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流年7-9

发表日期:2006-02-0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苏雪每天照常上班,下班,吃饭睡觉,只是觉得日子少了什么,没有了以前看太阳的欢乐,没有了以前看月亮的温柔。她不多说话,埋头干着自己的工作,对于杜也明,不知为什么,竭力不再去想他的好,甚至推掉他的关心和照顾。
    杜也明也看出了苏雪的刻意冷淡,远没有了刚开始两个人的默契。对于苏雪,他从心里说不出的一种感觉,这个女孩子,那样的孤独,象一朵山菊花,在悬崖边静静的开放,让人怜惜,让人心疼,她不多说话,可杜也明知道,在苏雪的心里,有一座火山,激情澎湃,热烈奔放,一旦有人触动开她的灵魂,会象水一样的喷涌,会象火一样翻滚。杜也明想去做那样一个人,呵护她,疼爱她,苏雪的安静,苏雪的清纯,苏雪的温柔,都那么深深的吸引着他,认识她,仿佛已是前生。
    可他不能,他有了牵伴。
    六年前,他和自己的恋人此时正在商量着结婚的事,每天不停地买这买那,日子在一天天的相伴中,越来越温馨,在杜也明的心中,象有一阵风,激情昂扬地吹着他,让他感到眩晕和幸福。
    太幸福的东西总是容易逝去的么?直到如今,他都会这样的问自己,也许老天太妒忌自己的幸福了,在一个有着灿烂阳光的早上,在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之后,在杜也明惊异的转身之时,他的恋人,象一朵盛开的鲜花,火红火红的,在他的眼前,绽放了。那一时刻,他只记得,爱人,象一朵花,象一个风筝,象一只飞舞的蝴蝶,慢慢慢慢,在他面前倒下去,倒下去,他竟没能握一下她的手。。。
    杜也明怎么也不能相信这一切。很长一段时间,他只喜欢坐在黑暗中,抽烟,沉思。差不多有两年的时间,他不许别人说她的名字,不许家人谈论他的婚姻。
    直到他现在的妻子---沈洁的出现。在沈洁的眉间,在她的眼神,杜也明仿佛看到了恋人的影子。他认定这也许是上天的一个安慰,一年的接触后,结婚,生子。
    如今,他还能说什么呢?他还有什么资格说什么呢?

    可苏雪的确让他心疼,她在一天天寂寞,一天天不快乐,杜也明看得出来。苏雪极力躲避他,他看得出来,苏雪甚至不在和他说话,他看得出来,这让他不安。
    星期一的早上,照例是最忙的。刚刚开完了碰头会,这个星期要做的是还真不少,杜也明回到办公室,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绪,今天要把天翔公司的策划给做完。拿起电话,犹豫了一下,还是拨了出去。
    “苏雪,请把天翔公司的资料拿给我。”
    苏雪敲了敲办公室的门,安静的进来了。把资料放在他的桌子上,不说话,转身就要离去。
    “苏雪,我的吊兰好久没浇了,你帮帮我好吗?”
    苏雪还是不说话,拿了水壶,悄悄地浇那些花。
    “苏雪,你不喜欢和我说话了?为什么我给你打的电话你都不接?”
    在苏雪转过来的一刹那,杜也明分明看到了苏雪的眼,好像红肿。
    “怎么了你?感冒了?想家了?”
    “你的女儿很漂亮。”苏雪极力保持着自己的情绪。是的,昨晚,想家了,想母亲了,不觉哭了个痛快。
    “我没想到要隐瞒你,你别误会。”
    “不。没什么,我只是想家了。”
    苏雪说着转身要走,杜也明脱口而出,“苏雪,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你,可是,我知道,我不能。”
    苏雪听到了,头也没回,推门而出,留下杜也明自己在发呆,他也不知道怎么了,怎么会冲口而出这句话。
    
    给天翔公司的策划很满意,几十万的收入安然进账。公司为了奖励策划部,特意为他们组织了一次旅游,别的部门也可以参加。这下子,报名的30多个,组了一个旅游团,在一个秋高气爽的早上,苏雪还有陈然,还有杜也明,还有很多同事,高高兴兴的出发了。
    要去的地方是一座大山,在城市以北200公里外,有很长的路途要赶。车里都是年轻人,很容易活跃气氛,大伙有说有笑,打打闹闹,有人组织在唱歌,有人组织说笑话,一时间,欢声笑语象只小鸟冲出车窗,飞入云霄。
    苏雪一直安静地看着,她不多说话,拿着随身听,一直在听那首《流年》。空灵、婉转的音乐仿佛此刻自己的心,她不是忧郁的,可总是把自己放在忧伤的氛围里。
    杜也明一直在看着她,隔着一排座位,研究地看着她,这个令人心疼的女孩子,不知道心里有多少忧愁,他想给她分担,可是,他不能,他已没了资格。
    汽车在欢快地跑着,三个小时之后,全是一溜的山路了。一边是绵延的高山,一边是深深的沟壑,道路不是很宽,突然一个转弯,迎面就会遇到一辆汽车,惹得车里的人一声惊呼。在这样危险的山路上行走,很多人是第一次,刚才还在唱歌的他们,早就秉住了呼吸,车里霎时静了下来,不时听几个人说:“这地方,路怎么这么险呀?”
    越是担心的东西,越是来到。在一个拐弯的地方,汽车措手不及,被迎面突然出现的一个面包车逼到了路边,司机为了躲避那辆车,紧急刹车,汽车一下子就歪了。好在拐弯的这个地方,是个不算很窄的地方,另一面不是深的沟壑,否则,掉到那里面,真不敢设想。
    每个人都慌了,汽车一歪,人人都趴在了车里。不知谁喊了一句,“快,砸开玻璃窗,跑出去!”
    人们这是才从刚才的惊慌里回过神来,意识到遇到了什么事情。纷纷拉开玻璃窗,跳窗户。
    苏雪那个时候正在听音乐,突然,车子一下子就翻了一个个。本来坐着的她,脚一下子倒了上面,头压在不知谁的背包里,一动不能动。听到了喊声,她急忙用手支撑起身子,把身边的东西拿掉,脚慢慢的放了下来,打开面前的玻璃窗,可手里一点劲也没有,她几乎不能把自己撑出车外。
    这个时候,她感觉一只温暖的手脱住她的双脚,她顾不得多想,一用力,一下子撑了出来。
    上下看看,自己好在没事。这是想起了杜也明,他在自己的后面,不知道出来了没有,还有陈然。这样想着,她着急地围着车子寻找着,车子里仍有人再往外出来,看到陈然了,她跑过去,把她拉出来,又有几个人,苏雪着急地把他们都拽了出来。
    仍旧看不到也明的影子,他在哪里?苏雪着急了,围着汽车转了一圈,低着头往汽车里看。车里乱七八糟,什么也看不到。
    不会出什么事吧?苏雪的心开始往下沉。眼泪快要流出来了,正当她要围着汽车转第二圈的时候,有一双手在背后拉住了她:“小雪,别转了,我没事。”
    苏雪回头一看,杜也明正着急地拉住她,手上脸上都是血,一只胳膊的衣服都撕破了。苏雪一下子抱住的他,眼泪翻涌而出。
    “小雪,车翻了,这里危险,快走!”
    说着,不由分说,拉起她的手,就往后飞跑。跑到很远的地方站定,人们大都聚在这里,不敢靠近车辆,生怕车子会出什么事情。
    苏雪看到也明没事,一颗心放了下来,这一时刻,才真正体会到生离死别的感觉,苏雪不知道,潜意识里,她那么害怕再也见不到他,那么担心他。也明紧紧抱着她,久久不能松开。
  
    一场车祸改变了很多,包括也明和苏雪的爱情。
    好在人们都没有受伤,也明除了在胳膊上留下几条伤疤外,也没什么大碍。但共同经历了那次车祸之后,他们不再逃避自己的感觉。杜也明开始约苏雪出来出来吃饭散步。在有着高高大大的法国梧桐树的街道上,他们肩并肩看夜色,在弯弯曲曲的护城河边,他们一起看星星。
    “也明,那天在歪倒的车里,一双手托着我,把我扶出窗外,那双手是你的吗?”
    “是。你怎么知道?”
    “我感觉得到。”
    “当时什么也没想,就觉得我应该把你托出去。”
    苏雪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灼灼的眸子里,一种温暖,一种关爱在流淌。她把头靠在也明的肩膀上,倾听着他均匀的呼吸,贪婪地吸着他身上的味道。她知道,这段感情,她错了,可是,她左右不了自己,她就是喜欢和他在一起的时刻,一种无法抑制的感觉在她心内恣意蔓延、伸展。



    苏雪从来也没想到,自己会做第三者。原来听到这个词,她就会厌恶,可如今,她不知不觉自己倒在这样的漩涡里,不能自拔。
    也明开始推掉大量的回家的时间,很多应酬的时间,偷偷和她约会。这种偷偷的感觉,苏雪不喜欢,可她改变不了,她也不喜欢别人会知道。对于以后的事,她似乎没有多想,在享受着也明的关心的同时,她也在承受着难以名状的深深自责和痛苦。为也明,为自己,也为也明的家庭。
    也明常常在抱着苏雪的时候,常常忧郁地看着她。“小雪,为什么要我遇到你?又为什么要我爱上你呢?我却给不了你承诺。”
    “也明,我不要承诺,我只要每天都看着你,我只要你每天都快乐,是我们不对,在错误的时间里相遇,也许我们都疯了。”每当这个时候,苏雪都会看到也明的眼中流出的泪,在相互的交往里,他们都在承受着难以诉说的压力,都知道他们将要面临的是什么,可她们谁都不敢轻言放弃。
    纠纠缠缠了半年的时间,仍旧谁也离不开谁,仍旧在痛苦里享受这那份偷来的快乐。

    
    苏雪很久没有去逛街了,刚来这座城市的时候,偶尔会因为买东西,或者会和陈然逛逛,后来,因为有了也明的陪伴,反而没有时间去随意走走了。
    今天,是也明女儿的生日,苏雪有了自己出去走走的念头。
    华灯初上的街道,仍有白天的喧嚣和不安,苏雪换上简单的装束,全当给自己放假,今天可以不用应酬,不用化妆,不用温柔,甚至不用想也明。她站在吵吵嚷嚷的街道上,深深吸一口气,有多久了?这种感觉似乎已经忘了,忘记了单身时的滋味。有了一个人的牵挂,有了一个人的相随,似乎已忘了独自逛街的滋味。其实,她很喜欢独自陌生的感觉,一家一家商店的转,不买什么,只为体会那种感觉。看着新鲜的东西,喜欢了拿起来把玩一番,再喜欢了买下它放在自己的兜里,听着商店里飘出的音乐,看着明亮的各种颜色的装饰灯,导购小姐在她身后殷勤地给她介绍,她不时的问问,象要买的样子,其实,心里偷着乐,才不会买呢。
    她走进一间很清新的服装店里,这时恰好飘出了王菲的那首《流年》,反复的吟唱着,空灵的感觉象潮水一样紧紧地裹着她,让她驻足。
    “有生之年 狭路相逢 终不能幸免
    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
    懂事之前 情动以后 长不过一天
    留不住 算不出 流年 ”
    她把手放在自己的面前,仔细地看着,仿佛要看出什么端倪,手心里真的会长出纠缠的曲线吗?
    她突然被里面的歌词深深打动了,泪,一下子涌了出来,跌落在她温暖的掌心里。
    手机这时响起,传来也明的声音。
    “干吗呢你?”
    “在商店里。”
    “买东西?”
    “不,在听歌,该天和你一起听。”
    “要我去接你吗?”
    “不用,我自己可以回家。”
    挂掉电话,苏雪站起来,在人来人往的商店里,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我爱的人不在我身边。可是,他应该是我爱的人吗?我的爱情对吗?也许我走了一条不归路。

        
    一天夜里,苏雪被也明的叫声惊醒。
    “小雪,小雪,别走,别丢下我!”
    苏雪赶紧摇醒睡梦中的也明,也明一下子抱住了她。“小雪,我做了一个恶梦,有一个人要把你从我身边带走,我拼命拼命拉住你,你还是被他强行拽着,我哭着喊着要他放过你,他只是冷笑。小雪,来生你不要喝奈何汤,一定要我找到你!”
    眼泪滴在苏雪的肩膀上,苏雪才知道,原来也明和她是真正的爱情。那种痛澈心骨的相离,苏雪想都不敢想。爱一个人,在她来说,为什么难呢?她爱上个一个不该爱的人呀。
    “终究有一天,我会离开你,因为爱你。”苏雪看着也明,在自己的心里说。

    苏雪越来越贪恋和他在一起的时光,贪恋在他臂弯里那种不清醒的感觉。她顺从的依附着他,拼命地抓住他,体会着每一分每一秒的感觉。整夜不睡,不敢睡,害怕天亮了,从此就再也看不到他,失去他。她安静地躺在他的臂弯里,在微弱的灯光下,看他闭着的眼睛,看他微翘的嘴唇,看他挺直的肉感的鼻子,看他青青的带着胡茬的下巴。她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这张脸,有时就在想,我是拥有他的吗?我可以拥有他么?
    然后,她轻柔地吻他,然后,泪就开始无声无息的跌落。掉落在他的脸上,掉落在他的眼睛里。他感到凉凉的感觉,就醒来,在昏弱的灯光下,看到缎子一样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脸,而那双眼睛,正在望着他,就问,怎么了?怎么了?然后爱抚的摸着她的头发,自言自语道:“你的头发长长了。”
    苏雪笑笑,“没什么,我很好。”
    男人不知道,在苏雪心里,以为爱他,反而怕失去他;因为爱他,不愿意让他受难为;因为爱他,不想去剥夺什么;也因为爱他,也许有一天,苏雪真的会失去他。这种心理,苏雪不说,男人不问,可每时每刻,都象一块大石头,压的苏雪喘不过气来。
    “也明,他们说,一个人如果爱一个人,他的手心里,就会长出纠缠的曲线。”
    “是吗?那我看看我的手心,小雪,你看,我的手心,这条,这条,就是为你纠缠的。”
    也明轻轻抱起了苏雪,窗外, 飘起了满天的雪花,洋洋洒洒,从天而落。





    冬去春来,日子一天天过的好快,转眼,苏雪来到这个城市大半年了。春天,对于苏雪梦里的天堂,是个最美丽的地方。迎春花绽出了嫩黄的花蕾,樱花在春风的吹拂下,慢慢睁开了眼睛,一簇簇,一朵朵,在风中摇曳,还有那些桃花,柳树的,姹紫嫣红的排满了街道,河边。
    一切都是那么新鲜,那么欣欣向荣。风也变得轻柔了,天空也变得温暖了,阳光也变得灿烂了,心也变得柔软了。苏雪在也明的呵护中,尽情了享受着他的关怀。同时,内心的内疚和不安也一天天增加,那种不能释然的爱,在她心中是个阴影,挥之不去,招之不来。
    她常常夜晚坐在床头流泪,为着这样一个也许永远实现不了的爱,因为爱着,所以害怕分离,因为爱着,所以痛苦。但她不想让也明看到,也明一定也再承受着难以名状的痛苦,双方都不说,在一起的时候,都再装作最高兴的一面给对方,可谁也不忍说分离。
    阳春三月,是爬山的好时节,也明和苏雪尽情享受着两个人再一起的时光。山不算高,也不算有名,可和相爱的人一起,他们爬的快乐,安然。那天,天空湛蓝湛蓝的,春天的白云飘荡再不远的山头,仿佛伸手可触,风轻柔的在他们身边打着卷,苏雪说不出来的高兴,一路上,絮絮叨叨地不停地说着,仿佛暂时忘记了近来的沉痛。一路上,竟不自觉的唱起歌来。
    及近山顶,山风大了起来,也明把外套脱下来给苏雪披上。他们找了一个向阳的地方坐了下来。苏雪把头靠在了也明的怀里。
    “小雪,你看,远处的那个地方就是我们生存的城市,那一片片嫩绿,还有那一点点粉红,真是好看极了。”
    “也明,真想时间就这么停住,我就可以和你永远在一起了。”
    “小雪,是我不好,我争取离婚,好不好?”
    “不好,不好!我不要你做个不负责人的人,我知道你爱我就足够了。”
    “可小雪,这对你不公平,为什么每次我要离婚,你都竭力阻拦呢?你难道不爱我吗?爱我就是要和我在一起呀。”
    “也明,我爱你,你是知道的,干吗拿这样的话来伤害我呢?好了,不说这些了,每次在一起都要讨论这样的话题,累了,我们说点别的。”
    “也明,我真想有一天,能和你去看海,我从小到大,还没有看过真正的海呢。真想和你漫步在海边,光着脚丫,散着长发,挽着裤腿,拾螃蟹,远处,夕阳染红了天,海鸥飞翔,而我和你,会有一间大大的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会的,小雪,等我们忙过这一阵子,我就陪你去看海。”
    苏雪似乎没听到也明的话,她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继续说着:“也明,你相信永远吗?近来,我常常害怕永远这个词,永远,永远有多远呢?一想到永远见不到谁了,永远不能拥有他了,我就害怕。”
    “别怕,小雪,我永远都会陪着你。”
    苏雪一下子捂住了也明的嘴,“嘘,别说永远。”“好了,别说那么伤心的话了,快乐点,来,我们来比赛,看谁先跑下山?”
    说着,苏雪象只小燕子,猛地从也明的怀里挣脱出来,拽着也明往山下跑去。在他们身后,扬起一股温暖的春风,飘飘当当的,拖住的苏雪银玲一般的笑声。。。

    但是,承载在苏雪心里的痛苦却越来越重。她看出了也明的累,在和她在一起时,接到家里的电话,那样地不自然地说着慌,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她感觉到也明眉间的皱纹再增加,这一切,其实,是她加在也明身上的呀,如果没有她,也许也明会是幸福的丈夫和父亲。
    还有那无辜的母女,想到这些,苏雪就会躲在被子里放声痛苦。为什么不要也明离婚?她其实最清楚,自己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那种日子自从绝情的父亲走出家门的那一天起,苏雪就害怕了。她不愿意因为自己的原因,而看到当年自己的影子。
    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离开也明,和他分手。想到这些,苏雪就觉得什么东西硬硬把自己撕裂了,她不敢想象那样的结果,那等于给她判了死刑,生活于她,还有什么呢?
    但是,早晚,她知道,早晚会有那么一天的,因为爱着,所以离开。

    苏雪一直想找个机会,告诉也明要分开。苏雪约着也明去一家不很繁华的餐厅吃饭。
    他们走进了餐厅,餐厅不大,但装饰得很温馨,老板娘也热情。他们找个一个靠窗的地方坐下,这里一下子就可以看到华灯初上的大街,外面熙熙攘攘的人流,苏雪感到那样的陌生。
    菜已经上来了,不多的几个,反正她也没胃口,本来想好要分手的,可话到嘴边,却不知怎么说了。面前的这个男子,刚刚认识不到一年,一年前,当苏雪看到他的时候,苏雪还不知道,她是这样喜欢看他说话的样子,她还不知道,她是如此留恋他身上淡淡的皂香,她也还不知道,她会和他发生一段痛澈心骨的爱情故事,姑且叫爱情吧,直到现在,她的心中才可说,他和她之间,是在相互爱着,相互依恋着。
    两个人都没有多少话,也明爱恋地看着苏雪,苏雪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也明猜不出她叫他来的目的。
    这个时候,突然从门外走进来一个女人,径直走到他们面前坐下,然后盯着苏雪的脸,恶狠狠地说道:“哈,你们聊的蛮好的呀,挺浪漫呀,我不想大吵大闹,因为,我是有修养的人,可你,真不要脸!”说着,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杜也明面前的酒杯被她端了起来,毫不留情的泼到了苏雪身上。
    苏雪被这一切惊呆了,事情发生的太快,她还来不及想什么,但当那凉凉的液体顺着她的脸颊滑落的时候,她一下子明白了眼前这个女人是谁了。她不去擦那些酒,低着头,在想,此时,自己应该干什么?
    可那个女人却不依不饶,似乎,这么多天的委屈和压抑,一下子迸发了出来,一下子找到了出气筒。
    “你真不要脸,你不知道他是别人的老公吗?你不知道你是可恶的第三者吗?你不知道,你有多卑鄙吗?”
    “够了,沈洁,有话我们回家说去。”
    苏雪不能在思考,她觉得此时只有走,要不,自己真不知道会不会晕倒。
    站起身,毫无表情地飞快走掉,身后传来也明的叫声,他跟着出了门。
    “小雪,你等等,小雪,对不起。”
    苏雪站住了:“也明,你如果爱我,请你站住,和你妻子回家,别跟过来!”苏雪拦了一辆出租车,飞快的钻了进去,留下也明自己站在孤零零的街道。

    经过了这件事,苏雪更加增加了分离的决心。她不要看到这一切,也明家庭的分裂,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那件事情之后, 也明决定要离婚,要给苏雪一个承诺。可苏雪极力劝说,“不,也明,没什么,我不要你的家庭破裂,我爱你,这就够了,也许是我们错了,终究一天,我们还是会转回原地的。”
    “小雪,为什么?为什么?”
    “不为什么,也明,我们是相爱的。”这个时候,也明抱住苏雪,哭了出来。男人的眼泪,在这一刻,苏雪知道,是最动情的了。
    周五的下午,苏雪不舒服,请了假在家里休息。苏雪很想逃开这一切,把所有的事情都忘掉。
    有人在敲门。
    会是谁呢?苏雪开开门,很意外,门外站着沈洁和她的女儿。
    有一段时间,苏雪不自觉地把门关上了。脑子在飞快地旋转,“她来干什么?要来打架?不会吧?还带着孩子?”
    还再敲门,执著而安定。苏雪想,管她呢,在我家里,我怕什么?
    迎进来母女俩,苏雪什么话也不说,敌意地看着她。
    沈洁似乎没有了那天的无理,她变得相当忧郁。
    “我今天冒昧来,没和你打招呼,我只想和你谈谈。也明要和我离婚,你们已经好久了吧?”
    苏雪不说话,示意她坐下。
    “我和他结婚4年了,一直感情挺好。如今他要离婚,我的孩子怎么办呢?我只想来问问你,你,你是真心爱他吗”
    小雪没想到,沈洁跑来是为这个。在她看来,沈洁应该气势汹汹地跑来指责她,骂她,打她,甚至来她家里砸东西,那样,她的心里会好受些。可如今,沈洁是那样的憔悴,小雪知道,也明一定是提出离婚了,对于一个安逸生活了几年的女人,突然要失去家庭和丈夫,该是怎么样一中心痛呢?
    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内疚,自己的卑鄙。看到几岁的女儿在沈洁的怀里,一如当年的自己。
    “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你回去吧,不该带孩子来。”
    沈洁也没想到,苏雪会说出这样的话。今天她来,完全没有一丝把握。她只想来看看这到底是怎样一个女子,那晚泼她一脸酒水,她都没吭一声。可是,也明那么决然地要和她分手,她害怕了。其实,她才不愿意来这里,要不是最要好的朋友给她出主意,要她来这里,她压根不会这样做。
    她将信将疑地看着她,苏雪已经是送客的表情了。然后,沈洁狐疑地走出了她的家门。


未完。。

作者:0000

《流年7-9》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0000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