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女大学生口述:我和15个性伙伴[转载]

发表日期:2007-12-3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1978年出生 女大学生口述:我和15个性伙伴


 












  1978年出生,已婚,北京某名牌大学毕业,曾与15人做爱,另与2人有性爱抚。



  与一男同居期间与另5男有过性关系,另有同期与2或3、4男同时维持性关系若干次。



  我愿意说的内容包括1998-2003年间(20-25岁)我的性经历。差不多是从开始到稳定下来的过程。



  但我觉得我并不是一个放纵的人,对现在的自己觉得挺满意的。以前自己太幼稚。



  我是独生女,父母对我很好,但肯定不是从心理和思想上来理解我的那种。从来不跟我谈心交流,感觉他们很早就不做爱了,性在家里等于零



  或许是因为这个吧,我的青春期过得就是让我自己回头来看只能叹气说一团糟。我从小很爱读书,也蛮有个性的,整个小学阶段都伴随着因为不写家庭作业而被老师罚站罚写和打骂的记忆,现在回忆起来说不出来为什么,只是当时就是很讨厌写,觉得作业没有给我一点帮助和乐趣。上了初中之后,是在那么一个讨厌的所谓最好的学校的第一尖子班,你大概可以想象那个环境的气氛吧,整天生活在那里,唯一美好的回忆只是我十岁以前居住的一个满是鲜花蔬菜的小院子和院子外面可以疯玩疯跑去逮蚂蚱的大操场,还有操场旁边密不透风的杨树林,里面清清的水渠和水渠两边美妙的小小植物群落。当然啦,小学二年级的暑假去北京和毕业的暑假去南方和北京玩的经历也是值得回忆的,我什么时候一想到北京,心里还是八十年代那种夏天绿绿的树荫、坐在表姐的自行车后座上费力地拿着一大堆北冰洋汽水瓶子和每天下午去拿报纸时必下一场骤雨而后又是阳光灿烂的情景,唉,真是再也不可能有的了。



  那是小学六年级自我阅读《源氏物语》,就是源氏公子可以每天去喜欢的女人那里睡觉或者把她带回家!觉得那种在成长过程中去拜访心仪的异性过夜的感觉很好:)



  在初中,我注意到我们班上的一个男孩子,其实是没有一个人可以不注意到他的,因为他绝对是普通人眼中的怪物吧。他非常聪明,也很有毅力,有事为证,他在每年的五一到十一之间,一定只穿短衣短裤,冬天也基本不穿毛衣,而新疆的气候温差大,春天秋天都很冷的,五月十月下雪的事并不鲜见。总之是一直注意他的,可我不是那种乖巧听话的美眉,融不进女生圈里去,在男生群中的口碑也只能是几“怪”之一,所以日常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迷自己的《约翰·克里斯朵夫》的那种。稀里糊涂地到了初三,毕业前的春天吧,一日下午放学去取自行车,转身回来与G(先这么称呼)碰个正着,他把当时同学中很流行的一种留言本递给我让我写,于是窃喜之下当天晚上就写了许多,并希望了和他成为朋友。后来知道他看了也很激动,然而令我吃惊的是深谈之后才知道他当时已经决定在中考前自杀,让每个女生写留言并录下她们的声音只是他想最后做的美好事情。于是这大概就注定了我此后十年一团糟经历的开始吧。



  G为什么要自杀呢,回忆和现在想起来是,他很讨厌,或者憎厌他的家庭环境(同样是独子,父母不理解)和学校环境(一群庸俗无聊的人,没有美),他不想再上高中,经历校园生活,这在一般非处当时当地的人看来,可能有点小题大做,莫非是我也没有理解他那么深?但我还是觉得,那是完全可能的,尽管现在回想起来有一点点远。



  但是我当时不是G那样的天才,或者说贪生怕死,觉得生活尽管很郁闷,周围是一群小人,可是还是想活着,这可能要归咎于我记忆里那些美妙的阳光和将来再自由地跑在阳光里的隐约盼望(我现在也还是这么想)。于是以己度人,我努力劝他活下去,我们开始走得很近。



  后来G的打算被老师和家长知晓,我猜是他的另一个男性好朋友,班干部的曝光。G还是参加了中考,但是他自有对付的方法,考试分甲卷乙卷,甲卷100分用于毕业,乙卷50分加上1/2甲卷的分数用于升学。他只做了甲卷,全部满分,而空着乙卷。



  G的母亲(另一所中学的老师)只好让G上了自己的学校,而我也劝他这样做,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的错?总之我和G有了约定,3年以后再见面吧,或许那时可以有自由,我想。



  现在想来,我有自私的地方,或者说我的出发点就是自私?难道让G去死真的是对他最幸福么?露骨一点,我陪着G一起殉情才是对他最幸福么?对G来说,答案可能是NO6NO5NO13,可是我做不到。



  总之我们分开了,中考我考得不错,是全校第2,父亲想当然地没有托关系去叫人把我分到接下去的高中的第一尖子班,结果我被分到第二尖子班(可笑),我远离了初中的那帮同学,呼吸畅快一些。



  高二上学期,我一直想着G,有一次和人吵了一架,很难受,忍不住拨了他的电话,和G又见面了。我觉得他很痛苦,真的痛苦,那种黑洞一样无边无涯,令人哑口无言的忧郁不知道该怎么说。如果说原来只是猜测,那么当时我明白了,G觉得怎样才对他最幸福。



  当时是KURT COBAIN死的那年,你如果听KURT COBAIN的歌就知道是1994,G很喜欢KURT COBAIN,这大约坚强了他自杀的决心,他向我说起他梦想与我手拉着手,让电流通过我们俩的身体时的感受。我无话可说。只好向G建议出走,我接下来是发生在冰凉的秋天的离家出走,G被发现了,他父亲给车站打电话——于是我们被车站的党委书记之类的人截了下来,真是太恶心了。于是学校、家长之类一团糟地轰炸着我们。



  后来我在G的房间里,G大约下定决心了,他给我看两个淡绿色的小瓶子,说是他做的氰化钾(我很信任G的化学),而我似乎大脑也很空白了,决定夜里留下来陪G,不论发生什么,



  附带说一句,当时为止我没想过和G做爱,我们接吻也不是很深的,我记得有一次G想让我坐在他的腿上吻我,我还拒绝了。或许是当时我脑子里还没有这根弦吧。



  夜里2点左右,我和G坐在他的床上,腿上盖着被子,我的父母、他的父母和他的那一位好朋友在上锁的门外督促和威胁,而当时我仍没想过做爱,只是问G觉得幸福吗?最终在我父亲威胁把门砸烂的声中我把门打开跟他们回家了,临走时我把一个小瓶子拿走但告诉G,我不会做什么的。



  第二天或者稍后我知道G先喝了小瓶子里的东东又双手抓了交流电的电线自杀,但被救过来了,后来G告诉我,他写错了方程式,他以为做出来的氰化钾其实只是氢氧化钾。可是他的双手还是给烧伤了。



  后来G被送进过精神病院,又出来了,这一段我父亲和老师对我盯得很紧,G给我写了很多信,最后的三四封被我没拆封就扔掉了,是我讨厌G了吗?已经是大雪纷飞的冬天了,一天我放学回家,刚进楼门上了一层楼梯,听见楼门又一响,G跟上来了。我没想什么,站下来与他面对面,他没有说什么,直接从怀里掏出一把很小的手枪对准了我的前胸,我的反应是伸手把枪拉近,直到碰到了我的衣服,他似乎对这样的反应满意了,微笑放下枪,我们站在楼道里说了几句话,又有人进来了,我趁机上了一层楼进了家门,给父亲打电话告诉他这回事。



  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G。



  以后每天我父亲必接送我上下学,直到春天我转学。



  我到了一所需要住校的学校.第二年,我进入大学。



  或许这段经历与“多性伴侣”并不切题,却是一个引子,我一直觉得这件事情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事情之一,甚至给我的人生定下了调调。此后种种,往往都与这件事情有关.



  我以贪生怕死的方式热爱着生命,我觉得一个人只有当痛苦对他来说不堪忍受之时才应该去选择自杀。对自杀的那个人来说,如果痛苦超过了他能够承受的限度,就可以被理解,最直观的例子就是绝症患者选择安乐死;而什么是痛苦,什么又是欢乐确实是因人而异的,或者,当人的内心起了变化之后,还因时而异。



  好,下面来说点关于性方面的事吧。



  昨天说到我和G在一起时没有想到过做爱,可是我差不多小学的时候就开始自慰的,但是那时只是觉得有快感,并没有想和异性或者同性去做爱的。



  小学六年级时常到楼上和我同龄的一个女孩家去玩,她建议我们脱掉衣服披上床单什么的玩王子公主的游戏,然后演变成身体表面的爱抚,也是轮流变换角色。



  初中和高中的前半段我会和比我小一点的表妹做身体表面的爱抚。还有一直到大学也都是持续自慰的。但我和同性的相互爱抚我想其实只是被管得很严的环境下无可奈何的替代,当时的性幻想都是以异性为对象的。



  当时不能和异性亲密交往,否则会被我爸教育。



  小学那个同龄的女孩子,随着我们搬家就没有联系了。



  我的表妹现在也领证了,我们之间从能够和异性发生爱抚的时候开始就没有彼此爱抚了吧,她看来现在也很快乐。



  现在想来,认识了G之后我并不快乐,高中转学之后一直到大学毕业,我心理的基调都是很负疚,负罪感非常非常地强烈,每天我都会想起他,觉得自己好象杀了人一样。我一直在想一些问题,却总也找不到它们的答案。我是喜欢G吗?我是爱G吗?我不愿意跟G一起死是不是对不起他?我害怕死吗?我做错了哪些事情?G后来怎么样了?我能带着发生过的这件事情生活下去吗?我背叛了G吗?



  总之大一就这样过去了,大学气氛真的很快乐融洽,那个园子在农民的果园和麦田之间,园子里仿佛已荒芜多年,夏天的雷雨之夜,四五层楼高的槐树枝桠被劈下来,洁白淡绿的花串满地都是湿漉漉的香,喜鹊的雏鸟也从窝里掉出来。



  大一的时候我很喜欢一个在校广播台做摇滚节目的北京男孩NO6,不过我们是成不了情侣的,他高三时就有女朋友,而且他是很小资味道的那种北京人,我是沉默而不惹人注意的,显然不配。NO6知道我喜欢他,放假离开昌平园的前一天晚上约我散步,聊了聊彼此以前的事情,拥抱深吻,似乎是对这一年的纪念。到此为止,我的性爱还是空白。



  大二开学之前从乌鲁木齐回北京的火车上,遇到28岁的以色列人NO1,一路在聊天,NO1想和我做爱,只可惜火车上没有机会,所以我们只是在夜晚车厢的连接处彼此爱抚,不过这次比较深入了,我爱抚NO1的阴茎,而且第一次观察得比较清楚,NO1爱抚我的乳房并把手指伸进阴道,只是实在太疼,所以没有让他很深。



  当时很喜欢那种感觉!因为有看电影和性爱的小说呀。



  大二开学后,有一个哈尔滨的笔友NO2来找我,当初给他写信是因为他是我很喜欢的萧红故乡呼兰的人,他大约比我大十二三岁吧,早婚,有一个女儿。据他自己说因为他和妻子是包办婚姻所以颇有矛盾,晚上在旅馆,他要求和我做爱(男人对自己有好感的异性总会想与之做爱?)



  当时我的想法是:1、也想尝试,2、我差不多完全没有第一次是格外宝贵的心理,3、我觉得每个人正常状态下都要经过一个和一些人做爱的性生活开始历程,应该是和青春期同步的,现在是在补课,4、当时有做爱的客观条件。于是就和NO2做爱了,出了一些血,而且没有让他完全插入。



  和NO2,不是那么舒服,心里有些失落。



  而后大二班上有个黑人留学生NO3,希望我做他的女朋友,我们经常在校园和他的房间里做爱,大概有五六次还在出血的。关于高潮,我在自慰时总可以达到那种有阴道抽动的感觉的,但是和异性做爱时只是感觉舒服,却达不到那种状态,但我也不认为自慰时是真正的高潮。



  在这些过程之中,其实我的心情并谈不上好,差不多有一点什么都不愿意多想而无所顾忌的味道。一方面是过去的心理问题并没有解决,一方面对自己的人生是很迷茫,就是不太有目标、热情和很安心的感觉,只觉得当下转瞬即逝的每一个瞬间里都有着一种永恒背面的悲凉。



  前面说到的时间还在1997年秋季吧。那时我经常的性伙伴是NO3,但是一次我和NO3认识的另一个黑人留学生NO4做了爱之后(只有一次, NO3知道了不高兴)与NO3也有所疏远。那个秋季的事情现在回忆起来只留下纷乱的印象。总之大概11月的时候认识了NO5,一两周会去他的办公室做一次爱。



  那个NO5是个美国回来的妇科医生,记得2000年春天我在宿舍接到他的电话,就先说做个性方面的调查什么的,我回答的比较深入了,就约了晚上见面细谈,在大学西门的一个茶馆的单间,谈了5小时,他说电话是问电信部门要的,随机挑的,但我有些怀疑这一点,因为单挑女生宿舍的电话打很容易。他说他们的小组做的类似金赛他们的罢,要和志愿者做爱的,还给我讲了他和几个女孩子之间的关系,那是个样子不咋地的男人,他脸上流露出非常怅惘的神色,当回忆一个漂亮的处女在他的引领下享受的性爱时,我相当讨厌那个人。但是,那天我们不定期做了爱,



  除夕晚上给NO6打了个电话,两人突发奇想地到他宿舍里过夜(与NO6做爱就这一次,以后更疏远了)。春节过后几天,开始和NO7做爱。



  元旦左右和当时的计算机老师NO7接近。开学后,NO7去东京工作一年,此后应该还偶尔和NO5做爱。五一黄金周前NO7回来,两人之间有些别扭。五月底我发现自己怀孕,六一去做药流,相当郁闷。八月份左右NO7又回来,两人去他父母家,情绪有所缓和。此后一段性生活是空白吧,次年一二月份 NO7回国后有间单独宿舍,我就常在他那里住。



  流产的那个五一之前还曾经去过科大找高中的同学NO8,他一直喜欢我的,我们在旅馆里住了一夜,他想尝试做爱可是没成功。



  小地方,学生开房也不管呵呵。



  还有一个男人就更陌生了,称为NO9,这个我实在想不起来和他是何时开始做爱的了,我很讨厌这个NO9的,和他做爱完全是闭上眼睛享受强奸的感觉,呵。



  那为什么还做? 这种感觉也可以体验一下么,尤其是心情不好的时候。



  后来NO7暑假不是回过国吗,我们去他山东农村的老家,我很喜欢那个地方和他父母,在临沂附近,苍山。哎,可能以后再也见不到了。那时我们之间挺好的,不过NO7到此为止并不知道我的性生活。他又回东京后我没有再和别人做爱。



  99年一二月份NO7回国,有间单身宿舍,此后我们差不多一直在同居。忘记什么时候他开始问我的性生活,而我也一点一点坦白的告诉他,他没法接受,我想这是我们分开的根本原因。还有,我们经常为一些基本的原则争执。举一个例子,他说,他认为这个世界最重要的是,有一些基本的约定大家都不能去做的事,就是最低要求,比如不能杀人放火之类,这最重要;而我就一定认为,一定要有最高标准和要求,美、真、善之类的,这最重要。你明白吧,这个冲突可大了。



  你不知道那个人,真的受不了,我们还有一个最大的争论焦点就是我说恋人之间有爱就足够了,他非要说志同道合,我到分开也没能说服他,只好祈祷上帝让他这辈子能明白



  所以我虽然每天都和NO7睡觉,却经常争执,我很烦恼,因为我是真心很喜欢NO7的,完全是一己的私情那种,就是出自内心的私情,见到他脑子里就很空白,只想痴痴和他在一起,如看水看花。



  忽忽,99年就那样过去,后来和NO7吵的我心情状态都很糟了,又开始和别人做爱。仿佛开始是和NO2吧, 12月他邀我去哈尔滨玩,就和他做了爱。回来又带了我宿舍的两个好朋友,我的事她们全知道,再去玩,这应该是那年冰雪节,2000年的1月5日了。我们又玩了几天,我还和NO2做爱。最后一次了罢,以后有见面,可没再做了。



  NO7在98年8月回国之前好友曾和我一起来新疆玩。路上火车上和一个陌生人的性爱抚就是忽然想起来的那次,硬座车,夜里,只是迷迷糊糊之间的互相爱抚性器官,隔着衣服。所以都快忘了。



  是他挑逗我的,我也抚摩他,就是生理上舒服呗,可以躺在硬座上迷迷糊糊的睡觉。



  99年和NO7的争吵之间还有许多波折,曾去厦门、大连、NO7家……不过没有伴随和别人做爱,仅是情事,就不提了。



  2000年认识NO11,一开始就很喜欢他,在火车上的偶然相遇,他是回去办去港澳的手续,到北京下午我就去见他,就做爱了,和NO11的交往是真的很美好。回家过春节,过完后又去广州看他,看完他去深圳,和另一个通过信的人做爱,称为NO12吧,NO12本来是想征婚的:)只是我那时不愿像很多人一样找个合适的男人嫁了,NO12其实是不错的对象,也不会太合不来。住了几天之后回北京。毕业在即。



  春天又认识了一个男孩子叫NO13,一个想当导演的,那时在圆明园画家村那住,经常去他那里过夜,作为一起的玩伴看电影、参加些活动之类。



  卖书时,早早的,4、5月份认识了我现在的丈夫NO16,还有另一个做过一次爱的人,忘了叫什么,称NO14吧。



  那时NO16总想约我出去,我却是没兴趣,只在小山上爱抚过。



  毕业了,不知道干什么,对工作深恶痛绝。费劲和NO13断了来往,去了张家界见NO11,在那里还认识了一个NO17,做过两次爱。



  01年春节回家,以为自己怀孕了,NO16也去了新疆,可是月经又来了,很多,怀疑是流产,不知道。NO16回北京,我去了丽江见NO11,可是NO16在北京心情很糟,我立即回了北京,我们在大学西门住到四月,我真的怀孕了,我和NO16去青海好友支教的地方看她,回来后,我住在一个快要退学结婚去美国的朋友的宿舍。



  6月,NO16考完试,我们回了新疆,因为我想生孩子,和父母吵完又回了北京,NO16的家人和导师向我们施压,我去做了人流,暑假回到北京,我们在香山住下来。



  十月,我又怀孕了,这次下了决心不受压力,父母妥协了,妈妈到北京来,我们住到中关村,南区,一直到孩子出生,9月底回新疆,2003年1月,我和NO16结婚。



  在1月NO16到新疆之前,NO11经过乌鲁木齐,我去看他,匆匆做爱。



  再就是前两天,7月15号和之前两天,和NO11在旅馆里做了2次,都是很快的,说实话我真的不想,可是不和他做爱好象不够朋友。我和NO11 是不适合一起生活的罢,今后大概又是几年见不到了,我真心希望他走完之后能有美好的家庭,至于我们之间的做爱,希望能够被清风吹散。



  美好!当然很美好!可是如果他将来结婚了我会嫉妒的,如果那样还是忘掉做爱轻松些,因为我从来没考虑过和他不来往,只要我们活着。



  没什么可以限制或影响我,这是我的自由。



  去做就是呗,我还以未婚身份去生产呢。



  如果你认为他们都不干涉你,一定要举例证明,比如说学校或同学或家长知道了你的某个性伙伴,但是他们不管你.我的同宿舍两个好友都知道我的性伙伴,也有交流,在大学本来就没人管。



  在大学的时期,被人管的唯一方面只在于去考试,修够学分,就可以拿到学位毕业了,平时不会见到班主任。何况我们班主任是个一心想往上爬的人,根本不关心我们。班长、党支书什么主要的学生干部都是我的好友,她们很了解我,经常和我交流,我总是鼓励她们也去体验性爱。别人就算知道我和任何人做爱又有什么关系呢?不会有人报告学校的,大家这点素质还没有,能上大学吗?所以我差不多是完全自由的,想去哪里过夜都可以,有时父母打电话来我不在,同宿舍的人也会替我掩饰。



  至于毕业后一个人在北京,就更没有人管了,但那时我已经稳定下来了,恐怕算不上多性伴侣了。



  还有就是我的一些性爱发生在旅行中,外地,我们住小旅馆,而且因为我认为男女混住是非常正常的行为,虽然这个社会在那时可能还没现在这么宽松,会有限制,但我认为只要把社会想象成正常的环境去生活就好了,嘻嘻,是不是有点掩耳盗铃?比如,我和NO8在合肥去住旅馆,走第一家不行,要结婚证,可以再多走几家嘛,跟他们说明我们是好朋友,需要住一晚,总会找到一家接受的。和NO11在外地也是那样,就以亲密的男女身份去住,只要小心不要住到黑店或者可能和公安勾结敲诈勒索的就好了,也有人把我误认为日本女孩的,呵呵,夏天很多旅游者,在丽江、张家界……



  所以我的心态差不多是:我认为自由的环境是好的和对的,有些社会的规则限制不好,我就要想办法克服,让自己生活在尽量正常的环境下,或者争取到让外界以正常的方式对待我,要理直气壮。这种认识没有什么变化。



  拜托,方刚,我怎么回答“要情还是要性”,我从来不考虑这个问题的:我还想让你帮忙总结归纳呢!



  不过么,大概是,要情的只有NO7、NO16和NO11罢!第一是我“一己的私情”,第二是我的丈夫,第三是我的男友。



  除了NO7、NO16、NO11都是性伙伴,我跟他们做爱时都沉浸在自己的感受中,并不爱他们,是不是很无情。NO7、NO16、NO11,都是性与爱各百分之五十,剩下是纯粹性伙伴,也就是百分之百,我完全不看重的,换任何人都可以。



  性伙伴可以是任何的人:情人应该对人生看得比较明白。



  在成长过程中各有作用和意义,我比较同意方刚的说法,性伙伴就是做完爱会生出讨厌之心的感觉。



  我和别人做爱确实是谈不上有原则的事。我会尽量追求同自己心仪的男人做爱,比如和昌平园的NO6,尽管只有一夜,还是想留下美好回忆;再比如NO11,我们一见面就彼此吸引、虽然聚少离多,总是非常挂念,NO11特别遗憾我的孩子不是他的,如果是那样,想必我就要跟他结婚了罢;还有我的丈夫NO16,我很爱他,从一开始就希望能够给他一个完全自由的环境。不过这是少数,我的性行为大概还是分两种,有情的和完全没有的。我看重的当然是那些有情的。我和异性做爱没有享受过自慰达到的性高潮,所以性刺激这点应该很淡,剩下的就是一种沉浸在自我之中的体验,是否也是一种心理和生理满足呢?



  我上大学之前就很向往做爱,因为好奇,也因为我想把这当成一种感受世界的方式。所以我会和那些不喜欢的人做爱,真的只是把这作为一种顺其自然的体验,哪怕是对类似强奸的感觉的体验,在那种时刻,我总是觉得自己好象一个局外人,很清醒地看着这世界,我比较喜欢这种感觉。



  我并不是抱着欣赏男人的态度去做爱的,我一直只专注于自我的感受,就是建立自己与这个世界之间的关系,明白么?



  我在结婚以前的性经历,差不多都坦白的对NO16讲过,而结婚以后和NO11的联系是不会让他知道的,我也不愿刺激他,使他感到难受。他对我讲过的那些,大体上还都可以接受,但也嫉妒难受了一段时间。



  我的情人和性伙伴因为都是男人,所以我想他们也是看上了想与之做爱的女人就想要把她们搞上床,这也是天性吧。他们的共同点就是没什么心理压力,想做就做。但是我们并不讨论彼此的性伴侣的问题。我不是个喜欢说话的人。



  和NO8,因为我们一看上去就是很年轻的学生,所以当然不可能说是夫妻,我们就一起去找很小的旅馆,以朋友的身份去住,大概换了两三家吧,最后是在离科大挺近的一家小店,NO8对店主说我来看他,所以他陪我在学校外面住一晚,店主就让住了,不过叮嘱我们不要做爱:)呵呵,当然没说这么直接,但意思是显然的。



  我和NO7在青岛旅行期间去找旅馆住,说是夫妻但没带证件,第二家住下了。



  我和NO11在广州、湖南、云南等地是以男女朋友旅行的身份去住店,没有遇到过问题。



  我们的心理不会受影响,身份介绍也没变:)



  如果一个人先登记,另一个就只能以访客身份了,又不能过夜:)



  给NO16自由的环境,因为我很爱他,他的性爱是从我这里开始的,但我也希望他能够体验到更多美好的性爱,我会鼓励他以后去寻求自己喜欢的性伙伴。我希望我们能够共同维持稳定的家庭,虽然我们两个都是很笨不会赚钱的人,我现在能够按捺下自己的心来工作是因为母性、对孩子的负责,而NO16现在未必做得到这一点,在这种情况下,我也希望他在工作、生活方面先自由一段时间。



  我在那段性伴侣多的时间里,基本上是把性爱看得非常单纯,就是作为一种体验世界的手段,这是因为自从G的事发生之后,我总是觉得很悲伤,心中充满了悲伤来看这个世界,所以特别想把自己变得清澈透明、静静的、空白的,只感受我的身体、我的心能感受到的一切,看着人们的行动和他们的样子,哦,那时我真的很迷恋这种感觉。



  不采取安全套是因为不舒服或不自在。爱滋病对于我们的威胁非常大。



  关于爱滋病,我97年底的那阵最关心,因为那阵刚开始和陌生人做爱,自认为确实是有高危行为,所以非常关注这个问题,一直到98年5月献完血才放心。我是不喜欢用避孕套的。当然现在无论如何也要用。以前自控能力不够,所以没法勉强自己用,呵呵,我觉得我最早也是21岁才成年的。



  经历10到15个性伙伴之后,我希望复归。



  以前没有看到许多另外有意义的事。唉,其实生活可以更丰富的。



  我完全可以用做爱的时间去干别的呀,比如旅行、读书、学些有趣的东东


先生们女士们 大哥哥大姐姐.小弟弟小妹妹.能上天的 能下地的 会舞的 会文的 天南的 地北的 五湖四海的 可怜可怜我把 给我一票吧 我在这给投票的 拜年了 愿你们点击高高 积分多多 票票无数  否则嘿...
关键词:女大学生口述我和15个

作者:37度的石头

《女大学生口述:我和15个性伙伴[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37度的石头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