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流氓老師~第六十五章~[转载]

发表日期:2008-05-1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阿虎呢?怎么只有你一人过来?我昨天不是叫你们两人在这里等吗?”

  黄欢欢望着那人讶声问道,金洋此时也走了上来。那人看见金洋后,脸上并没有露出丝毫惊讶的表情,他略微低下头,恭敬的答道:“小姐,阿虎今天身体不舒服,在家休息。”

  “不舒服?他病了吗?严不严重?”

  黄欢欢心里涌上一丝不安,她了解阿虎的性格,除非是病的走不动了,否则他是不会不来的。

  这时,金洋也走了过来,他发现那人说话时目光在不停的闪动,垂在两边的手半张着,不经意的会颤抖一下。他隐隐感到那人内心很紧张,不由的暗暗对他多留了个心。

  “不是很严重,只不过受了风寒,不能起床。”

  那人轻声答道。他始终都是微低着头,似乎不敢看黄欢欢的眼睛。

  黄欢欢松了一口气,轻声道:“没事就好。嗯,你去将那些香主召集起来,叫他们来我的别墅大厅里集合。我有一件事情要向大家宣布。”

  “是。”那人恭敬的道:“那我现在就去了。”

  “嗯,叫他们中午之前务必赶到!”

  “是!”那人抬起头来,看了黄欢欢一眼,“小姐······”

  “你有什么事吗?”

  黄欢欢看他脸上的表情很奇怪,似乎心里想说什么,但却说不出口。

  “没,没什么!”那人支吾着道,神色有些异常,随即便恢复了常态,“小姐,我走了。”

  “好吧,”黄欢欢奇怪的望了他一眼,道:“路上小心。”

  待那人走了以后,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金洋目光紧望着门外那人的背影,轻声道:“他有事瞒着你。”

  黄欢欢轻轻的点了点头,“我也发现了。他今天似乎有些反常。”

  “他不是反常。他是心里非常紧张。”金洋微微的眯起眼睛,用手轻抚下巴,问道:“他这个人怎么样?可靠吗?他似乎应该认识我。”

  黄欢欢抬起头来,惊讶的望向金洋,“你怀疑他?他是我最信任的人之一。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还是小心一点好。”金洋仍然望着门外,柔声道:“我想去看看他究竟去了什么地方。”

  黄欢欢的神色有些不自然,她吸了一口气,淡淡的道:“我想没有这个必要。他不会背叛我的,更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我相信他!”

  金洋转头望向黄欢欢,黄欢欢也正昂着头看着他,眼中闪着坚定的光芒,小嘴紧紧的抿着。金洋暗叹了一口气,她太容易相信人了,而且也太倔强,即使她爱自己,也不会盲目的听从自己的安排,她还是有她自己的想法和意见,或许自己真的是疑心过重了吧?金洋心里想着,目光也渐渐柔和了下去。他上前将手搭在黄欢欢的肩上,然后轻抚她的脸,柔声道:“好吧。既然他是你最信任的人之一,那可能是我多心了。现在我们去别墅吧。”

  黄欢欢脸色逐渐好转,目光也随着金洋那只大手的抚摸而逐渐柔和了下去。她轻咬下唇,突然伸手,将金洋的腰紧紧的抱住了,头深深的埋在金洋的怀里,小声道:“洋,对不起。我的语气过重了。”

  金洋也紧抱着她,轻拍着她的肩,柔声道:“你没有错,你信任自己的手下,是应该的。你没有什么错。”说着,他轻添了一下黄欢欢的耳珠,黄欢欢娇躯轻轻一颤,将头埋的更深了。

  “好了,宝贝,该走了。看,很多人在看着我们呢。”

  金洋像哄小孩一样,轻抚黄欢欢那头红色的柔发,轻声道。

  良久,黄欢欢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金洋的怀抱,当她看见周围的人的异样的目光时,禁不住娇嘤一声,羞的连脖子也变成了粉红色,犹如一朵娇艳欲滴的羞涩的红玫瑰。

  望着黄欢欢那娇人的模样,金洋心情大好,他伸手轻捏了一下黄欢欢那烫人的脸蛋,在她还没有来及抗议前,便哈哈大笑着拉着她的小手,向外走去。黄欢欢羞的想狠狠的咬金洋一口,但是心里却充满了甜蜜的感觉。

  黄欢欢驾着车,金洋则悠闲的坐在一旁,观望着车外的风景,还时不时的在黄欢欢那丰满柔软的腿上摸上一把。虽然黄欢欢一声不吭,但从她那掩饰不住的喜悦的目光中,可以看出她是很喜欢金洋这样摸她的。

  从窗外望去,已经可以隐隐看见那所豪华的别墅了。在一片绿,红,蓝的色彩的衬托下,在那成排成林的大树的环绕中,那所别墅仿佛童话故事中的城堡,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那只存在于美丽的梦幻之中。

  望着那所豪华而美丽的别墅,金洋的心里突然升起一股不安,一股毫无缘由的烦躁突然从心底升了上来。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那股不舒服的感觉,转头望向黄欢欢,只见她脸上洋溢着幸福,眼睛望着前方,流露出兴奋的光芒。

  金洋的心里更加不安了,他紧紧的望着前方,越接近那所别墅,他心里便越感到烦躁,他感到自己正在向危险逼近,一步一步的逼近。

  “停车!”

  在车即将到达时,金洋突然沉声喝了一声,他终于压抑不住心中的燥热,拳头紧紧的握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黄欢欢还是立即将车刹住了。她转头奇怪的望向金洋,只见金洋眉头紧锁,脸色极其阴沉,摄人的目光透过车前的玻璃窗,紧紧的盯着前方的建筑。

  “洋,你怎么了?”

  黄欢欢离开驾驶位,靠到金洋的身边,温柔的捧住金洋那钢铁般的拳头,柔声问道。

  金洋的拳头渐渐松了开来,他吸了一口气,待情绪稳定下来后,才轻声答道:“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突然感到很烦躁。”他的目光渐渐迷离,随即又变得清澈起来,然后他转头望向黄欢欢,抽出手来,轻抚她的光滑的嫩脸,柔声道:“前面好像有危险。我想一个人过去看看,你先留在这里,好吗?”

  黄欢欢望着金洋,目光极其坚定,倔强的摇了摇头,“不,我要和你一起。无论有什么危险,我都要跟你一起。”

  望着黄欢欢那坚定的表情,金洋暗叹一口气,同时也非常感动,他知道如果此时想要说服黄欢欢,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也许是自己的错觉吧,金洋心里暗想,如果等会自己与他们发生了什么误会,黄欢欢又不在,那可能还真的是件麻烦事。

  这样想着,金洋轻握着黄欢欢的柔肩,轻声道:“那好吧。我们就在这下车吧,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黄欢欢温顺的点了点头,金洋在她额头上轻吻了一下,然后打开车门,拉着黄欢欢的小手,走出车门。

  在黄欢欢的带领下,他们从一条小路绕到了别墅的后方,然后从后墙翻了过去。看着黄欢欢翻墙时,身手那么矫健,金洋不禁放下心来。看来自己还是太小看她了,以她的身手,可能还轮不到自己来保护她。而且如果没有她带路,自己恐怕还没有进入里面,就已经被人发现了。金洋心里暗想。

  除了大门口有四个人在站岗以外,花园的小路两边还有两人笔直的守在那里。

  “有什么办法,在不惊动他们的情况下,进去吗?”

  金洋贴在黄欢欢的耳边,小声问道。

  黄欢欢感到耳边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她微敛心神,吸了一口气,小声道:“那个角落有个暗格,直通我的卧室。那是在发生意外时,我用来逃走的秘道,除了我和阿虎,阿豹,没有任何人知道那个秘道。”

  “阿豹就是刚才在咖啡店见的那个人吗?”“嗯,他和阿虎是我从小到大唯一的朋友。”

  金洋忍不住又添了一下她的耳珠,然后握住她的小手,柔声道:“那我们过去吧。”

  黄欢欢娇嗔了他一眼,然后点了点头。金洋总是在她料想不到的情况下,挑逗起她的情欲,却又总是适可而止,不让她得到进一步的满足,让她对金洋不禁又爱又恨。

  两人迅速闪到了黄欢欢示意的地方,然后黄欢欢按动了一个隐蔽的开关,本是一块墙壁的地方自动分开了一个刚好可够一人进入的口子,墙壁移动时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待两人都进入秘道以后,黄欢欢又在里面按动了一个按钮,那一小块墙壁又合上了。里面一片漆黑,在墙壁合上的瞬间,金洋几乎无法看见任何东西。过了一小会,他的眼睛才逐渐适应过来,模糊的掌握了秘道的大概轮廓。秘道其实是一条很狭窄的缝隙,刚好可以容下一个人的身体,缝隙的前面有一条很窄的梯道,斜着通向上方。

  黄欢欢在前面带路,金洋的身体紧挨在她的背后,同时抓着她的小手。两人的身体在黑暗中不断的发生碰撞摩擦,黄欢欢的身体不一会便有些软了,终于,她娇喘一声,转过头来倒进了金洋的怀里。

  金洋的心里也有些压抑不住,这个漆黑而又狭小的秘道让金洋感到了一种另类的刺激,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在他的心里蔓延开来,他紧紧的抱住怀里的黄欢欢,一只手熟练的伸入了黄欢欢的衣内,顺着她那光滑,没有半点多余脂肪的小腹向上摸去,另一只手则从她的背后伸了进去,从后面解开了她的胸罩。

  当金洋单手抓住了黄欢欢那丰满高挺,柔滑的豪乳时,黄欢欢终于忍不住娇吟一声,手紧紧的抓住金洋的胳膊,将自己那光滑可口的香舌送入了金洋的口中,她的身体此时已经软的像一团棉花,如果不是金洋握着她的乳房,将她向上托着,恐怕她已经滑落到了地上。

  金洋一边努力吮吸着她度过来的香嫩的舌尖,一边将手滑向她的小腹。她的小腹灼热烫人,并且顺着金洋的抚摸微微向上挺起,当金洋的手挤入黄欢欢的两股之间时,她那娇肢剧烈的扭动起来,同时,她的手不自觉的伸到金洋的腰间,解开了金洋的裤带。金洋此时也处于亢奋之中,他不顾地面的肮脏,轻轻的将黄欢欢放在地面上,然后轻伏在她的身上,将她的长裤连同小内裤一起褪了下来,扔到了一旁。

  黄欢欢又是娇嘤了一声,冰冷的地面让她禁不住颤抖了一下,但随即便迷失在金洋温柔的抚摸和亲吻之中。金洋从她的脖子一直吻到她的小腹,当金洋那灼热的唇一接触到她那因为袒露在外,而略带冰冷的腹部时,她的小腹一阵抖动,然后向上微微挺起,紧贴在了金洋的脸上,同时,她的纤手紧紧抓住了金洋胳膊上那结实的肌肉,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娇喘呼唤声:“洋,我要,我要,给我吧······”

  金洋此时也已压耐不住,他重新伏回黄欢欢的娇躯,奋力一挺,伴随着黄欢欢那一声愉悦的欢呼声,进入她那动人的身体。

  与此同时,沉睡在金洋体内的圣光犹如一道温柔的光团,突然从金洋的体内冒出,这次它的力量似乎又增大了不少,瞬时便从金洋的心口向四周扩散开去,那光芒犹如实体一般,撑得金洋全身仿佛要爆炸开来,圣光仿佛有生命般,努力想挣脱金洋身体的束缚,金洋感到身上的每个细胞都仿佛被注入了无限的活力,连大脑里的细胞都亢奋了起来,金洋的意识又开始模糊了起来,他用力咬了咬自己的舌头,从舌尖传来的刺痛让他稍微清醒了些。他知道此时绝不能完全陷入那种极度的亢奋之中,以往每次做完爱,他在女人身上留下的触目惊心的痕迹,一直都是他心中的痛。他决定今天无论如何,也要保持清醒。

  今天的圣光似乎与平时有些不同,不知道是因为前几次和黄欢欢做爱时,导致它的力量大增,还是因为今天特殊的环境,激发了它的活性,它比前几次要猛烈多了,不断的冲击着金样的身体,仿佛渴望破体而出。

  金洋的身体虽然与黄欢欢纠缠在一起,但是却感觉不到丝毫的温暖,圣光的力量越来越强大,并且在金洋的体内迅速膨胀了开来,金洋感到自己的身体仿佛被撑了起来,他大吼一声,感到身体突然炸了开来,周围的一切又归入了寂静,金洋静静的伏在了黄欢欢的身上,黄欢欢的手将金洋紧紧的抓着,她双眼紧闭,小嘴微张,发出浓重的喘息声。

  金洋静静的伏在那里,陷入了一种奇妙的境界之中。他感到自己的身体仿佛变成了无数个碎片,圣光犹如平静的流水般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那是一种奇妙之极的感觉,圣光虽然脱离了自己的身体的束缚,但却仿佛与自己的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那是一种血与肉,眼睛与大脑的联系,当圣光向四周蔓延开去的时候,金洋感觉自己的感观也随着扩散开去,圣光仿佛就是他的眼睛,他的耳朵,他的手,他的脚,当圣光延着地面,墙壁流动的时候,他可以感觉到地面的冰冷,可以听见墙壁微微震动的细小的声音,圣光又仿佛是另一个自己,一个可以不受空间约束,不受形体约束,蕴含着无穷力量和无限可能的自己。金洋的身体虽然还伏在黄欢欢的身上,但是他却感到“自己”正在穿透厚实的墙壁,漫无目的的向四面八方流去。

  当穿过墙壁以后,一部分“自己”看见了绿树红花,忙碌着采蜜的蜜蜂,一部分“自己”看见了蓝天白云,感觉着温暖的阳光,而另一部分“自己”却在进入了一个房间后,便停留在了那间房间的上空,因为那间房里聚集了很多人,金洋“看见”里面有一个人正是今天在咖啡店里遇见的,按照黄欢欢的吩咐,前去通知各个香主来别墅的阿豹。

  第二章

  金洋控制着“自己”飘在上空,“注视”着下面的人,聆听下面的人的谈话。

  “黄欢欢怎么还没有回来?”一名身形魁梧,长着凶狠的三角眼,穿着红色衬衣的大汉目光凌厉的注视着阿豹,声音低沉的可怕:“是不是你走露了风声?”

  “没,没有!”阿豹有些惊慌,他连忙摆着手,道:“我是完全按照你的吩咐做的,我绝对没有背叛辉哥。”

  “是吗?”红衣大汉玩弄着手中黝黑的手枪,冷森森的道:“最好没有,哼,不然你和你妈的下场就和阿虎一样,嘿嘿,他的生命力还真顽强,四肢被砍断了,竟然还能活半个小时,这也算是个奇迹了。”

  说着,他眼中厉芒突然再次射向阿豹,声音变得阴冷之极:“你们昨天就看见了金洋,却不来向我汇报,如果今天不是有人及时打电话通知我,黄欢欢已经背叛了四海帮,那你们是不是就准备与黄欢欢一起背叛四海?”

  “不,不,”阿豹额头上冒出了丝丝冷汗,沙哑着嗓子道:“我,我怕打草惊蛇。我本想,想等到金洋和小姐来这里以后,再,再通知你的。”阿豹发现自己的声音也在微微颤抖,头脑一片混乱,说的话似乎漏洞百出,但一时也找不到更好的理由。

  “是吗?”红衣大汉阴阳怪气的反问了一句,目光仍然死死的盯着阿豹,阿豹的头低得更下了,汗水顺着他的脸颊缓缓滑下,滚入他的脖子里。不过红衣大汉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为难阿豹,他突然哈哈大笑了两声,然后上前用力拍了拍阿豹的肩,道:“不要那么紧张嘛,小伙子。无论你以前犯过什么错,只要你以后能够对徐哥忠心,你仍然会有大好前途。哼,枉徐哥那么信任黄欢欢,她竟然敢背叛四海。其实在她故意纵容黑狼帮发展的时候,徐哥就已经觉察到了那婊子的异心,嘿,她作梦也想不到,徐哥也是故意让黑狼帮发展起来,然后引金洋出现。黑狼帮无论怎样发展,也成不了什么大气候,金洋才是徐哥的心病。如果这次能够干掉金洋,你我都算是立了一件大功!”

  说着,红衣大汉仿佛看见了自己未来美好的前程,忍不住再次哈哈大笑起来。

  “那,那徐哥要怎样对待,对待小姐?”阿豹虽然心里非常害怕,但仍然忍不住小声问道。

  “小姐?”红衣大汉眼中闪过一道疑惑,随即便露出了鄙夷之色,“你是说黄欢欢那婊子?那个人皆可夫的婊子敢背叛徐哥,当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嘿,说不定徐哥会赏给咱们兄弟们玩玩,那婊子的身材的确是够火辣的,而且脸蛋也迷人,难怪能够将金洋迷住,嘿,老子真想从后面狠狠的插她!”

  红衣大汉越说越兴奋,话也越来越下流,眼中充满了欲火,他狠狠的吞下了一口口水。

  阿豹的脸突然涨的透红,刚才的懦弱一扫而空,眼中闪动着骇人的愤怒的光芒,他咬着牙齿,一字一顿的道:“我不许你侮辱小姐!我绝不许任何人侮辱小姐!”

  红衣大汉先是一愣,随即大怒,他一脚踹向阿豹,将阿豹的身体踢的向后滚了几个跟头,接着房里的其他人冲上前去,对着阿豹一阵拳打脚踢。

  金洋感到已经获不到其他有用信息了,便悄无声迹的退了回去。同时,分散在其他地方的圣光也在金洋的号召下,向金洋的身体处聚集,最终,全部又重新进入了金洋的身体,并且隐藏在了金洋身体的深处。

  当金洋睁开双眼时,发现黄欢欢正焦急的望着自己,眼中闪动着晶莹的液体,不断的呼唤着:“洋,洋,你怎么了······”

  金洋心里升起了一股温馨,他脸上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笑,手轻轻的伸向黄欢欢,柔声道:“我没事,刚才我睡着了,看你鼻涕眼泪都流出来啦。还不赶快擦擦!”

  黄欢欢破涕为笑,她羞涩的用手在金洋的胳膊上轻捏了一下,然后将头埋入了他的怀里,欢悦的道:“你刚才一动也不动,差点把人家急死,现在又来嘲笑人家。刚才人家真担心你出事,我好怕,我好怕你会离开我。”说着,她昂起头,像是宣誓般的道:“洋,如果你出事了,我也不会独活的。”

  金洋心里一阵感动,黄欢欢正是那种敢爱敢恨的女子,她一旦爱上了一个人,便会全身心的去爱,不会去计较后果得失,她唯一想得到的,只不过是一份真爱。想着,金洋将黄欢欢抱的更紧了,柔声道:“放心吧,我不会离开你的,永远都不会,我要给你一辈子的幸福。”

  黄欢欢听着这世上最甜蜜的情话,彻底的陶醉了,她微闭着眼睛,感受着金洋怀里传来的阵阵温暖,真想让这一刻成为永恒。

  金洋想起了刚才圣光出轨时所发生的事,那种感觉真是太奇妙了。他没有想到圣光在自己体内时,犹如一只狂暴的野马,到处乱窜,完全不受自己控制,而一旦脱离了自己的身体,却仿佛成了自己的手脚一样,温顺的像只小猫。圣光本来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只不过自己一直不知道该怎样运用,就像一个穷鬼空守着一个巨大的金矿,却不知道怎样来开采。这次,误打误着之下,让自己掌握了圣光的一个用处。他隐隐感到这次圣光能够突破自己身体的束缚,扩散到自己体外,黄欢欢有很大的功劳。

  金洋感到每次与黄欢欢做一次爱,自己体内圣光的力量便会增大很多,而且每次与黄欢欢做爱,圣光都仿佛有生命般,极其亢奋,这次在秘道里与黄欢欢做爱,圣光的力量又得到了大幅度的增强,最终,在经过奋力挣扎后,它突破了自己身体的束缚,以自己外肢的方式,存活于外面的空间。

  难道与黄欢欢做爱能够增强圣光的力量,或者是激发它的活性?

  金洋的心里隐隐产生了个模糊的概念。

  “洋,你在想什么?”

  黄欢欢又昂起了美丽的脸庞,她的一双美眸在黑暗中闪动着动人的光泽,樱唇触到金洋的耳边,轻声问道。

  “我在想如果我们做爱时,有旁人在观看,你会不会仍然那么狂野。”

  金洋哈哈笑着,然后站起身来,顺手拍了下黄欢欢柔嫩的臀部,道:“快起来吧,这个秘道阴气很重,小心着凉了。”

  黄欢欢娇嘤了一声,嗔了金洋一眼,然后伸手在地面上摸索着被金洋脱下的衣裤,脸上却充满了甜美的笑容。

  穿好衣服后,黄欢欢刚准备继续向前进发,金洋轻轻的拉住了她的胳膊,上前轻声问道:“你的卧室里有什么特征吗?”

  黄欢欢微微一愣,略微思索了一会,道:“我的卧室布置很简单,有一套腥红色的组合家柜,那套家柜就是进入这个秘道的另一个暗门,等会我们就要从那里出去。还有一个书桌和一张双人床,书桌和床都是红色的。布置的很简单,你问这些有什么用吗?”

  金洋心里暗松了一口气,幸好刚才自己“看见”的那些人所在的房间不是黄欢欢的卧室,不然事情还真有些麻烦。而且刚才他也“看见”了黄欢欢所说的卧室,那里并没有人。

  他轻声道:“没什么。走吧。”黄欢欢心里虽然有些疑惑,但是也没有再追问,顺从的向前走去。金洋紧跟在她的身后。金洋不是有心想瞒她,只不过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太复杂,一时也说不清楚,特别现在是非常时机,金洋更加没有时间去跟她讲解了。
关键词:小說

作者:嘵笨豬

《流氓老師~第六十五章~[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嘵笨豬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