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海盗殿下贼公主》9[转载]

发表日期:2008-03-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第九章

    次日上午,宋千驹和傲风先后为竹屋带来不幸的消息——

    御浪被段王爷抓走了,现在正吊在段王府的广场上,如果黑鹰未在今天正午之前一个人赶到王府、束手就擒,他就把御浪斩首示众。

    诸如此类的告示,一大早就贴满了广州城的大街小巷。

    「可恶!」黑鹰痛心疾首,失控的用拳头猛力击墙,打得墙上都沾满了鲜红的血丝。

    龙君瑶见不得心上人如此残害自己,连忙劝阻。「小海,你别这样,你这么做也解决不了事情的!」

    「我知道,但是——」黑鹰痛苦极了,傲风和御浪对他而言,就像亲兄弟一样,甚至比亲兄弟还亲,现在御浪却因为他而被捕,生命危在旦夕,教他如何冷静?

    傲风和龙君琦也帮忙劝说。

    「君瑶说的没错,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救出御浪。」

    「我要去赴段王爷的约!」黑鹰以不容反对的口吻表态。

    「什么?」

    满屋子的人都柀他突兀的决定震得目瞪口呆,惊愕不已。

    黑鹰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断然的表示——

    「你们都别再说了,我已经下定决心。一来,我不能眼睁睁看御浪自白送死;二来,无辜被殃及而丧生的人已经太多,我不想再继续下去,我和王爷之间,也该做个了断了!」

    「不!我不答应,一定还有别的办法可以救御浪,又可以不必让你束手就缚,一定有的!」龙君瑶无法控制自己的嚷嚷。

    「或许有,但我们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再不到一个时辰,就是正午了。你们想,除了如此做,还有其它选择吗?」黑鹰不得不佩服段王爷的老谋深算。「他也够高竿了,他就是要我们别无选择,才会出此狠招的。如果我真的未如时赴约,他一定会二话不说的斩了御浪,你们心里应该都很清楚!」

    「我不管——」

    「你们如果再反对,我就当场自刎,让你们提我的人头去换回御浪!」黑鹰这回是吃了称铊铁了心,一把锋利雪亮的剑,连一点空隙也没有的紧紧贴在他的颈项上。

    众人见状,噤若寒蝉,莫敢再多言。

    「谁都不许跟,听到没!」语毕,他便动身赴「死亡之约」去。

    在场的人都知道他是认真的,因此都没人敢上前拦他,就怕刀剑无情,稍有个闪失,就真会酿成无法挽回的憾事,所以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从秘道离去,从从容容的去赴死。

    黑鹰前脚才走,龙君瑶便「叩咚——」一声跪在王成夫妇跟前,泪眼汪汪的哀求道:「成伯、成嫂,我知道你们一定有办法可以救他们两个对不对?成伯、成嫂,这一次你们一定要帮我,求求你们,否则他们两个真的会死的!你们一定不希望看到小海和王爷他们父子相残对不对?还有,御浪是你们的亲生儿子,你们不能见死不救呵!成伯、成嫂,求求你们救救小海,我给你们磕头!」

    说着,她便叩头如捣蒜般,一次又一次的朝王成夫妇猛磕头。

    成嫂第一个受不住,蹲下去阻上她。「君瑶姑娘别这样,我们担待不起啊!」

    一个是她亲手抚养长大的少爷,一个是她怀胎十月所生的儿子,她会不心痛,不焦急吗?

    「不!除非你们答应救小海和御浪,否则我就继续磕头,嗑到你们答应为止!」龙君瑶不顾成嫂的阻拦,继续「叩咚!叩咚!」的叩头,她那柔嫩雪白的额头,不知在何时已泛出了鲜红的血迹和一大片瘀渍,和着决堤的泪水,滑落脸庞。

    成嫂急得痛哭失声,「君瑶姑娘,妳别这样!老头子啊——你就别再坚持对王爷的承诺了,这可是三条人命哪!」

    是三条没锴,黑鹰、御浪再加上龙君瑶。

    她知道如果不答应龙君瑶,这个痴情的小姑娘真会磕头磕到死的!

    傲风和龙君琦也双双跪下争相向王成求情——

    「爹,您就别再固执了,救救大家,好不好?爹!」傲风内心所受到的冲击不下于龙君瑶。究竟两个人都是他最在乎、最重要,一齐出生入死,福祸与共的好兄弟、好伙伴哪!

    一向最冷静的龙君琦,绞尽脑汁企图说服不发一言的王成,「成伯,你我都是明白人,现在可不是坚守承诺和原则的时候,我是不知道你对王爷有过什么承诺,但再如何重要的承诺也挽不回人命的,你可要想清楚;或者,你宁愿冷眼旁观他们父子相残,自己的儿子命丧九泉?」

    「成伯——」龙君瑶根本顾不得自己额头上直直淌落的血丝和泛滥交织的泪海,一心一意只想救自己心爱的郎君。「我愿意用我的命做为交换,求求你发发慈悲,救救小海吧!」

    她说着便从腰带里拔出一把防身用的匕首,不顾一切的往自己的脖子上划。

    「君瑶!」

    「君瑶姑娘!」

    成嫂、傲风和龙君琦连忙出手阻上。

    然而,打掉龙君瑶即将划破自己雪白粉颈的那把匕首的,却是王成及时射出的飞镖。

    「成伯——」

    「我答应就是了。」王成终究拗不过龙君瑶的痴情和其它人的哀求。抱歉,王爷,我必须打破坚守二十多年的承诺了!他在心中叹道。

    王成的话让一伙人全都屏气凝神的看向他。

    他字字铿锵的说:「现在,想要救黑鹰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拿两样东西去交换-!」

    「哪两样?」

    「藏在后山秘室里的秘密!」

    后山秘室?

    除了成嫂外,其它几个人不禁面面相觑——后山竟然还有他们不知道的秘室,而且还藏着段王爷的秘密?

    「那我们快去后山拿那两样东西!」还是龙君瑶最实在。

    「对!咱们快去!」

    她一句话提醒了龙君琦和傲风,王成夫妇也很合作的带领他们前往。

    走了两步,龙君瑶想到另一件要事,停下了脚步,「那御浪呢?御浪怎么办?王爷并末见过傲风和御浪,根本不知道他们是成伯和成嫂的儿子,那——」

    她的话让龙君琦和傲风齐看向王成夫妇。

    只见王成面无表情,成嫂忙着拭泪,三个人便知道他们是打算牺牲御浪了。

    「不!这样是不行的,如果不管御浪的死活,小海就算得救,也会再自杀去黄泉陪伴御浪的!」龙君瑶绝非自私自利之人,虽然她非救黑鹰不可,但也不会就这么丢下御浪不管。她转向龙君琦和傲风说道:「我看这样好了,小海由我和成伯、成嫂负责,你们两人赶快去和千驹大哥会合,想办法搭救御浪;无论如何,一定要救御浪脱险。」

    「君瑶姑娘!这——」

    「别再说了,救人要紧,咱们快走!」龙君瑶提醒大家。

    傲风和龙君琦都十分赞同龙君瑶的方法,兵分两路救人,所以王成夫妇便不再多言,但夫妇俩心中却对龙君瑶不胜感激。

    于是,两路人马便以最快的速度展开救人行动。

    ***

    龙君瑶带着小黑,跟着王成夫妇迅速的穿梭在山林间。

    在对后山了若指掌的王成夫妇带领下,他们很快来到一个位于断崖峭壁下、被茂密的树海拥抱,非常隐密的山洞洞口前。

    龙君瑶眼睛一亮。

    咦?这儿不是她第一次上山时,失足摔落的地方吗?

    没错!她和小黑「施肥」的「证据」还留在那儿呢!

    而且小黑直向她摇尾巴示意,所以她更加确定这里是她和小黑来过并「施肥」过的那个秘密山洞!

    原来这儿就是王爷的秘密宝库,早知如此,她早就告诉黑鹰,也不必弄到现在这般地步。

    不过,现在说这些已无济于事,救人要紧!

    王成和成嫂费了不少功夫才解开入口的机关。

    「君瑶姑娘请跟我来!」成嫂带头说道。

    「嗯!」龙君瑶立刻带小黑跟上,王成断后。

    ***

    由于段王爷已经看过黑鹰未蒙面的「独眼龙」模样,因此黑鹰这趟到段王府赴约,并未再以黑布蒙面,而直接以「独眼鹰王」的身份前来。

    为了不连累王成夫妇,他离开竹屋时,是透由通往海边的那条秘道离去,由海路进入广州城,再转向王府前来。

    黑鹰本以为段王爷会以大队人马「欢迎」他的到来,没想到踏进王府大门所看见的人,却只有王爷本人,和他的两名贴身保镖剑奴、刀奴,以及总护院吴义和探子统领韦忠。

    另外还有三名功夫高手,守在悬吊着御浪的柱子周围。

    黑鹰见御浪虽然伤痕累累,却尚存气息,心里较为放松一些。

    段王爷看他的眼神透着耐人寻味的光芒,「真不愧是鼎鼎大名的『独眼鹰王』,果然信守重诺,又胆识过人,敢单独前来赴约!」

    从昨夜看见他的模样后,他便一直耿耿于怀,总觉得对这个恨不得杀之为快的心腹大患有一种很特别的感情,倒是多年来的恨意反而在一夕之间消褪了许多,这到底是为什么‥‥

    「废话少说,我已依约前来,希望王爷也是个重信讲义之人,立刻放了御浪!」如此光明正人的和自己亲生的爹面对面说话,对黑鹰而言真的是生平头一遭。

    尽管大难当前,他的内心还是澎湃不已。

    眼前这个仪表不凡的王爷就是他的爹!

    黑鹰有种既熟悉却又陌生的感觉。

    「你在说什么笑话,你们都是为害百姓的贼人,理当一网打尽,岂有放人的道理?何况我从来就没有答应过你,要放了你那个手下。」段王爷愈看他就愈不想杀他,这种没来由的莫名情愫,连他自己也匪夷所思。

    「你卑鄙!」黑鹰早知道段王爷不会这么简单放过其它的人,但还是忍不住骂道。

    「我为民除害,怎么会是卑鄙呢?」段王爷狡狯的笑道。

    被高吊在上头的御浪,使尽力气的嚷道:「黑鹰,你快走,别管我了,快点走!」

    黑鹰为了救他,如段王爷所愿的只身前来赴约,他自是铭感在心,但他宁愿自己命丧九泉,也不愿黑鹰为他丧命。

    黑鹰示意要御浪别再多言,御浪见他冷静异常,马上知道他可能另有计谋,为了不节外生枝,便很合作的不再出声,静观其变。

    「王爷,我知道我们已经逃不出您的手掌心了,但求您大人大量,在我将死前,帮我了却一桩心愿。」黑鹰故作神秘的说。

    其实他只是想多争取一些时间!好找机会救御浪脱困罢了。

    段王爷怪笑两声,才道:「死到临头了还敢跟我谈条件,你的胆子还真不小啊!」

    「请王爷成全!」黑鹰一面说,一面小心翼翼地侦察四周的状况,准备一逮到机会就出手救人。

    段王爷并未立即回答,只是以令人难以捉摸的眼神盯着黑鹰直瞧。

    半晌,他才做出决定:「可以,不过,在听你的心愿之前——」

    段王爷打了一个手势,吴义和韦忠便走到黑鹰两侧,一人一边将他架住。

    「想和我谈条件就别多话!」段王爷说着,便示意两人将黑鹰架到屋里,同时对在柱子下看守的三名手下嘱咐:「多留意四周,别让人劫走那个贼人!」

    黑鹰不懂王爷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药,不过,宋千驹也在王府中,所以他和王爷不在这儿也好,这么一来宋千驹或许可以趁机营救御浪。

    有了这层想法后,黑鹰反而希望王爷把他带得愈远愈好。

    ***

    黑鹰愈来愈搞不清楚段王爷心里在想什么了,他竟然把他带到「翰林斋」,而且还一副很慎重其事的样子。

    最奇怪的是,现在在「翰林斋」里,除了王爷和他身边那两名贴身保镖剑奴和刀奴外,就只有他和架住他的吴义及韦忠:

    「你到底想做什么?」黑鹰小心提防的问道。

    段王爷并未回答他的话,反而对吴义和韦忠说:「把他的面罩拿下来,我倒要看看传说中那被毁容的左半边脸是怎么回事?」

    黑鹰心头一惊,想反抗却动弹不得,只能任人宰割。

    在那左半边的面罩被取下的剎那,他正想闭上双眸,好隐藏左眼的秘密,但是心中却同时存在着另一个念头——他想看看王爷看到他的左眼时,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最后,在面罩被完全取下之时,他的双眸是直视着王爷的。

    那蓝眸——!段王爷脸色不一变。

    展眼之间,原本架住黑鹰的吴义和韦忠两人的咽喉便各中了王爷那两名贴身保镖剑奴和刀奴的毒镖而气绝身亡。临死之际,吴义和韦忠含恨带怨的瞪着段王爷问道:「王爷,为什么‥‥」

    结果,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两人便纷纷倒地不起,同阎王报到去了。

    一切是发生的那么突兀,让黑鹰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比较适当。

    在他尚处于惊愕状态时,王爷的其中一名保镖刀奴已经把他拉进更隐密的秘室中。

    「你——这是怎么回事!?快给我说清楚,你不是身染怪疾,一直待在竹林里吗!?」王爷十分激动,和平时那副狡狯阴狠的样子完全不同,眼中有两簇危险却让黑鹰感到亲近的火焰在跳动。

    水姬!他是我和水姬的孩子!错不了的,那对一黑一蓝的眼睛,就是最好的证明!还有那副和水姬有几分神似的神韵‥‥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快说!」段王爷像要吃人般可怕的怒吼。

    「王爷!」王成夫妇的声音就在这时,从秘室的另一个隐密角落发出。

    龙君瑶欢天喜地的惊叫声随后扬起,「小海,你没事,太好了,总算来得及!万岁!」

    她飞扑进黑鹰怀里,紧抱住心上人不放。

    段王爷和黑鹰一样惊愕不已。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黑鹰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秘室还有另一个入口,更没想到王成夫妇和龙君瑶会从那个入口闯进来!

    段王爷的震惊不下于他,但原因不同,他正向双双跪在他面前认罪的王成夫妇怨声质问: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两个快给我说清楚!」

    「请王爷恕罪,我们——」

    「我不要听这个,我要听的是真相!你们两个暪了我二十多年的真相!」段王爷激动得连说话的音调都是颤抖的。

    「我也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黑鹰这回倒是和段王爷同一个鼻孔出气。

    龙君瑶看不过去,站出来替王成夫妇说话。「喂!我说你们父子两人一直在那儿一唱一搭的大呼小叫,成伯相成嫂哪有机会说话啊!想听真相就冷静一点,闭上你们的大嘴,否则你们叫成伯和成嫂怎么说啊?」

    她的话让段王爷和黑鹰不约而同的安静无声。

    龙君瑶见状,相当满意,「这才对嘛!好了,成伯、成嫂,你们有什么话就慢慢说啰!」

    王成左看看王爷,右瞧瞧黑鹰,才缓缓的细说从头:「这一切得追溯到水姬夫人,也就是公子的娘亲还在世的时候‥‥那时,段夫人对王爷专宠水姬夫人非常妒恨,处心积虑的想除掉水姬夫人,但因王爷对冰姬夫人的保护密不通风,让段夫人苦无下手的机会;最后,在水姬夫人生产的时候,终于给她逮着机会下手,」

    王成闭了闭眼才接续道:「也就是说,水姬夫人并非难产而死的,而是被下了毐。可怜的婴儿也遭池鱼之殃,一出生便因身染奇毒,而全身长满可怕的肉瘤。王爷在心爱的水姬夫人死去和初生的儿子身中奇毒的双重打击下,痛苦不堪;但是王爷并没有太多的时间伤心,因为段夫人若知道那孩子没死,一定会再下毒手;所以王爷便对外宣布,初生的公子有天生的怪疾,并表现得非常痛恨那婴孩,说他是害死王爷宠妾的刽子手,然后强装无情的命令我们夫妇把公子抱到竹林去自生自灭。王爷精湛的演技瞒过了段夫人,段夫人才暂时没有再进一步对公子下毒手。由于找不到证据证明水姬夫人的死和公子的怪疾是段夫人下的毒手,所以王爷无法定段夫人的罪,只能处处提防。王爷心里明白,段夫人之所以会放过身染怪疾的公子,是因为王爷对公子漠不关心,痛恨至极;所以为了保住公子的命,王爷只好把公子当做不存在似的,连名字也没帮他取,更从未到竹林采望过公子,因为他知道,只要他表现得愈漠不关心,公子的命就多一层保障。但是,王爷又希望有朝一日能治好公子的怪疾,所以便以『不想被世人耻笑他虐待自己的亲生骨肉』为由,借口找大夫为公子治病。因为这个理由十分合情合理,段夫人也不便说什么。但是段夫人又开始派人找机会侵入机关重重的竹林,千方百计的想除掉公子,却因破解不了竹林经常变更的重重机关,始终末能得逞;最后,段夫人便把脑筋动到唯一可以平安无事的进出竹林的大夫身上。这便是过去有数名来替公子治病的大夫死于非命的原因,因为他们是段夫人派来的刺客,却因刺杀失败被灭口。就因为有处心积虑想置公子于死地不可的段夫人在,所以王爷才不准公子离开竹林半步,因为那片竹林和那座后山,正是整座王府上下,段夫人唯一奈何不了的地方。至于段夫人如此神通广大的原因,公子你应早已知道,是因为段夫人的身旁有四川唐门出身的用毒高手,所以王爷才不得不对她戒慎三分‥‥」

    「接下来的事,就由我来说!」龙君瑶自告奋勇的抢白。

    在无人反对的情况下,龙君瑶便把黑鹰如何治愈怪病、如何从「竹林公子」变成「独眼鹰王」,为何过双重身分的生活,以及为何要和王爷作对的原因都交待得一清二楚。

    当龙君瑶把事情解说得差不多后,王成冷不防的掏出从秘密宝库带来的锦盒,和成嫂两人站得离段王爷和黑鹰都有段距离的地方说:「王爷,公子,这个锦盒里有你们两人都想要的东西,但是,我们夫妻俩无法背叛你们其中任何一人,所以只好把它一起带到黄泉去!」

    说着,夫妻两人便视死如归的点了一把火,准备将那个锦盒和他们自己一块儿烧了,同归于尽。

    「住手——」

    段王爷和黑鹰齐声吶喊,争相出手抢救。

    龙君瑶则趁王爷的两位保镖出手扑灭王成夫妇身上的火时,命令小黑飞扑过去,比王爷和黑鹰都快一步的抢走那只锦盒。

    「太妙了,现在锦盒是我的了,里面应该就是王爷交易私盐和叛国的证据了!」龙君瑶莫测高深的甜笑。

    纠缠成一团的几个人全部呆愣住了——怎么会变成这样!?

    整个情况因而朝出乎意料的方向进展。

    刀奴冷不防的射出飞镖,同时把龙君瑶手上的锦盒夺去。锦盒飞撞上灯台,起火燃烧。

    「不能烧!不能烧!」段王爷神色慌张,奋不顾身的扑上去徒手抢救火中的锦盒。

    「王爷,危险!」王成和剑奴齐冲上前,企图制止段王爷疯狂的举动。

    「放手!我不能让火烧掉我的水姬——」段王爷厉声嘶吼,无奈却挣不开制止他的忠心属下。

    黑鹰趁机去抢夺火中的锦盒,龙君瑶比他更快一步,再度命令爱豹小黑先下手为强。

    小黑是抢到锦盒,但在交给龙君瑶的当儿,又给一直伺机而动的刀奴一记飞镖射掉坠地。

    落地的锦盒盖被震开来,锦盒内的东西散落一地。

    「水姬——我的水姬——」段王爷突来神力,撞开拦住他的王成和剑奴,冲向坠地的锦盒,蹲下去捡拾地上的东西。

    黑鹰、龙君瑶和王成夫妇见到这一幕,都傻了眼。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那锦盒里装的并不是什么叛国的证据,而是一束金黄色的头发,和一对拂菻国打造的海蓝色耳坠子,以及一条半挂在锦盒上的手绢。

    那不是普通手绢!这个发现让黑鹰一个箭步,好似蜻蜓点水似的夺取了它。

    「公子——」王成本想出手阻上,却又左右为难,只能哀声叫唤。

    黑鹰展露出胜利者的笑容,闪过刀奴和剑奴的攻击和抢夺,稳稳的握住手绢。

    「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让我找到叛国的罪证了!」

    背对着他的段王爷并没有吭声,也没有任何反应,倒是黑鹰定睛膲了那手绢上的内容后,呆愣住了。

    这是——

    龙君瑶逮住他发愣不留神的当儿,打劫了他手中的手绢。

    「什么嘛!这哪里是什么叛国的证据,根本是一张宅邸的设计图。瞧,上面还写着:『忆水山庄设计图』几个字呢!」说到这儿,龙君瑶灵光一闪,低叫道:「这个『忆水山庄』该不会是王爷想建来纪念水姬夫人的吧!」

    剑奴慷慨激昂的为主子申冤:「那的确是王爷建来纪念水姬夫人的别庄!」

    「剑奴,闭嘴!」段王爷厉声制上。

    剑奴首次违抗主子的命令,跪下去激动的表示:「请王爷恕剑奴无礼,但是剑奴再也看不下去您被误解了!」不等段王爷反应,他便接着道出故事的真相:「王爷从来就没有叛国的心,这个锦盒从一开始放的就只有王爷最重要而珍藏的三样东西——水姬夫人的头发、耳坠子和忆水山庄的设计图。忆水山庄是二十多年前,水姬夫人还在世时,王爷请名匠设计多时,想送给水姬夫人和即将出世的公子的礼物。谁知水姬夫人因被下毒难产而死,初生的公子又身染怪疾。伤心欲绝的王爷还是不改初衷,把它取名为忆水山庄,暗中找人建造。经过多年的寻觅,终于在几年前找到可靠又适当的人选,负责监造忆水山庄。那个人就是安南都护府的节度使杨敬将军。由于忆水山庄地处重山峻岭之间,出入不易,加上又要保持极度秘密,因此建造进度极为缓慢,至今尚未完工。这也就是近几年来王爷和杨敬将军往来甚为密切的真正原因。然而,有心人见状便加以利用,刻意造谣,说王爷是有谋反之心,才会和手握重兵的杨敬将军往来如此密切:王爷又从不澄清谣言,谣言才会愈演愈烈。」

    「如果你真的没有叛国之心,为何不澄清?」黑鹰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那是因为不想刺激夫人,深怕她得知王爷建造忆水山庄的事后,会进一步加害于公子你——」剑奴立即答辩。

    「住口!别再说了!」段王爷一直打断剑奴却徒劳无功,剑奴还是把想说的话全说完了。

    气氛顿时变得很凝重,再也没有人出声。

    少顷,黑鹰才又道:「说得可真好听,堂堂一个王爷,又是当今圣上的舅舅,会对这种足以抄家灭族的谣言听而不闻,坐视不管吗?」

    「王爷他真的是——」剑奴急着替主子伸冤。

    段王爷却威严无比的吆喝:「闭嘴,剑奴!」

    剑奴这才把已蓄势待发的话,硬生生的吞回肚子里去。

    段王爷维持一张严肃没有表情的面孔,冷淡的回答黑鹰的质疑。「只要我问心无愧,皇上一定会明白我并无叛国之心的。」

    「你实在有够笨的耶!王爷!」龙君瑶天外飞来一笔的插播:「你以为你保持沈默的作法很英雄吗?别笨了!万一当今皇上是个昏君,听信小人的谗言,而被有心人加以利用,真的治你死罪,你可就惨兮兮了!不过,看在你是为了小海的安危着想,才会有此蠢行的份上,我就不多骂你笨了。」天知道她已骂了几个笨字。

    「他才不是为了我!」黑鹰怒声驳斥。

    龙君瑶指住他的额头,用力猛戳,「你少目欺欺人,其实你心里很清楚真是这么一回事,只不过你不肯承认罢了,对不对!」

    黑鹰受伤的嚷嚷:「那他贩卖私盐、残害百姓的事又该怎么说?」

    这回段王爷倒没回话,意思是默认此事。

    龙君瑶灵眸一转,一个弹指笑咪咪的说:「这个简单!只要王爷今后不再非法贩卖私盐,并放走小海和御浪,而小海发誓从此不再当海盗!那这件事就一笔勾消!」

    「这怎么可以!」

    父子俩居然异口同声。

    龙君瑶坏坏的揶蝓道:「你们果然是父子,好有默契哪!」

    她的话让原本针锋相对的段王爷和黑鹰之间的感情起伏,起了微妙而耐人寻味的变化。父子两人又不约而同的转向,互相背对着彼此,不发一言。

    龙君瑶巧笑倩兮的自行做下决定:「好了,就这么定案了!王爷放人,并保证不再非法贩卖私盐,小海发誓金盆洗手,今后不再当海盗!」

    「谁答应妳了?」段王爷和黑鹰再一次同时出声抗议。

    龙君瑶不疾不徐约亮出王牌,「瞧!这是什么?」

    「千岁令牌?」段王爷一眼就看出来。其它人因不清楚宫廷礼制,所以个个大惑不解。

    「还是王爷识货,这就是皇太后亲自颁赐的『千岁令牌』没错。王爷也该知道它的威力相当于皇上御赐的尚方宝剑和免死金牌,是不是?」龙君瑶把手中的「千岁令牌」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难道妳就是皇太后去年收为义女,并由皇上亲赐封号的永乐公主?」段王爷大感意外。他知道永乐公主是龙家的千金,却没有想到会这么巧,就是眼前这个令他头痛的小麻烦。他一直以为会被皇太后收为义女,应该是极具大家闺秀风范、端庄贤淑的女子;再加上他对身为皇夫后的亲姊姊,竟然收他的宿敌龙氏一族的人为义女非常不满,所以对永乐公主的事一直表现得漠不关心,以示抗议。没想到‥‥

    在场的其它人也是个个一脸困惑,心里想的都相去不远——

    皇太后是吃饱撑着了、还是太闲了,想找些麻烦来解解闷儿,否则怎么会收这个闯祸大王当义女?

    龙君瑶才不管人家是怎么想她,不为所动的继续执行自己的计划。「如果你们两个不肯答应我的提议,那我就动用『千岁令牌』这懿旨,赐死黑鹰,并上奏王爷非法贩卖私盬的罪状。」

    「妳不可能这么做的!」剑奴冲动的脱口反驳。

    「你又知道了?对我而言,与其眼睁睁的看着小海被捕,斩首示众,落得身首异处的惨状,不如由我亲自动手,让他死在我手上,留个全尸比较好。至于王爷,你害我亲手杀了自己最喜欢的小海,我当然不会轻易放过你,一定会动用龙家所有的势力来对付你!」

    瞧她说得斩钉戡铁,一派「宁愿玉碎,不愿瓦全」的气势,段王爷和黑鹰真有点被她唬到,不禁面面相觑。

    「君瑶姑娘不可能下得了手,妳这么善良——」成嫂忍不住说道。

    龙君瑶笑得令人十分不安,「那是因为妳并没有彻底的了解我!别忘了女人有时候是很残忍而善变的,何况我还是龙氏一族的千金,你们凭什么那么自信我不会这么做?」

    她的话足那么合情合理、无懈可击,弄得气氛更加诡谲紧张。

    室内再度陷入沉默。忽然,外头传来刺耳的吵杂声——

    「失火了!地牢失火了,大家快来救火!」

    地牢?黑鹰和龙君瑶不约而同的看向彼此。

    王成夫妇则一副无奈痛楚的绝望表情。

    段王爷出人意料的对身旁的刀奴下达命令:「你去把那个贼人弄走,让火烧得更大些。」

    「是!王爷!」刀奴一闪眼便从秘道走入,执行王爷的命令去。

    龙君瑶露出胜利者的微笑,蹦到段王爷面前,倏地拥抱住他,直勾勾的望进他的眸底道:「我就知道你最好了,过几天等这件事平息,我会带小海正式来主屋和你见面,到时你就把『忆水山庄』的监工大任交给小海,他是最佳的监工人选,是不是?」

    段王爷十分不自在的大吼:「少说废话,快滚!」

    他虽然极力维持严肃的形象,但在场的人都从他那过度激动的声调知道他真正的感情——他是完全赞同龙君瑶的话的!

    龙君瑶心满意足的示意王成夫妇先拉着黑鹰从秘道回竹林去。

    黑鹰半推半就的走了几步,便听到耳后传来龙君瑶柔柔甜甜的声音:

    「王爷,你不必担心,黑鹰的武功很好,身旁又有傲风、御浪及成伯、成嫂几个武功高手保护,不会有事的,你尽管放心等着病愈的儿子,从竹林走出来拜见你。」她出其不意的凑上前,在段王爷右颊上轻轻的啄了一下,笑意盈盈的道:「这是你未来的儿媳妇代替你儿子献给你的吻!数天后见!」

    说完,她便松开抱住段王爷的手,带着小黑头也不回的向秘道走去。

    段王爷没出声也没回头,龙君瑶却从他那红到耳根的模样,明白了他此刻的心情。

    当秘道封闭后,龙君瑶便忍不住笑出声音。

    黑鹰语气复杂的道:「妳怎么可以对那个——王爷胡说?」

    「我胡说什么了?」龙君瑶佯装一脸无辜的瞅住他。

    黑鹰心虚的别开视线,困窘的改变话题:「妳真以为他会轻易放过我们?」

    龙君瑶耐人寻味的回道:「你和我一样明白他会!成伯、成嫂你们说是不是?」她不忘把王成夫妇拖下水。

    「君瑶姑娘——」成嫂闻言,终于压抑不了心中的激情,转身扑向她,用颤抖的双手抱住她纤细的娇躯,老泪纵横的道:「谢谢你救了公子和御浪——还化解了王爷和公子之间的误解和仇恨!!谢谢妳——因为有妳才没有酿成无可挽回的悲剧——谢谢——」

    龙君瑶忙着安抚她,她一向最怕应付这样的场面了,不禁向黑鹰投以求援的视线。

    黑鹰才想有所行动,王成却抢先一步制上他,眼眶湿热的给了他一个「由她去吧!」的表情。黑鹰见状当下停住支持的行动。

    事实上,他比王成夫妇、任何人都感激他的小瑶的!

关键词:Nice

作者:miyu

《《海盗殿下贼公主》9[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miyu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