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夜闯香闺

发表日期:2007-07-3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冉静睡得相对比较早,因为美丽的女人需要足够的睡眠去保持她皮肤的质量,所以你不用去相信那些夜夜都在一些娱乐场所歌舞升平到天亮的女人会有良好的皮肤,用屁股去想也知道那是用粉扑出来的。不过对于善于以化妆来修饰自己的女人我还是持赞许态度的,起码她们不会造成视觉污染,更好的一点是还有“绿化”的功效,在我的概念里化妆是一个女人在社会上生存所必须掌握的一项技能。  当冉静回房间之后,一般我也回到自己的房间打游戏或者看碟。
  今天看了一部片子,其中有一段对白大概的意思是说:男女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其实男人想推开女人的门,女人也想男人来推开她的门,有时候女人会故意不锁上房门,然后就要看男人有没有勇气去推开那道门。
  其实我经常有摸到冉静那边的想法,不过一向在冉静面前以君子自居的我怎么能做这么卑鄙的事情。但是今天看的这个片子对我还是有很大的影响,我很想去证实一下,冉静的房门是不是也没有上锁,虽然我不尽信这种随意编排剧情的片子的理论,但是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承认其中的某些话在某些场合有一定的道理。
  给自己找一个推开冉静房门的理由就是我的出发点,不论这个理由的可信度到底有多高,起码我有了一个自己认为还算恰当的理由。
  想不如行动,现在时间已经快凌晨1点了,冉静应该进入熟睡的阶段,我只不过是去验证一下她的房门到底有没有上锁,没什么可怕的吧?
  我蹑手蹑脚地来到冉静的门前,手轻轻地握着门把慢慢地旋转。天啊,冉静的门真的没有上锁,我的心跳得厉害,一种推开门的冲动异常强烈,很想看看冉静睡着的样子。(我发誓我绝对只有这个想法,但是我没有去想这种夜晚的光线我是否能够看得清楚,难道我真的要走到床边来个仔细观察?)
  一狠心,我把门一下子推开,谁知道冉静屋里的灯是亮的,冉静还没有睡觉,坐在床上用两只充满疑惑的大眼睛看着我。
  “你,你还没睡啊?”我问道。
  “嗯。”“你干吗不锁门?”“我还没睡呢,为什么要锁门?”“这个,也对啊,那你等会睡的时候,记得锁门啊。”我仓皇地的从冉静的房间里跑了出来,这次完蛋了,连续两次闯进冉静的房间,上次已经给了我一个流氓的称号,不知道这次会不会升级到老流氓,我一贯良好的形象是不是完全被破坏了……
  一晚上我都在考虑流氓和老流氓之间的等级差距问题,早上迷迷糊糊地被人摇醒,一睁开眼睛就看见冉静站在床边瞪着我。
  “喂,你干什么啊,一大早像个桩子似的立在我床边,吓我一跳。”我习惯性地把被子往上身拉了拉,难道我也有被人偷窥的习惯?
  “你干什么,还怕我非礼你啊?”冉静明显注意到了我这个动作。
  “那我怎么知道,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啊。”“那你昨天晚上为什么溜到我的房间去?我不是和你说过,进门一定要敲门的吗?”“那你进我房间也从来不用敲门的。”“因为我是女人。”冉静一叉腰说得理直气壮。
  “现在不是追求男女平等嘛。”“别人可以,但是你和我不行。”“为什么啊?”“没有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为什么?”“因为我是女人!”嘿,这个问题还能绕回来解释。冉静说完得意地遁走了。因为你是女人?其实如果只是因为你是女人,我才不会受这么多委屈呢,应该说因为你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并且是一个非常可爱让我心动的漂亮女人。
  男人只要一天色心不断,就不可能在女人面前取得平等的机会。
  不过虽然我“勇”闯冉静房间失败,但是似乎冉静并没有准备给我什么严厉的惩罚。

作者:M.摄影

《夜闯香闺》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M.摄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