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一个人的旅途(一)

发表日期:2007-12-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有时候两个人在一起会觉得很烦躁,想一个人静一静,可真一个人的时候又觉得寂寞,人就是这么一种东西,永远不会快乐。
                                                                                                                                      ——题记

佳在电话那头放肆的哭着,“剑,我该怎么办,我又失恋了…… ”
最怕听到的就是这句话,我只有不停的安慰她,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她不麻木我都快要麻木了。最郁闷的是每次她分手的时候都会第一个想起我,完后给我打电话,什么都不说,开始大哭大叫,在这种没理智的行为持续半小时后,约我出去喝酒,最后由我把醉的不醒人事的她背回来,看来这次也不能例外了。
老地方见吧,我说,所谓老地方是一个我经常去的酒吧,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心雨流殇,那里人比较少,有着古雅的装饰,幽幽的气息,坐在其中,喝上几口,在酒精的作用下产生幻觉,仿佛身心都得到超脱。

佳打扮的还是那么开放,一双皱巴巴的高根靴子,走起路来摇摇晃晃,配上MINI牛仔裙,那白花花的大腿让人看了忍不住想犯罪,原本不大的胸部在紧身T恤的包裹下显的呼之欲出,惟独脸长的普通了点,不过看久了还挺耐看,属于乖巧型的,但是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妹妹,那些男人怎么能忍心甩了她呢?我怎么都想不明白。
今天的佳头发很蓬乱,眼圈也红红的,我说别难过了,咱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过几天就好,说着拉着她的手往酒吧里走,心想赶紧把她灌醉了好回家睡觉。结果拉了半天纹丝没动,我回头一看,她满脸都是泪水,我一下就心软了,说那你在这等下。
进了旁边一个超市,买了几厅啤酒,我们边走边喝,一句话也没有,看着影子在路灯下变短又拉长,我说歇会儿吧,于是坐在路边的石阶上,看着她红仆仆的小脸,我心疼起来,用手笨拙的擦抹着她脸上的泪水,泪水又止不住的涌出来,怎么擦也擦不干净。
“还是你对我好。”好久她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忽的抱住我,把脸埋在我胸前,鼻涕眼泪把我的衬衫打湿了,胸口一片冰凉。
我轻轻抚着她的头说,“乖,别哭了,路过的都以为我欺负你呢。”
她没停,反而哭的愈加卖力,刚刚还是抱着我哭,现在成了抓着我的衬衫在她脸上抹。
“喂,停,你这是拿我当抹布呢。”
她破涕为笑,说了句讨厌,站起来就跑,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淑女形象。
我对着她的背影喊,“回去什么都别想,好好睡一觉起来就好了!”
站起来,我拍拍裤子上的土,“喂!你等下,我这衣服你是不是拿回去给洗了?”
她头也没回,不一会儿便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刚才的睡意也被佳这么一闹消失的无影无踪,路过心雨流殇,我犹豫下就走了进去。
吧台的调酒师我很熟,经常来,想不熟都不行。
我说,“来杯恋人的眼泪。”
调酒师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大家叫他小叶,他有着长长的头发,染成炫目的黄色,扎成辫子挂在身后,从敞开的领子里露出结实的胸肌,他的手很干净并且灵活。
不同的液体倒在一起,搅拌摇摆,然后加进几粒碎冰,整个过程简单明了,末了,他把一杯幽蓝的液体放到我面前,“喝吧,这杯算我请你,我今天订婚了。”
我盯着恋人的眼泪,身后的台子上有个长发遮脸的人在深情的吹着萨克斯,分辨不出是男是女,杯子里的酒发散出清冽的香醇,兰色从上往下逐渐变淡,到了杯底,已是完全透明,冰粒漂浮在兰色表面,象是落进了几滴泪水,看着就不自觉的感到淡淡的忧伤,我咂了一小口,这酒太美,仿佛一件艺术品,让人不忍破坏,在液体流经食道的瞬间,彻骨的冰凉。
我微笑着望向小叶的眼睛,说“祝贺你。”那是一双经历了沧桑的人才会有的眼睛,深邃而明亮。这时我才发现他手上戴着的戒指,银白的金属圈在昏暗的光线下忽明忽暗的闪烁。
我拿出香烟,递给他一支,完后点上,猛吸一口,眼前出现了幻觉。
记得那年的冬天,下了很大的一场雪,能看见的地方都是一片纯白,我拿着玫瑰等在姗楼下,兴奋的无法控制自己,来回的踱着步子,地上的雪被踩的咯吱咯吱的响。雪花落在身上,我完全感觉不到。姗终于下来了,我奔过去,捧上鲜花,姗笑的很美丽,在我心里,她就是女神。“嫁给我吧。”我吐字都变的不清楚,脸也火辣辣的烫,我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戒指,牵过她的手,戴了上去,心里只是觉得幸福……
“喂,醒醒,该打烊了。”小叶轻轻的喊醒我。我睁开双眼,发现脸上一片冰凉,这不是泪水,我对自己说,我再也不会流泪了,心里却是一阵空虚。整个酒吧只剩下我和小叶,灯都熄灭了,空旷的空间让人觉得孤独。
对不起,我睡着了,我抱歉的笑笑,站起来走到门口,回头看看他一个人呆呆的坐在那里,我说,“谢谢你的酒。”完后推开木门走了出去。

夜已然很深了,马路上空荡荡的,偶尔有汽车呼啸而过,也只是一眨眼的事,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就好象从来没有存在过。路边的霓虹灯牌子不停的变换着花样,却无法照亮夜的黑暗,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不知名的声响,亦真亦幻。
我伫立街头,无力感从心底蔓延上来,该去哪里,我不知道,我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其实是有住处的,在市中心我有一套单身公寓,都市的白领们都喜欢找这么一个地方,每天在那里睡觉,洗澡,甚至做爱,虽然空间很小,但是已经足够,直到一天,由于某种原因搬出去,留下一地狼籍,完后再搬进一个新人,如此的重复,没有任何感情可言,所以它并不是一个可以称之为家的所在。
况且我租的这间公寓隔音设施很糟糕,隔壁住着一对恋人,可能两人性格不和,每天除了吵架就是吵架,经常有东西摔在墙上发出刺耳的声音,还有叫骂声,让人无法静下心来做事情,直到折腾到两人都精疲力尽,方才消停下来,不一会儿,又传来女人兴奋的叫声和男人粗鲁的喘息声。等到一切都寂静的时候,差不多要午夜以后了。
刚搬进去的时候颇是不习惯,每夜失眠,头发也掉了不少,后来渐渐的适应了这种生活,如果哪天隔壁安静下来,我反倒会因为觉得奇怪而睡不着觉。

手机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着熟悉又陌生的名字,我呆呆看着手机的灯不断的闪烁,终于还是接通了电话。
“我想你了。”姗在那边带着哭腔。
“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就不能原谅我么?”
本以为内心会有些许悸动,但是我已经麻木的如一滩死水,沉吟了很久,我回答她,语调冰冷,“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我挂了。 ”
完后关机。我已经换过很多号码了,但是每次她都能通过某种途径找到我的新号码,然后用她那甜美的声音来唤醒我那段痛苦的回忆。
我曾一度认为我永远都会和她纠缠不清了,直到我遇到了琪。很多事情就是宿命吧,活着我们就没有能力选择,也没有能力反抗。
我抬头看着昏暗的天空,感到无比的压抑,这座水泥的森林,到处都是那么的冰冷,我感受不到一丝的温暖。天上一颗星也没有,只有孤独的月亮,在云层后发出暗红色的光。我心里明白,很多东西,一旦被破坏了,就再也修不好了,比如说,爱情。
想着想着,又难过起来,只有不停的吸着尼古丁,才能舒服一点。

天亮了还要上班,我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踩灭。胸前佳的泪水早已经干了,只留下一片白色的印记,摸上去有硬硬的质感。
我步履蹒跚的走着,感觉自己也许从来都不属于这座城市,以前不会,以后也不会。
可是我并不知道自己该归于何处,也许我一直在等着什么,等着某个人,或者等着某件事的到来,在那以后,一切都会不一样,我想这也是我唯一能算做信仰的东西了,没有这种信仰,也许我并不能坚持到现在,或者早就被这无尽的黑暗吞噬……

关键词:一个人的旅途

作者:yuyue

《一个人的旅途(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yuyue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