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寂寞的时候

发表日期:2007-12-2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每天下班后,就是我最寂寞的时候。一个人守着六十多平米的小套间,没人说话,唯一打发时间的方法是一遍又一遍地擦着油光锃亮可以当镜子照的地板,一次又一次地曳着比部队官兵还要铺得平整的白床单,这时候,我疯了似的希望有人来陪我说话,来打破我死寂般的生活。

       终于如愿以偿了。这天,我欣喜地看到对门空了很久的房子里搬来了一对年轻情侣。至少,在我寂寞难耐的时候,可以有个邻居说说话了,我想着。于是,当傍晚时分,我看到他俩嘻嘻哈哈打情骂俏,你捏我一把,我打你一拳地上楼来时,忍不住和他们打了招呼。

       “嗨,你们好。”我满脸堆笔:“我就住在你们对门,希望我们能成为好邻居,有什么事可以相互照应。”

      男的不置可否,女的倒是热情地过来说了些彼此关照之类的客套话。“只怕给你添麻烦,到时不嫌我们俩烦就行了,嘻嘻。”

      我趁此机会细细打量了一下这对恋人。男孩子高大威猛,风流倜傥,倒是够帅,只是额头眼角留了些细小的伤疤,鼻子下巴还有些淤青。女孩子有一副姣好的身材,丰满的胸部苗条的腰肢,而露在外面的手臂上却是青一块紫一块,还有很多抓伤的痕迹。脸上也是鼻清脸肿,看不出脸型轮廓了。

      他们是怎样的一对夫妻?看情形很恩爱哦。我回到房内躺到床上开始暇想,他们暧昧的眼神,放荡的声浪以及亲热的形动举止塞满了我的脑袋,令我更感到自己的寂寞孤独。看来我也要找一个情人了。可是我的洁癖让男人们望而生畏,同时我也无法忍受别人带进一丝丝的头发或皮屑到我整洁的床。哎!

      夜黑了,我躺在柔软洁净的床上正要享受一天来最舒适最安逸的时刻,放松所有,让梦轻盈地开始舞动,突然被一阵尖锐的吵闹声惊醒,我霍然从床上弹起身子,睡眼朦胧中辨别着声音的来源。是隔壁,是隔壁那对小情侣。我开始兴奋起来,踮着脚走到门边侧耳倾听。

      “你这个臭不要脸的骚货。”男人怒骂着,嗓音大得出奇。
      “你才是臭流氓,我跟了你瞎了眼睛。”女人歇斯底里。

      我象中了头彩一样莫名亢奋,没过多久,谩骂就升级,开始“乒乒乓乓”地摔起东西来,而且越吵越烈。要不要过去劝架?我犹豫不决。

      “啊,杀人啊!”女人一声尖叫划破了夜空,震聋了我的耳膜,我再也不能袖手旁观了,忽地打开门,冲上去拚命捶击邻居家的大门。

      门被打开了,眼前出现一片狼籍,地上摔满了东西,两人脸上都有明显的抓伤,女人披头散发,满脸是泪,最可怕的是她的手上鲜血直流,赫然一把水果刀直插入左手虎口。男人肩膀上也是鲜血喷涌,沿着手臂流淌下来。

      “天哪,你们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有什么深仇大恨打成这样?快快快,去医院。”我来不及细想,回家拿过包包,连推带拖地扯着他俩往医院去。

      还好,医院就在附近,不用几分钟就到了。忙忙地帮他们挂完急诊,然后止血,缝伤口,包扎,交钱,再打吊针,整个过程下来,回家已是深夜。他们这一对怨偶仍然怒目相向,你踢我一脚,我呸你一口,女人呜呜咽咽,满嘴骂着恶毒的咒语,男人更是来来回回的踱着烦躁的步子,仿佛一只被困的猛兽,俩人丝毫没有停歇战火的意思。看来这个晚上,我是不会再寂寞了。

      “给你添麻烦了,你回去休息吧。”女人说。
      “不了,我今晚陪你们吧,只怕我一走又要引起战争。”我说。
      “没事,你放心回去吧。”男人重复着叫我回去。
      “我放心?”我激动起来,“你们这样打打杀杀我怎么放心?我已后悔没有早点过来,才酿成了这么惊心动魄的流血事件,要是我一走,这里出人命怎么办?我的良心会一辈子不安的。我可不希望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发生命案。今晚我不走了,陪定你们了。”我斩钉截铁,慷慨激昂,连自己都感动了,以为自己是救世主。

       “我到外面透透气。”女的站起来走了出去。
       我扶起倒地的椅子,摆正歪倒斜的桌子,捡起所有没被摔破的东西。
       “我到门口抽根烟。”男的点燃一根烟站到了门口。
       我拿起扫帚,扫这一地的碎玻璃,残盆碗,乱纸屑,还有被撕得粉碎的衣服。
    所有这一切,在我寂寞的时候发生。那血淋淋的手,撕手裂肺的尖叫,哀怨愤怒的神情及刻薄恶毒的谩骂,一系列的镜头在我脑中反反复复地回放。很久以来,单身生活使我饱受了寂寞之苦,甚至忘了生活中还有争吵这件事,今天这两个新来的邻居上演了一幕惊险刺激的三级武打片,确是我多年来绝无仅有的一次,它冲击着我的大脑中枢神经,使我无法自抑,我不知自己是义愤填膺还是窍窍自喜,仿佛注入了兴奋剂。

       当我终于拖完地板,把邻居的新家——这个刚才还是硝烟弥漫的战场,打扫得干净整洁的时候,才猛然发现他们两个早已不在屋里。坏了,会不会跑到外面打去了?会不会出人命?我急忙跑出去找。这时,我看到我自己的家门还开着,刚才去医院走得太急,竟忘了关门。我正准备关门,忽然听到屋内有悉索之声,吓了一跳,难道进了小偷?我战战兢兢地走进屋去。

      天,这对怨偶竟在我纤尘不染的床上疯狂做爱!

      我,瘫倒在地。
关键词:小说

作者:咖啡之恋

《寂寞的时候》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咖啡之恋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