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狗贩揭宠物市场诸多黑幕 垃圾狗利润可达1000%

发表日期:2008-05-1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师徒交恶与“狗市”暴利黑幕   “一家宠物狗店一个月可赚到万元左右,一般狗的利润大概有200%,品牌狗300%,垃圾狗有时达到1000%。”最近,郴州飞虹花鸟市场10天内接连发生了三起砸店打人事件,既是动物医院医生又为狗贩的邹买虎愤而自曝,揭露宠物市场诸多黑幕。   一只藏獒能炒卖到百万元高价,松狮、牧羊犬的售价动辄在20万元至30万元之间,除了“品种珍贵、血统纯正”外,究竟还有什么原因使得宠物犬变成了奢侈品?   本报记者通过对长沙、郴州两地狗市的采访,结合相关犬商自曝行业黑幕,钩沉并还原了宠物狗市场幕后“宠物经济运作”的交易链条。   本报记者陈安庆 郴州、长沙报道   12月初,郴州飞虹花鸟市场。邹买虎夫妇仍未从阴影中摆脱出来。头部多次遭人打伤的邹买虎刚从医院治疗回来,这些天来,他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走在大街上常常要下意识地左顾右盼,生怕有人从后面对他敲上一铁棍。而就在1个多月前的夜晚,老俩口发现有人给他家的狗投放了可疑食物。此前,邹买虎三条价值近万元的宠物狗被人毒死。   狗市竞争师徒交恶   邹买虎祖籍西安,当过兽医,拥有30年犬病诊治经验。曾在长沙贩狗多年,在卖狗行业内,有句话叫“卖狗先要学会看病”。因为他在医狗方面是个行家里手,所以2005年4月经他人介绍,邹买虎来到郴州飞虹花鸟市场。一些几乎是病入膏肓的病狗,经过邹买虎的精心调治,很快又生龙活虎起来。凭借一手过硬的本领,他逐渐打开了局面。   初来时,旁边开宠物店的何青山经常介绍客人来,自己店子里的狗有病也找邹买虎治疗。为了答谢,邹买虎在给何青山医狗时,象征性地收取一点费用。一来二去,何青山干脆向邹买虎讨教医狗的技术。两人以师徒相称。   后来,邹买虎也兼营起贩狗的生意,生意上的竞争疏远了邹买虎和何青山的师徒情。而师徒真正翻脸,是今年10月份的一天,一伙不明身份的人,突然闯进邹买虎的动物医院,见东西就砸,并且还冲缩在墙角的邹买虎夫妇抛下一句话:只要邹买虎夫妇在郴州经营一天,就见一次打一次。   事后,邹买虎夫妇怀疑是徒弟何青山找人干的,于是来到郴州市北湖公安分局北湖派出所报案,但是一直没有回音。   对于邹买虎夫妇的怀疑和指责,何青山愤懑地说:“邹买虎被打,是因为他将顾客的宠物狗医死后不赔钱招人报复,是罪有应得!关我什么事?”   10天时间里,邹买虎3次遭袭,宠物医院也被砸。   老罗是郴州飞虹花鸟市场最早做宠物狗生意的经营户,人称“郴州第一犬商”,他的销售网点遍布郴州各县市区。两个月前,老罗与邹买虎也发生过一次纠纷,甚至当着110民警的面将邹买虎打伤在地。令人意外的是,挥拳相向的老罗与邹买虎曾有着多年的交情,而邹买虎来郴州做生意,更是老罗一手帮的忙。   在记者面前,一提起邹买虎,老罗就摇头,他一再称自己将邹买虎介绍到郴州做生意,是引火烧身。老罗说,自己是在长沙结识邹买虎,看见邹买虎夫妇一生漂泊,几十岁的人了还居无定所,于是建议邹买虎放弃竞争白热化的长沙店子,到宠物市场刚刚时兴的郴州来。   然而,两人后来关系交恶。之后,昔日宁静的花鸟市场便开始复杂起来,宠物狗被毒死的事件接二连三地发生。何青山、邹买虎、老罗三方都曾遭遇过宠物狗被人投毒的蹊跷事。   对此,老罗说,自己在这里经营五六年了,从来没死过狗,而邹买虎进市场经营以后,自己养的狗却被人两次投毒,经济损失达2万元左右。现在这个市场是人人自危。   “垃圾狗利润有时达1000%!”   为了证明自己做生意“诚信厚道”,邹买虎愤然向记者自曝了郴州狗市的种种黑幕。   “这样可以让消费者多长个心眼,让经营户也在一个公平有序的平台上来竞争。”邹买虎解释道。   邹买虎说,一个小小的宠物狗经营店一个月的纯收入可以上万,利润空间很大,一般狗(利润)大概有200%,好狗(品牌犬)300%,垃圾狗有时达到1000%!   目前,当地花鸟市场有相当一部分宠物狗是从广东等地进来的“市场狗”,在火车运输途中极容易感染犬瘟病(俗称“狗瘟”)、细小病等病毒,而在拥挤不堪、传染源相对复杂的宠物市场交易又进一步增加了彼此感染病毒的机率。邹买虎说,如果一个店铺关过患了犬瘟热的狗,那么新进的狗一进来就很容易染上病毒,被感染狗肯定多半会夭折,至少要过一段时间才能继续进狗。但是,为了牟利,大多数狗贩不会有空当来做消毒和清理。为了减小损失,狗贩会给小狗注射血清或球蛋白,抑制病情突发,让小狗多活几天。   此外,宠物市场上还存在着一种“星期狗”。这种狗购买的时候,活蹦乱跳,但过不了几天就发病死亡。狗贩在低价收购了一些患有先天性疾病的病犬后,会给狗打一针激素类、止痛片之类的兴奋剂,狗会精神好几天,但药劲一过,狗病会由于缺乏治疗而变得更加严重,最后走向死亡。狗贩不愿意给即将卖出的狗打疫苗,而是争相给狗打血清,只保几天活蹦乱跳。一旦狗出了问题,经营户总会有理由把原因推卸到消费者头上。   在经营中,狗贩经常使用的一招是“狸猫换太子”。就是以低档狗冒充高档狗的骗术。邹买虎向记者透露,有一种日本秋田犬,历来受日本皇室宠爱,并带有贵族封号,外观与中华田园犬(俗称“土狗”)极为相似,但差价在几千上万元不等。很多狗贩子都自称所卖的狗是自家繁殖培育的,其实不然,绝大部分的狗都是从外地整窝“批发”来的,这些狗虽然表面看起来像某一类型的犬类,但是其品种可能并不纯正。“就拿一只批发价500元的松狮来说,就很有可能是普通母狗和公松狮配的,不然就不会这么便宜。”这种宠物犬小的时候看不出来有什么区别,等养到半岁到一岁时就可慢慢看出来了。   有的商贩用铁丝将小京巴捆绑起来,等到小狗大一些就会呈现许多皱纹,剃毛后,狗贩子将它们当作沙皮犬出售。还有一些狗贩子往小狗的皮肤里注水,一只普通的京巴头部被注水后很容易被误认为是一只名贵的京巴犬。   很多狗贩通过染毛、剃毛、烫毛、假竖耳等作假手段,把小狗的卖相做得很好。比如说“博美”幼犬毛色偏黑,但一般人都认为“博美”的毛色应是红色的,越红越纯,因此,不少犬商为了吸引顾客故意把“博美”的毛色染成火红色。还有,纯种的贵妇犬的毛是卷曲的,而串种的贵妇犬毛就不一定卷曲,犬商就用烫发器将狗的毛烫卷,冒充纯种贵妇犬。更有犬商将白毛狗身上染上黑色斑点以冒充斑点狗,结果顾客买回一个星期左右,斑点就褪掉了。   狗贩还通常会谎报狗的年龄。40天的小狗当2个月的卖,没有经验的买主很难养活小狗,狗死了后,买主又再去买。   对于这种种黑幕,邹买虎笑言:“这叫‘买的不如卖的精’!”在青海,一条出生约30天的小藏獒售价1000元左右,普通的藏獒进价几千元,到长沙后,市场价格可到3万至5万元,经过炒作,可以卖出百万元的高价,松狮、牧羊犬的售价动辄在20万元至30万元之间。他告诉记者,一般人不会辨别狗的品种,都是听卖狗人介绍,很多售价千元以上的宠物狗都只值几百元,卖狗人大都看人出价,有时候一只原本100元钱的狗可以卖上300元。   狗市的完整产业链条   目前,我国已形成了北京、上海、广州、重庆和武汉五大“宠物城市”,仅以北京为例,在册犬已达53.4万只,北京人每年为宠物花费12亿。虽然长沙没有位列其中,但是从狗养殖、交易、培训、医疗、托管,甚至安葬,目前在长沙围绕“宠物狗”也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从养狗成本的构成来看,喂养狗的成本其实并不高。国产狗粮比较便宜,一般每斤在6元左右。如果宠物犬的胃口好,两三天吃一袋干粮不在话下,平均一天花费大概也就三四元左右。而如果吃口味和营养优于干粮的罐头,那就要格外破费了,花费自然多。宠物利润的大头集中在“宠物医疗”和“宠物用品”上。   宠物病了,就得就医。目前,宠物医疗似乎已成为宠物经济中众所周知的头号“暴利行业”。但是,宠物看病无病历、药价虚高……这些宠物“看病难”问题时常困扰着宠物的主人。“外伤处理80-300元/次/只,静脉注射30元/次/只,腹腔穿刺20元/次/只,卵巢摘除手术150-300元/次/只……”在长沙的一家宠物医院里,所有的宠物医疗项目如外科手术、注射、防疫都有明码标价。   记者走访了长沙的几家宠物医院,这些医院有些规模稍大的设施还算齐全,有些医院甚至连基本的诊疗设备都没有。有人算过一笔账:除去房租、药物成本、人员工资和一些高档医院的X光、B超、化验等设备折旧,粗略计算,一家中等宠物医院每月纯收入大约在1-6万元之间,经营地点好的,还会更高。   此外,宠物医院兽医无兽医资格证书,使用无批准文号的生物制品,巧立名目变相收费,变换花样高额收费等现象也十分突出。   目前长沙乃至全国还缺乏对宠物医院收费的监管,主要由市场自行定价,这才是宠物医院漫天叫价的根本原因。   有的犬商,除了卖宠物犬之外,平时都会兼职“宠物红娘”,所谓的“宠物红娘”,就是利用手头积累的客户资源,为一些处在发情期的宠物物色对象,介绍成功后,按照宠物的品种、类型收取不同的费用。一般犬类的“婚介”费在200元左右,名贵品种则高达千元。   对于宠物死后的处置,也是一个庞大的市场。据了解,至少有20%的宠物主人有宠物殡葬的需求。长沙市小动物保护协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长沙市仅宠物狗就有近10万只,按每年10%的死亡率估算,长沙市每年死亡的宠物大约有2万余只。一些对所养宠物怀有很深感情的宠友,在宠物死后会选择土葬,西牌楼花鸟宠物市场某宠物医院医生告诉记者,他们应某些客户要求,也临时处置一些宠物尸体。   目前上海、广州、深圳等城市都有“宠物殡葬服务”,可以提供诸如火化、棺木、宠物墓地等服务。长沙市动物防疫监督站站长黄长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透露,他们正在向省政府及有关部门打报告,申请在长沙市建立一个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中心。   除了宠物的衣食住用,生老病死,寻找宠物也是一种不错的生财方式。宠物能赚钱,宠物侦探是一个新兴的赚钱行业。养宠物的人对宠物都异常慷慨,为宠物主人们搜寻走失的“宝贝”,也就成了一种新的生财方式。   “贩狗应征奢侈品税”   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何玉英教授表示,宠物经济已浮出水面。仅上海每年养犬费用就高达6亿元,每个家庭每个月宠物消费平均为300元。有关专家预测,到2010年,我国至少有宠物1.5亿只,宠物产业产值将有望突破400亿元。   但许多地方还没有比较规范的宠物交易市场。宠物的交易基本上都是处于地下交易的方式。这样的交易不仅使国家税收流失,同时也很难对宠物的疫病流行和防治加以有效地控制。宠物产业在发展过程中偷税漏税行为严重。   而执法人员对这些“地下狗市”也颇多怨言。长沙平和堂和东塘附近是出名的“地下狗市”,每次执法人员一到,狗贩子们就一哄而散;执法人员前脚一走,他们又跑回来。另外,取证较难,对非法贩卖犬只的行为也无法给予处理,因而导致“地下狗市”的生存能力极强。   据了解,目前宠物市场的价格是完全放开的,物价部门并没有统一标准对这一市场行为予以干涉,这也给商家“掺水”宠物价格牟取暴利留下了空间。许多没有办证照的犬类养殖场,游离在政府监管之外。物价、工商、税务等部门也未对新出现的“宠物经济”尚未完全规范管理。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洪大用认为,--应该对犬养殖、交易征收类似化妆品的“奢侈品税”,一方面能对狗产业的暴利进行调控,用经济的办法挤压狗贩子的生存空间,狗养殖场少了、狗贩子少了,犬只数量也就控制住了;另一方面可以提高养犬的成本,减少购犬的冲动和随意性,从而减少流浪狗和城市弃犬。   但是,这种用经济而非行政的杠杆来遏制城市犬只数量,加强犬类管理的方法也遭到了质疑。社会学者认为,提高养犬成本门槛,不能以伤害正常的市场公平为代价。有关部门应重视研究日益庞大的宠物市场,划清公安、工商、畜牧、卫生防疫等相关职能部门的不同责权;同时,也要更新监管的思路和手段,用“市场的理念来解决市场的问题”。

作者:POCO贝利

《狗贩揭宠物市场诸多黑幕 垃圾狗利润可达1000%》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POCO贝利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