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胡咧咧……

发表日期:2007-12-1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从办公室骑摩托车到家,快则8分钟,慢则15分钟。

    有日子没在将近子夜时分行驶在这段明亮的柏油路上了,凌晨的冬夜不太冷,深夜无人时倒是可以让我边骑车边走神,而不用担心突发状况。

    胡思乱想时就会想写点什么,就好像有点什么乱七八糟的“感觉”时拍的照片、写的文字一样,纯粹是为了取悦自己而已。所谓:娱已。

    娱已是一件多么快乐的事啊~!要么发发牢骚,要么抒发感情,完了拍屁股走人或供人浏览,全无负担压力。如有赞赏也只是额外的收益,这种心灵上的自我满足真是无价!

    这让我联想到了我现在的工作,曾经不也是为了“娱已”吗?


    一部《士兵突击》让我流了许多眼泪之后也想了许多。曾经在我的世界里,“娱已”是如此的纯粹,我从来不曾真正的为了生计而工作过。再如何不济的家庭背景都可以成为逃避现实的屏风,所以时至今日 ,我仍是个孩子。27岁的孩子,工作了近7年的孩子。

    得到一份曾经“娱已”的活作为工作,将无价变为有价,后果比我预料的还要不堪。就像我和罗卜说过的一样“我把手里唯一以为是‘王’的牌出掉了,却没赢得这场赌局。”我一直有点耿耿于怀这个选择和现状,因为它像剥了我最后一层伪装一样让我更清晰彻底的看到了自己的缺陷,我一直不敢深究的根源。

    这也许还不算是最坏的那一个。

    袁朗评价成才时的那段精辟对白,再一次把我剖析得赤裸裸、血淋淋。它用一个虚构的人物作对立面,指桑骂槐、让我自惭形秽、让我好像《走向共和》里被李鸿章怒斥的北洋水师官管代一样,流得满脸都是悔之不急重新做人的泪水。

    我不确定流过泪之后带来的改变将是短暂的还是深远的,就好像现在我不确定将“娱已”作为事业来做是否正确一样。期待一部电视剧改变自己臭了20多年的脾气似乎太天真了。


    现在常听人评论“80后”怎样。作为一个“80后”,我很难冷静、理智、置身世外的看待这个“群体”。

    “80后”是否都如我一样?自知却无法自拔?急着否定自我却又觉得无路可退?难道我们焦虑的、忧心的、不满的、伤怀的种种都不是重点?而真的仅是需要像许三多一样“不抛弃、不放弃”?抑或像成才一样“找回枝枝蔓蔓调整心态”?

    249说:每个人的故事都是一个成长的故事。

    是否每个成长的故事都在循环往复?(从五班到老A,从老A回五班再到老A,却被告之:路漫漫之修远兮……)

    是否每个成长的人都在离开自己曾经的依赖?(就像哈利波特面对校长的死,就像三多面对班长的走)

    我一直介怀重蹈覆辙的经历难道就是我注定的成长历程?!

    像我这样的人注定不可能得到救赎,因为太过自以为明白的道理让我不相信有救世主。但我需要被救赎。

    所以结果只能是:在可能的时间内,自我救赎。

关键词:娱已80后救赎士兵突击

作者:小昕

《胡咧咧……》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小昕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