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奶奶.故乡

发表日期:2008-05-1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奶奶.故乡


   自从远离东北参加工作,直到现在退休多年,常常梦到奶奶和我的故乡。


   我的奶奶是一个清秀的缠足的农村妇女,嫁给县城里的爷爷后一直未育。我母亲临终时拉着奶奶的手,流着眼泪说:“三婶,我不行了。他爹还年青,肯定再娶。这个孩子还不到三岁,就托付给你了,我死也忘不了你的大恩!”


   我的故乡是现在的集安市,当时的辑安县。今天的集安市区和当时的辑安县城相去甚远,面目全非。


   奶奶在艰苦的岁月里把我养大,在她的注视下,我的足迹遍布那个辑安县城。特别是在读书以前的那些岁月,奶奶的目光和辑安的水土风情深深地刻记在我的脑海里。


   辑安县城是由一个长方形的城墙包围着的小城。城墙下边有沿墙小道,县城的中间横穿一条东西向的大道,还有四条南北向的大道按照等分中间大道的布局分布在县城里。


   儿时记忆最深的是西城墙。西城墙的北段上有一个庙,庙里有一个老道,他总是穿着灰色的衣服,从未听他说过话,非常神秘。西城墙下边是西大河,西大河一直向南流进鸭绿江。西城墙大门至大河是一条长长的下坡道。这个地方是堂兄们最爱带我去的地方。我的堂兄们心灵手巧,每逢冬天都要拉着他们自制的带方向头的爬犁到西大门去,到了城门边,哥哥就坐在大爬犁上,两只脚蹬在方向头的小爬犁的两端突出的木踏板上,神气的让我在他们身后坐好、拉住,然后就勇敢地向着大坡冲下去,顿时风驰电掣,呼啸着滑着冲向坡底的大河边。大河已经冰封了,没有掉进河水里的危险。有时爬犁也会翻个,但我们穿的都是厚厚的大棉袄、大棉裤,还有棉手套、大棉帽、大棉鞋,再加上大下坡的两边都是厚厚的积雪,从来摔不坏人的,所以小孩子们格外勇敢。每当我们大笑着从爬犁上下来,拉着爬犁一步一步艰难地向坡上爬,准备再来一次时,常常看到奶奶在远处向我们望着。


   夏天,堂兄们有时会带我到河边去钓鱼。有一次,我们从西大河的一个支流趟河回家时,我们看到奶奶在对岸急的大吼大叫。等两个哥哥头顶着衣服,背着鱼篓,一只手拿着鱼杆,另一只手驾着悬空的我,趟过急湍的河水上岸时,奶奶对他们好一阵子责备,说我刚出过疹子,会被冷水激坏的。


   奶奶常常带着我踏上一段长长的木桥走过西大河,到西山去串亲戚,同时到山上的榛子丛中找榛蘑,到落叶松林里采松蘑,还爬到山坡上采野菜,摘金红色的百合花,紫色的荷包花和春天的迎春花。西山上的路很窄,两个人不可以并肩走,奶奶总是让我走在前面,她在后面看护着我。她说我们俩都属马,她是一匹大马,赶着一匹小马走路,如果不是太累,小马是不可以让人背着的。现在想起来,奶奶的脚是一双小脚,看着我蹲在地上耍赖,时不时的要背着我走在那么崎岖的山路上,还要采野菜,找蘑菇,给我摘花,真是难为了爱我的她!回到家里,和哥哥们谈起去西山的事,哥哥告诉我,在他们上中学去岭后的路上,每走过一段路,就会有一个亭子供大家休息,他们要走很远很远的山区小路,要路过好多个小亭子才能到达学校,冬天假期结束后,返校时,常常会遇上风雪交加,又冷又累又饿,那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九十年代,我乘汽车从通化回家探亲时,看到过这些小亭子,虽然经历了不知多少年的风风雨雨,它们仍然非常有序地伫立在那里。在那人烟稀少的山区里的道路两旁,一个个小亭子给人以无比的故乡的亲切感。我忽然突发奇想:梁山伯祝英台十八里相送的十里长亭是不是这里的小亭子?他们俩大概不是在江南读书吧?是不是在这里?……


    站在南城墙上向远方望去是朝鲜的大山,山上有大面积的常绿青松和迎春花,冬天有皑皑白雪托衬着深绿色的青松,春天有大片大片的映山红花,红通通的,好看极了!山下,就是两国国界鸭绿江,那时侯那江水非常干净,可以用手捧起来就喝下去!鸭绿江到城墙的中间,是一大片水稻田,每逢初春,我们都要跑到城墙上,看朝鲜族妇女插秧。那时节的水还是很冷的,但总是有五六个妇女排成一行,弯着腰,面对着一条画着线的木杆,非常熟练地把翠绿色的秧苗一小撮一小撮的插下去,仅仅两三天的时间,他们就把那一大片黑色的土地,变成了一畦一畦绿油油的水稻田。那些吃苦、耐劳、能干的朝鲜族妇女插秧的景象让我终身难忘!


   稻田和城墙中间有一条小河,奶奶常带我到那里去洗衣服。那条小河非常神奇,初冬的时候,它总是冒着白气缓缓的向西大河方向流去,直到深冬它才最后被冰封。这时,我会和小姐妹跑过冰封的小河,到对面稻田的厚厚的大雪上面打滚,这样一则是因为好玩,二则是可以把棉衣上的灰尘都沾到白雪上。离开时,我们总是不断地回头,望着刚才把雪地大面积碾平的战绩,高兴的不得了。


   北城墙出去就是现在的中学。那时候辑安县城只有一所小学,还没有这个中学。北城外也是一大片农田,不远处有一条和城墙同方向的水渠。冬天那条水渠同样会被冰封,春节期间,人们会在冰封的水渠上搭棚子,在里边平整的冰面上摆上两行货摊卖年货。每年过年,奶奶都会带我去看热闹,我高兴地在大棚里面跑来跑去,看着那些五颜六色好看的、好吃的、好玩的东西,想着过大年的快乐,心情好极了。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我一分钱都没有,从没有体验过买东西的快乐,挺遗憾的,但是当时的孩子们谁也没有想过这些,看看就够高兴了。买东西,那是大人们的事。


   东城墙城门的两边倒塌的很历害,这可能和当时开发东门外有很大的关系。城中心大道一直延伸到东门外,东门外有一大片居民区,不小于城中心区域,那里大道的两边有很多用箩筐装着蔬菜和水果叫卖的农民,还有一条南北向的街道,专门摆摊卖肉和熟食。县城里唯一的戏院和百货商店也都在东门外。


   沿着大道走出东门外居民居住地和商业区域,路的两边又是农田。再往东南走不太远,就会看到一个纪念塔和县城里唯一的荷花池。每年夏季,城里的大人和孩子都会去看一看那些非常美丽的荷花。奶奶指着荷花池和对面的黑鱼池告诉我:有一年,有人看到这里敲敲打打,吹着喇叭娶媳妇,不知是黑鱼池里的黑鱼精娶了荷花池里的鲤鱼精,还是荷花池里的鲤鱼精娶了黑鱼池里的黑鱼精……后来,每当我一走近荷花池,就会想起这个故事,不敢一个人在那里多逗留,心里慌慌的,边走开边回头张望,想着奶奶说的话:“可不能站的太靠近那两个水池边,若是黑鱼精或者是鲤鱼精把你拖下去做媳妇可不得了……”


   再往东走,就到了火车站。火车站是一座大庙型的建筑,一直到九十年代我回家探亲,看到那个车站的样子还没变,红红绿绿黄黄的,和全国哪个车站都不类似,说不清楚那时候我心里的那种感觉。不知现在变了没有?再往东,走啊走,就到大王碑了。


   那时候五口坟还没有开发,不知现在开发了没有?还有一个将军坟,奶奶领我去过,由很多巨大石头砌成的将军坟的里面空空的,有一些五颜六色的壁画。


   九十年代初,我回家看望奶奶,奶奶已经很老了,认不出我是谁。我告诉她:我是小英子。她立刻高兴的含着泪连声说:小英子回来了!小英子回来了!那时我还没退休,住了几天就要离开她返回南方。临走时,她站在门口,和我泪眼相望,凄凄地说:你在的地方那么远,不知这辈子还能不能再看到你!


   我在南方工作期间,爷爷奶奶来我这里住过,由于不适应这里的高原气候,又回到难离的故乡。他们近九十岁的时候,先后离开了人世。奶奶这一生,把我视为已出,对我的照顾无微不至。但是我没有能够在她的身前身后尽我孝道,我心痛后悔不已!多少年来,我常常梦到她老人家和儿时的故乡,常常因此泪流满面!                   


                       


              鹰


                   二〇〇六年十二月三十日

关键词:奶奶故乡

作者:小鹰

《奶奶.故乡》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小鹰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