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WHISKY FLOAT<部分>

发表日期:2007-12-2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傍晚接到妹妹的短信,说好圣诞一起去 丽江那一年 的。做到17:00,心里有些数了,关了电脑回去找妹妹。一匡街还是象往常一样灰蒙蒙的映出早早的暮色,动物园门前的三岔路口车辆如织,桥南小学校门前守候了不少等着接孩子的家长,街口的新疆大串炭火通红,烟雾缭绕,破旧的音箱里传来大声的欢快的新疆音乐;铁道口护栏徐徐下降,大喇叭喊着“即将有列车通过”,于是步行的、骑车的、开车的人们聚集在护栏两侧,注视着、私语着、喧闹着等待汽笛一声嘶鸣,远远驶来,拖着轰隆隆沉重的步伐,又远远的驶去。望着车窗里飞速闪过的乘客的脸,甚至看不清楚五官,想必那时候也有百无聊赖的乘客透过车窗望着窗外的我们吧。但是谁都不会对彼此有印象,虽然或许有一刻,我们确实是那么真切的互相注视过。

      生命里总是有很多很多很多人,就如眼前随着列车一起远去的过客一样,分明各自有着跌宕起伏悲欢离合的生活,分明各自有着鲜明复杂喜怒哀乐的性格,但是,世界好大啊,众生好多啊,相遇好难啊,离别好快啊。远远的,远远的,远远的,慢慢就什么都看不清楚了,或许一开始还是念念不忘,或许接着会偶然记起,或许慢慢的慢慢的就开始淡忘了,不是因为愿意,或许是因为有了新的更有趣的人和事占据了心思,或许是因为太久了逐渐褪色。不知道啊,眼前的长长的拖着汽笛声的火车,眼前的陈旧的有些简陋破败的道口,眼前的冗杂的聚集在护栏前等待通过的人群,现在如此鲜明的印在我眼中的这一切,都会漫漫越来越淡,从印象里逝去,先是这些不相关的路人,再是不记得车次的列车,最后连着一直静默守候在原地的道口或许有一天也会消失在记忆里吧。

     人多可怕,那么难相互了解,却那么容易彼此忘记。
关键词:灰灰

作者:daifor

《WHISKY FLOAT<部分>》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daifor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