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黑暗物质三部曲 琥珀望远镜 十四、知道它是什么[转载]

发表日期:2008-04-2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十四、知道它是什么


    没有快乐的劳动是低贱的


    没有悲伤的劳动是低贱的


    没有劳动的悲伤是低贱的


    没有劳动的快乐是低贱的


    ——约翰·罗斯金[John Ruskin(18191900),英国作家和艺术评论家]


    威尔和莱拉睡了一通宵,当太阳射到他们的眼睑上时才醒。其实他们醒来的
时间前后只差几秒钟,而且脑袋里都是同样的想法:但是当他们环顾四周时,骑
士泰利斯正静静地在跟前站岗。


    “教会法庭的部队撤退了,”他告诉他们,“库尔特太太落入奥滚威国王的
手中,正在前往阿斯里尔勋爵的途中。”


    “你是怎么知道的?”威尔僵硬地坐起来说,“你又穿过窗户回去过吗?”


    “没有,我们通过天然磁石共鸣器通过话,我把我们的谈话,”泰利斯转向
莱拉,“向我的指挥官洛克勋爵作了汇报,他同意我们同你们一道去找熊,见过
他后你们就跟我们走,所以我们是同盟,我们会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帮助你们。”


    “很好,”威尔说,“那我们就一起吃饭吧,你们吃我们的食品吗?”


    “谢谢,我们吃。”夫人说。


    威尔拿出他所剩的最后一点桃干和腐败的黑麦面包片,大家分享,不过间谍
们当然没吃多少。


    “至于水,好像附近一点也没有。”威尔说,‘’我们得等到回去后才能有
水喝。“


    “那我们最好是马上动身。”莱拉说。


    不过,她首先拿出真理仪。与前一晚不同的是,她能看得清清楚楚,但是睡
了那么长时间,她的手指又慢又硬,她问山谷里是否还有危险,没有,回答说,
所有的士兵都已经走了,村民们已经回家。所以他们准备离开了。


    在沙漠令人头昏目眩的热气中,窗户看上去怪怪的,它通到浓荫遮蔽的灌木
丛中,一个由茂密的绿色植物组成的方块像一幅画一样悬挂在空中。加利弗斯平
人想看一看它,他们惊讶地发现从后面是看不见它的,而当你从旁边转过来时,
它就突然出现在眼前了。


    “等我们一过去,我就要把它关闭起来。”威尔说。


    莱拉试图把窗子的几个边缘捏到一起,但她的手指头根本找不着窗边,间谍
们也找不着,尽管他们的手是那么小。只有威尔能够准确地摸到,他做得既干净
又利落。


    “用那把刀你能进人多少个世界?”泰利斯问。


    “有多少进多少。”威尔说,“没有人有时间弄清楚。”


    他提起他的帆布背包,领头踏上森林小径。蜻蜓们享受着清新潮湿的空气,
像针一样穿梭在一道道阳光中。头顶上方的树木没怎么猛摇乱晃了,空气凉爽静
谧,所以,映入眼帘的一切就显得更加令人震惊:一架旋翼式飞机扭曲的残骸悬
挂在树枝间,困在座位的安全带上的非洲飞行员的尸体半悬在舱门外;再往前一
点,是烧成焦碳一样的齐柏林飞艇的残骸——烟灰一样黑的布条,熏黑的支柱和
管道,破碎的玻璃;接着是尸体:三具烧成灰烬的尸体,他们的四肢扭曲变形了,
朝上提着,仿佛仍然在威胁着要战斗。


    这些还只是小径附近的场景,在上面的悬崖上和下面的树林间还有更多的尸
体和残骸。两个孩子惊呆了,一言不语地穿过血腥的战场,而习惯了战场的间谍
们则坐在蜻蜓上冷静地四处张望,留意仗是怎么打的,谁输得多


    到达树木渐渐稀少、彩虹瀑布出现的谷顶时,他们停下来喝足了冰冷的水。


    “希望那个女孩没什么事,”威尔说,“如果不是她把你弄醒,我们根本不
可能把你带走。她是专程去一个圣人那儿弄到那个粉末的。”


    “她没事,”莱拉说,“因为昨晚我问了真理仪。不过她认为我们是鬼,她
害怕我们,她很可能希望自己没有卷入其中,但她是安全的,这点没错。”


    他们从瀑布旁边爬上去,把威尔的饭盒灌满水,然后穿过高原,朝山脊走去,
是真理仪告诉莱拉埃欧雷克去了那儿。


    接下来是一天漫长艰难的跋涉:对威尔来说没什么问题,但对莱拉却是折磨,
因为漫长的睡眠使她的四肢虚弱无力,软绵绵的。但是她宁可把舌头咬碎也不会
承认她多么难受:她一瘸一拐、嘴唇紧闭、全身颤抖;她紧跟着威尔,什么也不
说。只有当他们中午坐下来时,她才允许自己啜泣了一声,而那也是在威尔到一
旁去解手的时候。


    萨尔马奇亚夫人说:“休息吧,疲劳没什么可耻的。”


    “但是我不想让威尔失望!我不想让他认为我软弱无能、碍手碍脚。”


    “他绝对不会这么想的。”


    “你不了解,”莱拉粗鲁地说,“你不了解我,也不了解他。”


    “不耐烦的话语我还是听得出的,”夫人平静地说,“现在照我说的去做,
休息休息,留着精力走路。”


    莱拉很想反抗,但是夫人闪闪发光的靴刺在阳光下非常清晰,所以她什么也
没说。


    她的同伴骑士正打开天然磁石共鸣器的盒子,莱拉的好奇心压倒了厌恶之情,
看他怎么操作。仪器看上去像一节短短的铅笔,是用暗淡的黑灰色石头制成的,
插在一个木头支座上。骑士像小提琴家一样把一个小弓轻轻扫过尾部,同时手指
按动表面的各个点。那些点没有标出来,所以他好像是在随意按动,但是从他专
注的表情和动作的流畅来看,莱拉知道整个过程跟她读解真理仪一样,需要技巧,
要求很高。


    几分钟后,间谍把弓放到一边,拿起一对耳机,耳塞还没莱拉的小指甲大,
他把耳机线的一头轻轻包在石头末端的钩子上,将另一头拉到另一端的钩子上包
起来,通过控制两个钩子,以及两者之间绷紧的线,他显然能听到对他自己的信
息的回复。


    “那是怎么运作的?”他结束后,她问道。


泰利斯望了她一眼,仿佛想判断她是不是真的感兴趣,然后说道:“你们的
科学家,你们叫他们什么来着,实验神学家,他们会知道某种叫做量子结集物的
东西,它意味着性质相同的两个分子可以共存,所以发生在一件物体上的事也同
时发生在另一件上,不管它们相距多远。唔,在我们的世界里有一种方法,拿一
个共同的天然磁石,把所有的粒子结集在一起,然后把它分裂成两个。这样一来
两个部分就可以一起共鸣,与这个相对应的那一个在我们的指挥官洛克勋爵手里。
当我用弓在上面弹奏时,另一边发出一模一样的声音,所以我们就可以交流了。”


    他把一切放在一边,对夫人说了句什么。她跟他一起走到一旁,他们谈话的
声音很轻,莱拉什么也听不见,尽管潘特莱蒙变成了一只猫头鹰,把他的大耳朵
朝他们的方向支着。


    不久,威尔回来了,他们接着上路。随着白天渐渐过去,他们走得更慢了,
小径变得越来越陡峭,雪原越来越近。在一个布满岩石的谷顶,他们又停下来休
息,因为连威尔都看得出莱拉已经快不行了:她跛得很厉害,面色黯淡。


    “让我看看你的脚,”他对她说,“因为如果脚起了泡,我给你涂点油膏。”


    脚的确起了泡,她让他把那血苔药膏抹上去,闭着眼睛,牙齿咬得咯咯响。


    与此同时,骑士手忙脚乱。几分钟后,他把天然磁石放到一边,说:“我已
经把我们的位置告诉了洛克勋爵,你们同朋友一说完话,他们就派旋翼式飞机来
带你们离开。”


    威尔点点头,莱拉没有注意。不久,她疲倦地坐起来,拉上袜子和鞋子,大
家又出发了。


    又过了一个小时,山谷已大部分处于阴影中,威尔在想是否应在天黑之前找
个遮身的地方,但是就在这时莱拉发出一声轻松欢快的喊声。


    “埃欧雷克!埃欧雷克!”


    她比威尔先看到他。熊王还在较远的地方,他的白毛在雪地里不是很清晰,
但是当莱拉的声音回响时,他转过头来,抬头嗅了嗅,跳下山坡朝他们跑来。


    他没有理睬威尔,只让莱拉抱住他的脖子,并将脸埋在他的毛发中。他深沉
的咆哮让威尔感觉到脚下都在摇晃,但是莱拉觉得很快乐,一时间她忘记了她的
血泡和疲劳。


    “噢,埃欧雷克,亲爱的,看到你真是太高兴了!我从来没想到会再次见到
你——那次在斯瓦尔巴特群岛上以后——发生了那么多事——斯科尔斯比平安吗?
你的王国怎么样了?你一个人在这吗?”


    小间谍们不见了;总之,在渐渐黑暗下来的山坡上好像只有他们三个人:男
孩、女孩和大白熊。好像她从来不想待在别的地方一样,当埃欧雷克要她上背时,
她爬了上去,骄傲和幸福地骑在上面,让她亲爱的朋友载着她走完最后的一段路
程到他的洞里。


    威尔想着心事,没有听莱拉跟埃欧雷克的谈话,不过在中间某个时刻,他听
见她发出一声绝望的叫喊,只听她说:


    “斯科尔斯比——噢,不!噢,太残忍了!真的死了吗?你肯定吗?”


    “女巫告诉我他是去找那个叫格鲁曼的人。”熊王说。


    现在,威尔听得仔细了,因为巴鲁克和巴尔塞莫斯曾告诉过他一些与此有关
的情况。


    “发生了什么事?谁杀的他?”莱拉说,她的声音颤抖着。


    “他是战死的,他使一个连的莫斯科人都无法靠近,而那个人逃跑了。我发
现了他的尸体,他死得很勇敢,我将为他报仇。”


    莱拉尽情地哭了起来,威尔不知该说些什么,因为这个陌生人牺牲自己的性
命挽救的是他的父亲,而且莱拉和熊王认识和热爱李·斯科尔斯比,而他却不。


    很快埃欧雷克转到一旁,朝一个洞口走去,那洞口在白雪的映衬下黑乎乎的。
威尔不知道间谍们在哪儿,但他敢肯定他们就在附近,他想悄悄跟莱拉说句话,
但必须等见到加利弗斯平人并且知道他是不是会被偷听之后。


    他把帆布背包放在洞口,疲惫地坐了下来。在他的身后,熊王在生火。莱拉
尽管悲伤,但仍忍不住好奇地看着。埃欧雷克左前爪握着一块铁矿石模样的小岩
石,在地上一块同样的岩石上砸了三四次,每一次都有四溅的火花蹦出来,准确
地飞向埃欧雷克指定的方向:一堆碎枝和干草。很快火就熊熊燃烧起来,埃欧雷
克平静地放上一根又一根木头,直到火燃得很旺很旺。


    孩子们开心极了,因为现在空气已非常冷,接着又来了一件更好的东西:好
像是一条山羊的后腿。埃欧雷克当然是生吃,但他把这条后腿穿在一根锋利的棍
子上,架在火上烤给他俩吃。


    “在这些山中打猎容易吗,埃欧雷克?”她说。


    “不容易,我的人民在这儿无法生存。我以前错了,但是我错得很走运,因
为我找到了你们。现在你们有什么计划?”


    威尔环顾了一下山洞。他们紧靠着火边坐着,火光在熊王的皮毛上投下温暖
的黄色和橙色,威尔没见着间谍的影子,但是没有别的办法,他必须问。


    “埃欧雷克国王,”他开始说道,“我的刀子碎了——”然后他望着熊王的
身后,说:“如果你们在听的话,”他加大嗓门继续说,“那就出来堂堂正正地
听,别监视我们。”


    莱拉和埃欧雷克回头看他在同谁说话,小间谍们从阴影中出来,静静地站在
火光下的一块比孩子们的头还高的岩石上。埃欧雷克咆哮了一声。


    “你们没有征得埃欧雷克的允许就进了洞,”威尔说,“他是一个国王,你
们只是间谍,你们应该表现出更大的尊敬。”


    莱拉喜欢听这话。她愉快地望着威尔,看见他一副气势汹汹、不屑一顾的神
情。


    但是骑士望着威尔时的表情却很不开心。


    “我们一直对你坦诚相待,”他说道,“你欺骗我们是不光彩的。”


    威尔站起身来,莱拉以为他的精灵会变成母老虎的形状,想像着那个巨大的
动物会表现出的愤怒,她朝后退缩了一下。


    “如果我们欺骗了你们,那是逼不得已。”他说,“如果知道刀子坏了,你
们会同意来这儿吗?当然不会。你们会用你们的毒液使我们失去知觉,然后叫人
帮忙把我们绑架起来,送给阿斯里尔勋爵,所以我们不得不设计骗你们,泰利斯,
你们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埃欧雷克·伯尔尼松问:“他们是谁?”


    “间谍。”威尔说,“阿斯里尔勋爵派来的。昨天他们帮助我们逃脱,但是
如果他们站在我们这边,那就不应该藏起来偷听我们讲话。如果这样做,那他们
就是最不应该谈什么光彩不光彩的人。”


    间谍们眼露凶光,看上去随时准备扑向埃欧雷克,更不用说手无寸铁的威尔,
但是泰利斯知道是自己有错,他只能鞠躬道歉。


    “陛下。”他对埃欧雷克说,埃欧雷克立即咆哮了一声。


    骑士仇恨地怒视威尔,挑衅和警告地望了莱拉一下,对埃欧雷克则眼里充满
冷漠谨慎的敬意。他清晰的五官使他所有的这些表情生动明亮,好似有一道光照
在他身上一样。在他的身边,萨尔马奇亚夫人从阴影中钻出来,毫不理会孩子们,
对熊王行了一个屈膝礼。


    “原谅我们,”她对埃欧雷克说,“隐藏的习惯很难改变。我的同伴泰利斯
骑士和我,萨尔马奇亚夫人,在敌人中间待得太久了,以至于纯粹因为习惯我们
忽略了向你表示应有的尊敬。我们正陪伴这两个孩子,以确保他们安全到达阿斯
里尔勋爵那里,得到他的照顾,我们没有别的目的,对你埃欧雷克·伯尔尼松国
王绝对没有恶意。”


    如果埃欧雷克在思考这些小东西能对他造成什么伤害的话,那他也没有表现
出来;不仅他的表情无法看透,而且他也很有礼貌,夫人说得够通情达理。


    “到火边来吧,”他说道,“这里有足够丰富的食品,如果你们饿了的话。
威尔,你刚才说到刀子。”


    “是的,”威尔说,“我以为它永远不可能发生,但它碎了。真理仪告诉莱
拉说你能够修好它。我本来想问得更礼貌一点,但是事情就这样啦:你能够修好
它吗,埃欧雷克?”


    “给我看看。”


    威尔把所有的碎片从刀鞘中抖出来,摆在岩石地面上,小心翼翼地移动着,
直到它们全部摆在了正确的位置,并且可以看出所有的碎片都在那儿。莱拉举起
一根燃烧的树枝,火光下,埃欧雷克俯低身子仔细看着每一块碎片,用巨大的爪
子轻轻地摸着,拿起来左瞧右看,检查破碎的地方,威尔惊叹那双黑色的巨爪的
灵巧。


    然后埃欧雷克又坐起身来,他的头高高地仰进阴影中。


    “能。”他说道,他只是回答了威尔提出的具体问题,没说二话。


    莱拉知道他的意思,说:“啊,但是你愿意修吗,埃欧雷克?你不会相信它
是多么重要——如果我们不把它修好,我们就麻烦大了,不仅我们——”


    “我不喜欢那把刀子,”埃欧雷克说,“我害怕它所能做的事情,我从来不
知道有这么危险的东西。与它相比,最致命的战斗机器都如同玩具,它能造成的
伤害是无限的。如果它从来就不存在,那要好得多。”


    “但是用它——”威尔说。


    埃欧雷克不让他讲完,继续说道:“用它你可以做奇怪的事情,你有所不知
的是刀子自己所做的事情,你的意愿也许是好的,刀子也有意愿。”


    “那怎么可能?”威尔说。


    “一个工具的意愿就是它所具备的功能,锤子的意愿是敲击,老虎钳的意愿
是夹紧,杠杆的意愿是抬起,这些是它们被制造的目的,但是有时一件工具也许
有你不知道的其他用途,有时在做你所希望的事情时,你也在做刀子所希望做的
事情,但却浑然不知。你能看见这把刀子最锋利的刀刃吗?”


    “不能。”威尔说,因为这是真的:刀刃渐渐变得那么薄以至于肉眼根本看
不见。


    “那么你怎么能知道它所做的一切?”


    “我不能,但我仍然必须用它,做我力所能及的事情,帮助好的事情出现。
如果我什么也不做,我会比无用更糟糕,我会有犯罪感。”


    莱拉一直仔细听着,见埃欧雷克还是不愿意,她说道:“埃欧雷克,你知道
那些伯尔凡加人是多么邪恶。如果我们赢不了的话,那他们就能够把那种事情永
远地做下去。另外,如果我们没有刀子,那他们也许会自己得到它。第一次见到
你时,我们还根本不知道有这样一把刀,埃欧雷克,谁也不知道,但是现在我们
知道了,我们自己得用它——我们不能不用。那样会软弱,也会是错误,那就如
同把它交给他们说,继续吧,用吧,我们不会阻拦你。是的,我们不知道它会做
什么,但是我可以问真理仪,不是吗?那我们就会知道了,我们可以适当地思考,
而不只是猜测和害怕。”


    威尔不想提他自己最迫切的原因:如果刀子不修好,他就永远回不了家,再
也见不着母亲,她永远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会以为他像他父亲一样抛弃
了她。这把刀子应对他们俩的抛弃负直接责任,他必须用它回到她的身边,不然
他永远不会原谅自己。


    埃欧雷克。伯尔尼松很久都没说一句话,他扭头看着黑暗的洞外,然后慢慢
站起身来,沉重地走到洞口,抬头望着天上的星斗:有的是他原来在北方所知道
的那些星星,有的对他来说是陌生的。


    在他的身后,莱拉把肉放在火上,威尔望着他的伤口,看愈合得怎么样,泰
利斯和萨尔马奇亚默默地坐在岩石上。


    然后埃欧雷克转过身来。


    “很好,要我做有一个条件,”他说道,“尽管我感觉这是一个错误。我的
人民没有神,没有魂魄,没有精灵,我们生生死死,就这么回事,人类的事情给
我们带来的只有悲伤和烦恼,但是我们有语言,我们发动战争,使用工具,也许
我们应该选择站在哪一边,但是充分了解好过一知半解。莱拉,读一下你的真理
仪,弄清楚你要问的是什么,然后如果你到那时仍然想要这样做,我就修这把刀。”


    莱拉立即拿出真理仪,朝火边凑得更近以便看清表面,忽闪不定的火光使她
很难看清,或许是烟钻进了她的眼睛,读的时间比平常要久,当她眨巴着眼睛,
叹了口气回过神来时,她的脸很苦恼困惑。


    “我从来不知道它是这么混乱,”她说,“它说了很多事情,我想我已经弄
清楚了,我想是这样。它首先说到平衡,它说刀子可以行善也可以行恶,但是这
是一个非常小、非常微妙的平衡,所以哪怕是最微弱的一个想法或愿望都可能使
它倾向一边或另一边……它指的是你,威尔,它指的是你的愿望或想法,只是它
没说什么是好的想法,什么是坏的想法。


    “然后……它说可以。”她眼睛扫视了间谍们一眼,说:“它说可以,干吧,
修好刀子。”


    埃欧雷克定定地望着她,然后点了一下头。


    泰利斯和萨尔马奇亚爬下来以便看得更加仔细,莱拉说:“你还需要燃料吗,
埃欧雷克?我和威尔可以去弄一些来,我肯定。”


    威尔明白她的意思:离开间谍说句话。


    埃欧雷克说:“在小径上的第一个山嘴下面有一个树脂木灌木丛,能拿多少
就拿多少来。”


    她马上跳起身来,威尔跟她一道走了出去。


    月亮很明亮,雪地里的小径上是一行散乱的脚印,空气凛冽刺骨,两人都感
到心旷神怡,充满希望和活力,他们一直等到离山洞有一定距离时才开始交谈。


    “它还说了些什么?”威尔问。


    “它说了一些我当时不明白的事情,我现在仍不明白。它说这把刀子会导致
尘埃的死亡,不过接着又说它是使尘埃得以生存的惟一途径,我不明白。威尔,
但是它又说它是危险的,它不停地这样说,它说如果我们——你是知道的——我
以前想的那个——”


    “如果我们去死人的世界——”


    “是的——如果我们那样做——它说我们也许再也回不来了,威尔。我们也
许活不下去。”


    他一言不语,现在他们更加冷静地往前走,寻找埃欧雷克提到的那个灌木丛,
想着他们可能要做的事情,默默不语。


    “但我们不得不如此,对吧?”他说。


    “我不知道。”


    “我的意思是现在我们知道了。你得同罗杰说话,我必须同我父亲说话,现
在我们不得不这样做。”


    “我害怕。”她说。


    他知道她从来不会向别人承认这一点。


    “它说过如果我们不去的话会怎么样吗?”他问。


    “只有空洞,只有空白,我真的不明白,威尔。但是我想它的意思是即使这
事有那么危险,我们仍应该想办法救罗杰。但不会像我把他从伯尔凡加救出来的
那时一样。当时,我不知道我在干什么,真的,我只是出发了,而且很幸运。我
的意思是有各种各样的朋友相助,比如吉卜赛人和女巫们。而在我们不得不去的
这个地方,我们不会得到任何帮助,我能看见……在我的梦里我曾看见……那个
地方……比伯尔凡加更糟糕,这就是我之所以害怕的原因。”


    过了一会,威尔根本没望着她,说:“我害怕的是困在某个地方,再也见不
着我母亲。”


    他莫名地回想起一段记忆:他很小,那是在她的麻烦开始之前,他生了病。
好像整个晚上,母亲都在黑暗中陪坐在他的床上,给他唱儿歌讲故事,只要她充
满深情的声音在那儿,他就知道自己是安全的。现在他不能抛弃她,不能!如果
她需要,他会伺候她一辈子。


    仿佛知道他一直在想什么似的,莱拉热情地说:


    “是呀,的确如此,你是知道的,我同我的母亲在一起的感觉太美好了……
我从来没有意识到——我独自一个人长大,真的,我不记得有谁抱过或搂过我,
从我记事起就只有我和潘特莱蒙……我不记得朗戴尔太太这样对待过我,她是约
旦学院的管家,她只管我是不是干净,她考虑的就只有这一点,哦,还有举止…
…但是在山洞里,威尔,我真的感觉到了——噢奇怪,我知道她在做可怕的事情,
但是我真的感觉到她爱我,照顾我……她一定是以为我要死了,睡了那么久——
我估计我一定是得了什么病——但是她一直不停地照顾我,我记得有一两次醒来
时她正把我抱在怀里……我真的记得这个,我敢肯定……我处在她的位置也会这
样做,如果我有孩子的话。”


    这么说,她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睡了那么久。即使是假的,他是否应该告诉
她真相,出卖那段记忆呢?不,当然不应该。


    “那就是那个灌木丛吗?”莱拉说。


    明亮的月光足以照亮每一片树叶,威尔折断一根树枝,松树脂味浓浓地停留
在他的手指上。


    “对那些小间谍们我们什么也不要说。”她补充道。


    他们采集了一抱灌木,把它们扛回山洞。

关键词:Nice

作者:miyu

《黑暗物质三部曲 琥珀望远镜 十四、知道它是什么[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miyu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