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新闻,就应该这么做!

发表日期:2007-08-3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回顾一下5月的事故新闻,发现数不胜数,但可有一件你还记得?以下仅列举节日那几天的。4月30日,山西盂县发生矿难15死。5月1日,大兴安岭发生火灾,8700人灭火,这距举世闻名“5.6”大兴安岭火灾过去正好20年。2日,云南梅里雪崩,游客2死8伤;同日,贵州320国道液化氨气泄漏3人当场死。3日,云南景谷一酒店爆炸2死2伤。4日,云南发生货车碾压人群事故14死45伤。5日,一架波音737在喀麦隆坠毁,114人遇难,其中有5个中国人;同日,山西临汾煤矿瓦斯爆炸,30人死;同日,广东肇庆一家6口被抢劫者灭门;6日,山西蒲县矿难15人死15人失踪;7日,湖南嘉禾煤矿爆炸致5死,同日,贵州特大交通事故,18人死。其后还有大灾,北京高温成灾,四川暴雨成灾,数十人死亡。
很多时候,记者放弃一件报道,都是新闻价值判断问题。几年前,新华社山西分社的鄯宝红、安小虎等4个记者因为一起矿难拿了矿主几千块钱,成为轰动一时的大丑闻。人们谴责他们见利忘义不去报道灾难真相,侵犯了大家的知情权。但有人想过没有,当时乃至今天山西的矿难,几乎跟车祸一样频繁和常见,记者把稿子发出去,第一天是新闻,第二天便成为垃圾,除了死者家属又有几个人真的在关心矿难?正是有这样的价值判断,所以矿主只花几千块钱就把新华社记者收买了。但若是一个空难,恐怕再高于1千倍的价钱,那记者也难为所动。之所以人能被收买,因为他们觉得跟良心、尊严无关。
灾难都是典型的速朽新闻,时间稍晚,就没有了任何震撼人心的效果,只留几个索然无味的数字,现在常有网文载清朝大地震、元朝大水灾一次死亡几十万,会有人有感觉吗?重庆开县的7小学生雷击死亡事件,现在固然是书记总理批示关注的大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进入到调查程序,就出现了新的难题:教室是低矮的建筑,并非高楼,会有法律规定要安装避雷设施吗?学校既然没有违法,那死亡原因就是民法规定的“不可抗力”,学校一人给一点补偿就可以了。这样对于家长肯定是难以接受的,他们甚至可能质疑学校为什么不给学生购买人身意外险,必然会上访,涉法信访是敏感事件,宣传部当然会发文,记者看这事已过去若干年,而且焦点问题无非是赔多少钱,觉得写出来还可能败坏自己名誉,因为学校会指责他搞有偿新闻,还会坚持去报道吗?没有记者报道,我们自然永远不知道后面还发生了什么复杂的故事。
5月份对于上亿人来说都是灾难月,尤其是中国中原地区的农民,空前的大旱灾袭击了河南、河北、山西、内蒙等中西部各省,《人民日报》在5月21日终于给出了一个受灾面积是2.24亿亩,而旱灾已经持续一月有余。新闻是正面做的,标题是中央财政下拨资金2.23亿元救灾。算一下,平均一亩地九毛九。
很多大灾难、大事件宣传部都要下禁令,报道出不来,结果就是我们根本就不曾知道发生了这么一件事。报社要还读者以知情权,方法就是负面新闻正面报道,作为读者的我们,就得学会读懂新闻。
新华社5月22日发布了一个新闻,《广西博白县群众围堵乡镇政府事件平息,28人被刑拘》,这就是典型的“打擦边球”,你要是以为记者在表扬博白政府那你就错了,记者要向公众传递的真实信息是:博白政府处理群体事件不力,抓人镇压简单粗暴。如果记者果真要给博白帮忙,那方法就是不报道。襄樊法院别出心裁想出了一个“枕头大战”游戏,记者当然是正面报道,但法官男女嬉戏画面的后面真是意味深长,不由人不想入非非。少儿不宜,暂且打住。
中国人讲究含蓄,很多事属于不可言说之事。官员对于舆论监督,肯定是不欢迎的,但不得不做表面文章称欢迎监督,湖南郴州走的更极端,说要设立舆论监督奖,按黄仁宇的话说就是“不分阴阳”。今年郴州果然负面新闻一件连一件,《南风窗》、央视新闻调查大约也想来拿监督奖,把郴州好几年前的事情都翻了出来,估计连湖南省的领导现在头都大了。
4月19日的铁岭特钢灾难,若不是刚好碰上美国校园枪击案且死亡人数一样,估计也是很快就淹没在新闻垃圾堆里了,《南方周末》发扬其迟钝的品格,5月24日作出了铁岭灾难报道,引起兴奋的只有一句话:吞噬生命的钢渣将返炉重炼。这简单的一句话,对铁岭特钢的打击却可能是空前致命的,极可能灭掉这个企业。肇事钢水的去向是一个不可言说的问题,若将几十吨钢水全部废弃,人们会指责企业迷信;但是若重炼,则引起全民迷信。重炼后,铁岭特钢生产的任何一块钢材都可能是肇事的钢板,谁也不知道钢厂生产的哪块钢材里面含着死者的元素,试问几个用户敢用冤魂萦绕、让人毛骨悚然的钢板?鬼魂心理障碍植根在中国人的心底深处,钢厂要想代理商上门,只有一个办法,就是随便抽出钢材若干,称这些就是肇事钢水炼成的,这样虽顶一个“恶炒”的骂名,对廓清其他产品却很有好处。
信仰问题在5月引起高度关注。5月1日党刊《求是》载文,批评少数党员干部不信马列信鬼神,11日《科学时报》披露社科院调查,有半数以上的县处级公务员都存在着迷信现象,14日《民主与法制时报》报道了深圳中院请风水大师指点办公楼建设以“改运”,其后新华社发出特稿《用井冈山精神赶走党员干部头脑中的鬼魂观》,再其后《南方周末》“大综合”式报道出台,对党员乃至百姓迷信现象做了全面的考察,其他媒体则刊发无数评论。还有些上不了中国报纸的消息,如外电称天安门毛泽东像被人烧毁。天涯杂谈上则说浙江温州建起了中国第一个毛泽东庙,并且广东茂名还建立了毛周朱乃至解放军庙。
信仰报道里出现了一句经典的辟谣言论,出自深中院新闻发言人之口:“法院改建是为了方便当事人,风水说纯属无稽之谈,是对人民法院的恶意诋毁”。这句话今后可以用在针对任何一件批评权力机关的文章上,比如深圳宝安公路局长就可以这样辟谣:3000万的大门是为了方便当事人,豪华说纯属无稽之谈,是对人民交通局的恶意诋毁(最后证实大门2700万,改建163万)。襄樊中院:给高天虎判刑是为了方便老板开宾馆,高莺莺被奸杀说纯属无稽之谈,是对人民政府的恶意诋毁。三峡总公司也可以延用:大坝引起大旱说纯属无稽之谈,是对三峡工程的恶意诋毁。宝洁公司:捐赠牙防组1000万说纯属无稽之谈,是对人民宝洁的恶意诋毁。
娱文圈的传言最近比较多。有的证实了,如陈晓旭死亡,这也为当初出家之谜做了一个回答。有的证否了,比如张铁林患尿毒证。有的不存在真相假相,比如贾平凹嫖娼、郑渊洁与孙菲菲开房。还有的疑似炒作,比如陈坤有儿子后来又说是收养的孤儿。有人则主动宣称自己当初在炒作,就是亿万富姐吴英的丈夫,说当初炒作是做“软广告”,不想把“富姐”炒进了监狱。
5月最经典的辟谣与反辟谣出现在茅台公司,几可以写进新闻教材。9日,茅台停牌,于是有新闻说总经理乔洪被“双规”;不久,纪委向媒体确认双规一事;14日,茅台以公告辟谣,内容是乔洪被调往国资委出任副主任;随后有新闻,贵州国资委市场管理处向媒体称“不知情”;再后贵州国资委领导又出来“否定之否定”,说乔洪确已调任;再后来新华社发布消息,乔洪已被双规。似乎除了最后一个新闻,前面的全部是假新闻。实际可能这是乔洪和他的对手斗争僵持,所以单纯以后一个新闻来认定前一个新闻是否真相太幼稚,但有人就是有这样的思维定势,一看到後一个新闻,马上就想,“哦,原来如此,前面看到的是假新闻”。还有一个就是山东的小孩“手足口病”,最后结果是:确有其事,但没那么严重。
茅台故事只是2007年上半年股市传奇的一个小插曲,深沪两市在本月略有小折扣,但总体上还是一路飘红,沪市大盘从2700点开始被网站报纸做头条,媒体不断惊呼,突破3000点了,突破3500点了,突破4000点了,到突破4300点的时候大家已经“惊诧疲劳”了,深市也是从年初的6000点在一路惊呼声中走到13000多点,抢占了无数的头条。以前一天波动50点已经是“剧烈”波动了,现在波动345点大家也无动于衷司空见惯。在这种形势下出现一个神奇人物“带头大哥”似乎也就不足为奇,因为无论指点哪一只股票,几乎都是赚钱。“泡沫论”在5月不再是专家学者嘴上说说,中央政府表现得忧心忡忡,并采取措施宏观调控,《中国新闻周刊》也做了一个专题《史上最惨烈的几次股市崩盘》。但调控成为“空调”,越来越多的人加入炒股行列。29日统计,沪深股市证券账户已越过1亿户大关。1亿人民都参与豪赌,赌2008年奥运之前股市泡沫不碎,赌泡沫破裂前大赚一把。
我有个惊奇的发现,我发现传销、非法集资、股市、社保基金都是一模一样的运作模式,而参与者都是在赌,赌后来者有资金注入。亿霖大造林非法集资案、养蚂蚁骗局、梅花鹿骗局、冬虫夏草骗局、福建闽林非法集资案,其模式是一样的,都是老百姓给公司交钱,然后付出微不足道的“劳动”——比如养蚂蚁、养鹿,然后从公司一本万利获得高于银行数倍利息的回报。比如投资一万一年后拿回两万。赚钱靠的是,今后有人陆续加入。只要后来者的资金注入一断裂,公司马上就垮掉,投资者则血本无归。而如果在公司垮掉的前一刻取回本金和利息,无疑就大赚一笔了。传销类似,每个人赚钱,靠的都是新加入的“人头”或“下线”,加入者要交“入门费”,只要有源源不断的新人加入,前面的人就赚钱,一旦没有新人进来,公司立刻死亡。社保是同样的道理,我们交的养老、医疗基金,现在钱都给别人用,给正在生病或者已退休者使用,并不是给自己用,拿来给自己用的钱,则要靠10年或20年后的人,如果到那时他们不交钱,或者政府无力强迫他们交钱,那么我们先前的钱就等于是白交了。
未来也许会更好吧。5月有两个利好消息,四川广安说发现天然气储量达6000亿立方米,已探明可开采储量1000亿立方米,唐山环渤海区更是发布消息说发现储量达10亿吨的大油田。河南一个牛气的老板10亿买下德国机场经营权,据说属中国航空史上首次。史上最流行的电脑游戏星际争霸出第二代了,暴雪公司还专门推出了中文版。
这个世界很奇妙,有的新闻完全超出了人们的现象,恐怕一个做十年的老记者也想象不到突然有一天猪肉成了市场上最紧俏的物品,以至于总理都要出来说话保证人民吃得起猪肉。总理出来说话後,于是有新闻报道说,郑州肉价上涨至十年来顶峰,广州有市民“打的”买猪肉,北京则说猪肉连续14次涨价。话说媒体是“耳目喉舌”,看样子媒体都愿意做喉舌,做代言人,不愿意当耳目,老百姓吃肉难都一个多月了,也没有看见报纸电视说这个事情,非要等总理都知道了并表态了这才引起观众注意:原来这个问题已经严重至此。那总理又是如何知道的呢?往前翻新闻也有些来历。5月7日,温总理到人民大学视察,聊到花生油、猪肉的价钱他说:我要不知道这些价钱,就不是好总理。5月中旬新华社连续发布多则消息,指猪肉价格异动,农业部则辟谣称,猪肉市场供应是有保障的。温随后亲临市场一线进行调研,最后站在了新华社一边。肉价突然上扬的原因呢,还没有报纸说。不过不说也猜的到:饲料价格上涨、疫情扩大、成本增加使供应减少。
党和政府的关系,是董事长和总经理的关系。政府和新华社的关系,是总经理和公关部经理的关系。新华社每天要向全世界发布5种语言的几百万字的新闻稿,但其影响似乎日益削弱,它的传统用户逐渐都在抛弃它,因为新华社的稿子不好看,讲宏观问题多,微观问题少,调查研究多,即时快讯少,给国家领导看的新闻多,给老百姓看的新闻少。
公关部经理也时不时会不顾总经理的面子直接把情况报告给董事长和全国人民,如淮河治污耗资6000亿无成效报道和福建桑美台风死亡人数报道,新华社堪称批评报道的脊梁,以几个记者之力顽强对抗一级省政府,你强我更强,你辟谣我反辟谣,你调查我跟踪调查,呆在这样的新闻单位,不能不感到豪气干云。但更多的新闻单位则是一遇挫折立马收兵,于是我们看到很多舆论监督报道都是虎头蛇尾,没有下文。
今年有点热,才5月好多城市都发布了高温预警,七月八月不知道怎么过。红楼梦中人、快乐男儿、名声大震等选秀活动甚嚣尘上,不过再也上不了报纸头条了。其他重要消息列举几件:习近平在上海继续高压反腐,上海申花郁知非等三人被抓;张德江入主内阁大存悬念,继续做封疆大吏——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海南反腐斗士孟克非独子被害,传被报复;中国几名科学家当选美国院士;“中国母亲”胡曼莉诉南周侵害名誉权,法院已立案;诺顿等国外杀毒软件误杀造成百万台电脑系统崩溃,今后恐怕没人敢用了;公安部继续严打色情网站,4800余网站网上栏目涉“黄”被关闭。几件社会新闻:黑龙江局长请客副局长酒醉被冻死;广西边防:村民上阵地卖水果;网上流传视频,海淀艺术职业学校学生课堂侮辱老师,但老师出来否认;河南南阳局长和房产商肇事逃逸,伤者被燃油活活烧死;石家庄30余人阻挠执法,警察配枪险被抢走。
曾经的国内周刊王牌《三联生活周刊》今年上半年无所作为,时政报道都是捡一些冷饭剩饭继续炒,没产生几个很有影响的报道。上海是个安逸的城市,流行大款小资,愤青们都没有立足之地,所以这个城市很少出产舆论监督,就连新华社上海分社也是每年全国发内参最少的分社。执着于搞批评报道的记者大多真像南周人曾说的那样:浑身的泥土味,靠助学贷款上完大学,在报社没有编制,整个就是个愤青。不过南周的老一辈记者们打拼这么多年,使南周在江湖上扬名立万,新一代记者如今成为宣传部每年表彰的新闻战线的典型,媳妇熬成了婆,是记者的大幸,读者的不幸。
天涯杂谈在5月1日出了网络杂志《杂谈》创刊号,设计的美丽绝伦,内容体现的是关注热点,紧跟时事,杨丽娟、王小波等上了封面,不过挑选的文章有曲高和寡之感,估计都是难以激起兴奋的帖子。我建议今后《杂谈》选稿的唯一标准是“阅览量+回复率”之和,将杂谈每月阅览量+回复率之和前50名的帖子分类编辑成册,另外选上精彩回复若干,就很好看了。

作者:h24rf08

《新闻,就应该这么做!》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h24rf08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