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北一啊北一

发表日期:2006-07-2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前几天晚上梦见北一。它的地基突然松动,然后整栋楼房,像一艘起航的轮船一般,载着我们,冲向棠下村。所经之处,楼房有如潮水般,自动空出一条道路……
民院00级的很大一部分学生,从踏进校门的一刻,就和它相依为命了三年。我们是它的第一批过客。我想,如果有一只巨大的穿梭时空的眼睛,这三年来从每个窗口看进去,会看到怎样青涩或许一度天真的我们,在大学中懵懂地摔倒、成长,然后变得狡黠、沉默、坚强、隐忍……四年时间,我已不是过去的我,你们,也不是以前的你们。
记得,第一次报到,目瞪口呆地看着师兄,提着我大大的行李,噔噔噔地爬上7楼。他是身轻如燕,我是在后面气喘吁吁狼狈不堪。后来,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慢慢适应爬那么高的楼层。记得,熄灯后,我们宿舍的人,讨论班里才子的诗句“告诉你一个骇人的秘密/饭堂里的豆腐/昨晚砸死了一条狗”,然后爆发一阵大笑。记得,某年一场疯狂的流星雨,我们每个人曾许下虔诚美好的愿望,有多少最终成真?又有多少被人在乎着?记得,每到冬天,电热煲、电热棒等违禁武器上场之时,便是断电的高峰期,在黑暗中守着余温的水煲,无奈地开始艰难的等待。记得,就着床头的微弱灯光,我们笨拙地拿起棒针,那时,映耀在每个人脸上的,是什么样的表情?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没有想象中的精彩,但是,一点一滴,烙进的是我们青春和生命,无论毕业时分潇洒离去还是恋恋不舍,曾经的岁月、曾经的心情、曾经的人儿,已在身后。
我们宿舍,从大一就相约要写一本宿舍日记。每个人每天轮流地写。当初大家的美好愿望是等毕业的时候,一起看一看我们的经历。可惜个个都是坚持不了的懒虫,等到大四的时候,我在潮湿杂乱的7栋,看着冷冷清清的宿舍,翻开轻布灰尘的日记本,上面大概是寥寥20多篇日记,其中大部分出自老虫和我的手笔。我默默地把它收入行囊,在那兵纷马乱的时刻,已经无人顾暇它的存在,那么,就让我带走我们共同的记忆吧。
会记得,有个性的“郭大”。 大学生活过得优哉闲哉,是难得的不在乎分数的当代大学生。会经常往下铺的我掉东西,有时是杂志,有时是被子,往往让我措手不及。但是,煮得一手不错的菜,成就我们宿舍打边炉时的顶梁柱,公认的“大厨”。
会记得,勤奋的颖璇。每天早晨,犹如一个准时的闹钟,会在6点多的时候弹起,寒暑不改去读英语。冷冽的冬天,我们睡眼朦松的时候她已经背起书包溜出宿舍。这个时候,我们钦佩她超人般的毅力同时只好告诉自己“根据科学研究,每个人需要的睡眠时间是不一样的”,然后,很不争气地继续……睡觉。
会记得,“煲粥能手”菜包同志。她最大特性之一是:能抱着电话狂煲几个钟头。期间或站或蹲姿势多变,轻声细语滔滔不绝,偶尔发出令我们“毛骨悚然”的笑声。我们时常奇怪的是,她哪来的那么多话说?佩服得五体投地。
会记得,“哎呀老公”老虫。一个广州女子,现代“西关小姐”。有着男生的好动,全身上下似乎有挥洒不完的精力。兴趣广泛,对烹饪、手工一类兴趣浓厚,主意多,体育挺棒。大一军训拉练,10多公里又跑又赶我差点支持不住,她居然越到后面的路程越兴奋,还唱起歌来。幸亏她和另一个同学半拉半拽地把我弄回学校(比起上了救护车那些,我还算是靠自己脚点地回到终点~)我们会在彼此心情不好的时候一起喝喝啤酒、站在阳台望着漆黑的校园聊一聊天,宽慰对方。
会记得,同是潮汕女子的沈娜。我们班里为数不多的“班对之一”,而且,将爱情进行到底。也许是来自同一个地域,在性格方面,我们有着共同的特性。有些东西,已经不需要言语。我只知道,在累了倦了的时候,她的被窝,愿意为我留下温暖的一处,这,就够了。在大四的某个清晨,我静静地躺在床上,听到了类似啜泣的声音(我不确定她是不是感冒),她背向我在书桌奋笔疾书。后来我才知道,她在看上一篇我写的宿舍日记,是感动、感触而哭泣了吗?在我的日记后面,是她的文字。
我们大家,似乎还欠彼此一个拥抱。为了我们共同的四年,为了曾经的交集。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在听《阳光总在风雨后》。想念远方的712的姐妹们,你们,还好吗?

作者:豆豆

《北一啊北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豆豆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