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和陌生人深夜乱侃

发表日期:2006-01-1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和陌生人深夜乱侃














    登陆QQ,那似乎已经是两三年前的事儿了。那时刚学会上网,对QQ既好奇又陌生,有空就泡在上边不下来,觉得既能结交朋友又能练打字,一举两得。



    后来时间长了,开始觉得无味起来,因为真正的朋友没交到几个——那似乎需要运气,净顾着向人家自报家门了,好像对方都是在居委会工作,专门调查户口的。



    时至今日,偶然看到了一篇网络小说《她死在QQ上》,竟又勾起了我再上QQ的念头。一个休息日,家里无人,深夜23点20分,我打开电脑,重新登陆了封闭已久的QQ号,系统显示上线状态。



    不一会儿,就有人向我打招呼,QQ里发出特有的咳嗽声。我接受后,对方问:你好美女,哪儿的啊?我心想,现在是人就叫美女帅哥,如果我是个老太太又如何? 我手指敲击键盘打道:你好,我是北京土著人。 对方哦了一声,问我为什么这么晚还没睡,我说,闲极无聊,上来看看。对方又问了诸如工作、年龄等隐私问题,我都胡乱应答,(不是我不想真诚,是因为网络这东西太虚幻,适当地保护自己是必要的。上当受骗的人还少啊!)




    还没聊够五分钟,对方就开始语露本色:聊性怎么样?我一惊,虽然对网聊的复杂程度也有所了解,但真正自己接触,这还是头一回。我问:你够直接的啊,你总这样吗?对方回说:你是一个人吧,穿睡衣了吗? 我当场下巴差点脱臼,打出:我不喜欢聊这个。换别的吧。对方置若罔闻:你穿的内衣是肉色的还是白色的?




    我当时真想给他一巴掌解解气,就回道:我穿的黑色的,你是未成年人吧? 对方说:那一定很性感喽,你喜欢黑色的?我回:不是,是别人穿不了,给我的。 对方回:晕!你喜欢做爱吗? 我回:讨厌的很,对了,我建议你该请个心理专家。对方回:你当专家好啦。我打道:我可没资格,我觉得你该让专家看看你的脑子,里面除了这事还有没有点别的。 对方回:晕!你为什么不喜欢做爱?我回:我吃素,而且性冷淡。 对方给出了一连串的晕字。我最后打道:看来你是病得不轻,都晕成这样了,早点上医院吧,再见。




    随即赶快把他拖进黑名单。正想收兵,又听到系统发来消息,只见上面写道:视频做爱吗,保证刺激。我张口结舌,连忙把一切窗口统统关闭,点击电脑图标断开连接,关闭电脑。



    通过这次乱侃,我发誓:把QQ再次进行封锁,而且还是终身监禁。




    这种经历,有一次也就够了,我现在对“网络网络,就是乱得跟网一样”这句话已经深信不疑了。





    相对于QQ,似乎也只有博客才是一个好的倾诉对象了。有一个不写博客的人写了篇恶毒的文章叫“写博客如站街”,而且还是不收钱的那种。这个家伙也太言过其实,太偏激了。




    我觉得,大部分人每天都有一点有意思的困惑和发现,如果不写,就像水消失在河流里一样,没了。如果写在日记本里,有丢失、被焚或自毁的危险,无趣且来得不安全。




    吾日一省吾身,正是在更新博客之中。博客被浏览,就像一个人站在茫茫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里一样,身边是无穷无尽的沙子。除非你采取公布裸照等过激行为,否则被人看到的概率约等于中福彩的二等奖。




    蔡康永在他的博客里写了一个著名的段子:深山里有一只小鸟,唱了有史以来小鸟能够唱出的、最好听的一段歌。唱完以后,小鸟就飞走了。没有任何人听过这段歌声。这段歌声,真的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吗?




    好在我之博客——怡情为主,自勉为辅。至于其他的嘛,就像所有博客中人那样:只是网络空间这大林子里的无数小鸟,彼此窥视,彼此聆听,证明着我们的存在,仅此而已。






                                                1月11日

                                                仪涵笔













作者:昕如紫水

《和陌生人深夜乱侃》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昕如紫水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