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蝶恋(二)

发表日期:2006-10-27 摄影器材: 景区:关山 桥头 关山牧场 云和 桥头 桥头 丰都 甲子 光泽 溶洞 蓬莱 点击数: 投票数:

第四章 闯地府 探天机

黄昏下的驿站门可罗雀,此时还出长安城的人没有几个了。

“兰!”泡泡从驿站的方向扑了过来。“你可算来了,我再也不要跟死灭天单独相处了!”

“唉唉,再次好意提醒小姐注意用词,我死了吗?我怎么发现我活得好好的!”

“啊!啊!我受不了了!去地府啦!”泡泡跺跺脚,气急败坏地向驿站外走去。

“哎!泡泡!”灭天举起扇子向泡泡叫喊着。

“又干吗!你个死……”泡泡闻声回头举起拳头示威着,脸被气得通红。

“反了,这边……”

 

泡泡挽着兰的胳膊在前面怒气冲冲地走着,手中拿着一根点燃的香探察着方向。

“怎么了?气成这样!”看着泡泡黑着脸,撅起嘴,样子真是好玩。

“那个死……老挑我语病!”

回头看了眼兴趣昂然般注视着泡泡的灭天,兰笑出声来。泡泡生气的样子是很有意思,难怪灭天想逗她了。

“啊!兰,你还笑……”

“泡泡!好像到了!”凭借着天宫对阴气的敏锐感觉,兰发现周遭的阴气浓重异常。

“嗯!到了!”看了眼手中的香所散发的青烟,泡泡肯定着。

诳刀和灭天走上前来,眼前的景象如同乱坟岗一样,前方还飘忽不定地有几点绿荧荧的鬼火。

“这就是地府?”诳刀诧异地问着,国境居然有这样的地方。

“不,这是地府大门所在。你们等等。”泡泡展开手中的鞭子,举在头顶旋转一圈,白色的光圈随着鞭子的嗡鸣声四散开来。不久,浓雾弥漫的前方出现了一个身影,白色的头发在雾气中随着主人轻盈的步伐飘荡着,身影在坟堆中时而蜿蜒而行,时而忽隐忽现。

“原来是泡泡,不是姐姐啊!”异样的声音飘了过来。

“云,怎么了,只能你姐姐来啊!”收起鞭子,泡泡迎了上去。

她有着如同名字一样如云的白发,额头上赫然印着一个骷髅的标记。身后一双骨翅不时扇动着,颤巍巍地让人担心。

“泡泡怎么会到地府来?他们又是何人?”云拿起手中蓝色的魔棒指着泡泡身后的众人,好像还有个天宫的人呢,来地府找茬吗?

“云,我们只是想问问最近鬼门开了没有!现在有很多厉鬼在大唐境外锁魂,你知道吗?”泡泡按下她高举着的魔棒,细细地问着。

“离鬼门敞开的时间还有两个月。”云说话总带着不急不慢的空洞,那声音仿佛没有生命和感情的迹象。

“没有异常吗?最近有没有突然增多枉死的鬼魂呢?”灭天想起那些没有魂魄的尸体,如果地府收到了魂就好,如果没有……

“师傅只是不让我们进入地狱……有没有收压枉死的鬼魂,就得看陆判官的生死簿了。”

“云最好了,带我们去看看生死薄吧!”泡泡抓住云的胳膊央求着。

“带你去没问题,他们不行。”

“我们一起去!”四人这时倒是很有默契的异口同声。

“可他们两个活人,还有这个,是天宫的吧。你们阳气太重,经过奈何桥会被发现的。”

“没有不用经过奈何桥的路吗?好云,你从小在这儿长大的。”

“有是有,那是去丰都的路,但是途中会经过地狱门口,要是不注意被吸进地狱去,即使你们没事,我可惨啦!师傅现在不让进地狱的!”难得见到云波澜不惊的脸上出现为难的表情,泡泡缠人的功夫还是很深的。

 

云很不情愿地带着四个人往地府大门走去,白色的雾气渐渐退散,一个巨大的洞口出现在眼前,洞里绿色和紫色的雾弥漫出来,间或有热浪夹杂着呜喑呼啸而出,热风打在人的身上却有着丝丝寒意。

进入了地府,远远看到在冲天的火光下,一座拱桥飞驾在深渊的两头,有一位驼背的婆婆站在桥头,不停地给即将过桥的鬼魂递上一个个小碗。云打了打手势,诳刀一行人跟在她身后迅速绕过了轮回司,往丰都的方向走去。

 

“丰都往前就是地狱了,你们都小心!”云带着大家绕过丰都边巡逻的牛头继续前进。

看着前方越来越近的地狱洞口,兰开始不由自主地发抖。

“你们……听到什么声音没有?”兰双手环抱,簌簌地问着。

“没啊!”泡泡奇怪地看着发抖的兰。云和灭天也停下了脚步。

“你听到什么了?”诳刀皱紧眉头看着兰。

从诳刀的眼神中得到了镇定:“‘过来’……有人从那儿叫我。”兰指着地狱的方向说着。

“本来想绕过地狱直接去生死间的,现在我决定去地狱看看!”看了看黑漆漆的洞口,诳刀将剑调整到随时可以拔出的位置,转身向地狱走去。

“疯了!”云闪身上前拦住他,露出着急的神色大喊。

“没疯,很正常!”诳刀依旧邪邪一笑,露出他的自信和张狂。

“有人进入地狱,师傅立即就会知道……”看着诳刀丝毫不退让,执意向前,云愤怒了:“要进地狱先过我这关!”诳刀应声宝剑出鞘。

“不要伤了云!”泡泡向诳刀叫喊着,并且先诳刀一步完全封住了云的动作。

“云,对不起了,我也想进去看看!”泡泡拉着兰尾随着灭天进入了地狱。

 

这就是地狱吗!看着死寂又空旷的溶洞一般的巨大空间,诳刀心里一惊。难道不应该是有很多鬼魂才称之为地狱吗?为什么此刻甚至连阴气与鬼火都没有,更别提看见鬼魂了!

“兰,还能听到那个声音吗?”

“能……”

“在哪儿?”

顺着兰的指引,四人又进入一个洞口。

“啊!”在兰的惊呼下,诳刀看见前方石柱上用铁索捆绑着一个面目狰狞的怪物,四周的灵魂仿佛没有了思想,一个个钻进他的身体。溶洞上方还不断涌入更多的灵魂。而他的身体也在渐渐膨胀,使绑着四肢的铁链深深嵌入肉中。

“又来了四个,哈哈……”加杂着腥臭的狂风随着怪物的话语扑面而来。

看见怪物在不断吞噬着灵魂,灭天忽然联想到境外死人魂魄的消失也许是……

“想吃我们四个?你先回答一个问题!”

“废话少说,把天宫的弟子先给我送上来!”说话间无数魂魄呼啸着扑向兰。兰伸展隐藏许久的双翅一跃而起,旋转轻盈的身子挥动飘带的同时掐动灵诀,一道道闪电从天而降,伴随着飘带清脆的抽击声,一个个魂魄嚎叫着烟消云散。

诳刀将大唐官府的反间之计发挥到了极至,很多魂魄被迷惑了心智向怪物反噬而去。

看见诳刀和兰足以对付那些魂魄,泡泡和灭天绕到怪物的身后给他以重击。

突然怪物大喝一声:“你是天宫的玄彩娥!”四周顿时停下了所有声响,安静到只有他们的呼吸声。“岩妍在哪儿?岩妍在哪儿!”怪物继续咆哮着,整个溶洞开始颤簌起来。

“妍……岩妍?你是谁!”即使天摇地动也比不上兰此刻心中的震惊,这个怪物认识妍!怎么会这样!

“告诉我岩妍现在在哪儿!”看着逐渐失控的怪物,诳刀和灭天戒备了起来。

“她死了……”

“不,不!你骗我,我要杀了你!”怪物挣扎着,铁链在石柱上摩擦,铮铮作响。

灭天发现石柱开始有了裂痕,便挡在泡泡前面。诳刀剑光一闪,后发制人蓄势待发。

不到一刻时间,石柱轰然而断,怪物带着沉重的铁链冲了过来。诳刀立即拿剑刺了过去。兰再次腾空而起,伸展双臂,一招五雷轰顶,打得怪物皮开肉绽,无数魂魄四散而出。灭天带着泡泡躲闪着四处坠落的巨石,重新来到了诳刀身边。怪物站稳身形,扬手打出灵诀,一道蓝色光轮从天而降,将兰围在中心,兰从空中跌落在了地上。

看着身下蓝色的光轮,兰颤抖着,震惊着,无奈着:“这是天宫的镇妖,你……你到底是谁!”

“你们都去给岩妍陪葬!”怪物挥动着手中的铁链,五雷轰顶不断落下,在四周形成剧烈的爆炸。

“兰!”泡泡舞动着鞭子,一道粉色光柱破空而来。光柱照耀着兰,将蓝色的光轮转换成了粉紫色的星环。兰带着粉色的光晕脱离了桎梏,重新飞到空中,双手在眼前交叉舞动,很久不曾运用这招“清明自在”,兰发觉有点吃力了。

惊骇,也许用震惊已经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兰浑身无力地看着眼前的情景,在“清明自在”法术的辅助下,兰看清了怪物的原形。金色的铠甲,红色的披风,不怒自威的凌厉眼神……

“隐……师兄……”兰抖动地如同风中的落叶,隐师兄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永远被关押在天牢的吗!

不由得渐渐走进眼前天神般的师兄:“隐师兄……我是兰啊!我是瑶兰啊!”

“收神!”诳刀奋力拉开逐渐接近怪物的兰:“他不是你的师兄了,醒醒!”

“灭天!”泡泡惊叫出声,灭天在她身前挡住了一条铁链的攻击,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你个死灭天!干吗替我挡!”泡泡扶住身形已显迟钝的灭天。他单膝跪地,手中铁扇撑在地上,抵挡着身体的摇摇欲坠。

“泡泡,你别死啊死的,你看我这样子像死了吗!再叫就被你叫死了!哈哈……咳……咳……”

“这个时候还开玩笑,你个死……”

 

看着受伤的灭天,大汗淋漓的诳刀以及全力躲闪的泡泡,兰总算镇定了下来。

“淡淡野花香……烟雾盖似梦乡……”伴随着三个人的震惊,从兰的口中缓缓飘出熟悉的词,凄凉婉转的旋律。

“别后故乡千里外,那世事变模样……”

怪物在歌声中慢慢停下了攻击,回头望着兰。

“池塘有鸳鸯……心若醉两情长……”

诳刀和灭天对望一眼,两人同时发动攻击,泡泡也不断用“勾魂”重创着怪物。

“月是故乡光与亮,已照在爱河上,我却在他乡……”

怪物面对三个人的袭击,仍然站立不动,仿佛一尊雕像般矗立着与兰对视。“千里关山!风雨他乡!乡音我愿听,家里酒,我愿能尝!”怪物用他粗糙的嗓音接着兰的歌,此时的诳刀和灭天再也无法下重手攻击了,无措地看着怪物和兰,泡泡也惊奇地看着他们的反应。

原来这首歌是这样唱的,灭天总算一了心愿,但此刻的情景却难以让他露出满足的微笑。

“莫道隔千山,朝夕里也梦想,但愿有朝身化蝶,对抗着风雨霜,我再踏家乡……”一曲唱罢,怪物发出阵阵呜喑,仿佛哭泣一般无奈地杵在原地。

“兰,你是兰……”怪物抬头定定地注视着兰。

“隐师兄……”

“大胆狂徒!私自进入地府,该当何罪!”正在这时,一声质问从岩洞四周包裹着众人,如海浪般滚滚而来。

第五章 寻回忆 花含泪

一个神态自若,富态的老人昂首出现在几人面前,他的身后跟着一群地府弟子。

“地藏菩萨!”兰起身和泡泡一起向来人施礼,终究惹出了最麻烦的人。

“一个天宫弟子,一个盘丝弟子,还有两个人类,跑到我地府捣乱,胆子不小!”地藏王满脸微笑,吐出的话语却充满愤怒。他单单扬手,隐四肢的铁链如同有生命般不断变长,四头末入岩洞的石壁内,将隐吊在了半空中。

“兰,岩妍真的……死了?”隐顾不上自己,在空中向兰确认着。

暗淡了眼神,兰点了点头。

“兰!快离开这里,离开天宫!越远越好!”隐在上空咆哮着。

“请四位去我的无名鬼蜮做客!”长袖一扫,诳刀四人凭空消失于地上。地藏王满意地嘴角一翘,转身隐没在了石壁中。

 

看清楚了四周的景象,诳刀暗自皱眉,他们现在已经身陷牢狱中,房间的铁栏杆上刻着符咒,怎么也砍不断。从铁栏向外望去,幽闭的空间,四处放满棺木。前方一道天堑中充满炽热血红的岩浆,铁链搭成的铁索桥攀在绝壁上,早已腐败不堪的木板顽强地在桥面躺着。

“咳……咳……”灭天按着胸口难过地喘着气。兰拿出一包小还丹递给灭天服用,灭天会心一笑。看着缩坐在墙角落寞的兰,灭天将自己的疑虑一吐而出。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们你所知道的事情了吧……”

听见灭天的发问,诳刀也回身坐下等待着答案。泡泡若有所思地沉默着。

“我真的不知道什么……只是师傅吩咐绝对不可以打听鬼的来历,也不能接近地府,否则轻者门规处置,重者……推上……斩妖台……这次凭空出现许多厉鬼,天宫命令所有能过四称的弟子尽数到人间捉鬼。我只知道这些了……”

“那刚刚的隐以及你们口中的岩妍?”诳刀看到提及岩妍时,兰眼中的黯然。这个岩妍跟她关系很密切吧。而那个隐,身为天宫弟子却遁入魔道,落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样子……

“岩妍……”兰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眼中又露出了诳刀见过的失神,只是嘴角多了份笑容,她的神思飘向了远方……

 

“新来的?”当我看着瑶池纷繁的道路不知所措时,一声轻快的问候传入耳中。一个跟我一样有着桔红色蝴蝶翅膀的女孩儿带着春风般和煦的笑容看着我。

“嗯!我要去花圃……可是迷路了。你也是玄彩娥?”

“是啊!我叫岩妍,也住花圃,跟我来吧!”看着她轻快的飞舞在前方,我也扇扇翅膀跟了上去。

“王母赐名了?叫什么啊?她满脸好奇地问着,双眼含着欢喜的神采。

“瑶兰!”

“哦!你就是要来看管兰花圃的小蝶仙啊!我在菊花圃住,邻居,嘻嘻!”

“为什么你的名字不是菊啊?”我惊奇地看着她,这么快就有邻居了。

她向我眨眨眼睛,神秘地答道:“快到了,到了你就知道了。”

 

整个瑶池就是天宫的御花园,没有四季更替,始终自成一格。各个花圃特色分明,一座凉亭坐落在池中的是莲花花圃,牡丹花圃中曲径通幽,梅花花圃一片皑皑白雪,而岩妍的菊花圃……竟然是一座太古石雕凿的假山!无数品种的菊花傲然生长在假山的山体上吐露着芬芳。

“这就是——岩上妍!”她抿着嘴,睁大眼睛看着我抬头望着假山那惊异的样子。

“喏,那边就是兰花圃啦!”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我看见了我未来的家,一片空荡荡的三色土地,连根杂草都没有。

心中带上了些许凄凉,这就是我的家?“怎么不见兰花?”

“心兰失踪了,花圃就成这样了……”岩妍欣喜的声音渐渐低沉下来,带着淡淡的无奈。

“心兰?以前住这儿的?怎么会失踪?”看出她的无奈我询问着。

“如果有一天,你看见菊花圃只剩下太古石山,那么我也是失踪了……”

 

“那个时候天真的我万万没有想到,所谓失踪的真正含义。只是日复一日,专心地在心兰留下的三色土中栽种各种品种的兰花。偶尔打趣着用龙宫法术‘龙吟’浇花,而弄得花圃水气腾腾的妍……为了跟心兰区别,妍坚持叫我瑶。”兰继续回忆着有关岩妍的一切。

“那么隐呢?他跟岩妍什么关系?”泡泡沿着兰的身边坐下,专注地看着兰。

“第一次见到隐,是在我栽种的兰花第一次盛开的时候……”看着泡泡同样有神的大眼,兰仿佛看到曾经也这样无邪地看着自己的一双眼睛。

 

“哦,好香啊!”我循声看去,一个手拄着拐杖,仙风道骨的老神仙来到我的花圃前,他天庭饱满,准确的说头饱满得如同一个寿桃。他的身后跟着一个身穿金甲的天兵,红色披风在身后飘荡。

“仙翁!”妍从假山后面跳了出来,拽起老神仙的两缕寿眉打着结。

“岩妍还在用龙吟浇花啊!也只有菊花才经得起你这样折腾!”老神仙从岩妍手中抽回打了结的眉毛,用手在她的脑门轻轻一弹。

“仙翁老大不小了,怎么也爱数落别人啊……”岩妍摸着额头撅着嘴,对仙翁表示着不满。

“岩妍,不要跟仙翁没大没小的!”天兵终于忍耐不住出口。

岩妍吐了吐舌头:“仙翁今天来花圃有事吗?”

“我找她有事。”仙翁慈眉善目地看着我。

急忙从花圃出来,我娉了娉:“老神仙有事尽管吩咐。”

“呵呵,好久不曾闻到兰花香了,真是不容易啊!小瑶兰,帮我个忙,要是看到兰花有变异的,就给我留下哦!”

“变异的?”我诧异着。

“看见叶子上开始出现金边或者金色条纹的,又或者细叶开始变成宽叶,花瓣数目发生变化的,就是变异了。挖出来给我送到长寿啊。”

“仙翁不会让瑶空手帮忙吧……”岩妍挽着老神仙的胳膊狡睫一笑

“那当然了!”带着顽童般的神情,老神仙从腰间解下一个布袋递给了我。“这是百草袋,里面通向我的药柜,你有需要的药就从里面拿!”

“你啊!” 天兵看着岩妍摇着头。

“隐啊,你这个妹子可真是个鬼灵精!”

 

“隐是妍同父异母的哥哥。那天起,隐就常常带着我们两个上神迹,下龙窟;抓凤凰,捕星灵。虽然天宫门规不允许私自下凡,但我们都能按时回去,师傅也就睁只眼,闭之眼的让我们三个能够蒙混过关。天上岁月容易过,人间繁华一千年。转眼我已经过了三称,成为了天宫的大罗仙姬。常常在想,也许这就是我永恒的生活,有妍和隐的陪伴,也是种幸福。然而无忧无虑的日子从那一天开始发生了转变……”

 

“瑶!瑶!”听见妍不安的叫喊,我快速走出花圃。妍站在面前,神色紧张,着急又悲伤,却带着无比的坚定。

“瑶!帮我个忙,请你无论如何帮我个忙!我只能求你帮忙,我不知道还能找谁!”听着她有点语无伦次,我渐渐感觉到事情似乎很严重。

“到底什么事,你说啊!”

“陪我去姻缘阁!”她深吸一口气,面色凝重地看着我。

“去姻缘阁?”

“我要,我要……我要去毁了姻缘线!”妍喘息着,流下痛苦的泪水。

“你说什么!”虽然第一次见她哭泣的样子,但仍然不及她的话语带给我的冲击。

“我,我说我要毁了姻缘线啊!昨天我用‘镜花水月’的仙法,看见我姻缘线的另外一端,竟,竟然是隐,我的哥哥,我的亲生哥哥啊。怎么能这样!怎么会这样?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何况,更何况,我有我自己喜欢的人了……”

“你……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

“我,我……”

“也许是‘镜花水月’有问题……你先不要冲动!我陪你去姻缘阁看看,但你答应我千万不要冲动!”

第六章 人成个 今非昨

姻缘阁,是月老管理世间红线的处所,除了每天酉时月老会来察看情况,为新增加的人牵上红线,其它时间,这里跟天宫的大部分地方一样——冷清。也许向来严厉的规矩使得所有门人都必须刻行遵守,姻缘阁没有设置任何守卫。没有人想到会有一天,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玄彩娥会私闯进来,其中一个还怀着破坏一切的心理。

 

我们两个摸进了姻缘阁。进入红线仪,就如同身处在浩瀚宇宙的中心,四周的颗颗繁星放射出条条淡淡的红线,俩俩相连。红线没有实体,就像一道聚合为一线的光芒,这是天雷与地火的结合产物,这就是世间一切生物的姻缘。每颗星体代表一个生物,黄色的是仙,绿色的是人,红色的是魔,白色的是兽。

妍咬破手指,将一滴血滴入红线仪,刹那,苍穹中有一根线逐渐闪亮起来,呈现着七彩的色泽。我忐忑不安地跟着妍上前仔细察看那根红线,一端连在天顶的一颗星星上,另外一端的星体处在斗宿与牛宿的中央。两颗星星都泛着黄色的光芒。妍脸色惨白地来到神兽玄武所驻守的方向,看着那颗黄色的星星,一排排细小的文字环绕其上。轻轻碰处之下,星体泛射出耀眼的光芒,在黄色的光幕上,赫然写着:仙,云隐,乙酉年庚戌月甲子日生于东海。缘为天顶仙,岩妍,丁亥年癸辰月戊戌日生于普陀。

 

“不!不!”妍痛苦地捂住耳朵,似乎想要隔绝外界一切的干扰。她俯身蹲下,紧紧地缩成一团。

我抬头愣愣地看着光幕上的文字,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错?轻轻跪在地上,我张开双臂将颤抖着的妍搂进怀中,意图给予她安定与力量。

“别哭,我们想想办法,想想……”突然发觉自己的话语是多么的无力。

“有什么办法?还能有什么办法!”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妍渐渐镇定了下来,眼神凌厉地看着满天的星光点点。

“我说过,毁了姻缘线就行了!”妍缓缓直起身子,用手掌徒劳地隔断着她自己的姻缘线,看着那七彩的光泽毫无阻碍般穿过手掌,妍的眼中渐露疯狂。

“别犯傻,你真认为毁了这个就能毁了既定的姻缘?”我拉开她的手,急切又心痛,试着唤醒她的神智。毁灭,毁灭了姻缘她就触犯了天条,即使真的能因此改变什么,她也不会有机会亲眼证实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既然上天能造出这么荒谬的姻缘,我……为什么……就……不能……毁了它!”在她愤怒的呐喊中,无数水花如惊雷般轰鸣着炸散开来,无数星芒在水雾中闪烁着,那道道红线发出水火碰处时的滋滋声,颜色渐渐黯淡下来。

看着妍疯狂地在苍穹中心,不断用龙吟炸裂着所有红线,惊骇的我跌坐着,无力地支撑自己的身体。惊觉脸上已经湿润,却不知是那毁灭一切的水,或是我的泪。

 

“我看着妍的疯狂,如同一个信徒虔诚注视造物主的强大般震惊,也如同看着一个亲人越走越远般的痛心。她成功了,真的毁了所有姻缘线,而她也真的再没有机会看到那种毁灭是否代表着命运的改变……”

 

“触犯天条?受到了刑法?”泡泡被妍的故事深深吸引。

“那何止是触犯天条,那被认为是对上天的藐视。”兰笑了,上翘的嘴角,美丽的笑容,只是眼中的落寞与痛心,带着滴滴泪湿润着尘封的记忆。

 

“藐视天理!真是胆大妄为!”王母怒斥着,她身边的火凤也蓄满怒火。

“什么是天理?天理会将亲生兄妹连在一起,那叫什么天理!”

“混帐东西!”王母掌风一动,妍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你是什么东西,敢质疑天理!告诉你,云隐和你根本不是亲生兄妹!把她们两个打入天牢!三天后申时推上斩妖台!”

“哈哈……哈哈!”妍在狂笑的声音中嚎啕大哭,是对命运的嘲笑,亦或是无奈……

 

我们被关进天牢,听说这是没有人能逃离的永禁间,要想出去,唯有一死。看着中心明晃晃的火焰孤寂地燃烧着,犹如我千年的光阴。如果处在妍的位置,我会怎么做?我不知道,也不敢去想象。我已经习惯于一个人如火焰般燃烧着,不用去理会外界的一切情景。也许三天后上斩妖台对于我们都是一种解脱。

 

“瑶……对不起……”妍看见我的失神,万分愧疚地低下头。

看着她恢复了正常,我不禁露出笑容:“这样……也好。千年万年的活下去,还不如惊心动魄地赴死。我只是觉得对不起一个人,你有没有想过他?”

“哥哥吗?”无尽的沉默在我们之间蔓延开来。

 

“妍!兰!”仿佛一声惊雷刺破长久的沉寂,隐那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他急切的身影出现在我们眼前。

“哥哥!你怎么能进来!”对于隐的出现,我们都惊异万分。

“李天王想办法让我进来的!”拉着妍的双手,隐仔细地看着她脸上每一道憔悴。

作者:121794545

《蝶恋(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121794545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