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倚门低吟划残月,玉体横陈案头香

发表日期:2008-01-2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丫头前身,必是明月。否则不会那么盈盈一握,惹人堪怜。
  于画船听雨之时,烟笼寒纱之中,闲梦正远之际,温秀抑或风雅的浆声,旖旎抑或繁华的灯火,莫不是愁苦、离索、寂寞。
  唯明月,出东山,转回廊,不惊慌,不卑微。纵是历经千险,依然花明月满,斜照西厢。
  丫头前生,必是璞玉。否则不会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惹人仰慕。在红尘净土里,几经沉浮。黻衣绣裳,佩玉将将,让人寿考不忘。
  唯璞玉,于逆境中,不挠不忮,依然清风明月。纵是玉碎珠破,也不与瓦砾共一屋穴。
  人面桃花,必是当日因缘,惟一缘字不可求。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在流光里徘徊,在网路上邂逅。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早一步,晚一步,都将红尘误。
  只有那恰到的好处,和执著一念的一切不顾。是情痴,是境界,是可遇不可求的因缘。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可知?

  春江花月,必是斯时誓诺。无怨无悔,不弃不舍。
  有江南草长的呼灯篱落,烟花三月的二十四桥明月,玉台挂秋月的铅素浅浅,两行低雁的此情共说,巴山夜雨的西窗红烛。是痴情,还是情痴?此事不关风月,唯有两心知。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当日种种,姣若朗月。
  黯然销魂,南浦伤别。
  滚滚,不尽长江逝水。娇娘萧郎,多少同心期白首,泪倾满斗。
  侵晨浅约宫黄,恰障风映袖。折桐花烂漫,有旧时月色,盈盈笑语。闲愁几许,梅黄几时?画舫歌舞,唯有旧家秋娘,声价如故。
  孤灯青丝,幽窗冷雨,又一岁暮。
  今夕何夕,人间天上。
  银汉迢迢,鸟鹊匝匝,正是诗酒年华。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云破月来花弄影,可是当日青骢,隔墙送我逐流影?娟娟蛾眉,盈盈秋水,朝朝暮暮,画屏闲展吴山翠。海上明月夜,天涯此时情。
  楼头画角风吹醒。美人何在,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无限清景。
  月朦朦,鸟朦胧,又是一帘幽梦。

作者:h24rf08

《倚门低吟划残月,玉体横陈案头香》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h24rf08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