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离开杨坡路

发表日期:2008-04-2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窗外的景色不断的变换,有南方高的山,清的水,有金黄的麦浪,也有也有已收割过的麦田。从朝霞染窗到夜幕为我拉上我一向喜欢的黑色窗帘。这种景色的快速变换也许只有在长途火车上才能体验的到。
     我已经几年没回家了,然而此次只是离我家乡的距离近了些。还是不能很快的看到我阔别已久的亲人,我从小在那里长大的现在已经是薅草满地的房子。我是矛盾的,这次远行有几多期许,又有些无奈。因为我如果一直顺利可能不会回家,如果不顺利我连不回家的理由都没有了,我也无法说服自己再继续流浪了。
     列车已经不知疲倦的前进了一天一夜,我虽然很疲倦,但一点睡意都没有。我不知道是因即将到个新环境的兴奋,还是因对未知环境的恐惧。我想应该是第三种答案,一位记不清姓名的诺贝尔奖获得者,曾在一篇名为《父亲,我欠了债》的获奖演说的文章中说。人在乘坐火车的时候,很容易产生幻想,幻想着随着火车的“咔嚓,喀嚓”声,它会带你到一个你喜欢去的地方,也许目的地胜过天堂。可以见到你想见到但又无法见到的人。我宁愿相信这种说法,因为我很需要它。
     火车很快到站了,我到了一个以前从未到过的城市。但一下车我就对这个城市有种莫名的亲近感,也许是离我家乡近的缘故。听到出租车司机说的话,和我今年来只有在长途电话中讲过的方言很相似。我才意识到我又来到山东了。
     来到这个城市的第二天就迅速进入了工作状态,连续忙了半个月。才休息了一天,有时间收拾下心情了。  
     这座城市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我所在的区是古齐文化的发祥地,几乎每条路都有个历史典故,与一个历史人物有关。什么“晏婴路”、“桓公路”、“稷下街”等。我天天上班要走的路是条真正修的路,没有标示路名,我到后来才知道叫杨坡路。
长时间待续---
关键词:

作者:Knight1119

《离开杨坡路》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Knight1119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