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流氓老師~第二十章~入會[转载]

发表日期:2008-03-0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夜风来袭:谁写的?

死亡之吻:XXX啊,你听说过吗?我好喜欢他书,他的文笔,他的一切。如果今生能够见见他,或者得到他的一张亲笔签名照,那我可幸福死了!

XXX?我认真想了想,怎么感觉这么熟悉?

啊,我想起来了,我上初中时学校好象有个叫XXX,人长的挺帅,那时候他因为文章写得好,在我们学校非常出名,很有女人缘。不过我和他的关系不是很熟,因为我不喜欢帅哥,特别是受女人欢迎的帅哥。认识他是因为我和他的表妹宋欢谈过恋爱。嘿嘿,没想到这小子又跑到网上写起小说来了。

可惜,可惜我只读过初中,不然我也要到网上写写文章,这样泡妞好象更容易些。

想了想,我连忙给她发了个信息:你是说XXX啊,这人我认识。你如果只是想要他的签名的话,那太简单了。我可以帮你搞定!

死亡之吻:真,真的吗?如果你可以送我一张他的签名照的话,我也可以满足你的一个要求。

(淫笑中~~~~)夜风来袭:你可要说话算数哦。我的要求就是想和你见面。

死亡之吻:见面?你知道我在什么地方吗?我们可能离的很远,你怎么和我见面?

(狂笑中~~~~~)夜风来袭:你转过头,看看你旁边的人正在和谁聊天!

信息发出去后,我马上关上刚刚欣赏完的黄色网站上的图片,笑眯眯的盯着电脑,摆了一个很酷的动作。

“喂,小子,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QQ号?”

我刚把动作摆好,一个柔美但是有些霸道的女音便在我耳边响起。

我慢慢的转过头,只见死亡之吻正冷冷的望着我,好象我欠了她几千块钱似的。

难道深圳的女人都这么直接吗?

我对着她笑了笑,道:“不用看了,我就是夜风来袭!”

她认真的打量了一会我,然后道:“就是你啊。你虽然长的有点帅,可以称得上是个小白脸,但怎么看也不是很壮啊。咦?你是怎么知道我的QQ号的?你是丰洁的朋友吗?”

我露出了一个足以迷死千万少妇的笑容,道:“我可是黑客,弄到你的QQ号实在是太简单了。你说的丰洁我不认识。是你朋友吗?”

她露出一个幸福的笑容,道:“他是我的男朋友,这个地区的老大。啊,他来了。”

说着,她突然望向门口,双眼突然射出兴奋和崇拜的光芒。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一个大块头从门口走了过来,长的虽然没有我帅,但露在外面的肌肉比我的多了一点点。

“柔儿,他是谁啊?”

丰洁走过来后,首先和死亡之吻来了个拥抱,然后才注意到了我的存在。

“他啊,是我今天刚认识的网友。”死亡之吻挽着丰洁的胳膊,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哦,网友?”丰洁望着我的目光充满了敌意,说话的语气也怪怪的。

我很有风度的对着他笑了笑,道:“你好,我是柔儿的网友。你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可真让人羡慕啊。”

本来他听见我叫柔儿,眼中已经露出了怒意。但当听完我后半句话后,马上换上了一副笑脸,拍了拍我的肩道:“小子,凭你的长相,想泡一个漂亮点的妞也不是什么难事。”

嘿嘿,男人都是喜欢听好听的话的。我故意露出一幅愁眉苦脸的样子,叹了口气道:“长的帅有个屁用,还要有老大你这么壮才行啊。”

“哈哈,只要你多锻炼锻炼,不久以后,就算没有我壮,也差不了多少。哈哈。”

现在丰洁已经完全把我当成了自己人,嘴都快笑歪了。

唉,难怪别人说四肢发达的人脑子都比较笨。我实在想不通像他这么笨的人怎么也能当上老大?嘿,可以好好利用一下他。

“老弟,现在还没有马子吗?”丰洁拉来一把椅子,坐到了我旁边,将柔儿抱在怀里,望着我问道。

我换上一幅苦瓜脸道:“我只不过是个刚出来混的小混混,谁肯跟我?”

“你不是手下有三千小弟,和陈浩南是拜把子兄弟吗?”柔儿边在丰洁怀里撒着娇,边笑嘻嘻的望着我问道。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在网上谁都可以乱吹啊。难道你相信了?”

柔儿笑脸如花般的道:“我才没有相信呢。不过听你吹牛挺有趣的。”

丰洁也笑了笑,道:“有没有认大哥?”

我忍住笑,苦着脸道:“我刚从外地来,还没有人肯收我。”

“哦,原来你也是从外地跑到深圳来混的人啊。那好,其实我也不是本地人,你愿不愿跟着我混?我们的兄弟都是外地的。”

丰洁摸了一把柔儿的大腿,问道。

我故意露出一脸的兴奋,道:“那太好了,我正在为以后的生计发愁呢。”

丰洁呵呵一笑,道:“我们帮也有一些规矩。那些以后再慢慢的告诉你。今天晚上我就带你去让大家认识一下。防止以后大家自己兄弟之间发生误会。”

正说着,他的手机突然响了。他从兜里掏出手机,粗声喂了一声,然后不知道那边说了几句什么话,他的脸色突然大变,道:“我马上来!”

说完,他站了起来,道:“你们先在这玩一会,我有事等会再来。”

我讶声问道:“什么事,要不要我们一起过去看看?”

他深深的望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会,然后走到我面前小声道:“你以后也是我们自己人了,有些事就告诉你吧。其实我们都是从外地来深圳打工的打工仔,最后因为各种原因流落到了街头,但大家谁都不愿回去,最后大家组了一个帮,经过一番努力,我们也打下了一席之地。”

说到这,他的声音突然变的更小了:“虽然有了自己的地盘,但仅仅靠收保护费,大家还是饿肚子。最后,我们在一起商量了一下,学澳门搞了个地下赌场!”

“地下赌场?”我讶色问道。

“嘘,小声点。现在的有钱人都喜欢一些刺激的玩意。我们靠这个赌场赚了不少钱。今天晚上赌场好象有人故意来闹事。我现在要过去看看。”

“原来这样啊。竟然我已经是你的小弟了,老大有事,我小弟肯定要跟着大哥一起去解决啊。”

我一脸正经的道。

他赞许的望了我一眼,拍了拍我的肩道:“好兄弟,那么我们就一起去吧。”他把头转向柔儿道:“柔儿,你先在这玩会,等会我们再来找你!”

柔儿撒娇似的恩了一声,道:“不嘛,我也要和你们一起去。我一个人在这没意思。”

“柔儿乖,你去了可能会有危险。”丰洁哄小孩似的拧了一下柔儿的脸。

望着他们亲热的样子,我突然感到有些心酸,芝芝,你还好吗?

柔儿用手搂着丰洁的脖子道:“有你保护我,我怎么会有什么危险呢?”

丰洁想了想,道:“那好吧,你既然想去那就一起去吧。”

然后他转头对我道:“兄弟,走吧。”

我笑呵呵的站了起来——以后好玩的事看来还挺多的。

在深圳当大哥就是不一样,丰洁竟然还配的有小轿车。

一个男人最渴望的两样东西——美女和名车,丰洁基本上都得到了。我坐在后排,看着丰洁在前面开着车,柔儿将头温柔得靠在丰洁的肩上,心里还真不是个滋味。

“兄弟,你叫什么名字?”丰洁手握着方向盘,笑问道。

“我叫金洋,黄金的金,海洋的洋。”本来我想报个假名,但想了想,以后大家都是在同一条船上混的人,报假名字没什么意义,而且将来还可能因为此事和兄弟间产生间隙。

“哦,名字还挺有气派的。我的名字你知道了吧?”

“知道,嫂子早就告诉我了。”

“呵呵,柔儿的全名叫做王泉柔。”

“嫂子不但人美,连名字都那么美啊。”我笑道。

王泉柔听了我的话,转头向我抛了个媚眼,笑的花枝招展。

丰洁也哈哈大笑起来,空出一只手来拧了一下王泉柔的脸蛋。

过了一会,车慢慢的停了下来。

“到了,这就是我们的大本营!”丰洁的脸变得严肃起来,轻轻的打开了车门。

我跟着他下车后,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只见车停在一座楼房旁边,楼房不算高,只有三层,外表看起来也很陈旧,没有什么引人注目的地方。

“我们把赌场设在二楼,除了自己兄弟外,一般人进去都要对暗号。”

丰洁一手挽着王泉柔,一手在大门旁边的电子按扭上按了几下,接着门自动打开了。

“上去吧!”丰洁边说着边和王泉柔一起走了进去,我连忙跟了上去。接着丰洁转身把门关上了。

刚到二楼门口,一个中年人一脸严肃的走了过来,望着丰洁道:“丰哥,你总算来了!”

“情况怎么样?”丰洁沉着脸问道。

“那几个人还在里面坐着。”中年人说完把目光移到了我的身上。

丰洁目光一闪,突然大笑了起来,道:“我倒要看看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想要找我比臂力。”

然后他拍了拍我的肩,对中年人道:“这是新加入我们的兄弟,以后大家要多照顾照顾他。”

中年人脸上露出释然的表情,笑道:“原来是新来的兄弟啊,难怪我感到这么面生。”

王泉柔紧挽着丰洁的胳膊,笑嘻嘻的对中年人道:“你以后可不要欺负他哦。”

中年人连忙笑道:“大嫂有命,我怎么敢欺负他呢。”说着,他向我伸出手道:“我叫张狱,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

我也把手伸了出去,笑道:“我叫金洋,小弟以后如果不小心做错了什么事,还要请张大哥多多包涵。”

“我会的。”张狱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握着我的手暗中加了几分力。

想向老子示威?你还嫩了点!我仍然笑嘻嘻的,不过手上也暗暗开始用力。

他眼中露出一丝讶色。不一会,他的额头上开始慢慢露出汗珠,脸也开始扭曲。这时丰洁好象看出我俩之间不太对劲,笑着把两只手分别搭到了我们肩上,对张狱道:“走吧,去见见那几个人。”

我笑着松开了手,充满深意的望了张狱一眼,脸上堆满了笑容,道:“走吧。”

张狱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勉强从脸上露出几丝笑容,转身向前面走去,我们紧跟在他后面。

在外面还没有什么感觉,没想到屋里的空间这么大。里面用红木砌成了很多个小包厢,门都关的紧紧的,隐隐约约可以听见里面有人声传出。看来丰洁的生意做的挺红火的。

张狱带我们来到了最里面的一个小包厢,只见一个比丰洁还要高,肌肉比丰洁还要多的大汉腿放在麻将桌上,身子靠在沙发上睡觉。还有三个小青年分别坐在他的周围。

“喂,我们大哥来了。”张狱用手拍了一下麻将桌,对大汉大声叫道。

“他妈的,鬼叫什么,惊醒了老子的美梦!”大汉用手摸了一下吊在嘴边的口水,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

丰洁挽着王泉柔,双眼紧盯着大汉道:“兄弟,你想和我怎么个比法?”

大汉用手拍了拍沙发上的包,道:“我今天带来了十万人民币,想和你一把定输赢!”

丰洁望了望大汉的包,犹豫了一会道:“兄弟,在这一带比臂力还没有人比得过我。你可要想清楚了!”

大汉哈哈大笑起来,道:“今天我就让你输一次。一句话,你比不比?”

丰洁的脸色变的阴晴不定,最后咬了咬牙道:“比,谁来喊开始?”

丰洁望了望几个小青年,大汉道:“就让你的人来喊吧!”说着,他指了一下张狱。

张狱将目光移向丰洁,丰洁点了点头。然后丰洁一脸谨慎的坐了下来。大汉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变的严肃起来。

张狱一脸紧张的望了望丰洁,又望了大汉,好象十分不安。

王泉柔站在我的身边,眼中充满了兴奋,紧盯着丰洁,好象已经认定了丰洁会赢。

两只强而有力的手紧紧的握到了一起,两条胳膊上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充满了力感。

张狱将手放在丰洁与大汉握紧的手上,比试了一下位置,然后暴喝一声:“开始!”

话音一落,两条纠缠在一起的胳膊上的肌肉突然膨胀了起来,桌子传来一阵“几几”声。

丰洁额头上的青筋暴起,嘴紧紧的闭着。大汉的额头上也隐约有汗珠露出。

过了一会,大汉的手慢慢的向下倾斜了,丰洁逐渐占了上风。

大汉突然暴喝一声,胳膊上的肌肉又膨胀了几分,丰洁的手慢慢的被压了回去。

王泉柔也开始紧张起来,小手紧紧抓住了我的胳膊,嘴抿得紧紧得。

张狱的脸色变的阴晴不定,眼珠转来转去,不知道在想什么。

丰洁的牙咬得“咯咯”直想,手又向上拌回了一点。

我心里暗叹了一口气,丰洁的手已经在微微发抖了,看来这次他输定了。

果然,大汉又暴喝一声,“啪”的一声,丰洁的手猛的被压到了桌子上。

“你输了!”大汉用舌头添了添流到嘴边的汗珠,哑着嗓子道。

“我输了……”丰洁脸色苍白,无力的靠在了椅背上。

“这盘不算,刚才如果不是你鬼叫了两声,输的就是你!”

张狱突然开口道。

大汉轻蔑的望了张狱一眼,道:“谁规定比手腕时不能叫了?你是不是想赖帐啊?”

几个小青年站了起来,紧盯着张狱。

张狱脸色变的一阵青一阵白,刚想说什么。丰洁突然开口道:“什么都不要说了。我们的确是输了。不就是十万吗?我还输的起,去拿钱来!”

张狱望了丰洁一眼,小声道:“我们现在还没有这么多的现金。”

王泉柔轻轻的走了过去,用手帕帮丰洁擦去额头上的汗水。

丰洁双眼无神的望着大汉,道:“我们现在还没有现金,你们明天再来拿钱吧。”

大汉哈哈大笑了两声,站了起来,道:“好,我明天再来。”说完,便向外走去。

“等一会!”

当大汉经过我身边时,我笑着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大汉转过头来,将目光移到我的脸上,问道:“有什么事?”

我笑嘻嘻的道:“我也想和你比一下手腕!”

“什么!?”大汉仿佛听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一样,一脸怪异的望着我,道:“你,你刚才说什么?想和我比手腕?”

“不错,我也想和你比比!”我仍然是一脸的笑意。

“哈哈!”大汉突然大笑起来,拍了拍我的肩道:“小兄弟,你不要再和我开玩笑了,你的腕力比得过你的老大吗?”

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道:“不知道。但我还是想和你比比。你敢接受吗?”

大汉也停止了大笑,望着我道:“你真的想和我比?”

“我像在开玩笑吗?”我将外套脱了下来,扔到沙发上,露出了我结实的肌肉。

“那你有赌资吗?”大汉也严肃了起来,不过眼中明显含有轻视之意。
关键词:囌h

作者:嘵笨豬

《流氓老師~第二十章~入會[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嘵笨豬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