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济南缺少欲望(三)

发表日期:2007-05-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济南贫血
 
有人给济南人编了一首城市歌谣:打车付钱加一块,街头烧烤人人爱,周末广场看球赛,不说很好说刚赛,烧饼羊汤真不赖,齐鲁晚报早上卖。这似乎是一个带着韵脚的平民歌谣,也是济南这座城市的真实写照。从中我们也不难看出,在平和的韵律中,济南人对物质需求的欲望极容易满足,街头烧烤、球赛、烧饼羊汤,一份报纸,济南人觉得,已经足够了。 
 
●生活缺时尚
受传统文化熏陶深厚的济南人,节奏缓慢,讲究虚礼,外表落伍,民性柔顺、和谐、含蓄,在书、画、文物古董、京剧甚至斗蟋蟀等这些中国传统文化方面的爱好非常“强势”。所以在济南你决不能以貌取人,外表看似极不起眼的人有可能是大款、有可能是教授,正如季羡林先生等的平民外表。
虽然这可以说成是济南人在某种程度上的“内秀”,但济南人在生活中对时尚的向往极其一般也是显而易见的。我们到济南的大街上,看看济南人的穿着就能看得出来。
济南人穿得土是世人公认的。一座城市的人的衣着打扮,和这座城市的风俗习惯紧密相连,能够折射出这座城市居住的人们的生活态度,是当地人趋新和守旧的晴雨表。有人说,女人是衡量一座城市一个地区时尚的标尺,女人的服饰是标尺中的标尺,而济南女性温顺、保守的性格,使得她们在穿着打扮上鲜少有时尚之举,只会素面朝天,给人贤惠朴素的感觉,带着一种“土腥儿”味儿。比如在济南的大街上,最前卫的姑娘也不过是露个肩膀,像“露股装”那种新潮的服饰,济南人连想都会去想,他们信奉的穿着观是“红配绿,看不够”。济南电视台《心动》栏目的主持人许小姐,在谈到济南人的穿着打扮时说:“济南街上美女帅哥不会对某一件服饰爆发‘集体狂躁症’式的热潮,面对各种可能,他们会冷静的选择最适合自己的一种,他们不会去买看起来很廉价,事实上却很昂贵的衣服。”
“济南女性似乎对新潮服饰并不感兴趣,不敢穿是一方面原因,最重要的是不愿意穿。我在全国很多个城市都呆过,咱们先不说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大城市,就连烟台、石家庄、郑州这些地方人的穿着都比济南人赶潮流。”济南“好朋友”服装设计工作室的牟姗姗女士多年从事服饰设计工作,她认为济南女性的穿着已经“与时代脱轨了”。
不仅从穿上能看出济南人的欲望值低,从吃上也能看出济南人的欲望非常容易满足。看着济南夏夜街头的烧烤摊上,那一堆堆光着膀子,吃着羊肉串,喝着趵突泉牌啤酒的济南男人,你就知道,济南人在吃上也就是几串羊肉串再加几瓶趵突泉啤酒的水平。济南人喜欢到路边摊上吃,除非是极其尊贵的客人,才会到饭店里摆上一桌。外地人谈生意,一般都会找家咖啡厅,边用手里的汤勺搅着咖啡,边让大脑迅速运转,与对方绞尽脑汁争取最大利润,而济南人谈生意绝不会如此优雅,他们认为路边摊就可以作为“第二办公室”。
济南人对欲望总是有些不冷不热,不是没有欲望,而是不愿意去满足欲望。举一个例子,山东的临沂原本是一个经济极不发达地区,虽然近几年的发展相当了的,但综合实力与济南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尽管综合实力差点儿,但在临沂的马路上经常能看到世界级名车的身影,这或许可以解释为当地有钱人的个人行为,因为买名车毕竟不是政府行为,但济南的大街上,你却很少会见到诸如宾利、劳斯莱斯等名车,不是济南人有钱人少,而是济南人根本就没有购买名车的欲望。
●个性缺张扬
这是一个个性张扬的时代,这是一个另类出位的时代,而济南人却仍在保守、内敛地生活着。
很难解释济南人为什么如此保守、胆小,但可以肯定的是,保守、胆小将成为济南城市发展道路上的思想桎诰。如果济南人的胆总是那么的小,总是不敢“敢为天下先”,济南的发展肯定会永远不那么得劲。
相对于一枚纽扣都能做成世界名牌的南方人来说,济南人能让人称道之处极少。网上有一段文字,非常有趣,不妨借来一用。“姓名:济南。性别:男。职务:无。特点:书香门第,每年都来考功名,可惜没本钱总是不被录取,好歹家里有几眼泉水,过去没当回事,近日开始在家里忙着打扫卫生、保护泉水,否则要被摘掉‘泉城’牌子了。”对于世人,济南人唯一可以骄傲的是自己“泉城”的称号,可固守了多年的72眼泉水,如今的情况看上去却并不妙,前几年趵突泉停涌就是一例。
在济南人的性格字典里,绝对不会出现张扬、肆意、骄横的字眼,济南人不缺个性气息,缺得是肆意而为之的“不守规矩”。与济南同样都是省会城市的西安,与济南在某些方面非常有可比性,比如历史一样的悠久,甚至在人文方面在济南还要厚重,但在新的时代背景下,两座城市向世人所呈现的精神面貌却截然不同。最近,西安一家企业在全国各家电视台上一直为自己生产的一种型号车做宣传,“长安奔奔,奔放上市”的广告词写得极富张扬性,一座文化古城,当以“奔放”的姿态出现在人们面前时,你不能不叹服这座城市的张扬度竟然是如此精彩。而这样的广告词,肯定不会出自济南人之口来,不是说济南人不具备这样的广告文案操作能力,而是大脑里根本连想都不会去想。
从建筑上说,济南的城市形象建设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传统,可惜的是,济南人没有好好利用。比如给街道命名,经一路、纬三路什么的没有一点文化韵味。济南的建筑显然缺乏自己的特色,尽管济南是个历史悠久的城市,但其历史传统却未得到很好的利用,因此,济南的建筑虽力求“现代”,但总给人以“抄袭”之感,照搬其他城市的形式,而且布局较乱,缺乏整体感。其次,从经济结构上说,济南仍属于传统型的经济结构,第三、第四产业不发达,尽管济南有着教育及人才方面的优势,但却未被好好利用。济南人眼界较窄,缺乏整体观念;济南人保守,接受新事物较慢;济南人的家庭观念很重,没有“野性”。
市场经济涨潮,计划经济退潮,这是社会转型期不可逆转的大趋势。在这种情况下,济南人在文化上仍抱着齐鲁文化紧紧不撒手。很多济南男人喜欢在文化东路上看美女,是因为这里的女人没有熙熙攘攘的喧闹,多的是一种默默释放的内在美。在经济上,如趵突泉牌啤酒只能在济南市场上得瑟,确实有些说不过去。济南人学习的榜样、两千多年前的孟老夫子曾经豪情万丈地对着世界高呼:“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两千多年后的济南人,是不是也应该彻底摈弃一些旧观念、旧思想、旧模式的羁绊,让自己彻底放开,博一些“出位”,来点张扬和自我推销的表现欲,亮开嗓门喊一声:“舍我其谁!”

   
●行事缺活泛
    济南人办事脑筋不活泛,一条筋,这从济南人最爱要面子这一点上就能看得出。
  “全中国山东人最要面子,山东人里济南人最要面子。”有人曾这样评价济南人爱要面子,甚至把济南人爱面子放在了“全国领先”的位置上。
济南人遇到事情,最先想到的不是找职能部门,而是先找熟人。拐弯抹角找到熟人了,一条好烟递上去,还得搭一顿酒。交200元罚款的事,款没罚,买烟吃饭却花了400元。事后还觉得挺有面子,逢人便说,那天发生个事找某某部门一哥们摆平了,一分钱没花。人要脸,树要皮;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这些俗语,在济南人身上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
说济南人爱要面子,不是说济南人的脑子笨,因为行事不活泛,恰恰是济南人自己独特的处事方式,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济南人在为人处事上容易走极端,一条道走到黑。
济南人耿直,不拐弯,不抹角,见人就叫“大哥”,要不就是“老师”,憎恶虚情假意、装模作样的做派,济南人欣赏的是什么做派呢?那就是:为人“敞亮”,说话“畅快”,做事“立亮”(即为立刻、马上之意)。这种性格,使济南人常有大孩子般的率真,不善说谎,往往编“瞎话”都编不“圆”。这在待人接物,为人处事中,随处可见。比如,商务洽谈,与外地人喝酒。对方虽极显不胜酒力,但一切皆深藏不露,而以善饮著称的济南人,却往往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不仅会详报家门身世不打自招,常常连绝不可说的“阴谋诡计”也会合盘托出。
济南人厌恶那些心理促狭阴暗、虚情假意的人,爱耍小心眼儿、心底不敞亮、做事不畅快的人,济南话里,也有一个独有词汇,叫“弯偃”。说法是:“这人很‘弯偃’”。何为“弯偃”?弯是弯曲、偃是仰卧,弯曲而卧之谓也你想,既然这般姿态,其心眼自然是难以立得正、站得直、放得开,何等形象生动!
它们是一些一脉相承的东西。说济南人不活泛,其实就是说济南人不会拐个弯儿来思考和办事。
济南人,让自己活得更轻松放达些不好吗?
 
●理念缺开放
济南人“稍康(康乐、平静)即安”的处世理念相当保守,细究其因,长期保守僵化的思维方式是一个重要原因。
“现在泉城路洋气得有些虚空,连我都不敢认它了”。去深圳做生意多年,今年年初回济南的卢伟对现在的济南颇有感触,“以前一个人没事总是喜欢沿着这一带遛弯儿,因为总是可以那么简单地看到我喜欢的花鸟鱼虫,花几个钱就可以买几条鱼或鸟什么的回家,楞好的一乐趣。现在,这点乐趣不好寻觅了,这一带全部改黑铜雕像跟花圃了……”这种外在的时髦得让人惊讶。但是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可能就是那种猪肉炖粉条、煎饼裹大葱的味儿吧……
济南是一座省会城市,经济是依靠典型的“省会经济”发展起来的,济南人把“省会经济”的优势发挥到了极限,所以济南人的小日子过得都十分滋润。济南的高档大饭店里,吃吃喝喝的多是外地来济南办事的人;每当到了年关,济南大马路上跑的汽车多不是鲁A牌照的。在这种大环境的熏陶下,济南人越来越觉得自己比别人高了一等,不知不觉间,也就变得保守起来。
在这里,不妨大胆假设一下,如果济南不是省会城市,那将会是一个什么样子?这几年,各地都在精简机构,合并乡镇,有的乡镇驻地原本十分繁华,小饭店、小商店的生意红红火火,合并撤消后,车马稀少,那些曾经红火的小饭店和小商店也开不下去了。这是为什么?人少了,原来政府机关设置在此,上级机关来人和下面来办事的人,带动了乡镇驻地的经济,而一旦政府机关被合并撤消,则立即就会衰败下去。同样的道理,一旦济南不是省会城市了,后果不说自明。
因为有“省会经济”托底,济南人有资格固执地坚守着自己的生存理念,再与自我封闭扯上联系,济南人愈发地与破旧思想和新生事物“绝缘”。比如,在我国许多大城市盛行的新约会形式“黑暗约会”在济南屡屡碰壁,开始积极策划的组织者只能无奈,“济南人在面对一种新事物的时候,先从内心寻找各种理由来把理念结束在萌芽里。”
现在济南人还认为,如果去下海经商弄潮,即使闯荡半生,财富累累,也不如当个官实现的人生价值,其社会评价也高,认为是很荣耀的事。这种“官本位”的思想至今仍深深地烙在济南人的心里。这一点,与南方城市相比起来就非常明显,济南人的孩子如果有出息,一般是做了官,而南方人的孩子有出息,一般是赚了钱,济南人常教育孩子,“好好读书,将来好做大官。”而南方人教育孩子则是“你要是不好好读书,将来送你去当官”。
   
虽然不能简单地说济南人只认官,但这种现实和观念的相互影响,塑造了济南人的“官”念,决定了济南人对金钱的冷淡。对于金钱的冷淡,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除去当官走仕途的道路,济南人只愿意享受闲适的生活。
济南人片面、甚至有些落伍的思维方式,其实就是一种文化上的自闭,是群体的无意识休眠。前几年时间,在国内各个城市的院墙上都能看到写着大大的“拆”字,而在济南的街道上就很少见到“拆”字,从这简单的一个“拆”字上,我们就能看出这座城市对新生事物的欢迎与接纳程度。

作者:h24rf08

《济南缺少欲望(三)》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h24rf08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