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女儿国印象

发表日期:2007-12-1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06年11月3日,我作为摄影爱好者和二十多个有着相同爱好的同行,早晨7点由丽江出发,翻越赵(照)本山,跨过潘(盘)长江(实名'金沙江',当地人称之为'盘长江'),再越过孙(松)中山等五座大山,经过七个半小时的驱车,于下午二点半钟到达了慕名已久的“女儿国”——古老神秘'摩梭王国'——位于云南西北部泸沽湖旁边的落水村,摩梭人就居住在这里。
 当我踏上这片美丽的土地,看着那碧水青山,蓝天白云,一路的辛劳就烟消云散了。咔嚓了十几张照片后,我们一行人登上“猪槽船”(一棵整木头从中间掏空就成了猪槽船),泛游泸沽湖。泸沽湖被摩梭人称为“谢纳米”(母亲湖),水面有50.3平方公里,海拨2680米,平均水深45米,最深处达93米。由于没有污染,湖水清醇甘冽,可直接饮用。湖中七座碧绿的小岛如翡翠般散落,起起落落、飞来飞去的成群海鸥将它们串成了美丽的项链。返回落水村,正是太阳西下时,一抹夕阳照在碧绿的湖面上映出片片霞光,湖畔木楼里飘出阵阵饮烟,在青山中袅袅升起,好一幅恬美娴静的田园画卷。
 晚餐后的节目是篝火晚会。早就听说过摩梭人的走婚习俗,在这篝火晚会上我领略了一二。晚会上,村里七十几户人家,每家都派出一个年轻人来跳舞。一群摩梭青年和姑娘穿着他们特有的服装,手牵手围在篝火旁开始跳舞了。舞会上,如果一个摩梭青年看上了一个姑娘,就抠抠摩梭姑娘手板心,要是姑娘再回抠一下青年人的手板心,那么这一场走婚基本就成功了。一场舞会成就一场婚姻,这有些与我们当代的“速食”爱情相似。篝火舞会结束后,我们漫步在湖边,湖面上海鸥轻吟,微风轻拂湖水拍打着栓在岸边的“猪槽船”发出有节奏的伴奏声,像一首来自天边的小夜曲。
 第二天清晨六点多,我们一行人早早地来到湖边,太阳慢慢出来,月亮依旧清晰的挂在天上,好一幅“日月同辉”的画面。拍了些照片后,我们翻越泸沽湖西北面的大山,来到了一个尚未向游人开放的小村落。这里没有喧嚷的人流,没有灯红酒绿的商铺,一户摩梭人家很热情地把我们迎进了她们家,大伙围在炭火边喝着奶茶,品着摩咖(摩梭茶),吃着烤土豆,听她家阿妹小曹(摩梭人的文字已失传,小曹是学汉语时老师取的名)讲述着摩梭人的历史和习俗。摩梭人是中国唯一直接从原始社会进入到社会主义社会的人,现有人口三万多,属纳西族的分支,由许多不同的母系家庭构成的摩梭母系社会,正因为有了母系家庭,才使摩梭人一直保留着独特而神奇的婚俗——走婚。摩梭的母系家庭中成员,少则十几人,多则几十人,均系一个或几个外祖母的后裔组成,在母系家庭中,男不婚女不嫁,过着走婚的生活。走婚所生子女皆属女方,血缘按母系计,财产按母系继承,女性在母系家屋中享有尊贵的地位,男子只负责抚养自己姐妹的孩子,男子一般以舅舅的身份进行活动,要承担起教育和抚养自己姐妹的孩子的责任,当他们年老的时候,就由他们姐妹的子女照顾。每个母系家庭中由一个最能干、公正而且有威望的妇女安排生产、生活、保管财产、负责一切内外事务,家庭成员都绝对服从安排。摩梭母系家庭与外界社会的家庭含义不同,摩梭母系家庭的结构模式不一定是一夫一妻制,传统摩梭母系家庭内没有父亲、丈夫、妻子、女婿或媳妇的角色,日常称谓也非常简单,就是母亲、舅舅、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小孩也分不清众多母亲中究竟谁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更不知道谁是父亲了。母系家庭以母系血缘为本,以走婚为主体,摩梭母系姐妹兄弟不分彼此, 一个家庭内的摩梭人基本没有私有财产的概念,其生活的原则是“分享”而不是“占有”。
 当大伙在享受着被炭火烟薰得睁不开眼的时候我溜了出来,在村子里到处逛了逛,发现摩梭的民居基本上是由粗大的原木叠加而成,其结构象原始部落的布局,而且可能是因为气候的原因,窗户很小或者没有。在湖边正好有户人家在盖房子,阿妹小曹的两个阿哥也在帮忙,我问她阿哥工钱多少,她阿哥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反问“这也要给钱吗?在我们这里是不讲钱的,都是帮忙。”我无语。看着这群纯朴的汉子,想象着他(她)们能永远地这样生活该多好,只怕随着旅游的开发,这片净土迟早躲不过世俗的冲击,但愿这一天来得晚一点。
关键词:游记

作者:天舞

《女儿国印象》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天舞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