病论》的杂病部分,是我国现存最早的一部论述诊治杂病的专书。作者张机,字仲景,东汉南郡涅阳(今河南邓县)人,于公元205年左右完成了确立中医学辩证诊治理论体系的重要著作_《伤寒杂病论》十六卷。
2、金匮要略原著共二十五篇,前二十二篇约计原文398条,共载方剂205首(其中4首只列方名未载药物),用药约155味。
3、其建立以病为纲、病症结合、辩证论治的杂病诊疗体系;创制应用广泛、配伍严谨、疗效显著的杂病治疗经方。
4、其基本论点:重视整体,脏腑经络为辩证的核心;据脉论理;辩证论治;治未病;治病求本,重视人体正气;因势利导。
脏腑经络先后病脉证
1、杂病的发病理论:外邪入侵及为发病的外因;若人五脏元真通畅则不易发病。
杂病的预防:节制房事,勿令竭乏;注意饮食有节,避免偏嗜;避免邪风、虫兽、外伤等各种致病因素的伤害。
2、杂病的四诊要点:望色泽、闻语声、视呼吸、问病情、察脉象。可以辨别疾病的部位、病情的虚实,并判断其预后吉凶。在腑易治,入脏难愈;病位由深转浅为病势转轻,病位由浅转深则为病势转重。
3、已病防传:即治未病之意。“五脏有病,则各传其所胜”,“气有余,则制己所胜而侮所不胜。”
4、虚实异治:虚则补之,实则泻之;根据五行生克制化理论进行虚实异治。
表里先后:表里同病,表病较急,当先治表;里病较急,当先治里;表病与里病处于相等的急或缓,则宜表里同治。
5、审因论治:“随其所得而攻之”。根据疾病的症结所在进行治疗。
痉湿喝病篇
1、痉病病因病机:太阳病因过汗、误下,导致营血津液不足、筋脉失养而发生痉病。
欲作刚痉:太阳病,发热,恶寒,无汗,小便少,气上冲胸,口噤不得语,证属风寒表实,筋脉失养,治宜葛根汤(桂枝汤加麻黄、葛根)温散表邪,通达经遂。
2、柔痉:太阳病,发热,不恶寒,汗出,身体强,几几然,脉沉迟,证属风寒表虚,津液不足,治宜栝蒌桂枝汤(桂枝汤加栝蒌根)调和营卫、兼以生津。
湿病的临床表现:为感受外湿并兼风夹寒,侵犯肌表流注关节所致,表现为发热身重、骨节疼烦。
3、湿病的治法:风湿在表当发汗(微微发汗);利小便是针对内湿的治疗方法;若内湿外湿相合的风湿病,其内湿较重,内湿不去则阳气难以外达祛除外湿时,则当采用利其小便的方法。
4、湿病分证论治:a、头中寒湿:身疼发热,面黄而喘,头痛,鼻塞而烦,其脉大,自能饮食,腹中无病。“病浅不必深求”。可用宣泄寒湿药物塞入鼻中治疗,历代医家认为可用瓜蒂散吹鼻或搐鼻。b、寒湿在表:除身体烦疼外,还当有发热、恶寒、无汗等,宜用麻黄加术汤辛温散寒、微汗祛湿。c、风湿在表:一身尽疼,发热日晡所剧,本症风湿有化热倾向,宜用麻黄杏仁薏苡甘草汤解表祛湿,轻清宣化。d、风湿兼气虚:除风湿身重等症状外,脉浮、汗出、恶风与太阳足见表虚证完全相同。宜用防已黄芪汤益气固表化湿。e:风湿兼阳虚:兼表阳虚:身体烦疼,不能转侧,不呕不渴,脉浮虚而涩,宜用桂枝附子汤助阳解表以散风湿;服药后倘若患者大便坚、小便自利,说明湿仍在表而不在里,可用白术附子汤通阳利水化湿;表里阳虚者,骨节疼烦掣痛,不可屈伸,近之则痛剧,汗出短气,小便不利,恶风不欲去衣,或身微肿,宜用甘草附子汤温阳补中,散风除湿。
5、喝病:感受暑热之邪,多入气分,耗伤津液。脉证见:发热恶寒,身重疼痛,小便已洒洒然毛耸,手足逆冷,小有劳身即热,口开前板齿燥,脉弦细芤迟。
喝病治疗:伤暑热盛:汗出恶寒,身热而渴,治宜白虎加人参汤清暑益气生津。伤暑湿盛:身热疼重,脉微细,治宜一物瓜蒂汤行散暑湿。
百合狐或阴阳毒
1、百合病病因病机:多发于热病后,为心肺阴液被热耗损,或余热未尽所致;有些因情场不遂,日久郁结化火消铄阴液而成。是一种心肺阴虚内热的疾病。
2、百合病辩证论治:a:正治法:意欲饮食复不食,欲卧不能卧,欲行不能行,如寒无寒,如热无热,口苦,小便赤,脉微数,其病机仍属心肺阴虚内热,宜用百合地黄汤养心润肺,益阴清热。b:误汗后的救治法:汗后阴津更伤,燥热更甚而出现心烦、口燥等症,宜用百合知母汤补虚清热,养阴润燥。c:误下后的救治法:下后加重阴虚内热气上逆而出现小便短涩不利、呕恶诸症,宜用滑石代赭石汤养阴清热,利水降逆。d:误吐后的救治法:吐后更伤脾胃之阴,使燥热愈重,扰乱肺胃和降之气面出现虚烦不眠、胃中不和等症,宜用百合鸡子汤养阴和中。e:百合病变渴:阴虚内热较甚而出现口渴变症时宜用百合地黄汤内服配合百合浸汤外洗以清热生津补液;上法不效,口渴不解,为药不胜病,宜用栝蒌牡蛎散清热生津,滋阴潜阳。f:百合病变发热:由于内热加重、水热互结而出现明显的发热的变症,并伴有小便短涩不利的症状,宜用百合滑石散养阴润肺,清热利水。
3、狐或病:是温热化生虫毒、腐蚀人体各部(如咽喉、前后二阴)所致。以咽喉、前后二阴溃疡为特征;其侵蚀咽喉为或,治宜清热燥湿,用甘草泻心汤;其侵蚀下部二阴为狐病,治宜燥湿解毒,病在前阴用苦参汤外洗,病在肛门用雄黄熏法。狐或酿脓者,治宜清热行血解毒,用赤小豆当归散。
阴阳毒:系感染疫毒所致,有阴毒和阳毒之分,均有咽喉疼痛和面部出现色斑的症状。阳毒者热毒壅盛于血分,证见面赤斑状如锦纹,咽喉痛,吐脓血,宜用升麻鳖甲汤清热解毒、活血散瘀。阴毒者,疫毒侵犯血脉,瘀血凝滞,阻塞不通,证见面色青,咽喉痛,身痛如被杖,宜用升麻鳖甲汤解毒散瘀,去雄黄、蜀椒以防损其阳气。
疟病:
是感受疟邪引起的疾病以往来寒热,发作有时为其特征。病位有半表半里,归属少阳,以弦为主脉。有弦迟(主里寒,治用温法)、弦数(为热盛,用清法)、弦紧(主表寒,治用发汗法或结合针灸治疗)、弦小紧(病偏里兼有宿食积滞可酌用泻下积滞之法)、浮大(病偏于上,可酌用吐法)之分。
疟母:疟病迁延日久正气渐衰,疟邪假血依痰,结成痞块居于胁下(相当于现代医学疟疾所致有肝脾肿大),证属虚实夹杂,宜用鳖甲煎丸消症散瘕、扶正祛邪。
疸疟:证见但热不寒,少气烦冤,手足热,欲呕,属邪热炽盛,充斥内外耗伤气阴,原无治法方药,后医家多主用白虎加人参汤、竹叶石膏汤化裁,以清热救阴为大法。
温疟:其脉如平,身无寒但热,骨节疼烦,时呕,属里热炽盛,表有寒邪,治宜白虎加桂枝汤清里热解外寒。牝疟:多由素体阳虚,复因疟邪痰阴所致,发作时以寒多热少为特征,治用蜀漆散祛痰通阳截疟。
中风历节病
中风:主要脉证为半身不遂,口眼窝斜,甚则神志不清,脉微而数。病较轻者,邪中于络,营气不能畅行于肌表而肌肤麻木不仁;病较重者,邪中于经脉,以致气血不能运行于肢体则肢体沉重;病邪深入腑,浊气蒙闭清窍则昏不知人;邪入于脏则心窍闭阻故不能言语,口吐涎。
历节病病因病机:肝肾不足,水湿内侵;阴血不足,风邪外袭;气虚湿盛,汗出当风;过食酸咸,内伤肝肾;胃有蕴热,复感风湿。历节病以关节“不可屈伸”、“其痛如掣”、“诸肢节疼痛、身体魁羸”为主要临床表现,亦称“白虎历节”者,其疼痛如同虎咬。现在一般认为历节病属于痹症的一种,以关节变形、疼痛、活动受限、僵硬为特征。
历节病论治:风湿历节:见诸肢节疼痛、身体瘦弱,脚肿如脱,头眩短气,温温欲吐,治以桂枝芍药知母汤,祛风除湿、温经散寒、佐以清热滋阴。寒湿历节:关节剧痛,痛处不移,不可屈伸,治当乌头汤温温散寒、除湿宣痹。
$血痹虚劳病:
血痹:其形成内以卫阳不足为主因,外为风邪诱发。其轻证见肢体局部麻木,脉微涩、寸口、关上小紧,治可用针刺以导引阳气,使阳气行则邪气去。
血痹重证(黄芪桂枝五物汤证):证见寸口、关上脉微,尺中脉小紧,身体不仁,如风痹状。治以黄芪桂枝五物汤温、补、通、调并用,共益气通阳,和营行痹。药用黄芪、桂枝、芍药各三两,生姜六两,大枣二十枚。
虚劳病:夫男子平人,脉大为劳,极虚亦为劳。虚劳失精:见脉芤动微紧或极虚芤迟,少腹弦急,阴头寒,目眩发落,男子失精,女子梦交,治以桂枝加龙骨牡蛎汤(桂枝汤加龙牡)交通阴阳,潜镇固涩。虚劳里急:见里急,悸、衄、腹中痛,梦失精,四肢冷,手足烦热,咽干口燥,治以小建中汤(桂枝汤倍芍药加饴糖)补脾温中,调和阴阳。诸不足,风气百疾治以薯蓣丸。
$肺肺痈咳嗽上气
肺痿成因及脉证:因发汗过多,或因呕吐频作,或因消渴小便频数量多,或因大便燥结而使用了泻下峻猛的药物攻下太过反复损伤津液,凡此致阴虚肺热、肺气痿弱,从而形成虚热性肺痿,病日久阴损及阳或素体阳虚,肺中寒冷则形成虚寒性肺痿。脉证为寸口脉数,吐浊唾涎沫。
证治:虚热性肺痿:证见咳吐浊唾涎沫,上气、咽喉不利,治宜麦门冬汤滋阴清热、止火逆降肺气。虚寒肺痿:证见频吐涎,不咳不渴、小便数、遗尿、头眩,治宜甘草干姜汤温肺复气,温阳散寒。
肺痈:为外感风邪热毒、肺生痈脓。表证期即肺痈初期见发热恶寒,汗出,咳嗽、脉浮数等;成痈期也称酿脓期,证见咳嗽喘满,口干咽燥不渴,胸痛,咳吐稠痰或腥臭,时时振寒,脉象滑数等;溃脓期,证见咳吐大量脓血痰,形如米粥,腥臭异常等。
肺痈证治:邪实壅滞:证见胸满胀,一身面目浮肿,咳嗽上气,喘不得卧,鼻塞清涕,不闻香臭,治宜葶苈大枣泻肺汤开泻肺气、行水祛饮。血腐脓溃:咳而胸满,振寒脉数,咽干不渴,时出浊唾腥臭,久久吐如米粥,治宜桔梗汤排脓解毒。
咳嗽上气:寒饮郁肺:证见咳而上气,喉中水鸡声,宜用射干麻黄汤散寒宣肺,降逆化痰。痰浊壅肺:证见咳嗽气喘,时时吐浊,但坐不得眠,治宜皂荚丸涤痰除浊。饮热迫肺:证见咳而上气,其人喘,目如脱状,治宜越婢加半夏汤宣肺泄热、化饮降逆。寒饮夹热,饮热偏于上而近表者,证见咳嗽胸满、烦燥脉浮,治宜厚朴麻黄汤散饮除热、止咳平喘;寒饮夹热,饮结胸胁而偏于里者,证见咳嗽、胸胁引痛、脉沉,或身肿,或小便不利,治宜泽漆汤逐水消饮止咳。
$奔豚气病:
其由于情志异常,冲脉失调,冲气上逆,导致奔豚气病的发生。以气“从少腹起,上冲咽喉,发作欲死,复还止”为特征。奔豚汤:症见奔豚气上冲胸,腹痛,往来寒热。由肝气郁结化热,随冲气上逆所致,治宜奔豚汤,药用甘草、川芎、黄芩、芍药各二两,半夏、生姜四两,生葛五两,甘李白皮一升共奏养血平肝,和胃降逆之功。
$胸痹心痛短气病:
胸痹的病因病机---“阳微阴弦”,指上焦阳虚,阴邪上乘,邪正相搏而成。“所以然者,责其极虚也”。
辩证论治:a、主证:证见寸口脉沉而迟,关上小紧数,喘息咳唾,短和、气,胸背痛,治宜栝蒌薤白白酒汤通阳宣痹。b、重证:证见胸痹不得卧,心痛彻背,治宜栝蒌薤白半夏汤通阳宣痹,消痰逐饮。c、虚实异治:在其主证基础上出现“心中痞”、“胁下逆抢心”等症。偏于实者多是阴寒痰浊偏盛,其脉必以阴弦为主,且感心胸满闷、膨膨然气不得出等,治宜祛邪为先,当通阳散结,降逆除满,方用枳实薤白桂枝汤。偏于虚者多是心胸阳气大伤,其脉必以阳微为著,并觉倦怠少气,甚则四肢厥冷,出冷汗等,治当以扶正为急,以补气助阳之人参汤。d、轻证:胸中不痛,以胸中气塞,短气为临床特点,由饮邪气滞所致。饮邪偏盛者治宜茯苓杏仁甘草汤宣肺化饮;气滞偏重者治宜橘枳姜汤行气散结。e、急证:证见胸背痛等症突然发作,且痛势急剧。此为阴寒凝聚不散,阳气痹阻不通,治当温阳通痹止痛以缓急,用薏苡附子散。
心痛轻证:见心中痞,心悬痛;是由寒饮上逆所致,治当温阳化饮,下气降逆,方用桂枝生姜枳实汤。
心痛重证:证见心痛彻背、背痛彻心,其痛势急剧而无休止,甚者伴四肢厥冷,冷汗出,面色白,舌淡胖紫暗苔白腻,脉沉紧甚至微细欲绝等阳气衰微,阴寒极盛之危候。仍阴寒痼结之故,治宜温阳逐寒、止痛救逆,方用乌头赤石脂丸(乌头、附子、蜀椒、干姜),首次服小量,“不知,稍加服”。
$腹满寒疝宿食病
1、腹满辩证:
a、虚寒证:表现为趺阳脉微弦,腹满,大便难,两胁疼痛,“此虚寒从下上也”,由此形成土虚木贼。土虚甚者以腹满为主;木贼甚者以胁痛和便难为主。病机均帖中下两焦阳气亏虚滋生内寒。
b、实热证:痛者多为水饮、宿食、燥屎、瘀血等有形之邪积滞于肠胃,属实证,几乎都拒按,且其脉多为浮、数、滑、洪、大而有力者为正气未衰象,其舌苔黄为有形或无形实邪化热之象。而不痛者多为阳虚兼无形之气停滞于肠胃,属虚证,几乎都喜按,其脉多沉、迟、涩、细、微而无力者为正衰邪不甚,其舌苔白者多属虚寒。
c、表里俱寒证:腹满而寸口脉弦,啬啬恶寒,胁下拘急而痛此乃表里俱寒证之本症。并见发热、清涕出、善嚏者为表寒较重,是表里俱寒证之轻证;而并见下利、欲嚏不能为表邪入里,阳气无力抗邪以里寒为重,乃腹满表里俱寒证之重证。
d、寒实证:其脉象弦而数,其脉来势迫击有力,或紧而有力,或弦迫急。无论脉为数(阳脉)弦(阴脉),抑或紧(阴脉)大(阳脉)而迟(阴脉),大(阳脉)而紧(阴脉)皆主寒实内结,其病位偏上者“必心下坚”,病位偏下者则脐腹痞满。
e、邪盛正衰危重证:萎黄、燥而不渴,胃中寒实,利不止,据证推断还应有腹满胀痛,右关脉弦紧而六脉重按无力等。证属邪实正衰,中阳败绝,脏气下脱。
2、腹满治疗:治则:腹满不减拒按属实热,治用下法;腹满时减喜按属虚寒,治用温法。
a、实热性腹满:兼表证治宜表里双解,方用厚朴七物汤;兼少阳者治宜攻里和表,治宜大柴胡汤;胀甚于积者治宜行气除满,方用厚朴三物汤;积胀俱重者治宜荡涤积滞,方用大承气汤。
b、虚寒性腹满:寒饮逆满证治宜温中化饮,方用附子粳米汤;寒饮腹痛证治宜散寒化饮降逆,方用赤丸;脾虚寒盛证治宜温阳建中,方用大建中汤。
c、寒实积滞腹满:治宜温下寒积,方用大黄附子汤,此为温下剂的祖方。
3、寒疝:脉证见脉弦而紧,腹中拘急而痛,恶寒,不欲食。血虚内寒之寒疝见腹中痛,胁痛里急,治宜养血散寒之当归生姜羊肉汤(当归三两、生姜五两、羊肉一斤)
4、宿食:脉证见脉紧如转索无常,头痛,有宿食。宿食在上,多见胸脘痞闷,温温欲吐,唉腐,脉紧等,治遵“其高者因而越之”,用吐法,方用瓜蒂散。宿食在下,多见滑数脉,口干苦,不思饮食,唉腐吞酸,脘腹胀满或腹痛拒按,大便燥结或不爽,苔腐腻等,治宜下法,方用大承气汤荡涤宿食。
$五脏风寒积聚病
肝着:证见胸胁痞闷不舒,甚则胀痛、刺痛,其人常欲蹈其胸上,欲饮热。本病初起尚在气分,得热饮可使气机通畅而证情暂缓;病久则深入血分,血瘀气滞,治用旋覆花汤行所气活血、通络散结。
脾约:证见趺阳脉浮而涩,大便干结,小便频数,其胃热气盛,脾之津液不足,治用麻子仁丸泻热润燥,缓通大便。
肾着:证见身体重,腰中冷,如坐水中,形如水状,腹重如带五千钱,口不渴,小便自利,饮食如故。因由寒湿著于腰部,治用甘姜苓术汤散寒化湿。
心伤:证见劳倦即头面赤下重,心中痛自烦,发热,当脐跳,脉弦。乃心血损伤故。
癫狂:证见魂魄不宁,精神异常,其人畏惧,合目欲眠,梦远行,多因血虚气少。
积聚:同见腹中有结块,胀满或疼痛。积者为脏病结块有形,固定不移,痛有定处,多属血分,病情较重,病程较长,治疗较难。聚为腑病聚散无常,聚时结块,散则无形,走窜移动,痛无定处,时作时止,多属气分,病情较轻,病程较短,治疗较易。
$消渴小便不利淋病
消渴:是以口渴多饮,多食易饥,小便频多,久则身体消瘦为临床特征的疾病;主要认为系胃热、肾虚及肺胃津伤所致,可分为上中下三消。上消者“渴欲饮水,口干舌燥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中消者“趺阳脉数,胃中有热,即消谷引食,大便必坚,小便即数”。下消者“男子消渴,小便反多,以饮一斗,小便一斗,肾气丸主之”。
小便不利之膀胱气化不行:脉浮,小便不利,微热消渴者及渴欲饮水,水入则吐的水逆证均用五苓散。属上燥下寒水停之小便不利,其人苦渴者,乃肾阳虚不能蒸化津液,治以栝蒌瞿麦丸润燥生津,温阳利水,药用栝蒌根、山药、茯苓、瞿麦、附子,配伍特点是寒凉温燥,淡渗补益相互作用。
小便不利之水热互结伤阴:证见脉浮发热,渴欲饮水,小便不利者,治以猪苓汤滋阴润燥,利水除热。
小便不利之湿热夹瘀,脾肾亏虚可用蒲灰散、滑石鱼散、茯苓戎盐汤分别治之。蒲灰散:由蒲灰、滑石组成,凉血化瘀、泄热利湿之功,治由湿热瘀结,膀胱气化不行所致小便不利,证见小便不利,或短赤,或有血尿,溲时茎中艰涩疼痛如刺,少腹拘急,痛引脐中等。滑石白鱼散:由滑石、乱发、白鱼三味组成,可凉血化瘀、清热利湿,用于热性的小便不利少腹胀满之证,即后世所谓血淋。茯苓戎盐汤:由戎盐、茯苓、白术组成,有益肾清热,健脾利湿之功,用于中焦脾虚湿盛,下焦肾虚有热之小便不利,证见溲时轻微刺痛,或尿后余沥不尽,或少量血尿等。
$黄疸病
病因病机:主要有湿热必发黄与寒湿发黄,还有火劫、燥结及女劳等不同病因的发黄,尤以湿热发黄为多见,“脾色必黄,瘀热以行”乃湿热黄疸之关键;寒湿黄疸的辩证关键在于“阳明脉迟”,太阴(脾)之虚寒证。
分类与主症:谷疸:与饮食有关,由脾胃湿热熏蒸所致者证见寒热不食,食即头眩,心烦;脾虚寒湿所致者,证见脉迟无力,纳差,头眩,小便不利,腹满或大便溏薄,神疲肢倦,苔白腻,色黄晦暗。酒疸因长期饮酒,酒热伤胃所致,证见心中懊恼或热痛。女劳疸:多为房劳伤肾所致,证见日晡发热而反恶寒,膀胱急,小便自利,额上黑,足下热,大便必黑,时溏。女劳疸、谷疸、酒疸日久不愈,血分瘀滞则变成黑疸,证见目青面黑,心中如啖蒜齑状,大便正黑,皮肤抓之不仁,脉浮弱,皮肤黑而微黄。
证治:应首先分清湿胜,热胜,湿热俱盛情况。湿盛用茵陈五苓散。热胜用大黄硝石汤、栀子大黄汤,湿热俱盛用茵陈蒿汤,脾虚寒湿治宜温中散寒化湿当用理中、四逆等方加茵陈,女劳疸兼瘀者用硝石矾石散,不兼瘀者多主张选用补肾方剂。
$惊悸吐衄下血胸满瘀血病
惊悸:惊多因突受外界刺激而起,惊者气乱;悸多因心血不足,心失所养所致。治疗一般惊宜镇惊安神,悸宜补虚定悸。火邪致心阳不足、福气浮越的惊狂证,用桂枝支芍药加牡蛎龙骨救逆汤通阳镇惊安神。水饮凌心的心下悸用半夏麻黄丸以丸剂小量缓缓图之以蠲饮通阳降逆定悸。
吐衄下血脉证:“病人面无血色,无寒热,脉沉弦者衄;浮弱手按之绝者下血,烦咳者必吐血”。亡血虚寒之脉为“寸口脉弦而大,弦则为减,大则为芤,减则为寒,芤则为虚,寒虚相搏,此名曰革,妇人则半产漏下,男子则亡血”。从春至夏衄者属太阳,从秋至冬衄者属阳明。
吐衄下血论治:吐血、衄血由中气虚寒,不能摄血者,治以柏叶汤温中止血,药用柏叶、干姜、艾叶、马通汁;由心火亢盛,迫血妄行者,治以泻心汤清热泻火而止血,药用黄连、黄芩、大黄。便血之远血因中焦脾气虚寒,统摄无权面血渗于下所致,治宜黄土汤温脾摄血,药用灶心土、白术、甘草、制附子、干地黄、阿胶、黄芩;便血之近血者因肠内湿热,伤及血脉,治用赤小豆当归散清热解毒、和血止血。
$疮痈肠痈浸淫病
疮痈:痈肿初起,多见脉浮数,自觉恶寒的表症,但有局部固定的痛处。一般辨化脓与否:热者为有脓,不热者为无脓;后世医家又从痈肿的软硬、掐起、疼痛、颜色等方面进行诊察辨别。
肠痈:肠痈脓未成者证见少腹肿痞,按之即痛,时时发热、汗出恶寒,脉多迟紧;脓已成者,证见腹皮急,按之濡软,其身甲错无热,脉多洪数。未成脓或脓成初期属里热实证者,当用大黄牡丹汤泻热通腑、化瘀排脓、消肿散结;肠内有痈脓正虚邪恋者,当用薏苡附子败酱散排脓消肿,通阳散结,清热解毒。
浸淫疮:从口起流向四肢者,为病邪外出,易治;从四肢流来入口者为病邪内侵,难治;同时《金匮》中提出黄连粉为浸淫疮为主治方剂。
$手指臂肿转筋阴狐疝蛔虫病
手指臂肿:是一种手指臂部关节肿胀,并作振颤,全身肌肉也发生抽动的病证,是因风痰阻滞经络引起。以手指臂部肿胀抽动,或身体肌肉跳动作为主证,可用藜芦甘草汤涌吐风痰。
转筋:包括手臂与小腿部肌肉痉挛掣痛,多见于霍乱。因由湿浊化热伤及筋脉所致,以下肢多见,甚则牵引小腹拘急疼痛,脉象强直而弦,治用鸡屎白散泻浊去湿,舒缓筋脉。
阴狐疝:多由努力举重,或跳跃叫号,以至腹内压力增加,小肠自腹股沟脱出,平卧则从阴囊还纳于腹内,劳动时又从腹内下坠于阴囊,是一种阴囊偏大偏小,时上时下的病证,由寒凝足厥阴肝经所致,用辛温通利,温经散寒的蜘蛛散。
蛔虫病:治疗有二:一是用毒药杀虫后仍不效,依然口吐清涎,腹痛发作有时者,可用甘草粉蜜和胃缓痛;二是因腹痛剧烈致四肢逆冷,且静而时烦,反复发作,吐蛔,属蛔厥证者,可用乌梅丸泄肝清胃,温脏安蛔,杀虫扶正。


 

关键词:中华经典

作者:罗汉果

《医圣张仲景之《金匮要略》》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罗汉果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