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行正桃花运

发表日期:2006-06-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刘大人突然结婚的红喜贴一发出,立刻在亲朋戚友中震动起来!大家都不理解,像刘大人这样蠢钝的人,为何能得到姑娘的垂青,而这样迅速地“拉埋天窗”呢?所以在摆酒当晚,虽然筵开二十席,但到会的亲朋超出预算,临时加了三席。一个自认为英俊潇洒的“大众情人”,眼见在婚姻问题上像“龟兔竞走”那样输给刘大人,有点不服气地说:“刘大人不是有本事,而是‘行正桃花运’。”
 
其实,刘大人能这样闪电结婚,莫说在亲朋戚友中难以置信,就是他本人亦预料不到。他自己也承认,这是“行正桃花运”。
 
刘大人生得五官端正,心地善良,诚实勤恳,侍母至孝。唯一致命的缺点,就是沉默寡言,像木头人那样,一天都不说一句话,甚至别人问他两三句,他才回答一句,故有“三木武夫”之称。其母在人面前亦称他的儿子是“四方鸡蛋”,踢都不会滚动。再加上他个子矮小,在这物以稀为贵的巴黎,华人姑娘们都是一登凯旋门,就身价百倍的,又怎能看得起刘大人呢?所以,刘大人自己亦哀叹:“我准备叠埋心水,一世当和尚了!”
 
刘大人的缺点,不是天生的,他小时也和其他孩子那样,口齿伶俐,天真活泼。只因他的家长生意失败,把他寄在亲戚家学做生意,受人欺凌、喝骂,所以在他幼小的心灵中,产生胆小怕事、逆来顺受的心理。稍后,他被接纳为工读生,美其名曰工读,实质上是当校役,服侍教师的起居饮食,地位低微,这在他的心中,又产生了自卑感。
 
一九七一年,朗诺政变,掀起反越浪潮。高棉柴桢市华侨公校被占用成了集中营。一些平时挥舞“红宝书”的激进师生,纷纷“投笔从戎”,参加柬共、越共去打朗诺,刘大人亦糊里糊涂地跟去了。好在刘大人“傻人自有傻人福”,被越共分配到后勤部当通讯员,没有派他到前线去当炮灰。一九七三年,美军派B52轰炸机炸柬越边境大森林前夕,他所在的后勤部化整为零地退入柬境内的橡胶园。整个战争时期,刘大人都没有打过仗。
 
刘大人唯一的一次英勇行动,就是有一次,他背着K47型冲锋枪去送信,在渡口附近,遇上南越军的一架直升侦察机。那架直升机如入无人之境地低飞盘旋,向刘大人扫射。平时胆小如鼠的刘大人,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居然端起冲锋枪向直升机猛扫,把那架直升机打伤,拖着黑烟逃走。他欣喜若狂地跑回营地,向首长报告。结果不但没有立功,反而受到严厉批评。原因是他这一举动,暴露了军事目标。不上半天,果然有大批飞机来轰炸,好在单位转移得快,才免于难。经此事后,刘大人更是谨慎了。直到战争结束,刘大人才捞得个上士军衔。
 
一九七一年战争结束,越南恩将仇报,开始反华。许多华人士兵纷纷退役,刘大人却懵然留下,继续他的“革命”。直到一九七八年末,越军开始侵柬,其母看到形势不对,到军队中拉他退役,带他坐船逃往泰国。在难民营中,美国代表团来调查,准备接收他们到美国定居。事先,曾有人通知刘大人,千万要隐瞒参加越共的历史。可是在填表时,刘大人不知怎的,却把他的“光荣史”填进去,致令美国拒绝收容,气得他母亲和弟妹半死。后来几经周折,法国政府才肯收留,但要到印尼嘉兰岛等候数年。
 
到了法国,刘大人已是三十出头,两年来,工作与婚姻都无着落。他的表叔看他住在乡下不是办法,就在巴黎帮他找了份工作,藉以使这个“少见人民,多见树木”的“越南人民军同志”见见世面。再说巴黎华人多,要找对象也比乡下容易些。
 
刘大人到巴黎后,表叔婶对他严格训练,在家里不准他用越语交谈,一定要他学广州话和国语,训练他要开“金口”,学习交朋接友。针对他“一毛不拔”的孤寒相,教他首先要学会用钱,衣着要光鲜入俗,要多交些朋友。
 
有一次,其表婶要他请客,介绍几位女子给他认识。想不到他争着坐在几个女子中间,硬桥硬马地大献殷勤,弄得那几位女子十分尴尬,以后再不敢见他。
 
又有一次,一位初来法国定居的香港女子,住在他表叔家。表叔叫他帮那位女子补习法文,不到几天,他竟然在补习时唱起“问彩云,何处飞,愿乘风,永追随”来,吓得那位香港小姐再也不敢接近这位“补习先生”。
 
刘大人原名刘坚,人们之所以不叫他刘坚,而叫他刘大人,是有一段趣事的。
 
有一回,几位香港姑娘在他表叔家看电视剧集《武则天》,表婶问那几位姑娘,刘坚如何?姑娘们都说,刘坚是个老实人,只是太老实了,没有一点情趣。当看到武则天怀疑其姐姐与皇上有染,就硬性要把她姐姐嫁给个神态木然、老实过度的七品小官刘大人,其姐姐宁愿死也不肯嫁给这位毫无情趣的刘大人时,大家不约而同地大笑,都说那位刘大人十足像刘坚,于是把刘坚称为刘大人,弄得刘坚不好意思地走入房中,关起房门不敢出来。
 
尽管他的表叔婶为了刘坚的婚事绞尽脑汁,可是由于刘坚的缺点短期内无法改正,两三年过去了,仍然一点头绪都没有。去年岁晚,刘大人帮他的表叔布置厅堂,准备过年。表叔为了逗他开“金口”就问他:“你家过春节插什么花?”刘大人说:“妈妈喜欢插梅花,因为它是我们的国花。”其表叔说:“‘梅’字和‘霉’字同音,不吉利,所以你这样倒霉,老是找不到老婆。如果你今年改插桃花,一定给你带来桃花运的。但要记住,还要买一束郁金香,来驱除你的霉气。”他表婶斥他丈夫:“为老不尊,教坏儿孙!”其实他表叔见他一毛不拔,故意作弄他,希望他大解悭囊,买些花来过年的。想不到刘坚信以为真,立刻“冲”向花店买了桃花来插在厅堂。
 
事也凑巧,刚年初二,就有一位女子来电话找刘坚出街。临出门前,其表婶叫他注意礼仪。
 
傍晚回来,刘大人有点精神恍惚,吃了两口饭就吃不下去,面色苍白地对他表婶说:“今天我中了那女子的圈套!”
 
一听到“圈套”两个字,他表叔婶大吃一惊,忙问他:“发生什么事?”
 
“我已经和那个女子订婚了,已到金铺做了订婚戒指。”刘坚口震震地说。
 
这真是晴天霹雳,吓得他表叔婶几乎魂飞天外。第一次见面就订婚,实在荒唐!
 
于是他表叔就问他:“那你有没有打电话给你妈妈知道?”
 
“还没有。”
 
“你为什么这样大胆,那女子到底是什么人?”
 
“以前同在印尼嘉兰岛的。”
 
“以前有同她谈过恋爱吗?”
 
“没有,只是同在一个营,从来没有和她讲过话。”
 
“那你知道她在巴黎数年来的情况吗?”
 
“不知道!”
 
“第一次交往就同意和她订婚,万一食死猫怎样办?”
 
“什么叫‘食死猫’,我不明白。”
 
“那戴绿帽你明白吗?”
 
“明白,我已戴了多年越共的绿军帽。”
 
“明白,明白,明白个屁!”
 
表叔的斥骂,使他知道事情的严重,面青唇白地低头不语。
 
当晚,刘大人的表叔打电话到乡下,将此事告诉他母亲。他母亲说这女孩子在嘉南岛时很勤奋,是个好女子,但她老人家也不同意第一次见面就订婚,要双方多点接触,了解一下才决定,并将此事交由刘坚表叔婶全权代办。
 
此女子之所以爱刘大人,亦不是一时的冲动,而是在嘉兰岛的数年,知道刘坚是位诚实、勤劳、朴素的正人君子,因而同意以身相许。
 
经过数月的接触,双方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于是结成“秦晋之好”。为了怕此事节外生枝,表叔婶要求他严守秘密。所以当刘大人宣布结婚时,引起轰动,人人都说他行正桃花运。其实他确实是“行正桃花运”的。

作者:tanjianmin520

《行正桃花运》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tanjianmin520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