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2006年5月6日 星期六 晴

发表日期:2006-06-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中午黄少强先生请我和妻到“国都酒楼”午餐,十时许我准备就绪后,突然接到黄太的电话,说黄先生今天不舒服不能赴会。这也不要紧,反正我们有事要出去苑妹处取租金和到毅儿处接他回来的。
 
今天是周末,道路交通畅通,沿着大环城高速公路走,不到20分钟就到苑妹家了。在电梯处刚好遇到我的四姐金兰下来晨运,我们请她到苑妹家中坐一会。随后我们到13区载毅儿回家。

下午,毅儿到AUCHAN超市汽车零件部,花了100欧元买了一个新的汽车起动机回来,他宝狮309的起动机坏了。以前他在旧货处买了一个二手货,担保六个月,可是刚过了担补期就坏了,这次干脆买个新的。

傍晚,英国黎均全老师传真来了两页诗稿,内有他九十抒怀一首。时间真快,他竟然九十岁了!一个九十岁的老人,还身体健康到处走动,常我巴黎玩, 可喜可贺!

晚饭后无事,我们三人冒着微雨开车到外面游车河。先到凡尔赛市转了一圈,然后到安东尼、龙须摩,回到家时已花了两个多小时。

    我们这次“出游”的目的,是去看看餐馆的情况:凡尔赛多了不少印度餐;安东尼增加了好多日本餐;龙须摩没落,几家中餐馆都不见了,特别是附近的一个小商场,几乎所有的店铺全部关门,以前我想买的一间“唔哥酒家”,也不翼而飞,真使人心寒!随着近年的经济不景,餐饮业也每况愈下,生意惨淡。今天是星期六晚,本来是好生意的,可是我以前的“金荷酒家”却连一个客都没有,以往好生意的印度餐,今晚也只有两三丁人。

    “金荷酒家”是凡尔赛市第二的老的,已有三十年的历史,已有些名气。后由我买下,经过十年长的以营,生意更上一层楼,接待过世界各国不少游客。中国各省除西藏外,都有团体光顾过,连中国要人吴仪女士也曾来过用膳。

    可是前几年新人接手后,生意却一落千丈。考其原因不外有如下几点:一,他是新手,又不愿我帮他(按常规,旧老板可免费帮新人一两个月,把熟客介绍介给新老板);二是,不听我多次忠告,竟然把响当当的“金荷酒家”的招牌改了,还改成不伦不类的“卸膳房”;三,近年市道不景气,中餐业举步维艰。

    总之,看到我的“接班人”没有把“班”接好,继续发扬“金荷酒家”的声望,心中实在不好受!

    今日要闻】

     桂林五一黄金周住宿紧张游客露宿街头

    1140多个双休日撬动中国2万亿元大市场。

亚美尼亚空难黑匣子找到,到目前为止只找到50多具尸体

英国地方选举工党遭重创布莱尔紧急改组内阁

    安理会五常未就伊朗核问题决议草案达成一致

    附此文:

    共举金荷家万里


一九八二年,我从香港来巴黎定居,一心想在餐饮业上发展。可是初到贵境,人地生疏,没有人帮助指点,愿望难成,只好到教会学校工作,想不到一干就是七年长。由于学校工作轻松,假期又多,又是铁饭碗,创业之心逐渐淡薄。后来想起三国时刘备到东吴招亲,周瑜想用美人计使其忘却回归之事,提醒了我。于是我与内子商议决心要开一间酒家,争一口气,莫老是被别人讥为“东鸟西飞,遍地凤凰难下足。”

可是一九九零年初,餐饮业正是高潮,餐馆十分抢手,很难找到出售者。后来亲戚有一间离巴黎二百六十余公里的餐馆出让,楼高四层,连墙出售,只要六十八万法郎,相当便宜。而且我对餐饮业这行不熟悉,在巴黎很难与别人竞争,最好先到乡下捞几年吸取经验后,再回巴黎开餐馆。现在既然条件适合我们想法,于是马上去商谈购买事宜。巴黎的亲友知道这消息,都劝我们不要离开巴黎。的确,如果我们到乡下去工作,孩子上大学不方便,在巴黎的廉租屋也要失去,只好作罢。

在巴黎又找了几个月,几乎所有的餐馆都找遍了,都没有找到,很是心急。后来在凡尔赛宫附近找到一间古色古香的中越餐馆,它是该市第二老的餐馆,已有廿多年的历史,生意很好。后转由法国人接手,而此君对中越餐馆业务一窍不通,又没有资本,资金全部向友人和银行借,又实行公司制,用四五个人,人人一张工票,且管理不善,导致亏本,无法还债,所以要出让。我认为,此处地位好,有基本客又有游客,如果改为家庭式经营,亲力亲为,一定能做好的。在餐馆东主答应一个月内教会我经营业务时,我不理三七二十一,就决心把它顶下来。当时欲购餐馆有人很多,此西人也知“奇货可居”道理,叫价很高,且我到时,别人已下了订金,我只好再增加五万法郎给那西人才得手,可以说,此餐馆是“抡”回来的。

这间餐馆是没有中文名字的,只有Au lotus d’or的法文名。如照译就是“金莲酒家”。换了新业主,到底保留原法文名,还是改用新法文名,有两种不同的意见:原东主极力主张保留原名,因为它是间老字号,有一定的客源。最后我们同意保留原法文名称,只是“金莲酒家”之名太俗了,况且潘金莲这名实在不雅。在法国,商店之名的中、法文可以不相同的,我想给它起个有点诗意的名字。想起李白:《金陵酒肆留别》的“风吹柳花满店香”诗句,欲改成“金陵酒家”,“陵”和“莲”也谐音,可是“陵”是陵墓,不吉利。我临老放弃铁饭碗的工作,来开餐馆,是要争一口气,无论如何,决不能失败的,不然的话,真的成为“东鸟西飞,遍地凤凰难下足”了。我要的是,“南麟北走,遍山虎豹尽低头”。以前,有些人说我在大陆读大学没有水平,我一怒之下,就写文章,写诗词给他们看,结果他们低头,说我还是有点料的。现在,我要在餐饮业上闯出一条血路给他们看。有人好心建议我安上什么“园”或“苑”的名称,那更不行,这些字与广东话的“完”不是同音吗?我想了很久,都找不到适合的名字。一天吃饭,我忽然想起黄庭坚一首词中有“共倒金荷家万里”之句,立刻情不自禁地拍着桌子连声说妙,妙!吓得家人以为我精神失常。于是我马上决定本店是“金荷酒家”,金荷与法文名完全吻合,且有点诗意,可谓天衣无缝。

黄庭坚原句是“共倒金荷家万里“,”金荷“是指是金杯的。我认为:“举”字比“倒”字好,举杯邀明月嘛!况且,“金荷酒家”是不能“倒“的,于是把这名改为“共举金荷家万里”。

我的酒家开得很不适时,一九九零年十一月份开张,九一年初就碰上海湾战争,经济不景笼罩欧美,给餐馆业带来莫大的打击,回顾我以前想购买之几间餐馆,几乎全部倒闭,实在使我心寒。好在苍天保佑,经我夫妇亲力亲为的经营,第一年即报赚钱。近几年来环境越来越恶劣,餐馆越开越多,价钱越斗越低,但我的金荷酒家仍然屹立不动,仍然年年报赚钱,虽然赚的不多,发不了大财,但起码也有两份较丰厚工资,比夫妻去打工好得多,又不用看别人眼色,又不用看手表办事,有要事时可以随时关门休息,粗茶淡饭亦可以温饱。

更可喜的是,随着中国改革开放不断的深入,金荷酒家接待了不少来自祖国的亲人。除西藏外,各城市、地区的中国贵宾,上至吴仪女士,下至私人自费旅游者,都有光顾过金荷酒家,使我交了不少朋友,了解到祖国不少的新气象。因为我们夫妇曾在祖国受教育,也经历过改革开放以前所有的运动与艰苦生活,所以与中国贵宾谈得很投机。他们在国外,忽然遇到曾在国内生活过的我们,亦十分高兴,大有在家的感觉,因而无拘无束地与我们举杯共醉。有的大唱抗日歌曲,有的吟诗作对,有的在酒家欢度国庆,大有“共举金荷家万里”之感。而我一想到“金荷”二字,思乡念国之情就油然而生,好像时刻在警告我别忘祖忘宗,抛乡弃国。

我爱金荷酒家,因为凡尔赛市环境优美,正像我的七律诗说的那样:

洁静都城洁静风,皇宫湖畔畅心胸。

如茵芳草长年盛,似锦繁花四季浓。

千树苍桐欣引凤,一泓碧水喜藏龙。

为消俗虑晨昏至,不计春秋与夏冬。

生活在这样的环境,命也长些。

我爱金荷酒家,因为可以交上很多中国朋友。每天在皇宫后花园运动时,看到不少亚洲人的面孔,好像回到祖家,可以聊解念国思乡的寂寞。

我爱金荷酒家,不单因为它养活了我的全家,而是它时刻鞭策着我要做个爱国爱乡之人。

20006月,原载《中华文学》杂志 第二期

作者:tanjianmin520

《2006年5月6日 星期六 晴》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tanjianmin520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