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耳朵里的世界13

发表日期:2007-12-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谁的父亲死了,请告诉我如何悲伤。谁的爱人走了,请告诉我如何遗忘……”听到这样的歌词,如同看到一幅色彩强烈的油画,震撼深处每一根神经。这首歌叫《凡高先生》,歌声里透着红梅烟味,有点呛,我也抽过红梅,劲大得很,都是民工专用。

教民谣吉他的李志的前两张唱片是自制的,听不出任何生涩,《董卓谣》里悠长的手风琴一次又一次唤醒我,还有那些坐在婚车里的新娘,怎样去面对未来的幸福?口齿不清的李志让我一直听成“妈妈是个好姑娘”,直到今晚拿到CD看到文字后才知道是“毛毛是个好姑娘”。

小提琴、吉他、手风琴、小号、贝斯、编鼓、MIDI,配乐大方,多是些产生旋律的乐器,嗓子虽然苍白,这样的苍白让我起初误以为他是左小诅咒亲戚,有时侯,误解非常有意思。

雪山音乐节上,李志的现场非常好,虽比不上刀郎(刀郎是中老年妇女的偶像),当时的戴一个平凡的牛仔帽,眼镜破旧,流苏冲出帽檐。他不敢对视观众,连抽两根烟,上来就唱《凡高先生》,现场一下开锅,前排的小孩跟着唱,台上台下的歌声合在一起,直击内心。我也跟着哼,虽然记不住词。有人点起了歌,“李志,《被禁忌的游戏》,李志!”他唱了,临场改成了摇滚版,激动到G点索性把帽子扔了,全场鼓掌,这时谁要点燃一支烟准要点燃空气里的热情。

冷静下来,李志点上一支烟,坐到高凳上,低头唱《春末的南方城市》,现场才舒缓一些,不过你仍然能察觉到他身体里藏的火药。台上抽烟的人我还见过一个——左小诅咒,也难怪他俩能找到相似处——喜欢用人声毁掉优美的旋律,可能他们生下来就接受不了这样的美,属于他们的只会是凄美、壮美。

朋友说李志的歌有点老套路,我赞成了,他的歌有沧桑感,能勾起你对一些苦难的追忆,虽然多数人现在还在苦难,不妨及时磨难,也不是坏事。同样老套的还有飘乐队的《赤脚青春》,不过,让你依然能在里头找到一种隐藏的力量。

能见到李志的CD很幸运,他出唱片也真正领教了中国的唱片业,抛开创作,后期的录音、封面设计、混缩、跟工厂谈判、推广,他都参与了,没有红包塞给企宣和电台主持人,只有回到最原始的传播途径上——口碑相传,喜欢的人自然会买碟,不愿买就下MP3,迷上的人就先下MP3然后写篇博客,中国的唱片市场就是这样球神怪鸟,好多好东西让喜欢的人无法见面,拿着马铃也买不到。到目前,我在昆明市场就没看到周云蓬的《中国孩子》、万晓利《一切都没有想像那么糟》、小娟的《随风往事》、左小诅咒的《美国》,更不用说台湾黄建为的《Over The Way》,智利Uaral laments [EP]》、法国Keren Ann Lady & Bird》……

    还好,还好有网络(虽然经常破),在我们眼里就是主耶稣上帝阿门什么的。

 

 

贴士:

《被禁忌的游戏》内页非常好看,通透、娟秀。两唱片的封面是我2007年看到的最喜欢的封面。

 

 

 

关键词:李志

作者:麻风病人

《耳朵里的世界13》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麻风病人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