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仪涵,不再遗憾

发表日期:2008-03-3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我,把头靠在床边,窗上铺着灰白的月光,软软的给人压迫。一种月儿的苍茫感冷冷地触摸;心,为一种纯粹的孤独流泪。

 

寂寞是条细长的丝线,在我的身体上来来回回、缝缝补补……我的内心安静而忧伤。

 

抬眸,凝视良久,一些细碎的感觉就这样在迟钝中,变得黯淡不清。

 

我心里有种特别柔软的东西,它美好得仿佛像水草一样轻轻摇摆——纯净而悲悯。

 

如同月光一样温柔而澄明。是爱么?

 

长久以来,我都以为自己是有意念的,爱的意念。

 

对我而言,生命中最重要的是有一个人,带给我的内心爱与温暖。生命那样苍茫那样短暂,遇见一个人也已足够。

 

然而,曾经找错过,曾经受伤过,当我在时光的横段悬崖——遍体鳞伤的伫立,才发觉,我已然陷入无法自救的地步。

 

在爱的伤害中,爱绝望中,爱的疼痛中,心会狂野、会失眠——会暴虐地对待自己……

 

从心理学角度而言,这是一种自虐的开端。人性是自私的。

 

我开始断裂……

 

人在疼痛的时候是不会安静的。金庸笔下的李莫愁,一生杀人如麻,因为内心的剧烈疼痛使她有着暴力的快感与嗜血的瘾癖;艾米莉·勃朗特笔下的希思克利夫,在爱的疼痛中,一直在对下一代的幼小生命复仇,最后抑郁而终……

 

自虐,它或许能让我在某件现实的事情上获得成功——比如事业。爱情暴力是人心理上的一种自卫与反击,它有着心理学的理论依据——肉体被伤害了必然还以颜色。

 

真正的疼痛与残伤会解构很多很多的希望……

 

鲁迅在《伤逝》中说:爱需要时时创造时时更新。先生一生都在医救国民性的贫弱与丑恶,但他却洞察了爱的无常,并说出了药石之言。

 

人生就是这样无常,不是爱与不爱的问题,而是自己无路可走。

 

李叔同说,爱是一种慈悲。我说爱是一种暴力,它藏得隐秘。

 

我一直爱得毫无保留,不给自己余地——常被人说成是纯真的人,或许这就是我的悲哀。

 

不该纯真的年纪依然纯真——这种纯真不是年龄,而是性格。

 

有时候,纯真留给别人的是美好的回忆,留给自己的反而是千疮百孔。

 

因色生情,因情难舍——这种本能的渴求,无可厚非。无色的世界是毫无生命力的世界,真正戒除掉五色的人也是毫无生命力的人。力比多、荷尔蒙,炙热旺盛,才令世界不致死寂,充满暖红的光辉。

 

张爱玲说,人在恋爱的时候,是比在战争或革命的时候更朴实,也更放肆。

 

色易守,情难戒——爱情更像是一种幻想,双方各取所需。

 

我不想修饰文字,就如同我还是会喜欢他人一样——坦诚,是我的致命伤。

 

其实,文字只是表达了我对这个世界的失望,推翻不了烟火世俗,某些宿命般的生命轨迹是难以超脱的……

 

伤痛让我快速成长——但那些貌似独立的决绝,其实骨子里仍逃脱不了阴影和脆弱……何况是女人,执意的特立独行更显得表面化。

 

有些人能清楚地听见来自心灵的声音,他们依着声音作息——这种人最终不是疯了,就成了传说。

 

我不愿意再为感情受伤。我只愿自己好好的,能有明润的脸庞,像春天的片片树叶,舒展在温和的雨露细阳里。

 

我只想扯着自己往前走,自由,不乏诗意。

 

人和人相系不易,与性别关系不大……人其实,都是孤独的。

 

清醒是一种力量,在孤独的人心里。

 

仪涵,

 

纯真得丢失心机,孤独得富有质感——

 

幽婉而笑,不再遗憾。

 

      

                                                                                                        仪涵

 

                                                                                                 08330日

作者:昕如紫水

《仪涵,不再遗憾》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昕如紫水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