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一个人的旅途(二)

发表日期:2007-12-1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我在这座华丽的城市里生存着,每天要面对无数擦肩而过的人,来不及回眸,却已消逝。
每天在同一个时间,坐同一班地铁,买同一种报纸,吃同一种便当,生活单调而乏味。
在地铁的人潮里,有很多熟悉的面孔,其中不少人每天都能看见,但是从来没有说过话,就那么我看着你,你看着我,仿佛一种默契。
每个人都在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自己,无论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于是便有了无数呆板的脸,木然的没有任何表情,也许只有这样,才是最无懈可击的防御。
但是当这种默契打破的时候,便会产生意外,我和琪的相遇,就属于这种意外。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天上没有一片云,炙热的太阳无情的摧残着地面上的一切,柏油马路受不了这种严酷的考验,化出成片的沥青,看上去就象人皮肤热的出汗,并且是大汗淋漓。
我被派去见一个客户,从公司里出来,顶着烈日在马路上狂奔,碰上这么个鬼差事,实是倒霉的紧。我想没人愿意在这种天气出来受罪,没办法,新到公司,这种事派我来也在情理之中。
我愤愤不平的暗骂着,进了地铁站,汗水把衬衫都湿透了,发梢上的汗珠滴个不停,估计我的样子一定狼狈之极。
地铁站里人满为患,我站在一个角落,拿出纸巾在脸上胡乱的抹着,看看两边没有尽头的隧道,感觉这地铁是从一个未知的世界来,完后开到另一个世界去,而我们,站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是被遗弃在这座水泥森林里的可怜虫,等待着这列铁皮机器来把我们送到一个应该属于我们的地方,在那里,我们将得到救赎。
站台响起了提示声,车快要进站了,人们不住的往前拥着,情况混乱起来,叫骂声不绝于耳,夹杂着汗臭味,还有烟草和香水的味道。
忽然,一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脱离人群,掉到轨道上,接着车笛声,人们的惊叫声,刹车时刺耳的轰鸣,还有飞溅的鲜红把整个气氛推向了高潮,这一系列的过程几乎在眨眼间完成,我甚至没有看清那个女孩是自己跳下去还是被人挤下去的。
场面已经不能用乱来形容,叫声此起彼伏,就象在女高音比赛,还好我旁边站着的女孩很斯文,我暗自为我的耳朵庆幸着,她竟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也许是被吓坏了。
由于她的特别,我仔细观察起来,她身高适中,比我低一个头左右,在这种大热天还穿着一条牛仔长裤,旅游鞋,上身套一件很大的白T恤,隐约显露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从外表看不出她的职业,长长的头发遮住了眼睛,也无法猜测她当时内心的想法。我的目光停在她的脸上,一只相当精巧的鼻子,还有性感的唇,嘴角在轻轻的抽动着,好象有什么话想说。
正当我看的发呆的时候,她猛然抬起头来,多么迷人的一双眼睛,我不敢和她对视,低下头去,耳朵微微发烫,那是一双让人无法拒绝的眼睛,清澈而凄美。
“她得到了救赎”,不知道是对我说还是她在自言自语,她的声音,有些的沙哑。
现在想来,这就是我和琪的第一次相遇,也许那个时候,我就已经被她的气质深深吸引,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一见钟情,然而我一直不能赞同这种说法。

“徐总,老总找你。”小遥把脑袋探进我的办公室,甜甜的笑着,应该不是什么坏事。
我用手随意梳理下头发,“谢谢你,我马上就过去。”
小遥是一个农村来的姑娘,长的很水灵,就是人特别瘦,算的上是个骨感美人,性格很朴实,没有心计,所以和大家都很和的来。
她是一所普通大学毕业来的,据说给她面试那天,总经理只看了她一眼,说:你被录用了,明天来我办公室报到。傻子都知道总经理是怎么想的。
不过小遥还是来了,同时也给全公司带来了不少生气。每当她从大厅走过的时候,总是能吸引无数的眼球,不知道她习不习惯这种火辣辣的欢迎方式。
尽管她一直都不乏追求者,但是始终没有答应任何一位优秀的男士,我甚至怀疑她的初恋还保留着。她虽然做了总经理助理,却从来没有传出她和老总的绯闻,这在老总的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真是个洁身自好的人,在这方面我很欣赏她。

走到总经理办公室门口,我深吸一口气,敲了敲门。
“请进。”
我推开门走进去,仿佛来到另一个空间,没有什么事情我是绝对不会主动来这里的,因为这里的气氛异常压抑,室内的摆设也讲究而古板。
总经理已经年过四十了,短短的头发让人觉得精明强悍,说起话来更是铿锵有力:“徐剑啊,你来我公司多久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出什么事了,我强做镇定道:“快四年了吧。”
“四年就坐到这个位置,真是年轻有为啊。”
我看不出他有任何表情,细想起来,好象没怎么见他笑过。
“多谢经理提拔,我一定倾我所能为公司做事。”
“懂得知恩图报,有前途,现在正好有个差事。”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很不是滋味,“您说吧,能做的我一定尽力。”
“是这样,我们在广州的分公司的杨经理前几天出车祸了,现在还在医院躺着,那边不能没有人主持大局,我和董事会商议决定让你先去那边代为管理,等杨经理出院了,你再回来。当然,如果你到时不想回来,我们会找人接替你在这边的事物。”
我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能让我考虑下么?”
“好吧,你想好了可以随时和我联系,不过要赶快,那边的事情已经耽误很多了。”
“那我先出去了。”
退了出来,我脑子乱糟糟的,这一去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老杨出车祸我是知道的,不过据说还昏迷着没醒,要等他完全康复,说不定我都在那边娶妻生子了,可是要想不去也没什么好的理由,经理的面子还是不能不给的。
心里烦躁,看见小遥走过来,我说:“你和经理说我有点事要出去下,可能晚点回来。”
“好的,徐总,你脸色很难看,没出什么事吧。”
我苦笑着,“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也就是去广州玩几天,等我回来,你儿子要喊我叔叔了。”
“你……”小遥的脸腾一下就红了,急的说不出话来。
“好了好了,开个小玩笑,不过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呢。”我朝电梯走去,在和小遥擦身而过的刹那,我看到她迷茫的眼神,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

“喂,我的佳佳小姐,你哥哥我要去广州了,你现在出来还来的及给我送行……”
我话还没说完,电话那边就传出一声惊叫,把我耳膜震的生痛,半天听不到任何声音。
“你在哪儿?机场么?我现在就过去。”完后她就挂了电话,真是个性急的小家伙,我无奈的再次拨通她的手机。
“我还没决定去不去呢,你现在有空么?我们见了面详谈吧。”
“好啊,去哪儿?今天得我请你。昨天的事还没谢谢你呢。”
“老地方见吧,走以前还真得好好喝上一次,估计去了那边没人会陪我喝酒了。”
她半天没反应。
“喂,怎么了,断线了么?”
“好吧,老地方见。”她语调有些颤抖,挂了电话。这是怎么了,我想了半天都没有任何头绪。
见了再说吧,我拦了辆TAXI,“师傅,心雨流殇酒吧,对,就是春晖路那个。”

关键词:一个人的旅途

作者:yuyue

《一个人的旅途(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yuyue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