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采访了臧克家之子

发表日期:2007-08-1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弄这个博客,不是想写点什么,是随大流弄的.
上面也弄了乱七八糟的东西.
平时写稿子就已经累脑子了,
我可不想在这上面还累脑子
所以发点自己写的工作稿,算是我的博客.

生命中的几首小诗

经历人:臧乐源 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   采写:陶云江

我是一个大学教师,几十年从事哲学、伦理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著述主要也是这方面的,如《社会主义伦理学》、《道德和精神文明》等。我有一个业余爱好,就是写点小诗。
   
上世纪四十年代,由于父亲(臧克家)在上海《侨声报》就职我和弟弟(臧乐安)被接到上海就读于致远中学,当时语文老师是汪增祺、陈敬容、唐祈,他们在文学、诗歌上都很有建树,对我的影响极大。受父亲的影响,加上现实生活的残酷与贫富差距,我写下名为《看》的小诗,发表在当时的《新民报》上:“看,看他们,华丽的衣服,一天换几换。吃的,非鱼即肉,白米洋面。我们,为了什么,破烂的衣服也没得穿?几颗粗糙的米,也没得往肚里咽。这完全是受了他们的欺,这完全是受了他们的骗。”这是我首次发表的小诗。可惜文革时被弄丢了。当时,物价飞涨,人心浮动,很多难民流落街头。我曾经写过一首小诗《哀小票》,发表在《大公报》上:小票小票,我拿着你,走到老虎灶,他们只是把头摇。我把你送给乞丐,也换不来一个笑。小票小票,你是多么渺小,不,不,几天前你还是轰轰烈烈的,是通货膨胀把你害了。
   
我流传最广的一首“打油诗”是《山东大学一拆三》:“山东大学一拆三,济南、曲阜和泰安。理工文史乱了套,请问这是啥路线?管它路线不路线,反正老子说了算,小民百姓何足齿,醉死也不认酒钱。”70年代,大学都乱搬乱迁。山东师范大学迁到聊城去了,青岛医学院迁到滨州医学院,而山东大学的理科改成了山东科技大学,文科并到了当时的曲阜师范学院、成了山东大学,生物系搬到了泰安农学院。全国几百个大学办得乱七八糟。我当时就作了这首打油诗,却被批判成了“知识分子翘尾巴典型”。这首诗通俗易记,在全山东到处流传。后来1973年山东省当时的革命委员会决定将山东大学搬回济南,但是全国其他的院校还没有一家搬回来的。

   
为纪念我和夫人植英的金婚,我写的一首诗《长相依》:合演二人转,相依五十年。家事有人包,小溪清澈甜。生女又育儿,欢笑满家园。青春献教育,桃李齐争艳。《旷野杂花》美,《天理人伦》篇。莫言人已老,牵手永向前。其中“家事有人包,小溪清澈甜。”这两句是我最喜欢的,为了让我有更多的时间搞事业,植英常常自己揽走困难,为我创造条件;而植英曾把我比作一条清澈明净的小溪。所以这两句诗是这些年我们和谐感情生活的写照。
   
我父亲常说文艺有几条原则必须坚持:与时代同步,与人民同心;深入实际、深入群众、深入火热的四化建设一线;个人素养、主观世界要提高、要改造;反复推敲,反复修改。诗必须来源于生活。没有了生活,诗就没有了源泉、没有了根。我的诗都是有感而发、触景生情。我父亲也经常对我的一些小诗做指点,每每看到好句子,会在下面画圆圈。诗歌是我生命中表达感情的一种方式。
 

作者:h24rf08

《采访了臧克家之子》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h24rf08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