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的痛苦的慰藉(二)

发表日期:2008-02-0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希腊流传着这样的民间智慧:“那最好的东西是你根本得不到的,那就是不要降生,不要存在,成为虚无。不过对于你还有次好的东西——立刻就死”。

 

从表面上看来,悲观是希腊人的主导情绪,他们知道并且感觉到生存的恐怖和可怕,感受到自然暴力的时刻威胁,体验到冷酷地凌驾于一切知识之上的人的命数,相信人逃不过命运的安排,也意识到人生苦短;

 

因此,在希腊悲剧的日神部分的对白中,表面上单纯、透明、美丽的一切,应该看作是“从黑暗深渊里长出的日神文化的花朵”;

 

而“艺术家的生成之快乐,反抗一切灾难的艺术创作之喜悦,毋宁说只是映在黑暗苦海上的一片灿烂的云天幻景罢了”。

 

 

尼采这样看待悲剧中的人和神:

 

认为亲自经历个体化痛苦的酒神被肢解,从他的微笑中产生了奥林匹斯众神,而从他的眼泪中产生了人——个体的人。

 

“认识到万物根本上浑然一体,个体化是灾祸的始因,艺术是可喜的希望,由个体化魅惑的破除而预感到统一将得以重建”——这就是尼采关于悲剧的秘仪学说。

 

在《偶像的黄昏》一书中,尼采还指出,悲剧远不能证明关于希腊人的叔本华意义上的悲观主义的任何说法,相反地——

 

它倒可以被看作是对悲观注意的坚决拒绝和相反的例证;

 

甚至在它的最高的类型遭到牺牲时也仍对它自己的无穷无尽的力量感到欢乐——

 

这就是尼采称之为狄奥尼索斯精神的东西,这就是他相信是通过悲剧诗人的心理的桥梁,不是为了摆脱恐怖和怜悯,不是为了用猛烈发泄的方法去清除过于强烈的情感而使自己精华——亚里士多德就是这样理解悲剧的;

 

而尼采是为了使自己成为生成的永恒欢乐,而超越于一切恐怖和怜悯之上——那种欢乐甚至还包括毁灭中的欢乐。

 

 

尼采认为,“只有作为审美对象,人世的生存才有充足理由”, “每部真正的悲剧都用一种形而上的慰藉来解脱我们:无论现象如何变化,事物基础之中的生命仍是坚不可摧和充满快乐的。”

 

可见这种希腊的乐天其乐观的本质在于相信意志的永恒存在——

 

这也就是尼采的悲剧学说中形而上的玄思的慰藉成分。

 

 

尼采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把自己称为了“第一个悲剧哲学家”。

 

 

而在这极限中,贪得无厌的乐观主义求知欲就会突变为悲剧的绝望和艺术的渴望,科学由此就会转化为艺术——

 

尼采正是由此期待着“从事音乐的苏格拉底的新生”,即音乐的回归和悲剧的再生的。

 

 

 

                                                                                            

                                                                                   ————品读悲剧哲学大师尼采

 

 

 

                                                                                                                      回归经典:

 

                                                                                                                         重生

 

                                                                                                                         仪涵

 

 

 

 

作者:昕如紫水

《我的痛苦的慰藉(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昕如紫水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