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姥姥姥爷驾到之你有几只黄猫?完整篇

发表日期:2008-04-2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一、 俺爸俺妈终于来了.俺家猫吓得东躲西藏,俺爸俺妈住了三天,对于俺有多少只猫还搞不清楚.一天晚上,俺爸看到金毛跳出来,就说:\'这个黄猫好看,早上看到一个黄的也是这样式儿的.\' 俺妈说:\'我在厨房里也看到一个黄猫,好像有三个黄猫吧?\' 俺对俺妈说:\'你看见的是什么花的黄猫啊?\' 俺妈认真地想了想说:猫跑太快,看不清,好象也没什么花,就和这个黄猫长得一样的\' 俺说:恩,俺是有三只黄猫,可是,你们看见的都是金毛!! 二、        俺爸俺妈对俺的生活方式不太满意,俺爸俺妈大概在背后认为俺精神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俺妈一直阻止俺爸直接批评俺,怕刺激俺。俺爸忍啊忍啊,终于~~找到个机会,语气里带着调侃对俺说:猫是在野外生活的,捉老鼠吃,俺们那儿野猫有的是,都长得肥粗老胖的。你把猫都关在屋里,把猫憋曲着,光给吃饲料,还是对猫好啊?”         俺妈一听,立刻紧张地打量俺的脸色,一边急忙打断俺爸的话:“胡说,俺们那儿哪有野猫,别在这儿臭白话儿了,哪有那么回事儿,我怎么没看见?”一边用胳膊肘儿捅俺爸。         俺爸生气了:“我怎么臭白话儿了,就是这回事嘛,猫就是吃老鼠的 ,这叫啥玩意儿,整一屋子猫关着”。          俺妈声色俱厉地对俺爸说:“那你说怎么滴?不关在家里关哪? 我说你这个人儿咋没事儿找事儿泥?你知道什么?就知道讨人嫌!!”          俺爸气不过:“哎呀,你这个老太太,就会胡搅蛮缠不讲理呀!”          俺妈板起面孔,斩钉截铁地说:“讲什么理讲理,不用讲理!还反儿了你了!” 三、          一次吃晚饭,金毛突然窜上饭桌,俺爸趁机又在饭桌上挑剔俺了,没法,金毛不争气,俺觉得气短就没吱声,俺妈怕俺生气,故意没话找话哄俺开心,这时多多开着小车溜哒到俺妈脚边,俺妈好象一下子恍然大悟地说:“啊,你是怕这个猫乱跳乱蹦才把它绑到车上的吧?”       俺当场喷饭,哭笑不得地说:“妈,它想乱跳乱蹦它也得行啊!” 四、          一次跟俺爸俺妈到公园溜湾回来,路边上有一地摊上摆着几个鸟玩具,声控的,小鸟站在枝上摇头摆尾抖动翅膀,还啾啾地叫,俺爸高兴地说:“这个好玩儿,跟真的似的”         俺爸要买一个,俺妈说:“买它干啥,又没孙子。你自己玩儿啊,都多大岁数了还玩儿这个!”         俺爸笑嘻嘻地说:“买一个回去,给猫玩儿。”          当晚,小鸟把俺家猫都给震傻了,猫们围着小鸟研究,想摸又不敢摸,格美好象摸地雷一样,伸长手臂也不管脑袋屁股一顿瞎划拉,俺爸哈哈大笑。俺爸故意坐得远一点,见猫上前就拍手,小鸟就叫起来,摇摇摆摆,俺家猫吓得耳朵都背过去了,鸟叫声把狗也吸引过来了,两只狗对着小鸟狂吠,狗越叫小鸟越叫,把俺爸笑得眼泪都出来。俺家猫都一脸困惑地看着俺爸。         俺妈怕吵到邻居没收了小鸟,猫狗都散了,俺爸那儿还笑得停不下来。 五、 一天俺妈好奇地问俺:你那个筐里晾是什么东西啊? 俺说:什么筐? 俺妈一指放在厨房角落里的猫厕。 俺那个猫厕是用一个防潮箱套了一个四方的塑料筐做的,里面是水晶砂,俺给俺妈细细讲了一遍这个东东的功用,俺妈听毕马上说:我得洗洗手! 俺说:洗手?? 俺妈不好意思地说:嗨!我一直纳闷儿筐里晾的白花花的东西是什么玩意儿,没弄明白,刚才我还用手摸了摸。。。。。。。。 六、   俺爸想要改变俺的生活状态,劝俺说:“那猫就挑两个好看的留着,其它的就放了吧?”   俺说:“老头儿,我也想挑俩儿好看的留着,可是挑不出来啊,哪个也不好看,所以只好都留着,你放它们出去流浪,它们还能活吗?就那个后肢瘫痪的,走路都走不了,你想活活饿死它啊?”   俺爸不出声了。   过了一会儿,俺爸又说:“火车上让不让带猫啊?”   俺说:“怎么?你想带两个回家养啦?告诉你,老头儿,知道你有扔掉猫的想法,俺家猫一个也不会给你的。”   俺爸干笑两声。又过了一会儿,俺爸站起来在地上来回溜哒,假装漫不经心地对俺说:“你这些猫我出2000块钱都买了,咋样?”   俺在心里笑,也假装漫不经心地回答:“不卖!”   俺爸说:“2000都不卖?”   俺说:“老头儿,知道你有扔掉猫的想法,所以,俺家猫一个也不会卖给你的。”   俺爸讪笑几声,不提这个话茬儿了。 七、   俺爸俺妈来俺家一个多星期了,俺家猫一直跟着俺住小北屋。时间久了,猫们憋不住了,开始壮着胆子在俺爸俺妈的眼皮底下活动了.一天俺爸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翠花莫明其妙从沙发底下钻来,蹭地跳上沙发,把俺爸吓一跳,翠花也吓一跳,双方都一动不动,互相对视,翠花一脸强悍盯着俺爸,俺爸嗤之以鼻地说:瞅你肥滴那个样儿,哎呀,肚子都快搭拉地了,猪都没你肥,瞅我?你瞅我干什么......   翠花生气扭身就跳下沙发,俺爸还不闲着,唠叨着:哎呀,这个猫肯定有病,肚子长啥玩意儿了吧?"   俺在一边不爱听了,说:"你这个老头儿,翠花招你惹你了,总打击人家自尊心,以后不许说翠花胖!"   俺们的话被俺妈听到了,俺妈正聚精会神追看电视剧,把个"翠花胖"听成个"我妈胖",当即翻脸:"胡说什么呀你们,谁想胖啊?胖怎么滴?碍你们什么事啦?还天天说了,讨厌不讨厌,都闭上嘴!哑巴悄声儿滴!"   俺和俺爸张口结舌,俺爸还想解释说的不是俺妈,搞错了.俺妈两眼不离电视:"管你们说谁,说谁也不行,讨厌!电视里说啥都没听清,你们俩儿捣什么乱!"    俺用胳膊肘儿捅了下俺爸:说你呢,别捣乱!"   俺爸不服气地说:整清楚点儿,到底是谁捣乱! 八、        丑妙吃饱喝得了,无事可做,决定象住常一样到电视机上去睡觉。可是今天动作发挥的不好,突然猫失前爪,险些掉地上。虽经狂抓乱蹬力挽狂澜了,可是丑妙失态的全过程被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俺爸俺妈全看在眼里了。俺爸失笑道:这~~~个熊玩意儿!就这点儿能耐还能抓老鼠??呃呀,现在的猫全关在家里当宠物了,早退化了,一点用也没有。。。。         俺妈听了,以为俺爸又跟俺滋事要拌嘴,立马打断俺爸的话:别臭白话儿了,猫可不是这么想的。。。。 九、       俺下班回来,俺爸对俺说:”今天我想给你的猫拍照片来着!“        俺高兴地说:“拍了没有?拍啥照片呀?”        俺爸 笑 嘻嘻地跟俺说:“就那个,鸳鸯脸的”        俺说:“那个叫丑妙,她咋啦”        俺爸说话止不住笑:“可好玩儿啦,用一只小爪玩那个皮老鼠,小样可带劲儿了!别提多招笑儿了!”        俺说:“那咋没照成啊?”        俺爸笑容一收,一脸遗憾一脸扫兴地说:“这个熊 玩意儿,等我去拿相机回来,它就说啥也不玩儿了,。。。” 十、        为了让俺爸俺妈心平气和地全盘接受俺的生活方式,俺不断地潜移默化他们的观念,培养他们对俺的猫狗滴热爱。俺逐一为俺爸介绍了每一只猫的来历,俺爸没有表情从头听到尾。夜里,俺听到俺爸俺妈在房子里说话,就扒着门缝偷听,只听俺爸无可奈何地叹着气跟俺妈叨咕:“呃呀可了不得了,哪个猫都可怜巴巴滴,有拣滴,有救滴,有人家不要滴,有殘疾滴,还有台风刮来滴,呃呀,没个整儿。。。。” 十一、        俺爸俺妈过年前一个月就过来了,本来是为了帮俺装修时看房子来的,俺妈还把两万块钱现金缝在俺爸裤带上带过来,准备捐给俺的。可来了俺家,俺改变主意了,不装修了(其实是俺把装修的钱花光了,家里猫狗一堆的无法进行装修,俺懒得搬家,太大工程了),俩个人有点郁闷。为了让俺爸俺妈有点成就感,俺决定把防盗门换了,意思一下。俺爸俺妈当成件大事,先到市场摸了行情,然后让俺亲到现场,俺满意了,就交定钱!可是交了定钱,俺爸又犯嘀咕了,总是说:“我看那玩意儿不如旧的铁防盗门结实呢。。。。”,俺爸就那样,没有满意的时候,俺就和俺爸争论哪个门更好,俺妈一直不出声听着,直争得俺七窍生烟,俺妈才十分冷静地不紧不慢地对俺爸说:“你觉着那个旧铁门结实是吧?那这回你就把它背回家去,安你自己的房门上吧,送给你了!” 十二、        俺妈喜欢跳舞健身,跟俺爸报怨没有合适的衣服,星期天,俺们去逛商场,俺硬逼着俺爸给俺妈买了两套衣服。回到家,俺叫俺妈晚上就穿新毛衣去跳舞,俺妈有点不好意思,扭扭蹑蹑,俺爸趁机调侃俺妈:"老太太这回可逮着了,赶紧穿上,走两步!走两步~~~"俺妈又气又笑.   周一俺老板娘送了件衣服给俺爸,俺把衣服带回家,俺爸挺高兴的,就是觉得色儿有点不适合老头儿穿,俺说:“这个衣服的色儿老头儿穿显得年青嘛!装上试试!”   俺妈在一旁乐不可支滴样子说:"呃呀,赶紧穿上,走两步!~~"    十三、       俺妈过生日,俺平生第一次给俺妈买了个大生日蛋糕,俺妈也平生第一次吃生日蛋糕,以前俺妈过生日都是一家人吃顿大餐,买些礼物什么的送俺妈,俺妈嘴里说着不要,看到大蛋糕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俺爸很嫉妒,酸溜溜地说:“买这么大干什么,谁爱吃那玩儿意,不好吃!”       俺妈脸阴了下来,俺说:“姥姥过生日,吃蛋糕外孙也有份,十一个大外孙呢,一个分一点都不够分,大什么大啊!”俺妈听了,立刻笑容满面,故意气俺爸:“就是,我给诺比和天喜吃!”俺妈弄了两块蛋糕给俺家狗,还哈哈哈地笑出声给俺爸听,俺爸不甘示弱地说:“呃呀,这两个大外孙长得多俊啊,四条腿儿还长毛的呢~~~” 十四、       俺爸最稀罕的猫是蜜蜜,说俺所有的猫里边就数蜜蜜长得‘端庄’,俺家蜜蜜听说姥爷最喜欢她,就整天围着姥爷转悠了,俺爸一坐着,蜜蜜就跳上来跟俺爸起腻,刚开始俺爸挺得意的,天天儿抚摸啊挠痒痒啊抱着啊,跟蜜蜜逗着玩儿。感情越来越深厚时俺爸开始面露难色了,俺说:“咋滴啦,老头儿?俺家蜜蜜这么粘你,你咋没个表示啊。”       俺爸苦恼地说:“还咋表示?不敢表示啊,这天天儿弄得我一身猫毛,你妈说了,不弄干净猫毛不许上床睡觉,坐床上都不行,这我得天天往下撸毛啊,我那条出门裤子,你妈都不让穿了,嫌我弄得都是猫毛,她洗着费劲,这个熊玩意儿还总奔我来,咋不找你妈粘呼泥?。。。。” 十五、         因为加班,俺家换新防盗门的事交给俺爸俺妈打理,加完班俺急忙赶回家。看到新门装好了,旧门放在客厅地上,俺妈脸上阴云密布。俺猜准是俺爸惹的,就对俺爸说:“说吧老头儿,你又撩啥嫌啦?”俺爸说他没撩嫌,俺妈扭身到卫生间拎出俺爸的出门裤子,开始告状:“你看看你看看,这裤子多脏!”俺爸的裤子上全是灰土,跟俺厂装修泥水工的裤子差不多,俺惊讶地说:“老头儿,这门是你给装的咋的?裤子咋脏成这样啊?人家不是包安装的吗?”。           俺妈气呼呼地说:“他比人家安门的还忙呢,跟在人家屁股后面,人家弄东他弄西,叫他别跟着添乱,就是不听!”           俺才看见俺爸穿着白色的内衣长裤呢,被俺妈数落得有点急了:“那他整得哪都是土,埋了咕汰的,我不得扫扫啊~”            俺说:“老头儿,你也太夸张了吧,扫个地弄得整条裤子又是泥又是灰 ?!这旧门扔在这儿是怎么回事啊?不是说让人家回收的吗?老头儿,你不是真的想把它弄回家吧?”            俺爸没来得及说,俺妈抢先递给一把铁门锁,轻蔑地看着俺爸说:“你爸嫌人家给的少,不卖!你没回来前,你爸一直在拆这个门上的锁,我不让他拆非得拆!”            俺说:“老头儿,我就不明白了,你拆这个干啥呀?”            俺爸尴尬地笑着说:“这个锁是好的,能用的,我拆开看了  !”            俺说:“爸,你看看,这个锁安俺家哪好泥?俺家用不上啊!”            俺妈说:“你家用不上,这个锁就给你爸背回家了!”            俺爸决定不理俺妈了,若无其事地看电视。俺妈继续爆料:“你爸这个人,越老越财迷,啥也舍不得扔,俺家那个旧燃气灶换新滴了,你爸嫌收废品滴给钱少不卖,自己就把旧灶拆巴了,拣能用都留着,哎呀妈呀,一大堆儿乱七八糟的都塞床底下了,现在还搁床底下放着呢。。。。“           俺爸又气又羞地对俺说:“ 呃呀,你妈姓的好啊,姓胡,叫胡说八道!”           俺妈回敬俺爸:“你捏?自己有错从来不认,你叫常有理~~~” 十六、                       俺爸对俺说:“那个小花脸子。。。”           俺打断俺爸的话:“人家有名字,叫妙妙,咋滴啦?”           俺爸 继 续投诉:“那个小花脸子妙妙,今天把我的大米都给祸害了!把装米的袋子撕破了,弄得可地都是米”           俺惭愧地说:“不是 告诉你们了吗?别让猫发现米袋子,把口封好,要不猫就会玩儿米!”           俺爸说:“不对吧,我看小花脸子可不是想玩儿米,瞅那样儿,我看它是想在米里面拉 屎! ”            (俺爸分析得比较正 确,俺是避重就轻,嘿嘿!) 十七、          俺爸俺妈来俺家快一个月了,俺妈说:“你不是有个大黑猫吗?是哪个?我咋没见过呢?” 俺说:“那是俺家老大,白天睡觉,半夜起床,不是什么人都接见的,一般人儿它不见!”           俺妈听不明白俺的话,又觉得听不明白俺的话好象不太好,就应付着说:“啊,原来这个猫跟你爸性格很象啊~”            俺爸对俺妈的话有意见了,说:“跟我象什么?你说我什么性格?”            俺妈很当回事地说:“咋不象啊,都性格挺孤癖滴,不爱搭理人儿!” 十八、           一天,俺家蜜蜜蹲在饭桌下的椅子上,因为有桌布挡着,俺妈只感觉饭桌下面有一个黑咕隆冬的猫,就对俺说:“哎呀,大黑猫出来啊!”             俺说:“那不是大黑猫,是蜜蜜!”              过了一会儿蜜蜜转到洗衣机跟前,刚洗过衣服,洗衣机盖没盖上,蜜蜜就跳进洗衣桶里去了。俺妈又叫起来:“哎呀,大黑猫跑你洗衣机里蹲着去了”              俺说:“那不是大黑猫,是蜜蜜嘛!”              又过了一会儿,俺妈走过来对俺说:“蜜蜜跑床上睡觉了,钻被子下面去了!”              这个是有可能的,蜜蜜也经常钻被子下面睡觉,我赶紧去抓,一揭被子,却是大黑在床上盘一团,俺就喊俺妈来看大黑,可是俺妈过来时,大黑早翻身钻床底下去了,俺妈就看见团黑影一闪,还是没看着大黑。俺妈还怕俺会着急一样,宽慰俺说:“管它是哪个呢,看不着就看不着了,我也没想特意看!”             晚上俺妈和俺爸去公园溜湾回来,心情很好,俺家蜜蜜蹲在电视机上看着他们进门,俺妈一眼看见蜜蜜,高兴地说:“哟,大黑猫跑电视上去啦!”             俺说:“妈,啥眼神儿,那个是蜜蜜!大黑身上没有白毛。”             俺妈觉得很麻烦,问俺黑猫长啥样,俺说全黑的,俺爸补充一句:“眼珠是绿滴。”             俺妈听了,更加胡涂,若有所思地说:“这屋里有 黑 猫吗?”                  俺晕!一直到走俺妈也未得一见俺家大黑的 尊容 。 十九、             一天俺正在上班,突然接到俺爸的电话,俺爸紧紧张张地问:“你家那个小瘸子儿是不是有病啊?“              吓俺一跳,俺家猫没瘸腿的啊,是不是哪个猫摔断了腿啊,急忙问是哪一个猫。俺爸说:“就是那个你关在笼子里的那个。”              “关在笼子里的?!”俺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光想着千万别是人家寄养在我家的猫出了事啊!               俺爸说:“就是那个拉车的猫啊。”             “  嗨,是多多呀,多多咋啦?”             “我看着它睡觉,那肚子咋那么大啊?鼓鼓的,我合计着可能是有病了吧?”              “嘿,老头儿,你都学会关心俺们家的猫啦?行啊,处时间长了就有感情了,多多那是尿憋的,不用怕,多多是瘫痪,不是小瘸子儿!“              “啊,嗯,瘫巴得尿都撒不出来,那不如是小瘸子儿呢!”          二十、               有时候俺会和俺爸俺妈一起在晚饭后去公园,俺去喂猫,他们去锻炼身体。俺爸俺妈对给野猫投食这事挺好奇的,跟在俺身后去观摩。俺爸讨猫嫌地凑上前挨个野猫看了一遍,完了很兴奋地说:“呃,我看啊,这几个猫可比你家里的猫带劲啊,长得都挺好的,你咋不把好看滴逮回家养着,把那几个丑了八叽换这儿来养着呢?”                 俺说:“老头儿,你尽出鲜点儿啊,你当我介是养鱼啊,把这几个漂亮的捞回来放鱼缸里,把鱼缸里的鱼捞出来投在鱼塘里啊~~有这么简单的事就好了!我要是有钱,我就把它们都逮回家养着!”                 俺妈以为俺爸怂恿我把那些野猫都逮回家养着,生气地说:“你这个老头儿这么不懂事泥?吃肥疯儿啦?都逮回家,你给钱养着啊?”                 俺爸不以为然地说:“给钱养着怎么滴?那才要多少个钱!”                 俺赶紧说:“爸,爸,不如你先给我点钱,我去买 套大房子,要不这些猫住不下, 我看我们小区对面的新楼就不错。。。”                  俺爸哼了一声,“给猫买个大房子住,恩,那我真是吃肥疯儿了!” 二十一、                 年三十逛花市,俺爸俺妈喜欢花,买了不少鲜花。回到家,俺爸细心把 花枝修剪了,   插在花瓶里。     花枝太长,花瓶直接摆在地上了, 俺爸就坐在花瓶对面的沙发上看着。                俺妈在忙活做年夜饭,叫俺爸打下手,俺爸说他得看着花,不然猫会搞破坏。                丑妙首先发现了新东东,蹑手蹑脚地走到花瓶子近前,东嗅西嗅,俺爸在后面提醒:“只许闻味,不许摸啊,摸坏了看我不揍你!”丑妙回头看看俺爸,不动声色地走了。                金毛也发现了,金毛多动,显然不顾忌俺爸的提示,伸爪就拽,俺爸一跺脚,吓金毛一跳,急忙逃串。                                莲莲象球一样 滚过来,差点撞到花瓶,俺爸 叨唠着:这个肥玩意儿也来了,只许看看啊,别动爪子,弄坏了   , 打!                   莲莲象袋鼠一样站着,嗅了 嗅花枝,张嘴想咬,俺爸吼了一声,莲莲立 刻逃之夭夭。               俺妈对俺爸不帮手早有意见,看见俺爸跟猫叨唠的样就板着脸说:“你干脆给猫写个字条 挂花瓶上吧!省得说了猫也记不住!” 二十二、              俺爸俺妈要走了,去北京我弟弟家。临上火车站前,俺爸俺妈关在房间里不出来。俺等了好一阵,还不出来,忍不住推开门一看究竟,只见俺爸俺妈正拿粘毛纸粘衣服上的猫毛狗毛呢,俺立马报歉地说:“不好意思啊,这个衣服吧穿在身上粘更容易些,一拍一拍就粘下来了。”俺妈急忙套上外衣外裤拍啊拍啊,一边摧捉俺爸快点套上裤子拍,俺爸被折腾烦了,索性不粘了:“不整了不整了,有就有去吧!”俺妈粘完自己衣服上的猫毛,帮俺爸粘,俺也帮忙粘,俺爸不住地说:“别整了别整了,有就有点呗,当礼物带到北京去!”             俺说:“行,跟俺弟说,这是俺家自产一点土特产,小意思啦!”             俺妈忙得一头汗,说:“不整了不整了,时间来不及了,那啥,你给我们整一卷 粘毛纸,我们上了火车,再慢慢粘吧!”                (全文完)

作者:超級马甲_86

《姥姥姥爷驾到之你有几只黄猫?完整篇》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超級马甲_86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