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异侠-绝之章 第十九节 车祸[转载]

发表日期:2008-03-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绝之章 第十九节 车祸

    大明手上拎着大包小包的回到家里,就看到小雪趴在桌子上,和侍剑一起不知道在讨论些什么,好像很热络的样子。

    “小雪──”林诗函一进门就给小雪来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就死命的抓着人不放。

    小雪这些日子来被抱的很习惯了,知道抵抗也没有用。

    “怎么,在看些什么东西啊”大明放下手上的东西走过来问道。

    “侍剑姊姊在给雪说故事喔”小雪将手上的书举的高高的,好像在展现什么宝物一样,高兴的说。

    “不会吧,你看的懂?”大明吃惊的说,那是他的国文课本ㄟ。

    “别吵别吵,我刚教到哪里?对了,子曰──”侍剑一脸严肃,摇头晃脑的念了起来,还真的有颇有老师的架势。不过这种咬文嚼字的模样,出现在侍剑的三头身身上,只是令人觉得好笑罢了。

    大明:“好了,侍剑,你就停一停,下次在教吧,说了一整天,嘴都不会累啊”。把文言文当成故事来哄小孩,侍剑还真是……

    “随你吧,下课”侍剑一脸不甘心的坐在桌上,气嘟嘟的,看来侍剑对教育工作还不是普通的狂热。

    “小雪今天会不会很无聊”林诗函轻抚着小雪的头发问。小雪摇摇头表示不会。

    “要不是小雪的体质会搞乱天气,我也很想带她出去玩玩,整天待在屋子里,闷也闷死了”大明惋惜的说。

    “我有办法喔”林诗函神秘的笑着,接着拿出一个小饰品。

    林诗函:“这些日子我在研究千代她们的一些术法,加上侍剑姐的意见,做出这东西来”

    “这是──”大明看这是一朵水晶做成的梅花,十分雅致,后头有针能别在身上,但看不出什么怪异来。

    林诗函:“跟你那副眼镜相同,不过你那副眼镜上附的是幻术,这玩意则是个小型结界”

    大明:“有什么用”

    “用来压制小雪身上的力量,虽然无法改变小雪那种一碰到水分就会凝结成冰的体质,但大致上可以不会去影响天气”林诗函边说边玩弄着手上的小东西。

    “有用吗?”大明很怀疑。这妮子好像很爱做这些手工艺品。

    林诗函:“明天是礼拜天,带小雪出去逛逛就知道了”

    大明,“要是没用的话,天气又要变成乱七八糟了”

    “那你是对我很没信心喔。如果失败的话,就当成寒流来袭吧”林诗函不负责任的说。

    正当两人说话的时后,美幸三人也走了进来。林诗函也不和大明多说,几个女孩子高高兴兴的移到房间内试穿今天买的衣服。

    大明一个人左看看,右看看,若大的客厅内空空荡荡只剩他一个人,房子大也有坏处啊,一个人时会显得特别的大,大到令人觉得空虚。大明闭着眼睛坐在沙发上,感受久违的孤独感。最近自己好像被宠坏了,不管何时都有人陪在自己身旁,早就忘了孤单一人的寂寞感觉。

    大明放松全身,让脑袋一片空白,什么也不去想,让心灵完全沉静,思绪完全延伸开来,用这种方式去感应周遭的一切事物。自从被叶若秋开眼后,大明全身的感应能力大幅的提升,而且常会看到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像这样纯粹以精神力来探查外界事物,就是大明最近发现的。不过范围很短,只有几十公尺,所以大明有空时就会练习这种能力。

    以精神力去“看”周遭的事物是很奇妙的一件事。不管是生命体或非生命体,只要是有能量集合而成的东西,在这几十公尺内,全被大明掌握的一清二楚。

    例如四方墙上挂着的壁饰,隐约散发着一些能量,进而四方连结,拢罩着整个屋内。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结界]吧。大明在向外看去,感探到女孩子们所在地。这可不是偷窥,毕竟大明的精神力所看到的除了一团团的能量外,就没有其它的东西了。

    金色的能量最大,而且很熟悉。啊,是侍剑,那蓝白色的是小雪。两人的能量在几个女孩子里是最强的,小雪虽然还比不上侍剑,但也差不到哪里去。还有三团银色的能量体,虽然比不上小雪和侍剑,但要比寻常人强大太多了。大明从能量的特质可以分辨出来,活泼的是葵、典雅的是千代,温柔的是美幸。

    剩下的一团嘛,强度上虽比小雪弱上几分,可是却散发着七彩的光芒。以蓝色为主体的能量里,又夹杂着其它颜色。这种蓝色大明很熟,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蓝色能量体,不过其中还藏着一小部份的金色光芒。两者都是一样的颜色,看来那人是诗函没错。不过侍剑到底教了她些什么,能练出这种地步。

    侍剑:“你好像进步的很快嘛”大明的精神力感应到侍剑说的话。

    大明:“你感觉的到?”

    侍剑:“我是灵体,对这种精神力量最敏感了,而且我的本体在你身上,对于你的感应自然强上几分,只是──”,侍剑好像还有话说。

    大明:“只是怎样”

    侍剑:“我一直很避免去教导你,只是我没想到你的力量会成长的那么快,连天地之眼都贯通了,到达神游太虚的境界”

    “为啥?”大明不解。难怪侍剑除了天地心法外,只教了一些拳脚,而且有意无意的整天往林诗函家里跑,原来是要避开自己的询问。

    “你的力量越强,我越怕”侍剑叹气的说。

    “怕有一天[绝]突然醒来,侵占了我的身体,没人能制服它”大明隐约猜到原因。

    侍剑:“没错,我说过,[绝]和[苍冥]原本是对立的,是天地间最强的存在。现在全都会聚在你身上,会发生什么事,谁也无法预料”

    大明:“那当初为何还要让我练天地心法?”

    侍剑:“当初只是为了让你压制兽化,何况没有我的另一篇法诀,天地心法也不过是一篇练气法罢了。天地经要和[苍冥]搭配在一起才能发挥它真正的力量”

    大明:“在问一个问题,你这样全心教导诗函,是不是怕我有一天爆走后的预备手段”

    侍剑:“…”

    “看来我还真的猜对了”大明自嘲的笑着。

    “凡事有备无患,何况这只是猜想而已”侍剑想解释。

    大明:“诗函他知道你的用意吗?”

    侍剑:“不知道,诗函对你颇有好感,要是她知道这些,说什么都不会学”

    大明:“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你可以不说的”

    “剑灵和主人是心意相通的,反正你迟早会知道这些事,早一点和晚一点好像都没差”侍剑话里有一些苦涩。

    大明:“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我死了,你会怎样”

    侍剑:“[苍冥]现在已经和你密不可分,在也离不开,这现象也是前所未有的。如果你死了,[苍冥]也会消失。本体以逝,身为剑灵的我又怎会存在”

    大明:“也罢,反正你也有自爆的打算了,你就放手去做吧”

    侍剑:“但愿那天永远不会来”

    “谁知道呢?命运很喜欢开人类的玩笑,希望这次它不会挑上我吧。不过,侍剑。这次你做的很对”大明感到很无奈,但侍剑的做法是最正确的选择。毕竟,大明不在是一个普通的人类了。

    当大明将意识收回体内时,房门也碰的一声打开了。

    “怎样,好看吗?”林诗函抱着小雪走出来。小雪换了一身粉蓝色的洋装,头上梳了两个包包,还结成两条辫子垂下。

    “好可爱”大明赞叹着,双手抱过小雪。诗函的手还真巧,像他,最多只会梳条辫子而已。

    “很好”林诗函很满意大明的反应。

    大明:“小雪喜欢吗?”。

    “雪很喜欢”小雪很开心的点点头。

    “那我们明天去游乐园玩”林诗函大声的宣布。

    “不好吧,那地方人很多ㄟ”大明不安的说,以小雪的体质而言,实在是不适合去人多的地方。

    “放心,有我们在,你怕什么。还有,你们三个明天也不要当忍者了,大家一起开开心心的去玩它一天”林诗函自信满满的说。林诗函是美幸三人的头头,三人根本不会有意见。

    “那我今天就睡这里了,小雪陪我睡”林诗函兴高采烈的说。

    大明:“咦,这样好吗?你爸妈不会担心嘛”

    “这段时间他们都在国外,我已经打电话回去通知到颜伯了”林诗函说完后抱起小雪回房间去了,临走时还留下一声“晚安”。

    “你们也早点下去休息吧,今天你们也跟的很辛苦了”大明笑着向美幸三人说。

    等到美幸几人都退下后,大明脸上笑容垮了下来。刚刚和侍剑的一番对话的确让人很郁卒,大明又坐了一会。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大明起身喃喃自语的念着。看己已经惹了满身的麻烦,甩也甩不掉吧。

    不过,能解决的才叫烦恼,不能解决的烦恼叫事实。也无须庸人自扰,去想的太多。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反正到时见招拆招就是。

    一大早几个女孩子聚在一起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拆房子吗?虽然乒拎乓啷的确实很吵,但大明还是想睡一下,也就没理它。不过最后大明这个小小的愿望还是没有如愿以偿。

    “起床了”林诗函在大明身旁大声的叫着,可大明就是很想睡,也就没答她。奇怪,大明很纳闷,他房间的门不是有锁上吗?她怎么进来的啊。

    林诗函叫了几次,大明都无动于衷,也就没继续叫唤了。大概是放弃了吧,大明是这样想,不料……

    比闹钟更恐怖万倍的金属敲击声在大明耳边响起,大明吓一大跳,睡意全消,赶忙爬了起来。等看清楚来人的样子时,大明抱着肚子狂笑。

    “哇哈哈───”

    “怎么,有什么好笑的”林诗函好奇的看着大明,他有病嘛。

    “没、没啥,不过─哇哈哈──,我,我快不行了。哈哈─”大明虽然想保持镇定,但依旧阻止不了脸皮上的抽动,又倒在床上大笑。

    林诗函身上穿着一件围群,右手铲子,左手炒菜锅。脸上黑黑的一片,头发上还夹了几片小黄瓜,一点都没有她平时端庄的样子,反而好像一个勤持家务的老妈子一样。

    “你在笑看看”林诗函举起炒菜锅,不怀好意的说。

    “别、别那么冲动”大明赶紧收起笑容,虽然很想继续笑,但毕竟还是命比较重要。

    “可以起床了吧”林诗函没好气的问。

    “是、是。不过怎么搞成这副样子”大明抽出面纸,仔细的擦干净林诗函脸上的黑灰,又把头发上的小黄瓜挑了出来。大明看了看,嗯,好多了。不过这妮子干麻脸红啊。

    “你、你的眼…镜”林诗函语气艰难的说。

    “啊、对喔”大明这才想起,他的眼镜只有在洗澡和睡觉的时候才会拿下来,刚被林诗函闹了一下,大明忘了戴上眼镜。

    “快点起床啦”林诗函说完后,快速的冲出且关上房门。林诗函靠在门板上,不停的喘气,刚才和大明太过亲近。一段时间不见,另一个大明好像又变帅了很多,而且刚才上身还半裸的ㄟ。一想到这,林诗函脸上不禁燥热了起来,脸颊又抹上两片红云。

    “讨、讨厌啦”林诗函跺着脚说。

    大明则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些日子来,自己另一个面孔不断的成长。由起先讨喜的俊秀脸孔,变成一张成熟稳重的脸庞,还隐隐约约散发着威严,连大明自己看了都有些怕。大明不管怎么看都不习惯,于是戴上眼镜,左右瞧瞧。

    “还是原来的脸习惯”大明舒了一口气,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

    这次一起出门的共有七个人,所以交通工具是一台很常见的休旅车。不过一行人却看着车子发楞,谁要来开车啊。由于林诗函说今天一整天不想给她们家的保镳跟,所以千代特别去调了这台车来,并嘱咐不得有人跟来。

    “我来开好了”侍剑一边说,一边以男子身分出现在众人眼前。美幸三人知道这位大姐大,也看过侍剑这个模样,所以也就没太惊讶。

    大明:“你会吗?而且开车要驾照ㄟ”。大明话还没说完,侍剑拿了些东西在他眼前挥舞。

    大明一看,惊讶的说“身分证和驾照,哪里从弄来的”

    “这些日子都是侍剑姐陪我出去玩的,所以我花了点钱办了身分证。侍剑姐她想学开车,我就让她学了”林诗函满脸不在乎的说。

    大明:“哇勒──”

    侍剑:“好了,别说那么多,出发吧”,接过钥匙,侍剑坐上驾驶座,有模有样的发动车子。

    “出发了”侍剑高兴的大喊。突然所有人的身体都向前顷,车子正猛然的向后退,然后又紧急的停了下来。

    “抱歉抱歉,我打到倒车档了”侍剑嘻皮笑脸的说着。

    大明:“我说侍剑,你自从考到驾照后开过几次车啊”

    “嗯,考到驾照后嘛”侍剑看看众人,不好意思的说“今天是第一次”。说完后整台车飙了出去。车子里的人头皮发麻,只有求满天神佛多加保佑。

    “唉,不会吧”林诗函叹气的说。

    大明:“假日就是这样,反正也快到了,你就在忍一下”

    现在大明等人被卡在高速公路上动弹不得,已经等了快一个小时了。前头好像发生车祸,还没排除的样子。高速公路上早排满了长长的车阵,好在台湾人对塞车早习以为常,大家也就没啥太大的反应。

    “在这样等下去天都黑了啦,还玩什么玩”林诗函一边抱怨的说着一边逗小雪玩。

    “这就是传说中的塞车啊”侍剑兴致勃勃的研究着。美幸三人倒也没说什么,有一句没一句的在聊天,也许忍者真的很能忍吧。

    看着车内几人的反应,大明只是拉上窗帘,打开车顶的天窗,然后当着众人的面拿下眼镜。所有的人都吓一跳,这可是大明第一次自己拿下眼镜。平时大明根本不会以这个面目出现在众人眼前,今天是怎么了。

    “我去看一下,很快就回来”大明说完后,从天窗上窜飞了出去。由于大明的速度快,常人连影子都看不倒。

    “还真惨”大明看着车祸现场说。

    一台货柜车翻倒在地上,连带的将一台小轿车压在车底下。整台货柜车横占路面,根本没有地方可以让车子过去,看样子除非动用大吊车,不然是没有办法清除路面的。

    很多人围在被在底下的小轿车旁,有警察,也有消防人员和救护车。

    “没救了吗?”一名群众气馁的说。

    “没办法啊,大吊车根本上不来,一般吊车又不够力”消防队长摇头说。

    “可是车子内还有女人和婴儿ㄟ”路人大喊着。

    在被货柜压的扁扁的小轿车里,一个女人和婴儿卡在里面。由于整辆车被压着严重变形,外人根本找不倒空隙将两人拉出来。

    “不能用工具破坏出一个洞嘛”

    消防队长说:“不行,现在那辆轿车刚好支撑驻货柜。要是随便去动那辆车子的话,货柜一倒下来,不但那对母子没命。就连救难人员,恐怕也难逃一劫”

    此时货柜又下降了一点,压的小轿车发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里头的母子是哭的哇哇大叫,让人听了十分不忍。

    “难道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条人命死去嘛”

    在场的人都默不坑声。

    “只要把货柜搬开就好了吧”众人寻声看去,说话的是一名蓝发蓝眼的英伟少年。

    “就是因为搬不开才烦恼啊”

    “是喔”蓝发少年随口回答后走到货柜身旁,双手握住货柜。

    “很危险的,快回来”有人着急的提醒蓝发青年。

    “起──”随着蓝发少年大喝,众人宛如看科幻电影一样,看着货柜缓缓升起。所有人都吓的嘴都合不拢,更甚者,心脏弱一点的人更是口吐白沫昏了过去。

    “要放哪里?”蓝发少年将货柜举高的问。一位警察先生呆呆的指着一旁的空地。

    众人只见那蓝发少年轻轻的将货柜放到空地上,接者又将货柜车给“拖”了过去。最后走到被压扁的小轿车前,高举左手,众人只看到少年左手蓝芒微闪,在车身上挥舞了几下,也没看到是怎么回事,一瞬间,整辆车的外壳全被拆成碎片。

    “救人啊,还楞在那干麻”少年充满威严的声音让众人醒了过来,连忙手忙脚乱的赶着救人,一时忘了少年的存在。当有人想起时,现场已经没有那名少年的踪影了。

    是梦吗?大家的心理都有着一样的疑问。但一旁的货柜和满地的车壳残骸,说明了这不是一场梦。

    “神明显灵啦”一些宗教信仰较深厚的人,开始在地上跪拜起来。

    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大明才一钻进车里,林诗函劈头就问。

    “你跑去哪里了,怎么这么久,还搞的全身脏兮兮的”,林诗函一边说一边拿着面纸把大明伤上的脏东西擦掉。

    “没事没事,只是稍微运动了一下,前面的车祸都解决了,应该很快就能通行了”大明一边说还一边忙着戴上眼镜。

    “你该不会出手了吧”侍剑怀疑的说。

    林诗函:“你不是最讨厌出名的吗?”

    “反正我另一个面貌根本就不存在社会上,他们根本追查不到。王大明依旧只是个普通学生,和刚才的事完全扯不上关系,而且…”大明毫不在意的回答。

    “看你们一脸期待的样子,总不好扫了你们的兴致吧”

    过了没多久,车阵开始动了。经过刚刚的地方时,大明实在是感触良多。

    第一次有能力帮助他人的感觉是怎样,大明心里的答案是。

    “真是有够给它妈───爽的啦”

关键词:玄幻

作者:lantis

《异侠-绝之章 第十九节 车祸[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lantis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