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Q 仔女朵儿传奇》之城里孩子乡下妈1-4

发表日期:2006-11-1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目 录
  序1
  一、天鹅潭边的快乐1
  二、准备下山回家8
  三、不幸被毒蛇咬伤16
  四、紧急抢救25
  五、找到了解毒的草药29
  六、想办法向家里人通报36
  七、终于平安到家44
  八、遇到慈祥的狗娃妈妈54
  九、住在了狗娃家里64
  十、帮助狗娃妈妈浇地76
  十一、我会烧火做饭啦88
  十二、快乐的早餐101
  十三、好大一个计划113
  十四、去山里采药吧129
  十五、山里的学校144
  十六、告诉狗娃妈妈伟大计划161
  十七、和狗娃再见173
  后 记179

一、天鹅潭边的快乐

  天鹅潭真是一个美丽的像仙境一样的地方,朵儿和狗娃儿他们六个人兴高采烈地在潭水边又蹦又跳,欢乐的笑声还有那些翩翩起舞的小鸟一起在天鹅潭边荡漾起来。
  一只美丽的布谷鸟围在蒋颖身边啾啾地鸣叫着,蒋颖的嘴里也在唱着好听的歌,粉红的脸上因为兴奋而变得明亮,像一朵春天里开的桃花一样灿烂。
  朵儿看了羡慕死了,大声地笑着、叫着:“蒋颖,蒋颖,你太伟大了,你在和小鸟说什么呀?说出来让我们听听啊。”
  这时候,余雪婷、杨雨昕也好奇地跑了过来。“哈哈,朵儿,这么多鸟你是不是从来没见过啊?来,我指给你看,现在在我肩膀上的是一只布谷鸟,它今年春天才出生,还非常小呢,但是它早就已经自己会捉虫子吃了。我会和鸟儿说话,小时候姥姥教过我和鸟怎么说话,所以,我能听得懂小鸟的叫声,小鸟呢,也能听得懂我说的话。刚才我和这只布谷鸟在说话呢,我问它今天吃饱了吗,妈妈去哪里了?朵儿你猜它怎么回答?”
  蒋颖兴奋的看着肩头的小鸟,那只小鸟也非常温顺地站在她的肩头不愿离去。
  “它说了什么?”
  朵儿好奇地看着她,就像看一个英雄那样充满了崇拜和羡慕,粉红的脸上满脸的渴望。
  “它说啊,今天天气很好,很舒服,它和很多小伙伴一起出来捉虫子吃,好高兴呢。”
  蒋颖说的时候,那只小鸟似乎听明白了她的话,翩翩飞了起来。
  “是吗?蒋颖你好厉害啊,小鸟的妈妈现在在哪里呢?”朵儿继续追问着。
  “嗯,我刚才问它了,它说它好久没有看到妈妈了,很想念它的妈妈呢。”
  蒋颖说完,突然看到朵儿的眼里好像有泪,蒋颖是个聪明懂事的孩子,她知道朵儿一定是想妈妈了,赶紧把后面要说的话咽了下去,说道:“朵儿,你想妈妈了吧?我们一定帮你找到妈妈,别难过哦。”
  “嗯。”朵儿一下子低下头不说话了,她是个敏感的孩子,看到小鸟,想到了自己的妈妈。
  “朵儿,别想啦,来啊,我让布谷鸟给你跳舞!”
  蒋颖冲着布谷鸟说道:“布谷鸟,我给你介绍我新认识的朋友,这是城里来的朵儿,是我的好朋友,你去和她说说话,给她跳个舞吧。”
  布谷鸟欢快的叫着,围在蒋颖身边转了两圈,然后点了点头,一下就飞到了朵儿的肩膀上,扑闪着翅膀欢快地叫着。
  “朵儿,朵儿,布谷鸟和你说话了!你听到了吗?”
  蒋颖高兴地拍手跳了起来,她一边看着小鸟,一边看着朵儿,高兴地叫着大家:“狗娃儿,郭大学,快来呀你们,你们看我的布谷鸟给朵儿跳舞唱歌了!”
  狗娃儿正在逗着自己的大黄狗,说起来这只大黄狗可是狗娃儿的命根子。两年之前的一天,爷爷抱一个小兔子模样的东西回来了,还没进家门,就高高地喊着:“狗娃儿,来来,看爷爷给你带什么来了,快来看哪,一只暖活活的小狗,和你做个伴,你看看喜欢不?”
  那时候,狗娃儿才7岁,俗话说“七七八八狗也嫌”,意思是说,7岁、8岁的孩子特别能闹,特别顽皮,就连小狗都会嫌弃。
  那时候的狗娃儿每天上树爬墙的,哪里都敢去闹,什么人都敢去惹。
  6岁的时候奶奶送他上学,每天上课都不听完就要跑出去玩,老师看着这个孩子也头疼,正好村里学生也多,也没人管他,狗娃儿就每天在上课的时候遛出去去河里摸鱼,等到快放学的时候,他再和同学们一起放学。
  这样的日子大约过了一年,奶奶突然生病了,家里的钱都拿出去给奶奶治病,狗娃儿的学费就再也交不起了,所以,二年级的下半学期,狗娃儿就辍学了。
  家里的大人也没功夫照看狗娃儿,于是爷爷就抱来了一只小黄狗和狗娃儿做伴,从那时候起到今天,那只小黄狗就和狗娃儿一直形影不离,白天在一起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狗娃儿吃什么就给大黄狗吃什么,狗娃儿要出门,大黄狗就像个卫士一样忠诚的守卫着狗娃儿。
  狗娃儿管小狗叫“嘎子”,两年的时间,嘎子已经长成了一条威风凛凛的很精神的大狗,狗娃儿带着它在村子里走的时候,自己都觉得非常自豪和神气,只要轻轻地叫一声嘎子或者吹个口哨,那条狗就会非常迅速地跑到狗娃儿面前,别提狗娃儿多高兴神气了!
  这次狗娃儿带着嘎子陪着朵儿来到天鹅潭,嘎子更是跑前跑后的欢快着,让狗娃儿指挥的如鱼得水,狗娃儿别提有多高兴了,他给嘎子说,回家之后,一定要给嘎子买个铃铛挂在脖子上算是奖励。
  蒋颖在那边大声喊着要狗娃儿、大学他们过去,狗娃儿转过头看的时候,发现一只布谷鸟正围在朵儿的身边翩翩起舞呢,还在不停地鸣叫着,看起来非常快活的样子。
  狗娃儿被这个场面感染了,大家一起都集中起来,手拉手围成了一个圆圈,一边转,一边唱,一边跳,鸟儿在他们的四周鸣叫飞翔,蝴蝶在他们身边翩翩起舞,快乐的歌声一直飞到了天空,飞到好远好远的地方。
 
                      二、准备下山回家
 

  大家就在天鹅潭边唱着跳着,似乎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忘记了时间的游走。
  眼看着到下午了,还是郭大学比较懂事,他在这七个人里是最大的,所以想的事情比较全面。
  “我们大家准备回家吧,天色也不早了,我们要早些下山,要不等天黑了,路不好走不说,说不定还有些毒蛇、刺猬什么的,到时候遇到这些,我们这些山里孩子到没什么,你们城里没见过的,就麻烦了,说不定会吓一跳呢。”郭大学认真地看着大家,着急地说。
  大家伙听到他说的有道理,都说:好吧,我们回去。
  朵儿他们几个以前从来没有走过山路,也没有看到过这样原始自然的风光。因为山里很少有人过来,所以,山里面的植物都疯一样的生长,自由自在的,不像在城市里,小草的生长都要靠人工修剪,长长了剪掉,长多了拔掉,不长了还要再人工种植,怪麻烦的。
  这里的树啊,小草啊,花啊,都肆无忌惮地生长,林间的小路本来就不算宽,那些树再一生长,伸出好多好多的枝条,几乎把路都堵住了,朵儿他们还要不断地拨开两边的树、花,有的地方还有些拉拉蔓,缠绕在树上,花上,长长的,到处生长,蔓藤上有刺,人要是不小心被划着,身上就会起一条条的红印,生疼生疼的。
  郭大学在前面带路,朵儿和蒋颖牵着手紧跟其后,陈一桐、杨雨昕、余雪婷走在他们的后面,最后断后的是狗娃儿和嘎子。因为山路不好走,郭大学不时提醒着大家要小心点。
  可是,这崎岖的山路并没有阻挡住朵儿他们兴奋的心情。因为刚才在天鹅潭边蒋颖和小鸟的表演,朵儿崇拜极了蒋颖,她拉着蒋颖的手,一会问这个,一会问那个,仿佛要把心里的疑问和羡慕一起表达出来。
  “蒋颖,你是怎么学习和小鸟说话的呢?你可真了不起,教教我好吗?你说我能学会和小鸟说话吗?”朵儿迫不及待地问着。
  “呵呵,朵儿,这是我小时候奶奶教我的,奶奶比我知道的还多,她从小就会和小鸟说话,她说小鸟其实比其他小动物都聪明,我们和她交流,小鸟都能听懂,另外,小鸟还能知道我们不知道的事情,比如小鸟对天气很敏感,她能预测好几天之后的天气,对了,朵儿,我们不是学过海力布的故事吗?小鸟其实很神奇的,可是,我还没有学会和小鸟更多的交流,我只能和它简单的说几句话呢”。
  “啊,蒋颖,你这就已经很不简单了,我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呢?要是我有个小鸟朋友就好了。”朵儿羡慕地说着,“对了,蒋颖,明年夏天暑假的时候,你去我们家吧,和我一起过暑假,教我学习和小鸟说话好不好?”朵儿说到高兴处,迫不及待地拉着蒋颖的手,急切地问。
  “嗯,好吧,我还没出去过呢,不知道奶奶让不让,再说吧。小心啊,朵儿,前面有很多灌木丛,你跟上我啊免得滑倒。”蒋颖拉着朵儿的手,生怕她跌倒了,不时地给朵儿指着前面的路。
  “嗯,我知道了。蒋颖,你们这里真美丽啊,到处是绿色的树,树这么高这么粗,我从来没见过这样茂密的森林,也没看见过藤缠绕在树上生长,还有各种颜色的花,山果子,哎呀,你看,那边树上还有好几只小鸟呢。”朵儿兴奋地走着,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一边走着一边不停的兴奋地说。
  “嗯,朵儿,我们这里好玩的多着呢,你要是在这里多待些日子,到了秋天,这里才好玩呢。那时候,山上的野果子都熟透了,我们经常一起来山上采野果子吃。还有啊,那些玉米、豆子,花生的,也都熟了,我们会掰下来烧烧吃,你不知道有多香呢。对了,有一次,我和狗娃儿、郭大学一起还逮着一只兔子呢,拿回家炖炖吃,爷爷都夸我们能干呢,是不是啊,狗娃儿?”
  这时候,蒋颖越说越起劲,还不时地问着走在最后的狗娃儿,狗娃儿就嘿嘿地笑着,俨然一副胜利者的模样,嘎子则欢快地奔跑在他的左右,撒着欢地高兴。说得陈一桐、杨雨昕也充满了好奇,赶紧跑上来仔细地听着,眼里充满了羡慕的目光。
  大家一起说着笑着,闹着赶着,山里充满了他们爽朗的笑声。
  好大一片树林啊,朵儿他们几个走了好半天也没看到尽头,不知不觉大家有些累了。
  陈一桐慢慢地落到了最后,开始上气不接下气地喘开了,最后,他实在走不动了,“朵儿,我们歇一会吧,走了这么久,累了,还有啊,刚才我的手臂让那些拉拉蔓都划破了,现在好疼啊,歇一会吧,反正现在时间还早,太阳还在我们头顶呢,我们何必急着赶回去呢?”
  其实,杨雨昕、朵儿他们也早就累了,只是一路上好看的东西太多了,没有时间停下来,这时候听陈一桐这么一说,朵儿和余雪婷立即附和着说,“好啊,蒋颖,我也累了,咱们找个地方歇一会吧。”
  郭大学知道山里的太阳其实落的非常快,别看现在太阳还在头顶,可是一会的功夫,太阳就会落到山的那边,而且很快就会天黑,天一黑,山里就会变冷,山里没有灯,山路也就看不见,走路就会很危险,所以,他才会着急地催促着大家赶紧走。可是看到他们几个实在是很累了,这些城里的孩子可能从来没有走过这么长的山路吧,城里的孩子就是娇气,也难怪他们要歇歇。
  “好吧,狗娃儿,要不我们一起歇一会吧,看来他们走不动了,前面有片比较大一点的地方,我们就去那里,可是我先告诉大家,现在灌木长的特别旺盛,树丛里什么动物都有,大家不准到处乱跑,要是你们被什么东西咬到就麻烦了。”
  郭大学真的像个小当家的,把什么事情都交待得清清楚楚的。“耶~总算能休息一会了!”陈一桐高兴地推了推眼镜,急忙赶了上来,杨雨昕、余雪婷、朵儿也赶紧跟着郭大学后面。
  大家一起到了一个比较宽阔的地方,算是树林里的一小块空地。这个地方没有高大的树木,只有一些低矮的灌木在生长,地上的野草半尺高,还有好多细小的野花,红的,黄的,紫的,星星点点的点缀在草丛里非常好看,大家看到这里,高兴地一起欢呼,把手里的东西一扔,呼啦啦地就躺下了。
 
                             三、不幸被毒蛇咬伤

  看来大家实在是太累了,陈一桐、朵儿、杨雨昕、余雪婷横七竖八地散落地躺在草地上休息。
  狗娃儿和嘎子坐在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嘎子大概也累了,趴在地上,吐着舌头安静地挨着狗娃,眼睛眯起来要休息的样子,狗娃就用手摸着嘎子的脊背给他挠痒痒,嘎子顺从地眯着眼睛,嘴里低低地欢快地叫着,仿佛在说真舒服啊。
  郭大学没有坐下来,他随手扯了扯挡路的那些灌木,到处看了看。他知道,在这样很少来人的地方,往往齐腿高的草丛里什么都有,刺猬、老鼠、毒蛇,说不定会遇到什么,惹不到它们还好,要是被它们咬到是很麻烦的。
  他和狗娃、蒋颖还好,平时都见过这些东西,就算现在看见也不会害怕,可是朵儿他们就不一样了,他们才来这里几天的时间,到处都充满着好奇,老鼠啊刺猬啊,说不定从小就没见过,要是看到了,朵儿这样的小女孩说不定会吓成什么样呢。
  想到这些,郭大学更是小心地提醒大家:“我们休息一会就要走,这山里不比你们城市里晚上有灯,再晚也不害怕,可是这山里只要太阳一落山,就黑的什么也看不到,你们走路都成问题。听说过伸手不见五指吗?就是那种感觉,除非有月亮还能看见一点,可是今晚没有月亮,所以到天黑时候,睁着眼睛和闭着眼睛是一样的,什么都看不见,很害怕的,所以大家不能太晚了,这里到家还有挺长的一段路呢。”
  蒋颖看了看他,和大家说:“嗯,大学说的对,大家对山里的情况不熟悉,夜晚会很危险,而且我们这么多人,麻烦会更多。我们休息一会就走,尽快到家才是最安全的。”
  陈一桐仰面躺在一尺深的草地上,看着蔚蓝的天空上朵朵的白云,心想,要是我能到白云上面看看多好啊,那里一定非常好玩,我要坐在云彩上腾云驾雾,到处周游,那个才叫威风呢。
  这么想着,陈一桐不禁笑起来,得意的仿佛真的已经坐在云彩上一样的高兴。他把头一歪,突然看到不远处有两个小耳朵,灰褐色的,不大,尖尖的竖着,还在微微的颤动,耳朵下面是两只明亮的眼睛,滴溜溜地转动着,在警惕地注视着周围,嘴巴里啃着青草,嚼一会青草看一下周围,非常警惕。
  “啊?一只兔子!”陈一桐没敢喊出来,他怕喊出来惊动了兔子,于是压住内心的高兴慢慢地坐起来,用双手撑起身体,慢慢向小兔子靠过去。
  可是小兔子太机灵了,一有点风吹草动它就会察觉,不等陈一桐站起来,小兔子一转身已经拔腿朝远处跑掉了。
  这下陈一桐可急了,刚才明明那么近地看到小兔子,仿佛触手可及,可一眨眼地功夫,小兔子就向前跑没影了。
  “不能这么白白的让它跑掉。”陈一桐这么想着,于是,他也不管了,使劲挥动双臂也跑了出去,嘴里还喊着,“小兔子,小兔子,你给我站住。”
  大伙这时候都在休息呢,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只见陈一桐喊着“小兔子,小兔子”就跑出去了,还一边挥着手臂看起来很兴奋的样子。
  等大伙明白过来,陈一桐已经跑出去好远了。这时候,郭大学着急地喊:“陈一桐,你站住,别跑了,你怎么能追上兔子呢,回来,那里危险!”
  可是,陈一桐并没有听郭大学的话,好在他不再向前跑了,他大概也知道任凭他跑的再快也是追不上兔子的,可是,他并不回来,继续在原地寻找着,东瞧瞧,西看看,在草丛里仔细地寻找着,希望能看到什么。
  郭大学看他还不回来,着急地赶紧跑过去,想把陈一桐叫回来。朵儿和蒋颖几个人就在原地等着,可是看到郭大学跑过去和陈一桐在说着,陈一桐果然不听,还在继续寻找着,看起来,郭大学很着急的样子,可是又真的没办法。
  朵儿看到他们的样子,就说:“你们在这里等着,我过去把陈一桐叫回来。”
  陈一桐停留的地方,草长的特别茂盛,几乎齐腰高,因为草特别茂盛,所以对于脚下的地面就没了感觉,深一脚浅一脚地老是觉得不那么踏实。因为这里不是一条路,人也很少来到这里,所以所有的植物看起来都在很安静地生长。
  朵儿走过去的时候,脚上挂满了草种子,有些草种子和花粉还钻到朵儿的袜子里,地面有些闷热,潮气从脚上往上蔓延,非常不舒服,朵儿看不到自己的脚,因为草长的太高,淹没了朵儿的腿部,这让朵儿觉得有些害怕。
  “陈一桐,别找了,哪里有小兔子呢,早就跑了。再说,就是有,它也不会等在这里等你抓吧?别再闹了,天不早了,郭大学不是说了吗?山里黑的早,我们要赶紧下山,走吧。”朵儿一边说着,一边去拉陈一桐的手。
  陈一桐本来还想四处去看看,听朵儿这么一说,就说:“好吧,我们走。哎,真可惜,你说我明明看到一只肥大的兔子,就在我眼前溜走了。郭大学,这里能逮着兔子吗?”
  “能啊,我们就经常来山上逮野兔,捉山鸡什么的,不过,可不是这么追着跑,是要猎枪打,或者下套套的。等有时间,我给你讲讲,你就知道了,要是你这么个逮法,一天下来先把你累个半死不说,兔子你是绝对逮不到的。”
  陈一桐一听说猎枪下套的说法就更兴奋了,紧追着郭大学问这问那,他们和朵儿一起往回走。
  平时这里多安静啊,根本没人来这里,他们这一来一回地,就惊动了很多动物。小鸟扑楞楞地飞到远处的树上,蚂蚱从地面跳到草尖找寻出路,好多小虫子也飞起来在草间穿梭,陈一桐居然还看到一个大刺猬探出头来。
  “你们小心下面的地上啊,这里都是荒草,这么高,大家别踩到什么东西。”郭大学就像个大哥哥一样不时地提醒着朵儿和陈一桐。
  郭大学和陈一桐在前面走,朵儿紧跟在他们后面,突然觉得脚下面踩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因为草特别深,朵儿也看不清楚,又往前走了一步,听到脚下有什么东西在移动,草刷刷地响,紧接着,朵儿觉得有什么东西咬住了自己的左腿小腿肚子。几乎是没有意识的,朵儿就大叫了一声。
  “啊!是什么东西?”她的声音太大了,惊得郭大学和陈一桐赶紧回过头来,一下看到朵儿的脸色就变的煞白了,双手捂住小腿,弯下腰,正在大声地喊着。
  “啊,疼死我了,陈一桐快来,我出血了,什么东西咬到我了。”说完朵儿大声地哭了起来。
  郭大学大喊一声不好,赶紧跑回来,低头一看,也吓了一跳,郭大学知道,朵儿是让毒蛇咬到了。
  他的脸色也沉了下来,但马上镇静下来,没敢大声说话,只是告诉朵儿,“朵儿别怕,有我在,别怕,你是让毒蛇咬到了,我们这里经常有人被蛇咬到,没什么大不了,你忍住,千万别动!”
  郭大学自己不断地对朵儿说话,其实,他心里害怕极了,这种毒蛇平时出没在人们不常来的草丛里,平时根本不到大路上去,它也怕人。
  可是如果它觉得自己受到了攻击和危险,就会先发制人来攻击人类,通常它咬到人之后,就会迅速地逃跑,并且释放出毒液,被咬到的人如果一段时间内得不到治疗,被毒蛇咬到的伤口就会红肿、溃烂,里面的毒液就会随着血液循环流遍全身,人就会中毒而死。
  这样的情况大学见到过,小时候他的邻居拴子大叔就是这样被毒蛇咬死的。所以看到这个,郭大学心里害怕极了。可是他不能表现出来。
  他知道若是说出真相,这几个人一定会被吓死,他们没有遇到这样的事,说不定连真的毒蛇都没有见到过,幸好朵儿没看到毒蛇的样子,要不然会吓的更厉害。这个时候,他一定要镇静,要坚强,他一定要尽快给朵儿治疗,把朵儿尽快送下山去。
 

                         四、紧急抢救


  狗娃儿、蒋颖、余雪婷、杨雨昕本来一直在远处看着他们,从陈一桐跑出去追兔子开始,他们也都站起来等待着,看到陈一桐在郭大学和朵儿的带领下往回走,四个人就又坐了下来,嘎子围在狗娃儿身边继续趴着。
  这时候突然听到朵儿发疯的喊声,那声音太大了,空旷的山上听得一清二楚,紧接着,就听到朵儿的哭声。
  狗娃儿说,“不好,一定遇到什么事了,我们快去看看,嘎子,快!跑过去!”嘎子就像离弦的剑,飞也似地冲了出去。
  几个人跑过来一看,朵儿脸色煞白,郭大学一脸沉重,陈一桐早吓的不知所措了。
  “怎么了?”狗娃着急地问。
  “被毒蛇咬到了。”郭大学在解释着,同时看到他们过来,赶紧说,“快,大家把她抬到那边的空地上,这里不行,草太高,不能躺下,估计还有别的动物,这里危险,快!”郭大学着急地说,同时背起朵儿,狗娃儿在后面托着朵儿,大家一起往刚才休息的地方跑去。
  郭大学脸上的汗都下来了,只觉得腿有些软,同时心里在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办。就这么背着她下山,还是叫人来给她看,还是用别的办法?
  把朵儿轻轻地放下,朵儿已经疼的脸上有汗珠了,由于紧张和疼痛,朵儿的脸变得没有了颜色,郭大学让朵儿依着一棵小树坐在地上,挽起朵儿的裤腿,被蛇咬到的地方不大,但是已经发红而且有些肿胀。
  狗娃儿凑到跟前,看到朵儿的腿伤,说:“让我来,我看爷爷曾经救过被蛇咬伤的人,让我试试看。”
  狗娃儿解下自己的裤腰带,勒紧朵儿受蛇伤的小腿上部,这样可以防止毒血浸流全身,然后狗娃儿用嘴猛吸朵儿小腿伤口处有毒的血液,吸一口,就往外吐一口,吸一口再吐一口,连着吸了五、六口的样子,朵儿腿上的伤口看起来不那么肿了,可是,狗娃儿的嘴唇却肿了起来,突然变成了黑青色,然后狗娃儿脸也变黑了,“我不行了,头晕。”狗娃儿说完这句话就晕了过去。
  看到狗娃晕了过去,蒋颖也吓的大声地喊着狗娃儿,一会儿的功夫一下子倒下了两个人,这是谁也没想过的,就算再坚强的人也会惊慌失措,何况他们还只是十几岁的孩子,从来没见过这阵势啊。
  陈一桐只是在说,怎么办,怎么办,求助似地看着郭大学,杨雨昕、余雪婷也傻了,吓的声音都变了,她们靠在朵儿身边,惊恐地看着他们,说不出一句话。
  郭大学也没想到狗娃儿会昏迷过去,开始他看到狗娃儿为朵儿吸血,很是感动,他知道,这是狗娃儿用生命来挽救朵儿,尽管狗娃儿小,可是,他的勇敢让郭大学非常感动。
  可是看到狗娃昏迷,他也害怕了,本来有狗娃儿在,他还觉得踏实点,现在狗娃儿也昏迷了,所有的重任看来必须他一个人承担了。想到这里,郭大学反而变得比刚才还镇静。
  他果断地告诉大家:“大家都别害怕,我们必须坚强起来,陈一桐,你和杨雨昕、余雪婷在这里看着他们,让他们躺下,不要动,捆朵儿腿的绳子过一会要解下来给她松一松,免得血液不循环反而肌肉坏死,我和蒋颖去附近找点治疗蛇伤的草药,听大人们说,蛇经常出没的地方,就会有治疗蛇伤的草药,要是找到草药,敷上就会好了,我们去找找看。”
  说完这些,郭大学拉起蒋颖,飞也似地朝刚才的地方跑去。留下还没回过神来的陈一桐和杨雨昕、余雪婷在那里发呆。

作者:0000

《《Q 仔女朵儿传奇》之城里孩子乡下妈1-4》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0000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