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托孤之后谁主沉浮

发表日期:2008-03-1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也许最让皇帝们闹心的不是如何取得江山美人,而是怎么把疆土传给子孙万世不绝吧。所以历代皇帝都挖空心思在继承制度上做文章。尽管中国古代有各种继承制度,比如兄终弟及制度,比如嫡长子制度。但是在个人权力超越一切的社会里,制度等于虚设。因此皇帝想把江山传谁,在生前就是一个个人喜好问题,然而身后呢?皇帝立完继承人,两腿一蹬咯屁了,丢下孤儿寡妇怎么办?这个问题可犯了难。

    西方有个观点,说儿子在潜意识里老是有着杀父娶母的恶劣念头,这被称之为俄狄普斯情结。其实就是年轻人对压迫自己的父权的一种反抗意识。儿子们心里不买帐,老子们自然也感到了危险的迫近。康熙第一个太子等了四十多年,没有轮到自己,心生不满,满大街发牢骚说:“古今天下,岂有四十年之太子乎?”话传到康熙耳里,听得老人家鸡皮疙瘩掉一地。于是大手一挥,废!这就废了。大的废了,只好立小的。可是贵为天子同样不能够随心所欲,同样有许多难以把握的事情,这就使得很多老皇帝还没有看到小儿子长大成人就崩了。“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老皇帝们的呐喊在这个时候如此无力,再一次验证了时间的公平与残酷。

    于是托孤就成了历史舞台上经常上演的经典剧目。应该说最先将这一节目开发出来,并成功上演的是汉武帝刘彻。此人雄才大略,一生中指哪打哪,连强悍难屈的匈奴人也被打的哭丧着脸唱:“失我祁连山,任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随后搬了个一干二净。但是雄才大略的人很容易犯的一个错误就是刚愎自用,听不进别人的劝谏。太史令司马迁不过替投降匈奴的李陵说了句公道话,就被阉了。可以想见这个人的刚愎与强悍。
     
    可是再刚愎强悍的人也有弯腰的时候。汉武帝临死之前把霍光、马日磾、上官桀、桑弘羊招进宫里,先一体升官,然后要他们共同辅佐才八岁的太子。刘彻一辈子的确够狠,但也眼光独到。因为他选择了霍光来托孤。他升天前就多次请霍光照顾自己的小太子。还找人画了一幅周公背成王朝诸侯图,送给霍光,暗示霍光要学习周公好榜样。霍光果然忠心,而且能力出众。金日磾早死,上官桀和桑弘羊背叛刘彻,幸亏霍光这个全能型的大臣才使得汉朝命运得以延续,并且出现了昭宣中兴的好局面。

    刘备在白帝城托孤与诸葛亮和李严。也体现了刘大耳朵的过人之处。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诸葛亮,并且别有深意的加了一个李严。仅仅看罗贯中的《三国演义》很难明了李严在蜀国的真正地位,因为全给诸葛亮遮住了。其实李严在蜀国就是本土势力的代表,属于地头蛇。而刘备、诸葛亮则是典型的过江龙。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刘备是深深明白的。所以托孤给这俩人实在是稳定政局平衡势力的无奈之举。没想到诸葛亮不准备搞平衡,逮住机会就把李严给治了,而且到死李严都没有再反弹,反而在诸葛亮死的时候大哭一场,眼泪汪汪的说能给自己摘帽子平反的只有诸葛亮。李严被压下去,整个蜀国的政治局面就是一个单极的局面。这就和霍光镇压了上官桀和桑弘羊的反叛之后一样,唯一一个托孤重臣变成了老大。这样的单极状态应该有两个趋势,一种是如霍光一样尽力辅佐,使得国家平稳前行;另一种则是取而代之。不过看起来诸葛亮一心平定中原,并无取代的野心。所以刘禅可以安安稳稳享受太平日子。

    与刘备遥遥相对的曹睿则是在托孤游戏中继续推陈出新,把儿子托孤给曹爽和司马懿,在顾命大臣的组合中特意加进一个曹家的人。这样一来,政权归曹氏的可能性更稳妥一些。遗憾的是,曹睿用人举亲不举贤。论起能力,曹爽拍马也追不上司马懿。很快,司马懿便打破了权力平衡,形成了一家独大的局面。他可没有霍光和诸葛亮那样的好品质,据说司马懿有狼顾之相,“内忌而外宽,猜忌多权变”。魏武帝曹操就背后这么八卦过司马懿,并明确跟自家人打过招呼:“司马懿非人臣也,必预汝家事。”曹阿瞒的眼力那是相当的准,果然司马懿一旦得势,就和他的儿子们从曹氏家族中把政权夺了过来,

    另一个托孤的后周皇帝柴荣算是少有的英雄,可惜死得早,无奈只有托孤于宰相范质、等人和殿前诸军都检点赵匡胤。在柴荣看来,文武搭配,干活不累。然而柴荣的阅览和眼光很难和刘彻、刘备相比。赵匡胤轻设一计,就黄袍加身,接管了柴荣的事业。赵匡胤之所以能打破桎梏,首先就在于他手里握的是刀把子。刀把子里出政权,这个理论可是任谁都明白的。而柴荣所信托的宰相范质可没有刀把子,其他柴家亲戚呢?对不起,更没有。所以一旦刀尖对准了胸口,固执如范质者,也不得不就范,从而给这个昔日的同僚三跪九拜高呼万岁。

    清朝的顺治皇帝福临也是中年托孤。顾命大臣是鳌拜、索尼、苏克萨哈和遏必隆。同样是想让他们之间存在制衡,从而让自己的江山永固。但是这种表面平衡的局面在暗地里的角力之后必然又被打破。在激烈的角逐中,鳌拜胜出,又成了单极局面。只是后来的发展倒是出人意料,年纪轻轻的康熙凭着过人的智慧除掉了鳌拜,从而将权力收归己有。这次倒算是在托孤游戏中又玩出了创新,玩出了跨越式发展。

    刘彻、刘备或许能够预测到霍光、诸葛亮能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但曹睿则不得不防着点,刻意加了一个曹爽,这就表明是对司马懿的怀疑。柴荣没有更多时间去认识赵检点,以致于丢了天下,苦了自己的老婆孩子;而福临则干脆全部用宗室的人了,尽管这样,如果不是他的儿子足够机智,加上勇气过人,清朝的历史如何书写,恐怕就很难说。

    可见托孤一事,无论对顾命大臣怎样安排组合,始终是一个极不稳定的动态格局。文武搭配、内外兼顾、亲疏有别、本地与外来势力相结合,不管怎么把这几块积木拼来拼去,托孤跟被托孤的人都像是在走着钢丝,又好像是在玩火。面对可怜巴巴的孤儿寡妇,面对真龙宝座带来的巨大快感,道德操守、权力诱惑、他人的制衡、自己的野心。这些小九九正在每个人的心中飞快的运算着。在没有相应的制度进行有力约束的局面下,在以血腥换帝位的时代里,所谓的权力制衡只能够保持暂时的平静,而各方势力总是在不断消长变化的。后来的角力必然只有一方胜出,胜出者能否按照老皇帝的意愿为他看家护院照顾孩子,那可只有天晓得了。

关键词:飞过

作者:金斗云

《托孤之后谁主沉浮》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金斗云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