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休息下

发表日期:2007-12-2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这一星期连着做视频、做杂志,几乎没闲着
 
淘宝那边这几天基本没上线,有些懒得接活儿了,主要因为不太自由
自己做东西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了,朋友若挑剔还得看俺高不高兴改
淘宝那里就不一样了,不管怎么着总得给人改,尽管有时是因为他们自己一开始没说明白要求
前几天推掉一个设计的活儿,俺自认达不到他的要求,叫他找别人了
说实在地,也是懒得设计了
 
休息休息再说
 
今天吃饺子,想起大哥
当初在长廊写过一篇冬至吃饺子的贴子
大哥便总玩笑说要我请他吃饺子,而且还得是亲手包的
那时在绍兴,家里简简单单,基本上很少做饭,只有个电饭锅,偶尔下下面,蒸点煮点速冻食品什么的
跟大哥说,请他吃饺子也没问题啊,只要他来的时候顺便把煤气罐扛来,还有擀面杖啊啥地,嘿嘿
后来大哥因为拍片下剧组啊啥地总跑浙江一路
专程见过两次面,一次在绍兴,一次在杭州,都是大哥请吃饭了
还跟俺说呢,也没吃到俺的饺子
俺说你没把煤气罐搬来啊
 
这两年基本没跟大哥联系了,偶尔听翅提到他
俺懒得打电话,他也忙得很少上网
当初在长廊倒经常聊聊,在聊天室
他写东西累了就跑上来,看我在就跟我聊一阵
有一次心情不好大概一星期没露面
大哥急得到处找,担心我出了什么事
有一天夜里悄悄跑去聊天室,发现聊天室主题居然被林子改成
罗宾,老枪向你问好
跟林子说,俺知道了,把主题换了吧
 
还有一次,给论坛一个朋友借钱
聊天室里几个人抢着要给,他们几个都不是很宽裕
要借的钱也不多,我就说别麻烦了,俺一个人给得了
然后过了些天正好遇到些事几天没上网
大哥以为是因为借钱的事受骗心理受打击
据说把林子几个人骂了一顿,说居然要俺没工作的人给人借钱
其实尽管俺当时辞了职,总还有些积蓄,比林子他们境况只强不差
林子当时在北京租房住,房租什么的一月就一千多,那段时间又在买房,手头很紧
 
俺再去聊天室,几个人就又争着要分摊那笔钱,说把钱寄给我
我说有没有搞错啊,还不够麻烦地,说得不高兴起来,俺说谁再说给俺寄钱俺就翻脸
终于没寄
后来借钱的那人也没还,俺也没再向他提
大哥以为我会因为这种事受伤,其实并没怎么放心上,毕竟是比较陌生的人
钱也是身外之物,失去些得到些关系也并不很大
 
大哥在论坛多少算焦点人物,一堆人围着转儿
最初不相识的时候俺因为不喜欢他的网名连他的贴子都不点开看,呵
大哥的一个徒弟ld,也是经常泡聊天室的,跟我有些投机,向我推荐大哥的文章,才开始看起来,但回贴比较少,因为不大喜欢凑热闹
大概ld也向大哥说过让他关照我,有一天就突然找我聊起来,俺还云里雾里不知怎么回事
不久熟悉了些,有一天跟翅三个人在聊天室里说得热闹,聊到天亮
大哥便说干脆结义吧,这么着俺就多了个大哥和二姐
也是这么多年唯一认的
其实那时翅因为生活上的事上网时间相对比我们要少得多
我也并不很了解她,很多时候是通过大哥对她的认知,她对我大概也是如此
就像她后来所说,她从我到中华娱乐经纪网才开始慢慢了解我
我对她也一样,只是这三年来的接触才深入了解
 
有时不知道大哥为什么会认我这样一个妹妹
俺那时在论坛里其实主要就是灌水,发的贴子后来看看都蛮幼稚的
大哥跟我说一开始跟我聊天接触觉得蛮亲切的
可能俺不像论坛其他人对他那么崇拜,说话没那么顾忌吧,嘿嘿
 
那时长廊盛行写诗,以枪、鸟、林子、红雨、翅一批人为首
几个人经常赶着写诗,也是因为那种氛围在吧,其中一人写了,其他人心痒痒的马上也会跟着写一首
俺本来不爱读诗也根本不会写诗的,最初进长廊因为看到老三江他们发的一些古体诗,也跟着瞎诌了几首,叫打油诗比较合适些~
后来主要受大哥的影响也涂抹涂抹所谓的现代诗,哈
但写得终不怎么样
有一阵模仿大哥写的诗,他说可以乱真
但终究是模仿,后来越来越懒得写,近来尤其如此,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写诗了
 
那时还有个乐趣就是跟大哥比着在论坛里换马甲发贴玩儿
他的马甲俺几乎全知道,但知道了俺有时也并不说出来
他呢,发现俺一个马甲总要让俺知道地
每次只要他在我贴子里回贴俺就明白他又看出来是我了,俺就再换个马甲,哈
有一次俺的一个新马甲只回了张贴,说了一句话
然后俺下线睡觉了,结果迷迷糊糊听到电话响
拿起来听,大哥问那个谁谁是不是你的马甲啊~
晕啊,简直气我嘛,乎乎
大哥那头还很得意,也不想想吵了俺睡觉就为了叫俺知道他看出我的马甲来了,哼
问大哥怎么就能看出来是我,他还故作神秘
俺当时也是比较笨地,后来想想其实大半夜发贴的人本来就不多
加上俺总跟大哥聊天,说话语气啊什么的都很熟悉了,能认出来也不该太奇怪
 
后来回新疆,用老哥那台比较落后的电脑上网,新浪论坛总也打不开
跟长廊人的联系就少了,只偶尔去网吧才能到新浪转转
那时就去了故乡,开始写所谓的歌词
跟大哥联系也少起来
一则他也忙,我也不想他总为我操一份心
他曾对我说我是叫他最为担心的,说我太善良,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
其实也没什么好担心
从小就习惯了遇到什么事自我调解,不愿给人添什么麻烦
就像最初在长廊基本上都是独来独往,在聊天室有时可以跟几个人说得热闹
有时也可以一言不发挂在那里
说得热闹不能代表我心情很好,一言不发也不能说明我心情糟糕
有些心事我也基本不向人说起,即便对大哥也是如此
不过他比较敏感,有时多少能感受我的一些情绪
至于我所对他说的一些烦恼啊什么的其实已经不算什么
能说出来对我而言基本已经是消解的东西了
真正难解的东西一般都被我藏起来,不与人道
反而大哥经常向我说起他遇到的一些麻烦事,俺还老气横秋地给他些意见,嘿嘿
有一次大哥开玩笑说俺倒像是姐姐了:P
后来翅也说过这样的话,说俺像她姐姐似地
俺大概生来就该做老大地,哈
 
再后来大哥越来越忙,网上基本难见了,俺又不是喜欢打电话的人
俺的电话也都换过,也没告诉过他,这两年就没什么联系了
俺是不是太没人情味了?乎乎
 
不过俺以前跟大哥说过,即便是亲兄妹,也未必会经常联系
其实联系不联系的也没什么
知道彼此有一份牵念也就行了
大哥说过,兄妹是一辈子的,嗯
 
大哥还说过希望将来老了能比邻而居,有个伴说说话
但愿真的能实现。。


 
关键词:休息

作者:lazyrobin

《休息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lazyrobin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