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蒙敏生的摄影

发表日期:2006-12-1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蒙敏生的摄影作品这次在连州摄影节上十分吸引眼球。蒙老先生现在还在世,他文革时期拍摄的摆拍作品,颇像今天的“观念”摄影作品,利用表演摆布和背景装置,营造了一个革命乌托邦景象。是当年香港左派人士向往革命的精彩写照。文革中的香港,在内地革命形势的影响下,也是大字报铺天盖地,每天游行不断,令当时的港英当局头疼不已,但却碍于大陆的实力不太敢轻举妄动。实际上,深圳文革开始后,当地的群众一直想将文革之火烧到香港,以至于深圳武装民兵曾和港英军地发生过交火,英军开始态度强硬,但后来发现大陆“革命群众”玩了真家伙,最后放下架子求和。结果助长了港区的下层民众的革命热情,于是革命形势如火如荼。在我记忆中,好像是周恩来冷静处理,才未使局面失控。后来的情况就十分反讽,大量的内地逃港人员,或游泳渡海,或冲击关防涌向香港。此情况大家可查资料,是一段文革逸事。

下面是转载策展人颜文斗撰写的介绍蒙老的文章和蒙老的作品,以飨关注的朋友们。

革命与浪漫

在香港的一家医院里,年已九旬的蒙敏生已记不清他这辈子拍了些什么。而在广州,我们几位寻宝者正在为他近十万张底片惊叹和忙碌。这里面有太多关于香港民生的纪录摄影。作为一个劳碌谋生的香港无产者,他成为香港的左派,也决定他的摄影具有高度的人民性——六十年忠诚地“用镜头去反映下阶层”,构成了连续的弥足珍贵的香港史证。和传媒表达的香港大相径庭的是,他的纪实摄影让我们看到了香港的另一面,这就是:概貌之外的细节,成就底下的磨难,浮华背后的苦楚,功利之外的悯怀……仅就纪实摄影而言,他的成果足以傲视1980年代的后来者。
然而他的摄影决不仅仅局限在记录。真正的左派总是前卫的,闪耀着理想主义的光芒。一个强烈地受到为劳苦大众谋福利的理想主义的感召的人,不会仅仅满足记录革命和底层痛苦,于是他的摄影中出现一大批先锋的置景主观作品,其内容、水准则令人震惊。
首先,这种手法今日为中国走红的前卫艺术家们拿手应用着,而蒙竟然是在1960年代大量上演,目的同样是营造一个想象的理想的典型生活空间。这不是简单摆拍,而是真正的到位的创作。在技术上也非常成熟。
另外,其香港身份(地点,模特,作者)又使作品平增一层含义。这非常重要,使其想象有了国际背景,如香港本身的位置,这作品有其包括大陆香港在内的国际针对性,其中的意义丰富而魅人。可能正是这一点,使其向大师之谓靠近。
在目前走红的文化大革命图像中,这是最有想象力和独特角度的,从空间归纳到文化心理上,它将那个时代的现实与理想做到当时的最高度,并且与同行形成了太大的距离。这使我们这些经手人感到荣幸。关于作品的意义,研究现在只是开始,但它是应放在世界摄影史和艺术史里去考虑的。
蒙敏生的摄影有极大的宽容度,作品中也有不少摆拍的美人,让我们看到那花样年华的一面。这是内地当时不曾有的,和革命的理想放在一起,又多一重味道。这出于我们的有意,却也是当时他生活的两方面。这构成真正左派的古典的价值体系。
这组作品,将在12月5日的连州国际摄影节上展示,这应是中国摄影本年度的一大收获。愿以这迟来的传播,告慰病床上的老人,愿他的健康早日恢复,那将是我们大家的福份。
 

策展人  颜文斗

文革初期,香港左派工会进行的一次革命造型摄影活动,模仿中国大陆全民手捧红宝书,学习毛主席著作的场景。

文革期间,香港左派摄影师在香港左派工会进行的一次革命造型摄影活动

文革期间,香港左派摄影师在香港左派工会进行的革命造型摄影活动,题目为“非洲人民的觉悟”的造型,由中资机构“中远”公司到过非洲的海员扮演反帝反殖民地的非洲战士。

1969年,手捧“红宝书”拍照片的香港当地居民。

1970年春节,上海石库门民居里,女青年作手捧宝书、无限向往状的造型留影。

1968-1969间,香港左派在元朗乡村游行,由于他们并没有置身大陆的灾难之中,他们的“革命”充满了游戏感

蒙敏生也摆拍美女,而且功夫了得。

作者:诗芸诗钊

《蒙敏生的摄影》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诗芸诗钊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