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大家一起来捣乱】伪九州·追魅

发表日期:2007-12-0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九州·追魅
我有一个梦。
师傅挥着拳头对着月亮高喊。
在梦里,我不再是个人!
我白了他一眼低骂一句,你本来就不是人。
他回过头恶狠狠的看着我,张开嘴打了个嗝,喷出的酒气连大象都能熏死。然后他傻乎乎的冲我笑了一下,就倒了下去。
我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把这头醉得不省猪事的家伙拖回了草屋。
这头该死的好色的嗜酒贪杯的猪!
我抬起头,看着天上那轮明月,像仰望神祗一般的仰望它,仿佛那上面随时都会落下一个翩翩起舞的美女来。
月色如水啊,月色如水。
我摇着头感叹,如果这时候我的身旁躺着的不是猪头猪脸猪身猪尾的师傅,而是一个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美男子该多好啊?
可惜世间没有那么多如果,有那么多的东西只有水果,虽然好吃又有营养,却不能让人回到过去。这就像很多人喜欢提他们的曾经,想当年啊十八年前啊,多英武不凡啊多风流倜傥啊,说得跟真的似的。
师傅却未说过曾经。

有时候我很好奇,像师傅这样天生异相的男人,究竟有着怎么样的过去,让他日日借酒浇愁。可惜,无论我怎么问,他都不说。
有什么好说的?他抡圆了眼睛瞪我,这个时代还不流行八卦呢!
于是我赔笑着灌他喝酒。
师傅酒量很好,话却不多,一坛接一坛的猛灌,一点情调都没有。不过要是将他灌到烂醉,便会见他一跃而起,一手高指天空,一首插于腰间,扭动着他那硕大无朋的屁股,晃荡着他那倾国倾城的肚子,野兽一般的咆哮着:
——我要这天,再遮不我眼;我要这地,再……哇!
每次他说到第二句时就会开始呕吐,于是我永远都不知道他要这地怎么样,只知道我又要收拾上许久。
等他吐干净了,吐痛快了,便瘫坐在地上,怔怔的看着那轮明月发呆,嘴里呢喃着,嫦娥,嫦娥……
然后他就开始自顾自的说些没头没脑的话,听起来像是他的过去,却又颠三倒四,仿佛疯子自呓。可偏生我又爱听,于是每当他大醉,我便坐在他的身旁,听他讲那些往事。

师傅是个凝聚失败的魅,我也是。
不要以为魅是孤单的生物,其实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有那么群相貌有些奇怪的我的同类,总会聚在一起玩自卑。自卑是一种很奇怪的情感,玩得久了就成了怨气,这怨气更是不得了,在身体里积蓄上一段时间,倒能生出极大的力量来。

师傅说,他曾经是魅界里的排行前三的大英雄,一个威武不凡的大英雄。
那就是说,你的自卑和怨气也是排行前三喽?
我嘀咕了一句,不过很显然,此时情绪如此激动的师傅是没有听见的,他喝完酒的大部分时间里不是看月亮就吐唾沫星子。
那时候啊那时候,他挥了挥酒坛大小的拳头说,只要我挥挥手里的九齿钉耙,飞禽走兽魑魅魍魉哪个不要胆寒?
凝聚失败的魅中,有一类是长得极像动物的,比如说师傅,就是一头能用两条腿走路的猪。不过这不重要,我不关心。
我奇怪的看着师傅,小心翼翼的问道,九齿钉耙?难道师傅原来是种田的?
然后便见师傅又抡圆了眼睛瞪着我,大吼道,你才是种田的!你们全家都是种田的……哇!
于是我又要收拾一番。
他便继续坐在地上,怔怔着看着月亮,伸出手要抓,却怎么也抓不着,嘴里还不断嘀咕着,嫦娥,嫦妹妹……
我不禁打了个寒战。
不料这个寒战才打到一半,便见师傅从地上跳了起来,一手指天,一手指天,目光如电,气喘如牛。他猛的出手,将路旁大腿粗的树连根拔起,朝天一指,仿佛他还是那个手握钉耙的无敌大英雄一般!
我一时愣住了,呆了半晌才说,师傅啊!和你说了多少遍了,破坏公物是不好的啊!
话音未落,却听师傅一声咆哮,该死的猴子!
随后他拔腿就跑,那壮硕无比的身躯在山林间无数次起跃,而他每一次落下,便将大地都撞得摇晃起来。
不多时,山下就传来了尖叫声。那些不明就里的村民们还以为地震了,忙不迭的从屋子里跑了出来。
我叹了口气,回屋收拾行李,不无眷恋的看了看这间简陋的茅草屋。
又要离开了。
我抬首看了看明月,慢悠悠的走进了林子。

师傅曾经说过,一个人,最重要的就是坚持,没有坚持,也就没法活下去。
虽然我一直觉得他是头猪,但我还是不得不同意他。
像他这样凝聚得不人不猪的魅,如果不是还执著于心中的她,又怎么能活到现在呢?
爱情这东西,还真是奇怪。它可以让人生不如死,又能给人生存下去的渴望。
于是我又想起师傅还曾说过的一句话。他说,一个人,如果恋爱谈得多了,坚持下去了,那么最终他不是成为情圣,就是成为禽兽。
虽然我觉得师傅长得就是一副禽兽得不能再禽兽的模样,但他的心地还是善良的,除了爱调戏一下恰好路过的小姑娘外,他几乎没有什么缺点。你能说一个喝完酒就对着月亮狠抽自己耳刮子埋怨自己没有用不能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的猪是禽兽吗?什么?你能?不好意思,我不能!即便师傅看上去很好色,实际上他的确很好色,但他对嫦娥姐姐的感情却是真的。你能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每天追着月亮奔跑吗?
有时候我会想,被这样的人爱着,或许也是一种幸福吧?
于是我便跟着他,脚踏着九州的山水,却追着全天下人的月亮。我总是在他跑出很久很久以后,在朝阳初起月华散尽的时候,看见他跪伏道旁抱着硕大的猪头失声痛哭。
他追着月亮,而我追着他,这便是我和师傅的故事。

我和师傅还有另一个故事,不过那不重要,即便那个故事里我邂逅了仍是英雄的师傅。
或者说,邂逅的是即将离开的英雄。
这个世界上,人多了就能凝聚起一股力量,魅多了也是如此。而当一群凝聚得很失败的魅凝聚成一股力量时,遇到这股力量的凝聚得很成功或者相对比较成功的魅就比较惨了。
我就是那个凝聚得相对比较成功的魅,俏脸玉肌,可惜是个娃娃身,但这已经足够构成他们凌辱我的理由了。我被凌辱了,然后师傅出现了。
师傅的出现只能用机缘巧合来形容。
生而为魅,没有哪个不相信缘分的。不是缘分,我们不能凝聚;不是缘分,我们不会相遇。我在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一群凝聚得相当失败的魅,他们又在机缘巧合下遇到凝聚得更加失败而且情场失意的师傅,于是在机缘巧合下凝聚得更加失败而且情场失意的师傅就把我从那群凝聚得相当失败的魅的手下救了出来。
不过我到现在都觉得师傅那时候并非是在救我,更像是在发泄愤怒,因为当一切尘埃落定之时我已经从一个凝聚得相对成功的魅变成了一个凝聚得相对失败的魅。然后我耷拉着耳朵听见师傅对我说,你有梦想吗?
我摇了摇头疑惑的看着他,表示自己不知道什么叫梦想。
那时候师傅抬起头望向天上的明月,仿佛自言自语般的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叫梦想,但总觉得活在世上就要追求点什么,就算追求的人不在了,也可以追求她的影子,追求一个念想。
于是因为师傅这句话,我追随着他踏上了漫长的追月之旅。

当太阳升到中天时,我已经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了。
哪里都没有,为什么哪里都没有他?
我追了一夜,又寻了一上午,却没有找到师傅的踪影。那些往常所能见到的因狂暴而破坏的痕迹到了半路就失去了。
师傅!
我着急的大喊起来,却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了打斗声,嚎叫声,屁滚尿流声,以及粗野得好像大象一样的可怕的笑声。
我想都不想就循声而去。
能笑得这样惊天地泣鬼神的人,除了师傅还能有谁?

转过一片树林,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眨眼的大红花轿。
我心里暗骂了一声没品位,换我嫁人时我一定要全白出场,多么拉风多么有气势啊,还没有歹人敢抢。
而这时候的师傅,正威风凛凛站在那座人肉堆成的塔上嚣张的咆哮着。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我要这地,再……啊!
又是说到第二句,那塔身就动了起来,师傅站立不稳,从那塔上掉了下来,却又一个翻身,轰的一声落在了地上,把那顶花轿震得四分五裂。
于是我再次没能听到那句话的完整版,而师傅却流着哈喇子对那掀了盖头的俏新娘一个劲的傻笑着。
良久,他站起身子,走到新娘面前,一边擦着口水一边说,小姐,有空吗?谈个人生哩!

我花了很长时间才了解了师傅的过去。
师傅的过去基本上由两个魅组成,两个凝聚得很失败的魅。
要了解这一点并不很难,因为师傅每次喝醉酒都会提到他们的名字,一个是猴子,一个是嫦娥。只是关于他们三人或者说三魅背后的故事,却让人迷茫。
也许这是一个关于爱情和友情的故事,但直到最后我都没能了解。我所知道的仅仅是有三个怨气很重的魅,一个凝聚成了猪,一个凝聚成了猴,还有一个凝聚成了脖子很长的鹅。他们仨快乐的生活在一片安静的森林当中。后来猴和猪爱上了鹅,猴打败了猪,鹅却爱上了月亮,扑扇着翅膀追着月亮飞走了。于是猪很失落的离开了那片森林,开始寻找鹅。
很俗套,可惜这就是爱情。

我真搞不懂爱情是什么东西。
像师傅这样的天生异相的流氓也会有人对她一见钟情还死心塌地头也不回非君不嫁,这让我觉得爱情根本就是人谈的。你说要你对着头猪柔情蜜意,你柔得起来蜜得下去么?可是高小姐就不这么想。她说你师傅啊,那才叫男人,那壮实的身体,那憨厚的表情,多有安全感呐!
我呸!
什么狗屁安全感!这女人谈起恋爱来,怎么就那么盲目呢?
然而最糟糕的还不是这个,而是我师傅那头猪竟然不再追月了!
有一次我趁他喝醉酒的时候问他,你不是还要去找嫦娥吗?
谁知道他竟然白了我一眼说,什么嫦娥?谁是嫦娥?
我急了,大声的叫了起来,就是你的嫦妹妹啊,你为了他离开了家啊!
然后他便笑了起来,笑得比猪还没心没肺。
他说,什么嫦妹妹?谁是嫦妹妹?徒弟你是不是得了失心疯啊?我没有家,我只是一头流浪的猪。
说罢他摆了摆手不再理我,提起一坛酒对月高举着大嚷起来:今朝有酒今朝醉,莫使金樽空对月啊!
四下里一片欢呼叫好之声。
我的心蓦然沉了下去。
师傅,你还是我的师傅吗?

那天起,他再未喝醉,也再没有追月,传说也似乎因此走到了尽头。

大婚之日。
整个高老庄都洋溢着喜庆。
师傅一坛接着一坛的灌着酒,不时回过头用甜到腻歪的声音对着高小姐说,我只是等待着像一只爱你的小猪一样躺在你的脚下。
然后高小姐便咯咯咯的笑了起来,那笑声让我觉得她是一只鸡。
师傅便抚摸着她的脸,轻声呢喃着,真美!真美!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就要吐了。
虽然过去的那个师傅很邋遢,很好色,还很没有人性,简直就是一只猪——事实上他就是一只猪,但他醉酒后高昂着的骄傲的猪头让觉得他是个英雄,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一个不甘于命运和天罚还要拼命追求爱情的英雄!而如今呢?温柔乡里梦生死,一朝有酒一朝醉。究竟是什么让他变成了这样?
仿佛为了回答我一般,我于喧闹之中听见师傅细不可闻的声音。
真像,真像……
我心下一惊,忙竖起耳朵再听,却什么也听不到了。
就在我以为自己听错了的时候,随风又飘来了一句哀叹。
右边睫毛的三分之一处,可真像啊!

什么是真爱?
我不懂得。
但我想,如果只是因为右边睫毛三分之一处长得像嫦娥而让师傅甘心为此停留,那么我以为,即便师傅对嫦娥的感情还算不上真爱,却也差不太远了。
师傅曾经对高小姐说过这样一句话:
——我在你出生之前就爱上了你。
当时我只觉得浑身都起了疙瘩,炎炎夏日却感到腊八天的寒冷,但如今我却明白了,师傅爱着的一直是嫦娥,一直都是。
我想我必须做点什么。

当我隔了半年后才回到高老庄时,我发现师傅正在对月饮酒高歌。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我要这地,再……哇!
不出意料的,师傅再次吐了出来。
我曾经以为这些话只是师傅的豪言,如今我懂得,师傅只是不想让那高不可攀的天空阻碍了他望向明月的双眼。
我叹了口气,背过身说,就是他了。
于是猴子狞笑着掏了掏耳朵,从背上解下了他背了一路的烧火棍。
呔!他怪叫着冲向师傅,呆子!还不受死!
我不敢回头去看,但我知道此刻的师傅必然红着眼睛暴跳起来。
他在我的身后高喊着,该死的猴子!
于是我想,此时的他,必然又要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挥舞着手中的那万夫莫匹的钉耙,做回他那豪气万千的英雄了吧?
我抬起头,看着那遥不可及的月亮,却不知此时此刻的嫦娥是否正看着此时此刻那因悲伤而战斗的师傅?
我泪流满面。

原版:

追月
我有一个梦。
师傅挥着拳头对着月亮高喊。
在梦里,我不再是个人!
我白了他一眼低骂一句,你本来就不是人。
他回过头恶狠狠的看着我,张开嘴打了个嗝,喷出的酒气连大象都能熏死。然后他傻乎乎的冲我笑了一下,就倒了下去。
我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把这头醉得不省猪事的家伙拖回了草屋。
这头该死的好色的嗜酒贪杯的猪!
我抬起头,看着天上那轮明月,像仰望神祗一般的仰望它,仿佛那上面随时都会落下一个翩翩起舞的美女来。
月色如水啊,月色如水。
我摇着头感叹,如果这时候我的身旁躺着的不是猪头猪脸猪身猪尾的师傅,而是一个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美男子该多好啊?
可惜世间没有那么多如果,有那么多的东西只有水果,虽然好吃又有营养,却不能让人回到过去。这就像很多人喜欢提他们的曾经,想当年啊十八年前啊,多英武不凡啊多风流倜傥啊,说得跟真的似的。
师傅却未说过曾经。

有时候我很好奇,像师傅这样天生异相的男人,究竟有着怎么样的过去,让他日日借酒浇愁。可惜,无论我怎么问,他都不说。
有什么好说的?他抡圆了眼睛瞪我,这个时代还不流行八卦呢!
于是我赔笑着灌他喝酒。
师傅酒量很好,话却不多,一坛接一坛的猛灌,一点情调都没有。不过要是将他灌到烂醉,便会见他一跃而起,一手高指天空,一首插于腰间,扭着他那硕大无朋的屁股,晃荡着他倾国倾城的肚子,野兽一般的咆哮着:
我要这天,再遮不我眼;我要这地,再……哇!
每次他说到第二句时就会开始呕吐,于是我永远都不知道他要这地怎么样,只知道我又要收拾上许久。
等他吐干净了,吐痛快了,便瘫坐在地上,怔怔的看着那轮明月发呆,嘴里呢喃着,嫦娥,嫦娥……
然后他就开始自顾自的说些没头没脑的话,听起来像是他的过去,却又颠三倒四,仿佛疯子自呓。可偏生我又爱听,于是每当他大醉,我便坐在他的身旁,听他讲那些往事。
师傅说,他曾经是天上的掌管银河的大将,是天篷元帅。
那时候啊那时候,他挥了挥酒坛大小的拳头说,只要我挥挥手里的九齿钉耙,妖魔鬼怪天兵天将哪个不要胆寒?
我奇怪的看着师傅,小心翼翼的问道,九齿钉耙?难道师傅原来是种田的?
然后便见师傅又抡圆了眼睛瞪着我,大吼道,你才是种田的!你们全都是种田的……哇!
于是我又要收拾一番。
他便继续坐在地上,怔怔着看着月亮,伸出手要抓,却怎么也抓不着,嘴里还不断嘀咕着,嫦娥,嫦妹妹……
我不禁打了个寒战。
不料这个寒战才打到一半,便见师傅从地上跳了起来,一手指天,一手指天,目光如电,气喘如牛。他猛的出手,将路旁大腿粗的树连根拔起,朝天一指,仿佛他还是那个手握钉耙的无敌天将一般!
我一时愣住了,呆了半晌才说,师傅啊!和你说了多少遍了,破坏公物是不好的啊!
话音未落,却听师傅一声咆哮,该死的猴子!
随后他拔腿就跑,那壮硕无比的身躯在山林间无数次起跃,而他每一次落下,便将大地都撞得摇晃起来。
不多时,山下就传来了尖叫声。那些不明就里的村民们还以为地震了,忙不迭的从屋子里跑了出来。
我叹了口气,回屋收拾行李,不无眷恋的看了看这间简陋的茅草屋。
又要离开了。
我抬首看了看明月,慢悠悠的走进了林子。

师傅曾经说过,一个人,最重要的就是坚持,没有坚持,也就没法活下去。
虽然我一直觉得他是头猪,但我还是不得不同意他。
像他这样被贬下凡间的天将,如果不是还执著于月宫中的她,又怎么能活到现在呢?
爱情这东西,还真是奇怪。它可以让人生不如死,又能给人生存下去的渴望。
于是我又想起师傅还曾说过的一句话。他说,一个人,如果恋爱谈得多了,坚持下去了,那么最终他不是成为情圣,就是成为禽兽。
虽然我觉得师傅长得就是一副禽兽得不能再禽兽得模样,但他的心地还是善良的,除了爱调戏一下恰好路过的小姑娘外,他几乎没有什么缺点。你能说一个喝完酒就对着月亮狠抽自己耳刮子埋怨自己没有用不能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的猪是禽兽吗?什么?你能?不好意思,我不能!即便师傅看上去很好色,实际上他的确很好色,但他对嫦娥姐姐的感情却是真的。你能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每天追着月亮奔跑吗?
有时候我会想,被这样的人爱着,或许也是一种幸福吧?
于是我便跟着他,脚踏着大唐的山水,却追着全天下人的月亮。我总是在他跑出很久很久以后,在朝阳初起月华散尽的时候,看见他跪伏道旁抱着硕大的猪头失声痛哭。
他追着月亮,而我追着他,这便是我和师傅的故事。

当太阳升到中天时,我已经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了。
哪里都没有,为什么哪里都没有他?
我追了一夜,又寻了一上午,却没有找到师傅的踪影。那些往常所能见到的因狂暴而破坏的痕迹到了半路就失去了。
师傅!
我着急的大喊起来,却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了打斗声,嚎叫声,屁滚尿流声,以及粗野得好像大象一样的可怕的笑声。
我想都不想就循声而去。
能笑得这样惊天地泣鬼神的人,除了师傅还能有谁?

转过一片树林,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眨眼的大红花轿。
我心里暗骂了一声没品位,换我嫁人时我一定要全白出场,多么拉风多么有气势啊,还没有歹人敢抢。
而这时候的师傅,正威风凛凛站在那座人肉堆成的塔上嚣张的咆哮着。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我要这地,再……啊!
又是说到第二句,那塔身就动了起来,师傅站立不稳,从那塔上掉了下来,却又一个翻身,轰的一声落在了地上,把那顶花轿震得四分五裂。
于是我再次没能听到那句话的完整版,而师傅却流着哈喇子对那掀了盖头的俏新娘一个劲的傻笑着。
良久,他站起身子,走到新娘面前,一边擦着口水一边说,小姐,有空吗?谈个人生哩!

我真搞不懂爱情是什么东西。
像师傅这样的天生异相的流氓也会有人对她一见钟情还死心塌地头也不回非君不嫁,这让我觉得爱情根本就是人谈的。你说要你对着头猪柔情蜜意,你柔得起来蜜得下去么?可是高小姐就不这么想。她说你师傅啊,那才叫男人,那壮实的身体,那憨厚的表情,多有安全感呐!
我呸!
什么狗屁安全感!这女人谈起恋爱来,怎么就那么盲目呢?
然而最糟糕的还不是这个,而是我师傅那头猪竟然不再追月了!
有一次我趁他喝醉酒的时候问他,你不是还要去找嫦娥吗?
谁知道他竟然白了我一眼说,什么嫦娥?谁是嫦娥?
我急了,大声的叫了起来,就是你的嫦妹妹啊,你为了他被贬下凡间啊!
然后他便笑了起来,笑得比猪还没心没肺。
他说,什么嫦妹妹?谁是嫦妹妹?徒弟你是不是得了失心疯啊?我看上去像是天兵天将么?
说罢他摆了摆手不再理我,提起一坛酒对月高举着大嚷起来:今朝有酒今朝醉,莫使金樽空对月啊!
四下里一片欢呼叫好之声。
我的心蓦然沉了下去。
师傅,你还是我的师傅吗?

那天起,他再未喝醉,也再没有追月,传说也似乎因此走到了尽头。

大婚之日。
整个高老庄都洋溢着喜庆。
师傅一坛接着一坛的灌着酒,不时回过头用甜到腻歪的声音对着高小姐说,我只是等待着像一只爱你的小猪一样躺在你的脚下。
然后高小姐便咯咯咯的笑了起来,那笑声让我觉得她是一只鸡。
师傅便抚摸着她的脸,轻声呢喃着,真美!真美!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就要吐了。
虽然过去的那个师傅很邋遢,很好色,还很没有人性,简直就是一只猪——事实上他就是一只猪,但他醉酒后高昂着的骄傲的猪头让觉得他是个英雄,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一个不甘于命运和天罚还要拼命追求爱情的英雄!而如今呢?温柔乡里梦生死,一朝有酒一朝醉。究竟是什么让他变成了这样?
仿佛为了回答我一般,我于喧闹之中听见师傅细不可闻的声音。
真像,真像……
我心下一惊,忙竖起耳朵再听,却什么也听不到了。
就在我以为自己听错了的时候,随风又飘来了一句哀叹。
右边睫毛的三分之一处,可真像啊!

什么是真爱?
我不懂得。
但我想,如果只是因为右边睫毛三分之一处长得像嫦娥而让师傅甘心为此停留,那么以为,即便师傅不是对嫦娥的感情还算不上真爱,却也差不太远了。
师傅曾经对高小姐说过这样一句话。
我在你出生之前就爱上了你。
当时我只觉得浑身都起了疙瘩,炎炎夏日却感到腊八天的寒冷,但如今我却明白了,师傅爱着的一直是嫦娥,一直都是。
我想我必须做点什么。

当我隔了半年后才回到高老庄时,我发现师傅正在对月饮酒高歌。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我要这地,再……哇!
不出意料的,师傅再次吐了出来。
我曾经以为这些话只是师傅的豪言,如今我懂得,师傅只是不想让那高不可攀的天空阻碍了他望向月宫的双眼。
我叹了口气,背过身说,就是他了。
于是孙猴子狞笑着掏了掏耳朵,迎风一晃,手上登时多出一根明晃晃金灿灿的烧火棍来。
呔!他怪叫着冲想师傅,呆子!还不受死!
我不敢回头去看,但我知道此刻的师傅必然红着眼睛暴跳起来。
他在我的身后高喊着,该死的猴子!
于是我想,此时的他,必然又要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挥舞着手中的那万夫莫匹的钉耙,做回他那豪气万千的英雄了吧?
我抬起头,看着那遥不可及的月亮,却不知此时此刻的嫦娥是否看见此时此刻那因悲伤而战斗的师傅?
我泪流满面。

客栈版:
九州·苍云驿·追魅
有的人一辈子都在追逐,从不曾停下脚步。
我却追逐了大半辈子,连何处我曾停留都不复想起。
只是当我站在这间客栈门前,看着那偌大的“苍云驿”三个大字,却莫名得觉得疲累起来。
于是他们便让我讲一个故事。

我有一个梦。
师傅挥着拳头对着月亮高喊。
在梦里,我不再是个人!
我白了他一眼低骂一句,你本来就不是人。
他回过头恶狠狠的看着我,张开嘴打了个嗝,喷出的酒气连大象都能熏死。然后他傻乎乎的冲我笑了一下,就倒了下去。
我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把这头醉得不省猪事的家伙拖回了草屋。
这头该死的好色的嗜酒贪杯的猪!
我抬起头,看着天上那轮明月,像仰望神祗一般的仰望它,仿佛那上面随时都会落下一个翩翩起舞的美女来。
月色如水啊,月色如水。
我摇着头感叹,如果这时候我的身旁躺着的不是猪头猪脸猪身猪尾的师傅,而是一个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美男子该多好啊?
可惜世间没有那么多如果,有那么多的东西只有水果,虽然好吃又有营养,却不能让人回到过去。这就像很多人喜欢提他们的曾经,想当年啊十八年前啊,多英武不凡啊多风流倜傥啊,说得跟真的似的。
师傅却未说过曾经。

有时候我很好奇,像师傅这样天生异相的男人,究竟有着怎么样的过去,让他日日借酒浇愁。可惜,无论我怎么问,他都不说。
有什么好说的?他抡圆了眼睛瞪我,这个时代还不流行八卦呢!
于是我赔笑着灌他喝酒。
师傅酒量很好,话却不多,一坛接一坛的猛灌,一点情调都没有。不过要是将他灌到烂醉,便会见他一跃而起,一手高指天空,一首插于腰间,扭动着他那硕大无朋的屁股,晃荡着他那倾国倾城的肚子,野兽一般的咆哮着:
——我要这天,再遮不我眼;我要这地,再……哇!
每次他说到第二句时就会开始呕吐,于是我永远都不知道他要这地怎么样,只知道我又要收拾上许久。
等他吐干净了,吐痛快了,便瘫坐在地上,怔怔的看着那轮明月发呆,嘴里呢喃着,嫦娥,嫦娥……
然后他就开始自顾自的说些没头没脑的话,听起来像是他的过去,却又颠三倒四,仿佛疯子自呓。可偏生我又爱听,于是每当他大醉,我便坐在他的身旁,听他讲那些往事。

等等等等!客栈的杂役大叫起来,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你师傅是头猪?还是头会讲故事的猪?
一旁一个穿着紫色裙衫的女子拍了拍他的头说说,小鱼没礼貌!亏你还是个魅,连说故事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我笑了笑,继续说道,师傅是个凝聚失败的魅,我也是。
不要以为魅是孤单的生物,其实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有那么群相貌有些奇怪的我的同类,总会聚在一起玩自卑。自卑是一种很奇怪的情感,玩得久了就成了怨气,这怨气更是不得了,在身体里积蓄上一段时间,倒能生出极大的力量来。

师傅说,他曾经是魅界里的排行前三的大英雄,一个威武不凡的大英雄。
那就是说,你的自卑和怨气也是排行前三喽?
我嘀咕了一句,不过很显然,此时情绪如此激动的师傅是没有听见的,他喝完酒的大部分时间里不是看月亮就吐唾沫星子。
那时候啊那时候,他挥了挥酒坛大小的拳头说,只要我挥挥手里的九齿钉耙,飞禽走兽魑魅魍魉哪个不要胆寒?
凝聚失败的魅中,有一类是长得极像动物的,比如说师傅,就是一头能用两条腿走路的猪。不过这不重要,我不关心。
我奇怪的看着师傅,小心翼翼的问道,九齿钉耙?难道师傅原来是种田的?
然后便见师傅又抡圆了眼睛瞪着我,大吼道,你才是种田的!你们全家都是种田的……哇!
于是我又要收拾一番。
他便继续坐在地上,怔怔着看着月亮,伸出手要抓,却怎么也抓不着,嘴里还不断嘀咕着,嫦娥,嫦妹妹……
我不禁打了个寒战。
不料这个寒战才打到一半,便见师傅从地上跳了起来,一手指天,一手指天,目光如电,气喘如牛。他猛的出手,将路旁大腿粗的树连根拔起,朝天一指,仿佛他还是那个手握钉耙的无敌大英雄一般!
我一时愣住了,呆了半晌才说,师傅啊!和你说了多少遍了,破坏公物是不好的啊!
话音未落,却听师傅一声咆哮,该死的猴子!
随后他拔腿就跑,那壮硕无比的身躯在山林间无数次起跃,而他每一次落下,便将大地都撞得摇晃起来。
不多时,山下就传来了尖叫声。那些不明就里的村民们还以为地震了,忙不迭的从屋子里跑了出来。
我叹了口气,回屋收拾行李,不无眷恋的看了看这间简陋的茅草屋。
又要离开了。
我抬首看了看明月,慢悠悠的走进了林子。

师傅曾经说过,一个人,最重要的就是坚持,没有坚持,也就没法活下去。
虽然我一直觉得他是头猪,但我还是不得不同意他。
像他这样凝聚得不人不猪的魅,如果不是还执著于心中的她,又怎么能活到现在呢?
爱情这东西,还真是奇怪。它可以让人生不如死,又能给人生存下去的渴望。
于是我又想起师傅还曾说过的一句话。他说,一个人,如果恋爱谈得多了,坚持下去了,那么最终他不是成为情圣,就是成为禽兽。
虽然我觉得师傅长得就是一副禽兽得不能再禽兽的模样,但他的心地还是善良的,除了爱调戏一下恰好路过的小姑娘外,他几乎没有什么缺点。你能说一个喝完酒就对着月亮狠抽自己耳刮子埋怨自己没有用不能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的猪是禽兽吗?什么?你能?不好意思,我不能!即便师傅看上去很好色,实际上他的确很好色,但他对嫦娥姐姐的感情却是真的。你能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每天追着月亮奔跑吗?
有时候我会想,被这样的人爱着,或许也是一种幸福吧?
于是我便跟着他,脚踏着九州的山水,却追着全天下人的月亮。我总是在他跑出很久很久以后,在朝阳初起月华散尽的时候,看见他跪伏道旁抱着硕大的猪头失声痛哭。
他追着月亮,而我追着他,这便是我和师傅的故事。

这便是你们的故事?墨小鱼摸着脑袋喃喃道,我不懂。
我笑了笑,品了口茶,赞叹一声,又道,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又有多少人能懂呢?

我和师傅还有另一个故事,不过那不重要,即便那个故事里我邂逅了仍是英雄的师傅。
或者说,邂逅的是即将离开的英雄。
这个世界上,人多了就能凝聚起一股力量,魅多了也是如此。而当一群凝聚得很失败的魅凝聚成一股力量时,遇到这股力量的凝聚得很成功或者相对比较成功的魅就比较惨了。
我就是那个凝聚得相对比较成功的魅,俏脸玉肌,可惜是个娃娃身,但这已经足够构成他们凌辱我的理由了。我被凌辱了,然后师傅出现了。
师傅的出现只能用机缘巧合来形容。
生而为魅,没有哪个不相信缘分的。不是缘分,我们不能凝聚;不是缘分,我们不会相遇。我在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一群凝聚得相当失败的魅,他们又在机缘巧合下遇到凝聚得更加失败而且情场失意的师傅,于是在机缘巧合下凝聚得更加失败而且情场失意的师傅就把我从那群凝聚得相当失败的魅的手下救了出来。
不过我到现在都觉得师傅那时候并非是在救我,更像是在发泄愤怒,因为当一切尘埃落定之时我已经从一个凝聚得相对成功的魅变成了一个凝聚得相对失败的魅。然后我耷拉着耳朵听见师傅对我说,你有梦想吗?
我摇了摇头疑惑的看着他,表示自己不知道什么叫梦想。
那时候师傅抬起头望向天上的明月,仿佛自言自语般的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叫梦想,但总觉得活在世上就要追求点什么,就算追求的人不在了,也可以追求她的影子,追求一个念想。
于是因为师傅这句话,我追随着他踏上了漫长的追月之旅。

可是你师傅不是已经跑了吗?那孩子睁大了眼睛看我,眼里全是天真。
顾心狐又拍了拍他的头嗔道,小鱼没礼貌,不许打岔!
我摆了摆手表示无妨,继续说道,其实……

当太阳升到中天时,我已经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了。
哪里都没有,为什么哪里都没有他?
我追了一夜,又寻了一上午,却没有找到师傅的踪影。那些往常所能见到的因狂暴而破坏的痕迹到了半路就失去了。
师傅!
我着急的大喊起来,却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了打斗声,嚎叫声,屁滚尿流声,以及粗野得好像大象一样的可怕的笑声。
我想都不想就循声而去。
能笑得这样惊天地泣鬼神的人,除了师傅还能有谁?

转过一片树林,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眨眼的大红花轿。
我心里暗骂了一声没品位,换我嫁人时我一定要全白出场,多么拉风多么有气势啊,还没有歹人敢抢。
而这时候的师傅,正威风凛凛站在那座人肉堆成的塔上嚣张的咆哮着。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我要这地,再……啊!
又是说到第二句,那塔身就动了起来,师傅站立不稳,从那塔上掉了下来,却又一个翻身,轰的一声落在了地上,把那顶花轿震得四分五裂。
于是我再次没能听到那句话的完整版,而师傅却流着哈喇子对那掀了盖头的俏新娘一个劲的傻笑着。
良久,他站起身子,走到新娘面前,一边擦着口水一边说,小姐,有空吗?谈个人生哩!

你师傅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嘛?墨小鱼嘟哝道。
我说,其实我到现在也不是很了解我的师傅。

我花了很长时间才了解了师傅的过去。
师傅的过去基本上由两个魅组成,两个凝聚得很失败的魅。
要了解这一点并不很难,因为师傅每次喝醉酒都会提到他们的名字,一个是猴子,一个是嫦娥。只是关于他们三人或者说三魅背后的故事,却让人迷茫。
也许这是一个关于爱情和友情的故事,但直到最后我都没能了解。我所知道的仅仅是有三个怨气很重的魅,一个凝聚成了猪,一个凝聚成了猴,还有一个凝聚成了脖子很长的鹅。他们仨快乐的生活在一片安静的森林当中。后来猴和猪爱上了鹅,猴打败了猪,鹅却爱上了月亮,扑扇着翅膀追着月亮飞走了。于是猪很失落的离开了那片森林,开始寻找鹅。
很俗套,可惜这就是爱情。

我真搞不懂爱情是什么东西。
像师傅这样的天生异相的流氓也会有人对她一见钟情还死心塌地头也不回非君不嫁,这让我觉得爱情根本就是人谈的。你说要你对着头猪柔情蜜意,你柔得起来蜜得下去么?可是高小姐就不这么想。她说你师傅啊,那才叫男人,那壮实的身体,那憨厚的表情,多有安全感呐!
我呸!
什么狗屁安全感!这女人谈起恋爱来,怎么就那么盲目呢?
然而最糟糕的还不是这个,而是我师傅那头猪竟然不再追月了!
有一次我趁他喝醉酒的时候问他,你不是还要去找嫦娥吗?
谁知道他竟然白了我一眼说,什么嫦娥?谁是嫦娥?
我急了,大声的叫了起来,就是你的嫦妹妹啊,你为了他离开了家啊!
然后他便笑了起来,笑得比猪还没心没肺。
他说,什么嫦妹妹?谁是嫦妹妹?徒弟你是不是得了失心疯啊?我没有家,我只是一头流浪的猪。
说罢他摆了摆手不再理我,提起一坛酒对月高举着大嚷起来:今朝有酒今朝醉,莫使金樽空对月啊!
四下里一片欢呼叫好之声。
我的心蓦然沉了下去。
师傅,你还是我的师傅吗?

那天起,他再未喝醉,也再没有追月,传说也似乎因此走到了尽头。

大婚之日。
整个高老庄都洋溢着喜庆。
师傅一坛接着一坛的灌着酒,不时回过头用甜到腻歪的声音对着高小姐说,我只是等待着像一只爱你的小猪一样躺在你的脚下。
然后高小姐便咯咯咯的笑了起来,那笑声让我觉得她是一只鸡。
师傅便抚摸着她的脸,轻声呢喃着,真美!真美!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就要吐了。
虽然过去的那个师傅很邋遢,很好色,还很没有人性,简直就是一只猪——事实上他就是一只猪,但他醉酒后高昂着的骄傲的猪头让觉得他是个英雄,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一个不甘于命运和天罚还要拼命追求爱情的英雄!而如今呢?温柔乡里梦生死,一朝有酒一朝醉。究竟是什么让他变成了这样?
仿佛为了回答我一般,我于喧闹之中听见师傅细不可闻的声音。
真像,真像……
我心下一惊,忙竖起耳朵再听,却什么也听不到了。
就在我以为自己听错了的时候,随风又飘来了一句哀叹。
右边睫毛的三分之一处,可真像啊!

你师傅还爱着嫦娥?小鱼低声惊呼起来。
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又问他,你知道什么是真爱吗?

什么是真爱?
我不懂得。
但我想,如果只是因为右边睫毛三分之一处长得像嫦娥而让师傅甘心为此停留,那么我以为,即便师傅对嫦娥的感情还算不上真爱,却也差不太远了。
师傅曾经对高小姐说过这样一句话:
——我在你出生之前就爱上了你。
当时我只觉得浑身都起了疙瘩,炎炎夏日却感到腊八天的寒冷,但如今我却明白了,师傅爱着的一直是嫦娥,一直都是。
我想我必须做点什么。

当我隔了半年后才回到高老庄时,我发现师傅正在对月饮酒高歌。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我要这地,再……哇!
不出意料的,师傅再次吐了出来。
我曾经以为这些话只是师傅的豪言,如今我懂得,师傅只是不想让那高不可攀的天空阻碍了他望向明月的双眼。
我叹了口气,背过身说,就是他了。
于是猴子狞笑着掏了掏耳朵,从背上解下了他背了一路的烧火棍。
呔!他怪叫着冲向师傅,呆子!还不受死!
我不敢回头去看,但我知道此刻的师傅必然红着眼睛暴跳起来。
他在我的身后高喊着,该死的猴子!
于是我想,此时的他,必然又要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挥舞着手中的那万夫莫匹的钉耙,做回他那豪气万千的英雄了吧?
我抬起头,看着那遥不可及的月亮,却不知此时此刻的嫦娥是否正看着此时此刻那因悲伤而战斗的师傅?
我泪流满面。

完了?
小鱼见我不再往下说,又带着意犹未尽的表情对我说。
当然没完,我摸了摸他的头,但是故事是不能说完的,说完了,倒就真觉得一切都完了,也就失去了追寻下去的希望了。
说罢,我又饮了口茶,那可真是好茶啊,只一口便有了回忆的味道。
再抬起头,便看见那鹅毛般雪白的明月,心中怅然若失。
人这一辈子总要追寻点什么,追不到那个人,也要追着他的影子,追着对他的念想。
于是嫦娥奔月,师傅追月,我亦一辈子都追着他们的影子前行着。
好!
真是好茶!
我大笑起来。

关键词:连载小说

作者:Neville

《【大家一起来捣乱】伪九州·追魅》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Neville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