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异侠-绝之章 第十二节 无[转载]

发表日期:2008-03-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绝之章 第十二节 无

    一段日子不见,林诗函身上好像发生了一些变化,大明也说不上来是什么。以前林诗函给的的感觉就像娇贵的千金大小姐一样,现在的感觉则是像、对了,像侍剑一样,一种全完不属于天地之间的气质,就像仙女一样。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和尚者头发没,这句话果真不错。不过,她怎么找到这的。

    “你是谁”千代问着,神社附近的守备十分严密,不可能会让莫名其妙的人闯进来。

    “我、我是大明的未婚的老婆,将来孩子的妈,如果你们要进我王家的门话,那你们还得叫我一声大姊”林诗函掐着指头算着自己的身分,好整以暇的道来。

    天啊,她是来这里发疯的嘛,搞什么鬼,大明在心中叫道。

    “大姊,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千代从背后拔起两把小太刀,一个闪身,刀光直指林诗函。

    “我说妹子啊,干麻用这么大的见面礼啊,大姊我有点受不起”林诗函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松松的闪躲过千代的淩厉攻势。有如杨柳随风起舞般,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总是在刀锋临身的那一刻,从容的闪开。

    大明看了不仅捏了把冷汗,这段时间来,侍剑到底教了她什么啊。侍剑,说到侍剑,怎没看到她的人影。

    千代的身子还没恢复,手上的速度慢了下来,脸色也渐渐苍白,只是凭藉的一股毅力,支撑着快要倒下的身躯。众人都看得出来千代在死撑,只是大明不明白,究竟千代她是为了什么而战。

    林诗函从头到尾都没出手过,千代的身体终于承受不住,小太刀往地上一插,半跪了下来。

    “千代”美幸和那少女跑到千代的身旁,查看千代的情形。大明由于身上被绑着绳子,只能像僵尸一样跳到千代身旁。

    “这又是何苦呢?”大明叹了口气,四女都转过头来瞪着他这个“罪魁祸首”。

    “别看着我,我又不是自愿的,我也是受害者啊”大明看四女不怀好意的眼神,心里有点毛毛的。

    林诗函看了大明一眼,随即一推,把大明推倒在雪地上,然后踹了大明几脚,转头向三女说。

    “我这口子看来给你们带来了不少麻烦,放心,我这就带他回去严加看管,不会再让他跑出来花心”林诗函指着大明说。

    “不行”三女异口同声的说。

    “老公,看来你真的惹了不少麻烦”林诗函说完后,右手一举,远处的雪原上似乎起了骚动。

    “又不是我自己喜欢,你怎么跑来了”大明都着嘴巴说。

    “你失踪了快两个礼拜,一点消息都没有,连侍剑也感应不到你的所在,你说我能不担心嘛。”林诗函的话中,关心之情表露无疑。大明不懂,自己对她而言,不过是个玩具罢了,有必要那么担心嘛。大明感到心好痛,好像被撕裂的感觉一样,心脏正猛烈的跳动,全身的血液正加速循环。怎么回事,大明不知道,大明的意识正渐渐模糊。

    “快走,那老头追来了”跑去侦查敌情的侍剑回来了,当然三个少女都看不到侍剑。

    “那个顽固老爷爷可不好对付啊,那么各位,我们就先走了”林诗函很有礼貌的打了声招呼,准备走向大明那边,但三把明晃晃的小太刀挡住林诗函的去路。

    三女围在大明身前,用行动来表明她们的意思,看来不用武力是不行了,林诗函叹了口气。

    林诗函用手指在身前虚划几下,侍剑并没有教她太多关于“武”的事,侍剑说她的资质适合练“术”,也就是操控大自然的力量。

    “风转”随着林诗函的叫唤,狂风开始向三女聚集过来,围绕着他们身边形成一到龙卷风。

    “雕虫小技”三女想强行闯出,普通的风是没啥作用,但如果风里吹的是大明作的强力安眠药,那就不同了。

    三女显然没察觉这点,千代和那少女首先中招,昏睡了过去,唯有美幸仍勉强打起精神说。

    “不、不可以将…大明。带…带走,大姊”说完后就昏睡了过去。

    林诗函倒没想到真的有人叫她大姊,楞了一下,但随即回复过来。大明的情况好像有点不对劲,从刚才就无声无息的。

    林诗函刚想走近,一声“好厉害的娃儿”让林诗函停下脚步,御堂彻一郎已经追来了。

    除了彻一郎外就没有别人了,看来门口的那些人已经成功的拖住他们的脚步,让他们顾不到这边。当务之急,就是要先收拾彻一郎,免的人越来越多,不过,不好办啊。

    “哪里哪里,这点把戏怎能入你的法眼呢,御堂老爷爷”林诗函表面上是轻松,但心里一直在寻找脱身的机会。

    彻一郎:“小姑娘,你既然认识我,还敢跑来这闹事,胆子不小啊”

    “没办法啊,谁叫我老公被你给软禁起来,当老婆的总不能不闻不问吧”林诗函嘴上是这么说,但身形却冲向大明那一边准备抓人。

    “那很简单,你们小俩口都留下来不就得了”彻一郎也没闲着,身影也抢身上来。

    林诗函虽然知道彻一郎实力不俗,但看到一个白发苍苍,年龄算的上是国宝级的老人,以不逊于自己的速度移动,难免会感到惊讶。

    “侍剑姊,拜托你了”林诗函只有轻功还行,要是正面和彻一郎对打,只有被秒杀的分而已。

    侍剑的三头身开始发出光芒,并开始变大,当光芒散去后,出现的不是侍剑原本的模样,而是当日大明在火车站所看到和林诗函在一起的那名男子。身穿古装,腰间系了把长剑,宛如古代风流潇洒的侠客。

    “你好像跟那小子一样,也能自由的使用式神,我对你们越来越感兴趣了”彻一郎被侍剑一挡,脚步停了下来,敢情他把侍剑当成式神了。侍剑抽出腰间的长剑,连攻了彻一郎几招,剑法之精妙,将彻一郎逼的手忙脚乱的。

    “式神就要用式神来对付”彻一郎把身后的布包拿下,解开布包后,里面是把缠满白布条的日本刀,白布条上还血满密密麻麻的符文,如果大明没昏过去的话,就会认得这把刀,就是当日让他吃尽苦头的式神所寄宿的主体,妖刀[村正]。

    彻一郎握着刀柄,用力一扯,崩断刀鞘上的白布,抽出冷冽的刀身,周围的气份变的好奇怪,林诗函有种不安的感觉。

    “你们应该感到荣幸,能见到我月流所有式神中,排名第二的[修罗]”说完后把[村正]往地板上一插,像后退一步。

    [村正]的剑身上开始冒着黑气,并流聚在[村正]周围的地板上。一道人影慢慢的从黑气里升起,虽然缓慢,但每当那人影多出现一分,现场的压迫感也越重。当全部的身体都浮上来后,林诗函连呼吸也感到困难。林诗函可以看的很清楚,浮上来的,是具石制的日本古盔甲,全身上下都看不到一点缝,脸上是个由石头作成的鬼面,眼睛的部分有挖空,里面好像有东西在动的样子,黑漆漆的,看不到。

    彻一郎大喝一声,[修罗]的石鬼面眼里冒出了两点绿色的萤光,有如鬼火一般,好不吓人。[修罗]的右手缓慢的移动,拔起地板上的[村正],再彻一郎的驱使下,一步一步的向侍剑走来。

    侍剑首先发难,手上的长剑一指,直取[修罗]的双眼,速度之快,宛如流星。但[修罗]可不是省油的灯,手上的[村正]一挥,格开侍剑这雷霆一击,虽然无法想像石头对成的盔甲动作起来也是如此迅速,但事实摆在眼前,也不得不让林诗函相信。

    侍剑就这样和[修罗]打了起来,侍剑的剑尖点在[修罗]的身上一点作用都没有,偏偏弱点的双眼又防守严密。反观,侍剑对于[村正]似乎有所顾忌,还得分神躲避[村正]的攻势,渐渐的处于下风。看到侍剑的情况,林诗函着急的问。

    “怎么回事啊,侍剑姊”

    侍剑没有回答,为了打斗,已经让她付出全部的心力了,根本没空回答林诗函的问题。林诗函也看出了情形不对劲,手指在地上画了几下。

    “冰突刺”数根尖锐的冰柱从地面窜出,原本足以将常人刺成串烧的冰柱,对上[修罗]一身坚硬的石盔,一点用都没有,[修罗]轻轻松松一踩,冰柱就化成碎片。

    [修罗]一刀斩下,侍剑找了个空隙,剑尖直取[修罗]的双眼,却看到[修罗]眼里绿芒大盛,马上领悟这是个圈套,原本斩下的[村正]以一个奇妙的角度往上挑,侍剑急速的后退,但手背上还是被切出一个伤口。侍剑好像很痛的样子,一直退到林诗函身旁。

    “还好吧,啊”林诗函一脸担忧的问,但看到侍剑手上的伤口时有忍不注的叫出来。

    侍剑手背上的伤口并没有流出血来(废话,侍剑又不是人),反而是伤口附近的肌肉开始消失,而且慢慢的扩大。

    “这家伙会吸收附近的灵魂,我是灵体,当然会受到影响,要是我的力量能全面发挥的话,这种家伙来一打也不够看”侍剑痛苦的说。

    “要投降了嘛”彻一郎并没有在进攻,开口问道。

    林诗函和侍剑默默无言的看着快消失的手,说实在的,那感觉并不好受。林诗函看着胸口的项炼,那是个发信器,附近还埋伏着一批全副武装的人马,刚林诗函举手的动作就是要他们不要轻举妄动。只要林诗函按下按钮,外面的人就会抢进来救她们离开,只不过不知道会死多少人,况且这个老爷爷看来没有杀了自己的意思,应该没必要叫外面的人进来,可是侍剑姐的形况看来很糟,怎么办。

    就在林诗函踌躇不已的时候,侍剑的身体开始发出光芒,侍剑的手也恢复成原样。

    “怎么回事”林诗函问着。

    侍剑:“[苍冥]的力量又提高了,所以我的力量也有所提升”

    林诗函:“是大明作的嘛”,侍剑点点头。现场突然响起类似于也受的咆啸声,所有人都好奇的看向出声的地点,来源是,大明的所在地。

    从刚刚就一直被忽略的大明正头向下的埋在雪地中,只是不知何时开始,大明的头发已经变成了深蓝色。

    “不好”侍剑和林诗函知道这代表什么。两人想跑到大明身边,一声怒吼,有如闪电一样,轰的一声炸开,两人都停下脚步。

    只见大明崩开身上的绳索,站了起来。这真的是大明嘛,眼前出现的人影身上的肌肉正不断的暴长,还把衣服都撑破了。有些地方皮肤跟不上肌肉的生长速度,被活生生的撕裂开来,冒出血花来。两人都吓呆了,都没有反应。

    好一会,大明身上肌肉的扭动才消退下去。慢慢的恢复以往的模样,不过大明全身早已变成个血人了,大明变成深蓝色的眼瞳里,毫无生气,深遂的好像看不到底。

    “大明,你还好吗?”林诗函试探的问,大明没有回答。林诗函摸了大明一下,还没碰到皮肤,手指就被弹了回来,感觉火辣辣的,好难受,这是什么力量。

    “小心”侍剑拉着林诗函往后跳,躲过[修罗]的一刀。不料,[修罗]的目标不是两人,而是大明。彻一郎感觉到大明身上的封印不但被突破,而且力量暴增,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如果他不先制住大明的话,下次要在抓住大明的话,那是不可能的事。

    面对[修罗]的举动,大明似乎有了反应。面对[村正]锋利无比的刀锋,大明只是单单举起手来,用手掌握住[村正]的刀身。

    “无知的东西,你想伤害谁,我嘛,你不会已经忘了我的存在吧”大明口里吐出的,不是他平时说话的语调,而是更为深沉幽远的声音。[修罗]的身体开始不断的颤抖,最后连[村正]都放开了。

    “搞什么鬼”彻一郎倒在地板上,他感到[修罗]已经完全脱离自己的掌握,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

    [修罗]跪在地上,像是在聆听大明的判决一样。大明转过[村正],仔细的在手上把玩着。

    “好一把凶刀,和你正好绝配,你喜欢?”大明问了[修罗]一句,[修罗]点了点头。

    “那你带着它上路吧,离开这个不属于我们的世界,有必要时,我会呼唤你的帮助”说完,拿起[村正]往[修罗]的额头一插,[修罗]连同[村正]全爆裂开来,在雪地上形成黑色光芒的碎片,然后消失。

    “你是大明,还是[绝]”侍剑走过来问道,大明的身体遥遥头。

    大明:“都不是,[绝]已经不会再出现在这个世界,你可以叫我[无]”

    “大明会怎样”林诗函急着的问。

    “放心,我只是出来帮大明处理一下暴走的力量罢了,回去记得叫这小子加紧练功,以他目前的肉体是承受不住这力量的,所以我会稍微改变一下他的身体,等到大明能掌握这力量后,他的身体自然会恢复的。好了,我该走了,女人,我走之前有句话要跟你说”无指着林诗函。

    “大明的个性很爱钻牛角尖,凡事都会往坏处想,他并不相信会有人真的爱她,你也是一样。如果你还想待在大明身边,那你就要有面对死亡的觉悟,大明的未来……算了,有些事要自己经历后才知道的,你自己决定吧”

    无说完后,大明的头突然垂下。当大明的头在抬起时,眼光已经回复成原来的样子。看到自己身上都是血,而且全身上下还痛的要死,大明吓了一跳,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看到林诗函和一个陌生男子盯着自己看,大明想了一下,突然想到,他不就是和林诗函在一起的那个男的,于是劈头就向林诗函问。

    “啊,他是你男朋友”

    林诗函当场不顾淑女形象,K了大明一拳,[无]消失后,大明身上的护身力场也消失了,林诗函毫无阻碍的K到大明头上。林诗函开始有点了解[无]所说的话了,难道大明对自己一点信任都没有嘛。

    “是我啦”侍剑感到好气又好笑。大明一听,是侍剑的声音。

    大明:“侍、侍剑”,侍剑点了点头。

    “原、原来你是男的”大明讶异的发表结论。侍剑一个回旋踢,狠狠的踹上大明。

    好死不死的,大明滚到还没触发过的陷阱坑里,一头栽进自制的安眠药中,呼呼大睡。

    晚安,预祝大家都能有个好睡的夜晚。

    ※※※

    [修罗]

    闇黑、特殊属性,七级人型荒兽

    会夺取被斩杀者的灵魂化成力量,拥有特殊武器:妖刀[村正]

关键词:玄幻

作者:lantis

《异侠-绝之章 第十二节 无[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lantis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