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青鸟

发表日期:2008-03-0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之三
你问我说习惯是什么,我说不出话
却知道它就是你每天出现在我身旁,就是我每天能看到你
你问我说等待是什么,我说不出话
却知道它就是你每天望着远方,就是我每天念着夕阳
你问我说距离是什么,我说不出话
却知道它就是你走不过的重山,就是我迈不出的一步
你问我说思念是什么,我说不出话
却知道它就是你恍然的笑容,就是我一次次的梦境
你问我说生活是什么,我说不出话
却知道它就是你每天许下的愿望,就是我每天能与你相见
你问我说永远是什么,我说不出话
却知道它就是你每天的孤独,就是我眼前的寂寞
你问我说死亡是什么,我说不出话
却知道它就是你从此离开,就是我被风雨渐渐侵蚀
你问我说来生是什么,我说不出话
却知道它就是你每一个梦境,是我学会了回答
你问我说幸福是什么,我说不出话
却知道它是你眼中消失的美好,是我终于能每天和你相伴
                                           ————选自《你问我说》
“新西法族长,带我见下你说的长老吧。”
猪追上正要进入地下的新西法,新西法回过头看着猪,一副早知道如此的表情。川鼠居住的洞穴错综复杂,和游鼠喜欢在地下建筑庞大建筑不同他们居住在各自独立的洞穴中。连接这些洞穴的是一条条交错纷繁的通道。猪忽然对这些产生兴趣,他想到每一个种族的居住环境特长有什么相同不同,而这些又都是因为什么呢?猪在一处狭小洞穴前停了下来,新西法示意他进去。
“长老不是很喜欢说起龙,紫堇鳞鱼还是我小时候说给我听的。下去你能问到些什么吧。”
“谢过族长了,这里是番薯果实,只要一个季节就能成熟。”
“那倒要谢谢问月了。快进去吧。”
猪于是见到了那个长老,见到的时候他忽然失去语言。他甚至都没问下这长老叫什么,而他眼前的却是如此真实的一个人。尽管只有川鼠一样大小,却是如此真实的一个人。苍白头发将身体包裹在里面。那长老盘腿坐着,双目紧闭。仿佛不知道猪就在他面前,猪就看着眼前的老人,仿佛看到了自己以后的模样。也许经历时间是非之后自己也会像他一样在这样寂静角落如此安然坐着。没有喜悦悲伤情绪,也忘记自己从前所有。存在便只是存在。
“你想知道的我不能说,这是当初对故人的承诺。”
老人的声音平缓深沉,像沙子滚过雨水。猪没开口,他知道自己眼前的老人有着怎么样的智慧。既然他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来,既然他知道他不能说却仍与自己相见,那么他总是会让自己知道什么。老人的声音就这样沉寂许久又再响起。于是猪就听到了从未触及到的世界,就明白自己将要面对与到达的是怎样的地方。
“龙族是泛泛的说法,以色分为金赤黑白绿五族。五族之中黑龙善战居住于大陆之西海,白龙避世居住于沧海中央,赤龙久居熔岩之地,绿龙游荡于深山,金龙好权居住于沧海之东藏匿于人群之中。五族中与人有所联系的只有黑龙金龙绿龙。他们中受人影响最深的是金龙。金龙与生就有强烈的统治欲,这种欲望在内是对自己族人的征服,在外是对他族的战争。百年之前龙族之战在最后时刻白龙与赤龙现身从而将金龙彻底打败。作为对他们的束缚,金龙一族中从此再没能力由自然生育出龙女。这意味着金龙一族的血脉将不再昌盛,白龙恋眷同族之情将龙门送于金龙。龙门是龙族始祖诞生之处。越龙门的海类将化身为龙,这就是最早的龙。这些自然而化的龙雌雄比例难以把握,于是始祖用自己智慧将龙力凝聚以水造物。这就是紫堇磷鱼。每一代紫堇磷鱼唯一的使命就是化龙,成为龙女后她们就成为龙族之主或成为龙子之妻。龙子是龙族之中佼佼者,他们的结合确保龙族的血脉精良。这传统已经有千年,龙女是没任何自由意愿的。金龙得龙门之后发现人间之中有一种力量能帮助他们催化龙女的诞生过程。龙鱼每一代不过数十只,而他们成为龙女则要数十年的时间。有的直至死也不能化龙。解决这个问题的是一个人,这个人以龙为姓以龙为名。他挽救了金龙一族,从此金龙一族化为龙姓进入人间。他们的统治欲转移到对人族的统治上,转移到对大陆种族的征服上。如果可能,还是忘记龙门吧。它不是你真的要去的地方。”
“有的时候我们总要做自己并不愿意做的事情,长老如此,我也不过是一样。我没有长老的智慧,只是想尽力而已。这一生总要做些什么才能让自己不那么遗憾。”
“要知道龙门之秘就要去金龙掌控的那个人类世界,以你此时的模样又如何能在人类中生存。罢了,这是我在世间行走时所穿的衣服能化为人又能有一定自保之力。就拿去吧。作为回报当你见到金龙之主的时候告诉她故人依旧。去吧,我累了。”
“我叫问月,长老呢?”
“很久没想过自己叫什么了,在世间之时他们叫我如殇。问月后辈,倒有些像当初的我呢。”
“谢过如殇前辈了。”
猪拿过衣服,心想鱼终于能在空气中安然生存了。又想到鱼看到那些从未见过种族时的神态不禁微笑起来。老人看着猪的背影幽幽叹了口气。新西法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旁。恭敬看着他。
“我刚说的你都听见了。”
“是,长老。”
“那你想不想听完那个故事?”
“我已经等了十年,长老愿意说了?”
“既然我都将鬼衣送了出去,还有什么是放不下的。那就接着说吧,你听到哪了?”
“上次长老说到龙女派你刺杀黑龙太子。”
“哦这里啊,那我们继续吧。”
……
猪看着月亮看了一整夜,那件衣服放在鱼生活的青漯树冠旁。猪整理着从老人那里得来的信息,却更加困惑。龙门仿佛并不是真实所在的一处地方。而且龙门对于其他海族来说并不是那么好的选择。越龙门者化龙,化龙后呢?也许只有去那金龙统治的国家才能进一步知道更多的信息了。但人类世界纷繁复杂,鱼该怎样同自己一起呢。也只有将衣服给鱼,自己则另想办法。猪看了看那件衣服,很奇怪的质地,不知道用什么作成。但在月光下呈现流动黑色光华。猪又想到了不几天将要来临的各族,是该准备去人类的世界了。他从储物袋中拿出不多的舞鸟藤脸上露出思索神情。一夜很快过去。日光照耀下的龙形在风中摇摆姿态如此让人只能心生敬畏。鱼一觉醒来觉得自己有些不同,想摇下尾巴前行却发现尾巴那么沉重。然后睁开眼她看到了另自己陌生的身体。那是人类的身体。在白色衣服之下的体态是如此美好。而她面前不远处立着一个镜子,她慢慢站起来小心翼翼对着里面的自己。虽然不知道自己怎么变成了人类但却满是欣喜。她看着镜子中自己的面孔,看着自己陌生的形象。许久之后脸上浮现细微笑容,这笑容还是生硬却真实。这就是人了吧。鱼想着,然后开始试着熟悉这个全新的身体。只是总还不习惯双腿直立行走,在她想要在地上爬着走的时候看到了猪。猪还是那副样子,在她此时的双眼中忽然感觉到猪甚至是有点丑的。这想法让她吓了一跳。她怔怔想了半晌也没明白自己是怎么会有这样想法的。
“果然是祸水的资质呢。听说人类中越是美丽的女子最后的结局越是凄凉。鱼啊你要小心呢。”
“你才要小心呢,我要祸第一个也是祸你。”
两人忽然都沉默下来。鱼听到自己发出的声音迥异于是鱼的细小声音,是如此空灵悦耳。猪则是落寞模样,他忽然发现鱼每接近梦想一步自己就越是觉得与她的距离越远。他忽然怀念在人间不相识的情景,那样时候他们至少是在一起长长久久。纵然不认识,却能一起。猪想起那老人的话,不由想到身不由己这个词。
“猪。”
“恩?”
“为什么要把我变成人呢。”
“那要你变成猪?”
“啊——我还是变成人好了。那么,我们现在可以下去了吗。你看好多种族呢。”
“那我们下去吧。”
“猪。”
“说吧。”
“我很高兴。”
“难道以前不高兴?”
“不是啊,只是终于能和你一起了。”
“以前也一起的啊。”
“不和你说了,反正是不一样的。”
“恩,我知道。”
“真的?”
“真的。”
“那我们走吧,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你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成为人。”
“我不急。”
“要不我们不找龙门了吧。”
“你能做到吗?”
“我不知道,只是忽然想找到又怎么样呢。”
“当你没想过吧,你看那是笑隼他们是空中最好的信使而那是……”
两人在地面之上,看着已经开始聚集起来的各族。鱼呼吸着空气,享受阳光照耀身上的温暖感觉。很是留恋,她想要是猪也和自己一样多好。两个人就这样在一起,没有龙门也没有人间。这念头一闪而过,化龙的愿望又占据心头。岭落和新西法同笑隼首领按原先分配执行着各自的职责。虽然众多种族云集,却没有混乱感觉。他们也沉浸在这从未有过的盛大集会中,看着各自带来的物品,分享各自的消息。这使他们心中升起从没有过的快乐感觉,原来与他族的相处并不是总是征战杀伐。猪和鱼在其间行走穿梭,鱼引来众多目光。她是这些中唯一的人类形象。但很快他们见到另一个人类,那是一个男子。身着紫金长衫,面容俊郎却透出忧伤。他在这些异类之中安然模样吸引了鱼。猪却有些黯然。他忽然想到人的感情是同他们的欲望一样复杂,鱼的感情是不是也一样。而成为人,这愿望更加强烈。本已对人产生怀疑的猪坚定了自己信念。
“你也是人呢,我叫龙沁月。你叫什么呢?”
鱼很好奇的问道。那人看了看鱼,皱了皱眉。然后看到猪,脸上神情很是古怪。
“你姓龙?天上那个龙?”
那男子问道。
“你听错了,她姓珠,宝珠的珠。”
“哦。那么你呢?”
“我不过是只猪而已。就像你不过是只鼠一样。”
“哈哈,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从来不看自己的影子吗?”
“光真是讨厌呢。那么我们能谈谈吗。”
“可以。”
“让我们找地方谈谈吧。我叫游游。游戏人间的游。”
“问月。”
这就是两人与另一个传奇的相遇,游游看到猪另一个影子就像猪看到他的影子。两人是如此相似,只是猪身旁有沁月,而游游独自一人落寞神态。鱼听着两人说话,听得很糊涂。她想自己的智慧真是不够,连听话都听不明白。但她也看到那游游的影子果然如猪所说是一个老鼠形象。
“鱼。”
“恩?”
“我先回青鸟了,我叫新西法陪你转下吧。他可是对这些种族很熟悉呢。”
“恩。”
“有事叫我,我听得到。”
“知道了。”
新西法坐在鱼的肩膀上看着淹没在山海般种族中的猪消失。忽然想起长老的故事。不由叹了口气。然后像鱼说起这些种族,从哪里来习性什么喜欢什么。鱼在一边听得很是认真。她决定好好学习所接近的一切。这样智慧上虽然不能长进。但知识至少能缩短与猪的差距。想到这里她不由幻想猪变成人会是什么模样。是不是同游游一样的男子呢?鱼一时间怔怔想着,全然没听到一边的新西法在说龙族之斗。她回过神来时新西法已经结束了对龙的解说,他不知道自己是有意还是无意说起龙族斗争事情给这注定化为龙女的鱼听。只是他心中想到就算是有意吧。两人看着各种奇怪物品,在这集会盛大景象中沉醉着。另一处猪同游游并肩在青鸟之上,他看着下面游走的那个身影,眼中是温柔流动。一旁游游很是感慨。
“我离开灾难森林之后一直留在这里,就是希望能再回去看看自己的家。哎——”
“这未必不是件好事,至少你学会了幻化之术。”
“那你呢?从中又得到什么?”
“我?我得到的是一生。我不久要去人类世界了。在去之前有些事情想做却已经没有时间去做。”
“我有时间。说吧既然我们遇到了。”
“我要再造一个青鸟。去西方临海之处寻黑龙一族。我要回到那来的地方重新将我曾面对的人间展现出来。”
“人间?”
“就是一个水泊而已。”
“那继续说。”
“我要散布龙门的传说。”
“龙门?那个龙门?”
“是。”
“你要做的事果然是不够时间去做。还好有我。”
“少自大了。希望你能办到吧。”
“没别的事了?”
“没了,你想还有什么?”
“比如幻化之术。你就不想和她一样?”
“那你也知道是幻化,那不是我要的。”
“如此。你要走的路太远。”
“还好。”
“那就带我参观下吧。它是叫青鸟吧。”
“它是叫青鸟。”
“不过你去名字真是去得很傻。有人跟你说过没。”
“你第一个。那按你说它该叫什么?”
“叫游艇。”
“还好。还好不是你取。”
“怎么?”
“我怕他会撞死在你面前。”
“谁?”
“游艇。”
“这青鸟以后会变成什么?”
“还不知道。”
“我很喜欢他。不如把这个送我吧。”
“不能。还是仔细听着他的建造吧。”
猪开始将青鸟的构造一点点说给了游游,于是不久后同青鸟一样的叫游艇的飞艇就出现了。这不久在此时还有很长的时间。两人游走完青鸟的每一个角落。游游很兴奋,他本忧伤的面庞化开来,是一张明媚笑容。那男子形象也被这样女子形象取代。猪看得很是愕然。而游游则露出笑脸。
“不知道她看到会怎么样?”
“看到什么?”
“你说呢?”
“你还是变回男的顺眼些。”
“你又怎么知道这不是我本相。”
“你本相是只游鼠。”
“那又如何。”
“如果有一天我们能再相见希望可以把我们今后的故事说给你听。”
“我这一生有三个愿望,其中有写书的。我可以满足你。”
“只是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总是能再相见的。我有预感。”
“是吗?”
“那是。她来了。”
鱼看着两人,看着游游的面庞。内心忽然有说不清楚的感觉。不喜欢猪这样对着另一个女子。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却又觉得这样其实并没什么。她忽略掉这样不舒服感觉。开口说话。
“我们下去吃东西吧。这是第一次吃熟的东西呢。”
“恩。走吧。”
“我不去了,我再熟悉下这里。”
游游看着鱼的表情,想笑忍着没笑。猪同鱼走了下去。鱼忍不住问他。
“你要他来驾驶青鸟?”
“恩?他不行吗?”
“我不想。”
“为什么呢?”
“不为什么。就是不要他好吗?”
“恩。好。”
“今天新西法说要请我们吃红薯呢。味道好香的。”
“是要请你吧?”
“才不是。”
“热闹吗?喜欢这吗?”
“恩。我们能一直在这里多好。”
“也许吧。”
两人吃着红薯看着热闹熙熙攘攘的景象。真的有这样一直下去的意愿。只是这样只是想着。人间景象已经一天天清晰在猪的世界。他想越多越对这世间有恐惧。他很害怕,在龙门真的出现面前,在鱼真的以龙形态出现面前时候自己会如何。只是不管怎么样,两人享受着眼前景象。是如此温暖。


关键词:青鸟

作者:莲落青冥

《青鸟》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莲落青冥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