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流氓老師~第二十六章[转载]

发表日期:2008-03-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柔惊骇的望着梁,被封住的嘴里发出恐惧的呜呜声。

“不要杀她!”我狂喝一声,猛的向梁冲去。

“砰”的一声响过,一切都静了下来。

我仿佛突然掉进了漆黑的冰窟中,全身一阵冰凉。

我呆呆的望着正将枪放入衣内的梁,嘴里喃喃的念道:“为什么?为什么。。。。。。”

他望着我,浅笑道:“不能留下一个活口。”

“她只不过是个女人。。。。。。”我感到心里有股怒火在慢慢地燃烧。

“但她有可能成为警方的证人。。。。。。”梁的嘴角仍然挂着笑容。

“但你也没有必要杀她,我们还有很多办法让她什么也不会说!”这句话我吼出来的,我感到自己心里的火山马上要爆发了。

他直直的看了我一会,突然笑了起来。

然后他走了过来,拍了拍我的肩,道:“兄弟,你还是不够心狠。刚才我是试你的。我的子弹并没有射中她,她是吓晕了。”

说着,他的声音突然转小:“她就交给你了,记住,一定要封住她的嘴。”

然后他大笑着向出口走去,我则傻傻的愣在了那里。

*****************************当我将吓晕的柔抱进车里的时候,梁从车的后面拿出了一个油壶,然后重新走回了屋里。

当他再次出来的时候,我看见他的脸上挂着一丝浅浅的笑容。

接着他身后的房子内部出现了一道红光,红光越来越亮,越来越大,火,原来是大火,房子在火中熊熊的燃烧了起来。

我从车中走了出来,望着燃烧中的房子,心里默默念道:安息吧,丰洁,无论杀你的人是谁,我想我已经帮你报了仇。。。。。。*************************晚上,梁望着我一直不怀好意的笑着,他瞥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还没有醒来的柔,轻声道:“晚上声音小一点,不要让她叫得太大,不然我也会受不了的。”

说完,他哈哈大笑着走回了自己的卧室。

去死,老色狼!我心里暗骂了一句,我怎么会做出那种事呢?

我拿了条毯子和一条被子,望了一眼床上的柔,悄悄的走进了客厅。。。。。。******************“兄弟,我死的好冤啊。。。。。。。”

迷迷糊糊中,我感到有人在轻轻的摸我的头。我慢慢的睁开双眼,只见丰洁满脸是血的蹲在我的头旁。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上,我猛的跳了起来,颤声道:“你,你不要找我。我,我已经帮你报过仇了。。。。。。”

他的眼里开始向外冒血,哑着嗓子不断叫道:“我死的好冤啊,我死的好冤啊。。。。。。”

他的脸开始慢慢裂开。。。。。。“啊”我实在受不了眼前的恐怖画面,狂叫了起来。

*****************************“兄弟,醒醒!”

我猛的睁开眼,只见梁一脸焦急的望着我。

原来是做了一个恶梦。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过了好一会心里才慢慢平静下来。

“做恶梦了?”

梁关切的望着我问道。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发现自己的额头上全是汗水。然后我嘶哑着嗓子道:“我梦见了丰洁,他要我帮他报仇,他的脸上全是血。。。。。。”

听了我的话,梁的脸上闪过一道异色,随即笑道:“一个梦而已,不要太放在心上。快去洗洗脸,等会一起出去吃早餐。”

我闻言望了望窗外,外面已经大亮了。

洗完脸后,我想起了床上的柔。我轻轻的推开门,慢慢的走进卧室里。只见柔已经醒了,双眼瞪得很大,呆呆的望着天花板。

我进来了,她也没有什么反应。

我走到她床前,轻声问道:“你现在感觉怎样?没事了吧?”

她慢慢将目光移向了我,泪水突然从眼角冒了出来。

“你怎么了?”望着她那半死不活的样子,我的心有些急了。

“我没事,谢谢你救了我。只不过我现在心里好难受。”

她红着眼睛望着我,声音哽咽着道。

我静静的望着她,久久无语。

待她心情平静了以后,我才轻声道:“丰洁不是我杀的。那天晚上我走进房里的时候丰洁就已经死了。”

她淡淡望着我,惨然一笑,道:“今天我醒后什么都想明白了。你怎么会杀丰呢?你是个好人,我第一眼看见你时就有这种感觉。都怪我太笨了。”

望着她那凄凉的笑容,我心里有些痛,不过也感到很欣慰,她终于恢复过来了。不过她心里的创伤何时才能恢复呢?

“等会我们要出去吃早餐,你也快起来吧。大家一起去。”

我尽量让自己脸上的笑容看起来自然一点,轻声道。

她望着我默默的点了点头。。。。。。

今天我才发现阳光也是那么的可爱。

梁在前面带路,我和柔跟在后面。柔的脸色看起来虽然还有些苍白,不过气色和精神已经好了很多。

我眯着眼感觉着阳光的温柔,时时看一下柔,发现她还比较正常,稍微安心了些。

柔是丰洁的爱人,我决不会再让她受到一点点伤害。

我要变强。我决不会再让别人牵着鼻子走。望着前面高深莫测的梁的背影,我心里默默的想着。

吃完饭以后,梁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就有一辆小轿车开了过来。

“现在我带你去见见施哥。”梁望着我笑道。

我点了点头,然后和柔一起坐到了车的后排。

路上我一直故作欢笑,讲笑话想逗柔开心,可是柔脸上笑容非常僵硬,到了最后,我也沉默了下去。

车在一幢有十几层高的大楼前停了下来。

梁下了车,脸色变的谨慎起来。我好奇的看了看梁,然后随他一起走进一楼大厅,柔紧紧的跟在我的旁边。

大厅里的人不多,梁找了个角落拨了个电话,过了一会,梁关了手机对我笑道:“施哥现在正在办公室。等会上去后你们先在外面等一会。”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和梁一起走进了电梯内,梁按了一下按钮,电梯缓缓上升。

出电梯后,迎面走过来了一个人,来人首先警戒的望了望我和柔,然后转头对梁道:“请随我来。”

梁向我使了个眼色。我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和柔站在走道的旁边没有动。

来人又警戒的望了我一眼,然后转头径直向前走去,梁紧紧的跟在他的后面。

周围的气氛非常诡异。走道里静的可怕,空中飘荡着“嗒嗒”的皮鞋与地面相撞的声音。柔不自觉的向我靠拢了些。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了,就在我等的快要抓狂时,从前面拐角处又传来了“嗒,嗒”的脚步声。

我凝神望去,梁那独特的笑容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

“过来吧,施哥要见见你。”梁向我挥了挥手,叫道。

我望了一眼柔,轻声道:“走吧。”

柔点了点头,然后随我向梁走去。

当我们走到梁的身边时,梁触到我耳边小声道:“等会见到施哥时,千万不要紧张,一定要自然一点。”

我奇怪的望了梁一眼,难道施利是什么怪物吗?就算他长得再恐怖,我的心跳也绝不会加速的。

不过为了少说废话,我还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梁拍了拍我的肩,笑道:“那走吧。”

我们转过拐角后,我看见刚才来接梁的那人正笔直的站在一张门的旁边。听见我们的脚步声,那人只是稍微将头向我们这边倾斜了一些,然后又恢复原样。

我们走到了那人的身边,梁对那人笑道:“这就是施哥要见的人。”

那人面无表情的看了看我,生硬的道:“进去吧,女的留下。”

梁点了点头,然后转向柔道:“你先在外面等着吧。”

柔没有说话,慢慢将目光移向了我,我握了握她的手,轻声道:“不要怕。我马上就出来。”

柔迟疑了一会,然后点了点头,道:“好,我在外面等你。”然后柔向旁边移动了一下。

这时站在门旁的人小心的在门旁按了几下按钮,门慢慢打开了,梁在我的手上紧紧的握了握,他看起来似乎比我还要紧张。我心里暗笑了一声,然后和他一起走了进去。

尽管我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心里准备,但当我见到施利时还是呆住了。

他没有三头六臂,长的也不可怕,不仅不可怕,他甚至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男人。虽然漂亮用来形容男人不太合适,但他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漂亮。

我们进去时,施利正坐在一张可以转动的椅子上看文件,他看起来还很年轻,面容清秀得让人怜惜,他的双眼深邃的让人心寒,目光透露出哲人的智慧。他的额头上有几根和他相貌非常不相衬的白发。他只是随意的坐在那里,甚至没有将目光移向我,我就感到一股令人窒息的压力。

他的头慢慢的抬了起来,望着我微笑道:“你就是小金吧?”

我恍若未闻,呆呆的望着他,他笑起来竟然那么好看,那么慈祥,令我不禁想起了自己的老爸。对,他的笑和我老爸的笑太像了。如果说刚才他看书时是一个哲人,那么现在就变成了一位慈父,我无法想象一个人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气质竟然会变化的那么大,更无法想象一个看起来如此慈祥的人竟然会是深圳黑道的老大,竟然会是一个双手沾满血腥的黑道枭雄。

突然,我感到自己的臀部被梁拧了一下。我猛的清醒了过来,啊,我怎么失态了。

我想起了刚才施利好象问过我话,连忙慌忙回答道:“我,我就是金,金洋。”

我说话也有些结巴了。自己今天怎么了,怎么变的这么没用?我小心的望了望施利,只见他的脸上仍然挂着那股温暖的笑容,才放下心来。

“果然不错,难怪小梁会看上你。”

他的目光慢慢发生了变化,变的深不可测,犹如一潭深不见底的黑幽幽的水。我感到自己仿佛赤裸裸的站在他的面前,连藏在自己心里的一些小秘密也被他看穿了。

我傻傻的愣在那里,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错!以后你就跟着小梁吧。好好干。”他的目光又变的慈祥起来,我感到周围的压力骤然消失,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小梁,你们可以走了。”他说完这句话后,目光又移向了桌面上的文件。

我看见梁也松了口气,他向我使了个眼色,然后我们悄悄向门外走去……

一走到门外,我不禁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发现自己的额头上竟然全是汗水。现在我终于知道了施利为什么能够稳稳的坐着黑道第一把交椅坐了十几年,仅凭他那气势就可以让一般人对他低首叩拜。

柔一看见我走出来,就迎了上来,轻声问道:“洋,怎么了?”

我擦去额头上的汗,从脸上挤出几丝笑容,道:“没事,里面太闷了。”

※※※

来到一楼后,我才完全恢复过来。

我使劲吸了一口空气,然后对着梁苦笑了一下:“刚才我给你丢脸了。”

他将手搭在了我的肩上,笑道:“不,你刚才的表现已经很好了。我第一次看见施哥时,表现的比你刚才还差。”

说着,他的目光变的痴迷起来,缓缓道:“他是我见过的最有魅力的人。也只有他,才配做我的大哥。”

望着梁那痴迷的样子,我心情变的沉重起来,施利在黑道中人,特别是在他的手下心里,已经完全被神化了……

“洋,我们走吧。”

柔突然说话了,将我从沉思中唤醒了过来。梁也清醒了过来。他干咳了一声,道:“走吧。”

※※※

当我们走出厅门时,一辆小轿车在门口停了下来,接着从车中走下来了三个人,其中一人很恭敬的将车的后门打开了,然后一个长得和施利有些像,但是看起来很轻浮的年轻人从车中走了出来。

梁一看见那年轻人,脸色变了一下,但随即又堆上了他那招牌似的的笑容。那年轻人的目光只是在了梁的身上稍稍停留了一下,便转到了柔的脸上。
关键词:囌h

作者:嘵笨豬

《流氓老師~第二十六章[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嘵笨豬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