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转:一篇关于 Leica 的文[转载]

发表日期:2007-12-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作者:喜欢给头发吹风之国度
标题:昨夜那跟着我的美女啊!

昨夜我邀手下几个副总,八人一行前往'王宝和'去吃螃蟹,一来尝鲜,二来是庆贺公司股票在纳斯达克上上市。一路上,秋风飒爽,桂子飘香,人逢喜事精神爽。
酒是二十年陈酿太雕皇,蟹是一律的雄六两,雌半斤。还有八位侍者佳丽侍奉左右,帮忙剥蟹。整个席间菊黄蟹肥,酒甜佳人美。都是同事之间,所以不用寒暄,几杯下肚,两颊绯红,神情荡漾。
席毕,几位司机已在门口等候。由于酒店离家近,我摆了摆手,让司机自己先回去了。站在酒店门口已能感觉到一些秋寒了。
此时从店内跑出一美女侍者,手里正拿着我的外套,说:先生,您的外套忘了,外面凉,您还是穿上吧。我对那女孩笑了笑:贪杯了,容易丢三落四。随即从钱包里摸出五张一百元给那女孩当作是小费了。于是披上外套,扣上扣子,迈下台阶。一回头,还看到刚才那位女孩,手里揣着那五张纸币,含着眼泪,目送过远去的身影。我又远远地朝她摆了摆手。
走在福州路上,人轻飘飘的,有点头重脚轻,不觉已经晃晃悠悠来到书城门口。国度我有一习惯,但凡路过书店总要进去一逛。这也是人家喜欢称呼我儒商的原因。
进了书店就习惯地往摄影专柜去。还真的有新的摄影图书陈列了出来,随手抽出其中一本叫什么《在火车上》的翻了起来。
翻着翻着,就感觉边上有人,眼睛的余光告诉我,那还是个年轻的女子,那女子已经在我边上许久。我也不去管她,反正刚才兜里仅有的五张一百已经给了小费,除了信用卡就是些零散角子了。
有过了一会儿,我耳边想起了一阵熟悉的声音。“擦”像手指划过绸缎,又像是皮靴踏入积雪。我一回头,看见我身边那女孩赶紧把一台有着鲜红标记的相机藏进包里。我顿时火冒三丈,劈头盖脸骂过去:“人,人文?还徕,徕卡?我知道你在干什么!你拍。。。拍我干什么,你拍我干什么?我长得丑吗,我长得老吗?我长得还算是帅吧??那你还拍,你再拍那也是糖水片,你信不信我把你的相机拿出来CEI了,跟我面前耍宝。。。。。。”见那女孩被我骂得,满脸通红,身子只往后退。周围也围上来一圈看热闹的。听见里头有人说:“我只听说过男人偷拍女人的,居然还有女人偷拍男人的。”还有一男人身上挎着个乐摄宝摄影包的出来解围:“先生,人家小姑娘,也不是要偷拍,人家兴许是在搞摄影创作,人家在扫街呢!”
那里知道我一听“扫街”这词儿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扫街?小伙子你还嫩着哪!扫街你上街上去啊,哪里有要饭的,哪里有水塘子,哪里有信箱,哪里有破房子,你去拍啊,没人拦你,你拍我干干干什么呀?”小伙子也被我说着从人群中躲闪出去了。
这时,那女孩子开了口:“先生,您还认识我吗?我就是刚才给您送外套的王宝和的服务员啊。”
我揉了揉眼睛,仔细一打量,还真是她。
“呵,还在真是你啊,哎,你一个大姑娘,好好地,搞什么摄影啊?”
“我,我是旅游职校的,是在哪个饭店实习的。”
于是,我更觉得自己有救人于水火之中的义不容辞的义务。
“姑娘,我可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你,千万别去搞什么扯淡的摄影,你没听说过摄影已经死了吗?好端端一个女孩子,学啥不好,要学摄影?拍点风光人像也就罢了,你还拍人文,居然还买了徕卡,你家再有钱也不能这么糟蹋啊。再说你,你一个女孩子家,老往什么工地上钻,老往废墟里头钻,老往犄角旮旯的弄堂里钻,老往破屋子里钻,万一碰到个坏人,你怎么对得起你父母,怎么对得起你的青春韶华啊!,对了,刚才我给你的那五百块钱小费,不出明儿个你肯定又那去买100VS了。对不对?你买点什么不好啊?漂亮衣服,口红香水。哎,我不是说你。。。。。哎?对了?你为什么一路就跟着我来到书店了,你到底觉得我身上有哪里值得你人文一下的?”
那姑娘已经被我说得泪流满面:“先生,不瞒您说,我一路拿着相机跟着您,是因为我看见您已经喝得很醉了,我想您在一路上肯定会发生一些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就算没有,也许回摔一跤什么的,如果那样我就能拍到决定性的瞬间了。可是这一路上您什么都没有发生,后来就跟着您进了书店,我想既然已经跟您那么久了,可不能就这样一张都不摁空着手回去,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你外套的扣子扣错了一格,就觉得很有意思,就象摁上一张,哪里知道就被您发现了,我真的不是有什么恶意的。”
我看着姑娘这样的一番话,心顿时软了下来,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我。我说:“姑娘,这样吧,也别让你白跟了我这么长时间,这样,刚才近来的时候,我看见书店门口有一水塘子,我从上头跨一下,你就抓拍那水塘子里的倒影,反正你用的徕卡,不用打闪光,拍倒影没有问题,好不好。今天我算是好人做到底了。”
再看那女孩,两眼已经放射出夺目的光芒。
我重新系好外套的扣子,和那女孩一同向书店的门口走去。
关键词:Leica

作者:阿颉

《转:一篇关于 Leica 的文[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阿颉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