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寂寞从来不是因为是一个人

发表日期:2008-01-2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这是从町原的博客里转过来的。在一个莫名其妙的下午,我问他说,你孤独的时候是怎样的。这是一个很抽象的问题。这不是能够用一两句话就能够说清楚的。其实在我的内心里早已有一个形象的比喻,不过这只是属于我自己的。

孤独,就像是广阔无边的深蓝天空中荡漾着的一朵貌似荷花的白云。

以下。

文/町原


何也问我我孤单的时候是怎样的。葡萄说她要用要的是一个永远只是对她独一疼爱的人。白玛说她宁愿更爱女人。丁野说他要去流浪了。怎么我的心里的小兔子至今还在沉默。象一只湖泊上安静的小船。荡漾开来的不但是孤单。还有深深的影子。那一夜,我说,我吹破了一池月光。

语法是我手指上的琴玄,我从来就是胡乱的弹奏。声音是静止。很安静。肖邦说真正的音乐只有自己才听的到。旁人只是在欣赏我脸上的愉悦。高处不胜寒。原来不是因为真的冷。一个人的空旷,无论在哪里都会觉得冷。对于天才凡高来说,那朵向日葵就是他自己。孤零零的站在寒风中。没有颤抖。凡高说他从来不会颤抖。他很刚毅。所以切下了自己的耳朵。他说,我可以听到天堂的声音。你不可以。所以你需要我的耳朵。我们一起倾听天堂的声音。

所以那天白玛说她更爱女人的时候我从来都不惊讶。我甚至觉得她还会爱上一只狗。而那只狗也会很爱她。狗不懂爱情。可是白玛懂。而总是在人流中在荒野中在潮流中欣赏向日葵的何也在讨论孤单。我也觉得这是多么正常。向日葵怎么懂得这个男人的渴望。向日葵只知道他有些渴望。向日葵说你的闪光灯,很亮,我很喜欢。何也咧嘴一笑。什么也不说。他是一个不置可否的人。纵使面对寂寞也是如此。寂寞不如闪光灯来的温暖。你的手在抚摩着金属快感,是否跟牵手一样?你牵手的时候是否跟我抚摩金属的时候感觉一样?我们沉默了;谁都无法回答谁的问题。

我不得不说很多人去西藏是为了逃避。逃避什么只有真正去了的人才知道。白玛自己也不知道。反正她只知道她要离开这个城市。到拉萨。喝酒。唱歌。继续流浪。我回来了。带着一身疲惫。和满身期望。海南岛的好是好在可以孤岛一个人的世界。你可以不出去。永远在这个岛上。不看电视。不上网。不用手机。别人在海边看到你的时候,你正在躺在一棵好大好的椰子树下。你的身旁放着一部相机。相机上存档着某些回忆。我可以看看么?可以的。挖,你拍的真好!谢谢。恩,这个破败灯塔很有味道。是吗?是的,看着总感觉有些东西在翻滚。哦,那是我的东西。你说灯塔是你的?灯塔不是我,可是灯塔里装的那种心情是我的。什么心情呢?你问灯塔吧。可是灯塔不会说话的。

丁野的手表是我喜欢的。那手表永远都是停的。停留在某时某分。我从不从我的手表里获得时间。他说。那你还戴着它干吗。你问过你的心从来想要什么东西吗?我不知道。那你要心干吗。“......”

我们去一个人多的地方吧。那里有好多人。我可以看他们长的漂亮不漂亮。如果漂亮我会停下来乖乖的看着的。人好多啊。恩是啊。那边有一个漂亮的女孩。哪里?那里。哪里?那里。哦。

企鹅会怕冷吗?他们不怕冷的。为什么?因为他们很胖。哈哈,他们胖得真可爱。可是我感觉他们好冷。为什么?因为他们总是一堆一堆的在扎堆。只有冷的时候才会这样。

一个人寂寞的时候如果告诉了另外一个人,那么他就不是寂寞的。

一个人如果处于人群中的时候,他反而是孤单的。

燕子说我们去南方吧。那里暖点。南方有什么呢?我从来都没去过的啊。我是第一次出远门的呢!我也不知道南方有什么东西哦。反正他们说南方会很暖的。可是你也没去过。没关系的。南方暖不暖没关系的。为什么呢?燕子说,我们飞着飞着就会热了。

随机文章:

观众 2008-03-03
飞鸟 2008-02-25
摄影展 2008-03-03

作者:黃昏之息

《寂寞从来不是因为是一个人》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黃昏之息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