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体检

发表日期:2005-12-0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前天我去体检了。前几天还和几个朋友聊天,说大家漂泊在外,一个人太不容易了,每年一定要全面“检查身体”一次。“检查身体”不就是“查体”的简称吗,以前我经常见我们村的妇女,成群结伴的去镇上医院查体。有些人还要“带坏”什么的,我就心想,她们是带坏别人,还是被别人带坏呢。我从东方广场17层fesco那宽敞的办公大厅出来后,就直本对面的北京医院了。听名字,应该是个大医院,虽然我只知道和协医院,同仁堂医院,还是空军海军总医院以及积水潭和朝阳医院。我承认以前没有听说过这个医院,可是经常这次折腾后,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做胸透的医生倒是态度很好,可是等我跨越千山万水,到了验血室一屁股坐下后,突然头顶传来一声霹雳:你干什么的?刹那,我只觉得胸口一阵发闷,眼冒金星,嗓口一丝咸咸的感觉,我意识到情况不妙,硬是咽了回去。我硬挺着一口气,艰难地抬起头,先是看到一双铜铃,然后是两排黄豆芽,我揉揉眼睛,原来是一穿护士装女人,赶忙回话:我,我验血的。并把fesco的证明递了过去。那知人家连看也不看:去外面办手续。赶紧低头,弯腰,倒退而出。在倒退的几十秒种,我脑筋急速转动,火箭队是已经好几连败了,可是该女士不象是姚明的饭丝啊。难道是月食,更不可能呢。月蚀都是玉米一族,少女系列的。再说,麦迪不是复出了吗,火箭也胜了吗?出来,果然,有一些人在排队,我赶紧走上去。不容易,终于到我了。赶紧十二分的恭敬递上材料,请组织过目。谁知,又传了一阵雷吼:把表格填好,分别撕开,最后一个留着。唯唯诺诺,然后翻遍书包,没笔。只好前去囤起笑脸:请问有笔吗?小护士眼皮向上翻了一下,我确认,就那么一下,一秒钟的功夫都不到,可谓迅雷不及掩耳。可就那么一下,我的小心脏就扑通扑通跳动了好几下。小护士来开抽屉,翻腾了两下,迅速的挑出一支明显破旧的圆珠笔:记着还我!喳!靠一个窗台,我开始填表,并继续转动着小宇宙。窗台的水泥温度很低,却有人在这个低温的季节里,继续着自己的爱恋。王菲是怀孕了,难道要到他们医院生产?需要她接生?这是接近明星的大好机会啊。哦,她肯定不喜欢李亚鹏,李亚鹏有张苦瓜脸,她也不自觉苦瓜起来。我继续填写第二个表格,小宇宙继续转动。这是个暖冬,可是我们的国家却不太平。地震,爆炸,虽然不是恐怖主义,苦难却是一样的。人家可能是哈尔滨人氏,刚探亲回来,半个月没喝上一口纯净水,加致对首都人民的思念太甚,以至于引发内分泌失调,情绪失控。是不是还有其它原因,可是我的表格已经填完了。赶紧归还笔,领到三个试管(不知道是不是生产试管婴儿的),重新返回。最后一项是体液检查,有人不明白,非要我说出颜色黄黄,嘘嘘出来的某种排泄物质。本来不想说起这个,可是那个窗口值班的护士太忽悠俺了。我站在窗口,而她就在那里慢幽幽地整理文件,我想,人家忙,等等吧。可是十分钟过去了,还不见动静。我还要去元子那拿中国国家地理杂志呢,那可是选美的那期,那可是飞飞从深圳托人带过来的。晚上我还要请朋友吃饭呢。没办法,我深吸一口气,气沉丹田,表面上表现出无比的镇静:请问这个东西放哪呢?护士同志微微一抬头,嘴角一挑:就那。哦,原来我面前有一个有很多小格子的东西。我把小塑料小杯放进去,不大不小,真好。不过手里还有个小纸条呢:这个呢。恩?没有动静,继续:请问,这表格放哪呢?再次缓缓抬头,鼻子以下,下巴以上的三角地带稍微一斜:放在一起。记得老师经常告诉我们,要微笑,不要皮笑肉不笑。可是这位不但皮不笑,肉也不笑。而是给我一个高难度的三角运动。没办法,只有照办。我重新把杯子拿出,把表格小心翼翼地卷在杯子周围,放在格子的穴口,小心的转动,转动,一点一点的把杯子挤了进去。然后是等待,等待结果。我找了个凳子,拿出上期的三联生活周刊看,就翻到了“失去胡同的前门大街”一篇。假如我们失去了微笑,岂不是比失去胡同的前门大街更可怕。偶尔瞥过那个窗口,仍是漫不经心地收拾着文件,窗外,依然是焦急的询问。昨天晚上,大家在群里热烈的讨论着北京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小涛说,已经在下了,不过很小。不久大雁也说,看到了。可是我却没有,羊羊也没看到。继续等待,还是没有。深夜的两点多,温度很低,暖气似乎也没有以前那么有温度了。还是几次走到阳台,打开窗户,迎着寒风,把手伸出去,还是无法触摸到雪的凉意。羊羊说,小涛的南二环下了,大雁的北三环也有了。只有我们中间的位置,毫无迹象。看来这大雪也学会了晃点。可是,我需要的只是一丝凉意。

随机文章:

江南好风景 2005-10-12
错综复杂 2004-11-11
小齐的歌 2004-06-23

作者:jackycen

《体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jackycen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