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蝶恋(八)

发表日期:2006-10-2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第二十二章 魔相争 道相克

天宫的上空那血色的云团,提醒着所有人一个在劫难逃的预言,今天的一战,关系着所有人的希望与全世界的绝望。十二门派齐集了所有的门人陆续踏上天宫,因为这一战如果输了,所有的一切都成了泡影,因此必须倾尽全力,才是为了门派争取那最后一线生机。

玲珑跟随师傅的一路,都能强烈地感觉到所有姐妹的恐惧与沉重,但当她真正踏上天宫,抬头看见那片血云的时候,才真实地感觉到了近在咫尺的死亡。师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分别与先一步到达的各门派掌门人点头示意。

如来佛祖,玉皇和王母都在九重天,观看着下面的一切,三人并不言语。料想王母也有没预料到今天的变故吧,逆天蛊的确成功进化为魔神,西天也的确遗失了轮回的命门,然而此时此刻天宫并没有因此而强大起来,反而面临着灭顶之灾。

这一周来,十二门派研究了一套方案,由方寸,女儿,盘丝,五庄四大门派组成九重“天劫大阵”,对魔神进行封印;再由大唐,狮驼岭,魔王寨,龙宫四大以攻击和法术著称的门派组成九重“天诛大阵”,对魔神进行攻击;化生寺,普陀,地府,天宫四大门派组成九重“天逝大阵”,对“天劫”,“天诛”进行辅助。十二门派各自挑选出了八名精英弟子,掌门人再组成一重,配合练习了一周,时间不允许他们多做准备,今天魔神正式出世,决战开始了。

天宫门人施法在血云下建造了一个广阔的平台——天阶,所有作战的斗士都站到了平台上。玲珑仰望着仿佛站在空中的师姐们,如果前八重大阵失败,其他门人就要用自己微薄的力量上去困住魔神,争取第九重大阵的时间了。

托塔天王一声令下,一重天劫大阵带着耀眼的黄蓝双色光晕向血云罩去,一重天诛大阵带着刺耳的龙啸和雷鸣贯穿血云而出,云仿佛瞬间被打散了,所有人都欢腾叫嚣鼓舞着士气,一重天逝大阵将前面八个人笼罩在红色的保护膜下。

李天王不敢轻敌,命令二三重大阵也跟进。一切进展得都很顺利,血云开始越缩越小,并逐渐减淡着颜色。当第六重大阵朝血云打去的时候,前五重大阵突然开始了剧烈的震动,所有在天阶施法的人都随之震颤起来。血云瞬间爆炸,无数呼啸着的亡灵带着浓厚的死亡之气疯狂四射,接触到的人立即毙命。很多在天阶下面观战的人都惊恐逃窜。李天王命令七八重大阵迅速支援。可是在第八重大阵接触到只有圆盆大小的血云时,那块黑红的东西闪了闪,突然消失了踪影,所有大阵霎时失去了攻击对象,四周死一般的宁静。无论天阶上还是天阶下,大家都紧崩了神经,圆睁双眼抬头张望着,甚至连眨眼的功夫都不敢有。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尖啸令所有人都捂住了双耳,天宫的凌霄宝殿刹那间被炸得粉碎,再定睛看时,天阶上大部分施法的精英弟子,如同雪花般从天宫坠落了下去,剩下的人发疯了一般在天宫乱窜,有的人甚至自己从天宫跳了下去。菩提老祖大喝一声:“不要乱!他在那儿!”如同沐古洪钟般的声音震醒了不少人的神经。人们抬头一看,一个黑衣长发的人影,隐隐约约在方寸山的上方。

“你们……都上去……”女儿村掌门人看着身后的众多弟子,无奈又心痛地沉沉说着,她知道这些跟随她多年的孩子上了天阶就等于送死,可是她没有任何办法,只能让这些孩子用年轻的生命来换取第九重大阵的准备时间。

刚上天阶,玲珑就觉得头晕,站在上面仿佛站在空中,没有任何能够凭借的地方。

“玲珑,一会儿你在我身后,你武功太差了!”晴子故作振奋地向玲珑炫耀着,实际是为了掩饰自己面对死亡的胆怯。

玲珑紧紧握了一下晴子的手,两人迅速往黑影靠拢而去。

方寸山的天空上顿时一片腥风血雨,魔神叫嚣着像捏死蚂蚁一般打落着一个个飞蛾扑火的人。晴子放开玲珑的手,拿着顺逆神针如同散花的天女般朝着魔神射去。无数的封印竭尽所能的控制着魔神,无数的天雷,天火,巨浪,仿佛给魔神搔痒般徒劳地攻击着。

突然间,晴子的身体被震了出来,玲珑急忙上前接住,晴子顿时口吐鲜血。

“玲珑,玲珑,他……他他是我们在凤七遇到的那个人!”晴子喘息着震惊万分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

“他们头上都有一样的火焰纹路……”晴子话音没落,一阵阴风呼啸而来,魔神瞬间出现在两人的眼前。

玲珑缓缓地抬头对上魔神那带血的双眼,他邪笑着的面容映在她惊恐的双眸中。

“嘿嘿,瑶兰,我们又见面了,你还好吗?”随着他一声“瑶兰”,玲珑的记忆仿佛被打开了封印般如洪水涌了进来。

玲珑愣愣地开阖着双唇,却发不出一句话,眼前点点滴滴的情景重现,让她知道了眼前这个人的真正身份。这时又有很多门派的弟子争相扑来。

“还不自量力,我祝融等了这么久,岂容你们这些蝼蚁破坏我的好事,你们两个小家伙先给你们的师傅铺路吧,嘿嘿!”

看着他掌风扇动,玲珑回过神来下意识地抱着晴子,用身体尽量掩护着晴子,静静地等待着即将而来的死亡。

“小刀,她是兰啊!你快醒醒!”飘和落叶一招龙吟制造了一片水幕在魔神和玲珑之间。他们总算明白了诳刀失踪的真正原因。

“我不是诳刀,你们别白费力气,嘿嘿!”

“你是诳刀!拿命来!”一声娇喝,一个狐美人冲了过来。

魔神轻松一闪,奸笑着:“狐泡泡,害死灭天的是你自己啊!”

“你胡说什么!”

“灭天为了找到你,才归顺我,让我得以二次蜕变的,嘿嘿,多亏了你啊!”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般震得泡泡站在那儿再也动弹不得。

“还是先杀瑶兰好了,省得以后麻烦!”魔神闪身再度袭向玲珑。第九重大阵此时由各门派掌门人施法向魔神袭来。

当他的掌快要打上玲珑时,却立即拐弯收回,强劲的掌力打在了自己的额头上,魔神惨叫一声后退连连。

“诳刀,好小子,你现在还能控制自己的身体!”魔神咬牙切齿地咒骂着。

九重大阵袭击到了,魔神出掌还击,可是每一掌都打在了自己的身上。天诛大阵的水龙从他头上的火焰纹贯穿而过。魔神从天阶跌落而下,掉在了方寸山颠。

十二掌门人尾随而至,看见魔神在地上痛苦地打着滚。

“好小子,跟我争斗,你休想!身体我不会还你!”魔神抱头在地上猛烈地撞击着。

“我把身体给你不是让你杀兰!”两个声音在他体内徘徊着。

“杀不杀?”白晶晶站在不远处焦急地询问着。

“杀!夜长梦多!”大大王笃定地回答。

当他们正要动手的时候,一个红影一闪,快速地将魔神带进了方寸山的山洞中,洞口立即被祝融封上了强劲的咒语,任谁也打不开了。

“那,那是……我的珑儿……”女儿村掌门惊骇万分地喃喃说着。

尾章  君有语 双飞去

他躺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玲珑跪在他身边手足无措地颤抖。

“你杀了我!杀了我吧!”他勉强自己坐起身子,用双手扣着她的双肩:“杀了我,你看这儿,这儿就是他的命门,快拿你的暗器扎进来!”玲珑惊恐万分般地瞪大双眼直直地盯着他,眼泪一滴一滴落下来,身体抖动地如同鸟儿受伤的翅膀。

他指着的那个额头上的火焰纹饰,突突地跃动着,他也随着它每一次的跃动而痛苦不已。

“快杀了我!”他粗鲁地晃动着仿佛雕像般的她,声嘶力竭地叫喊着。

玲珑伤心欲绝,低着头紧闭双眼,双手抱头使劲地摇着。所有的前世的记忆充斥着她的大脑,眼前的情景又让她无法负荷。她没有任何力气反驳什么,只能不住地痛哭,不住地颤抖,不住地摇头。

“啊!”他再次在地上抱头打着滚,头上的火焰纹越发明显。玲珑慌忙用颤动的手去捂他的额头,在碰触的瞬间,手上便被烫了一个很大的泡。

“别,别再碰它……”好像是怕伤害她,他无力地靠在洞中的石壁边,将身子紧紧缩作一团。来不及感觉手上的痛,玲珑无助地扶住他紧绷的身体,只为让他能好受一点。

“为什么你不动手,我求你了,杀了我什么都解决了……”

她快要窒息般地喘着气,强压下哽在自己喉咙中的疼痛,哽咽着:“怎么这么傻,怎么这么……傻……”

他用大汗淋漓的手从怀中拿出了一块温润的兰花形玉佩,珍惜地放到她的手中。玲珑感受着玉佩的清凉,埋藏在记忆深处的点点滴滴浸润着眼角,她抬头勉强地向他微笑着。好像突然想到什么,玲珑把玉佩紧贴在了他的额头上,玉中的水胆突然间流光异材,用自己的力量顽强地抵抗着强烈的灼热。突然“啪”的一声响,水胆炸裂了,玉中的所有水分渐渐蒸发。玲珑撕下衣袋绑住玉佩,左手将顺逆神针放在嘴边用牙咬住,顺势手腕在暗器的倒刺上一划,鲜血汩汩地从左腕流出。

“你!”他大骇,然而玲珑用右手立即捂主了他的口,将左手腕的血液流在了玉佩上,鲜红的液体滋滋地蒸发着。他惊恐地想要阻止她,但额头的清凉感觉让他浑身一下虚脱了下来,没有任何力气去搬开她的手,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渐渐泛白的面孔以及感觉那清凉的液体沿着自己的脸边流淌着。

“你听我说……你真的是天下最傻最笨的人。你让逆天蛊上身,换来我转世的机会,因为你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那种痛苦,但你就是想不到,转生的我,看见不能再转生的你,痛苦是相同的。你真的很笨,你换来的只是我的痛苦……”缓缓放开捂着他的右手,玲珑拿袖子擦拭着他脸上的血迹,像在跟家人聊天一样缓缓道来:“不能让魔神害人了,我只想到一个办法。还记得我说想做大山吗?反正你也无法转世了,我们两个……做两座相伴的大山……常常久久地镇压魔神,你说好吗?”她笑意盈盈地看着他的双眼,就像愿望就要实现般的幸福。

“好……”他深邃的眼神跟她交叠,共同憧憬着一切。

他打开石洞门口的封印,跟玲珑踉跄走出去,暗器带着雷击瞬间打了过来,他们都来不及躲闪,她挡在他的前面硬生生接下了重创。

“珑儿,你做什么!”女儿村掌门大骇,先前以为与魔神一起进入山洞的徒弟必死无疑,没想到竟然活着出现在所有人面前,还保护着这个孽障。

玲珑吃力地双膝跪地,朝观音深深叩首:“菩萨……事情的原委您是最清楚不过了,求您……看在,看在我们历尽磨难的份上,允许我们化山镇压祝融永生永世……”

“兰,小刀!……”落叶和飘吃惊于他们的决定,却在看到他们坚决的眼神时,咽下了话语,好像这的确是最好的解决之道,对所有人而言。大家都沉默着,泡泡攥紧拳头,她想为灭天报仇,但到底应该杀魔神亦或是诳刀,她开始犹豫了。毕竟几十年已经过去,昔日四个共同上刀山下火海的朋友转眼间分崩离析,眼下的她实不应该落井下石了。然而他们能化山相伴,她呢?当她真正知道自己喜欢的人是灭天的时候,自己却早已把一切毁了……

“菩萨看在我李靖的情面上,就成全他们吧,唉……”托塔天王摇了摇头,一切的一切都是由天宫造下的孽,如今牵连众多,也实在不应该再苦了这对孩子了。

观音深思后,拿出净瓶中的杨柳枝叹道:“我佛镇山咒,不到万不得已……不能使用。但……没想到……今天还是用上了……”

“……多谢……成全,……感谢师傅的养育之恩!”玲珑向众人深深一拜,便和诳刀相互搀扶着,缓缓走到方寸山颠的万丈悬崖边上。

“做两座大山……”眼前不是万丈悬崖,是一生的素愿。

“春看满眼新绿,夏饮清凉流水……”他曾经答应她的一切,如今可以如愿了。

“秋听满山蝉鸣,冬闻寒梅飘香!”未来还是很美好,不是吗……

“见证永远……”

两个从山边坠落的身影,一黑一红,犹如双飞的蝴蝶在空中翩翩而下,一道金光从观音的净瓶射出,方寸山震动起来,转眼间,两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屹立在众人的眼前。另外一道金光从山中射向了天空,天舞宝象轮带着光芒停留在两座山的上空旋转。“天劫大阵”带着封印的黄蓝光芒在两座山峰间缓缓回转,淡淡的雾霭在山腰流淌着。洪水退去,四洲重现生机勃勃的景象。几世轮回之后,人们逐渐遗忘了曾经镇压魔神的山,只知道那两座终年云蒸霞蔚,比翼而居的山峰名叫“双翅山”。

 

“娘,你最喜欢到方寸山来了,为什么呢?”

“看看双翅山……”

“那山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镇压了祝融嘛!”

“……那是娘和爹曾经最好的……朋友。”

 

曾经拥有的,不要忘记。不能得到的,更要珍惜。属于自己的,不要放弃。已经失去的,留作回忆。

作者:121794545

《蝶恋(八)》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121794545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