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李敖[转载]

发表日期:2008-05-1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李敖:(1935—)台湾当代学者,著名作家、评论家和历史学家。祖籍吉林省扶余县,1935年生于哈尔滨,后迁居北京、上海等地。1949年举家赴台,定居台中。1954年考入台湾大学法律系,未满一年自动退学,旋再考入历史系。1957年在《自由中国》发表《从读<胡适文存>说起》,引起胡适注意,后任蒙元史专家姚从吾助手,并考入台大历史研究所。1961年11月于《文星》杂志发表《老年人和棒子》,揭开六十年代台湾“中西文化论战”的序幕。此后出任《文星》总主笔。陆续发表《播种者胡适》、《给谈中西文化的人看看》

1965年《文星》被迫停刊,遂靠经营旧电器维持生计。1970年因彭明敏出逃案而被软禁,翌年被捕,判以10年徒刑,1976年减刑获释,担任土木包工。1979年复出文坛,出版《独白下的传统》、《李敖文存》等。同年与台湾影星胡茵梦结婚,3个月后离婚。

1981年因萧孟能控告其侵占案再度下狱。1982年出狱后陆续创办《时代》系列杂志,出版《千秋评论》、《万岁评论》、《朝代评论》丛书,宣称绝对反国民党,绝不妥协。曾在1982—1983年间参与发起“批康(宁祥)”风潮,但并未参与党外政治运动。

1991年创办求是报,1993—1996年任东吴大学历史系兼任特聘教师;1995—2000年担任真相新闻网“李敖笑傲江湖”主持人;1997年举办义助慰安妇百件珍藏义卖会;1999—2000年,台湾第10任“总统”选举期间被推选为新党“总统”候选人;2000年担任环球电视“挑战李敖”主持人和台视“李敖脱口秀”主持人;2001年至今任中天新闻台“李敖大哥大”主持人;2000年,凭借长篇历史小说《北京法源寺》曾被提名角逐诺贝尔文学奖;2004年当选台北“立委”。

李敖是台湾知名的作家,也是著名的“党外政论家”。因数度入狱而必然造成一种“给国民党难堪的心度”。依此,1983年5月,台湾一批持有政见的知识分子投书《民主人》,支持李敖出任“党外党魁”,并竞选第七任“总统”,称他有足够的影响及威望。他仗义执言,打抱不平的正义精神,深受各界人们的敬佩,甚至把他捧为崇拜的偶像。

李敖生平以嬉笑怒骂为己任,而且确有深厚学问护身,自誉为百年来中国人写白话文翘楚。著作甚多,主要以散文和评论文章为主,有《传统下的独白》、《胡适评传》、《闽变研究与文星讼案》、《上下古今谈》、《李敖文存》等;近年出版的有《李敖的情话》、《蒋介石研究文集》和《李敖回忆录》、《李敖大全集》等100多本著作,被西方传媒追捧为“中国近代最杰出的批评家”。经他抨击骂过的形形色色的人超过3000余人,在古今中外“骂史”上无人能望其项背。李敖前后共有九十六本书被禁,创下历史记录。

李敖主张以一国两制方式实现两岸和平统一,反对“台独”,反对“公投制宪”,反对军购。

李敖年表:

1935四月二十五(阴历三月廿三日)生在哈尔滨。

同年生的属猪“名流”有“猫王”普利斯莱、伍迪艾伦和拍裸照的毕雷诺斯等。我生之日,正是九一八事变后三年七个月,中国东北已在日本鬼子控制之下,日本鬼子导演的“满洲国”也成立了三年多。所以照历史的说法,我一出世就是“遗民”,就像孔夫子一出生就是“遗民”一样。

1936一岁。在哈尔滨

1937二岁。

为不做亡国奴,全家迁到北平。全家计开爷爷、奶奶、姥姥(外婆)、爸爸、妈妈、五叔、三姨、四姑、老姑、老姨、大姊、二姊、三姊、四姊、我,外加大爷和大娘(爸爸的兄嫂)一系四位,共达十九口之多。爸爸仰事俯畜、平辈支援,负担之重,也就可想而知。可是到北平后就七七事变,国民党又弃人民而逃,我们又做了亡国奴。爸爸为大家庭所累,再也没能力南迁了。他只好派五叔做“代表”,到后方去。爸爸人虽不能南下抗日,但他的地下抗日,却没有停止。当九一八事变之后,马占山将军的东北义勇军,是中国第一个以行动抗日的团体。在这个团体以行动抗日的时候,其他团体还在“伺日”之中,爸爸当时就是马占山的秘密盟员,这一身分,他一直保持,直到抗战胜利、直到别的团体数典忘祖为止。因为抗日抗得和抛媚眼、慢动作的国民党不和,所以被国民党所诬。

1938三岁。

1939四岁。

1940五岁。随爸爸去太原,并游太谷等地,间返北京。

1941六岁。得盲肠炎,住北京东华医院。爸爸被捕,关进日本宪兵队。

1942七岁。入北京新鲜胡同小学。

1943八岁。暑假后小学二年级。

1944九岁。暑假后小学三年级。学校有日语课,始学日语。

1945十岁。暑假后小学四年级。因日本投降,停学日语。

1946十一岁。新鲜胡同小学改为一区九保国民学校。七月初小毕业。暑假后入高小五年级。

1947十二岁。

暑假后高小六年级,当选班上自治会主席。

1948十三岁。

有神秘的初恋,小女生是张敏英。暑假后小学毕业。以第一名考入北京市立第四中学。旋去天津小住,转往上海。

1949十四岁。

一月二十五日,考入上海市立缉槼中学,二月十五日开学,重念初一上。三月三十一日以刀伤同学之脚,被记大过一次。四月十日离上海时初一上尚未念完。四月十二日到台湾,住台中云龙里(模范西巷)七十二号。跳班考入台湾省立台中第一中学初中二年级。十一月参加台中市第四届全市国语演说竞赛,得初中组第二名(第一名是四姊,她代表省立台中女子中学)。

1950十五岁。暑假后初中三年级。与赵天仪等办《初三上甲组报》,发行人陈正澄。

1951十六岁。暑假后高中一年级。参加台中市论文赛、本校论文赛,皆获第一名。

1952十七岁。

暑假后高中二年级。六月二十五日在《学生》杂志第四十六期发表《杜威的教育思想及其他》。八月一日在《合作经济》第二卷第十二期发表《合作制度与节制资本》,这是参加庆祝第三十届国际合作节徵文而作,得了第一名,并拿到有生以来最大一笔数目的奖金,买梁启超《饮冰室合集》四十册。

1953十八岁。

暑假后高中三年级,念了一个多星期,即自愿休学在家。因老师严侨被捕,乃饿早饭不吃,存钱义助严师母和三个小孩。

1954十九岁。考入台湾大学法律专修科(后来改为法律系司法组)。九月十四日入学。

1955二十岁。

四月二十七日,父亲去世,面对两、三千人的送葬场面,特立独行,改革丧礼,“虽千万人,吾往矣。”

1956二十一岁。暑假后历史系二年级。

1957二十二岁。

暑假后历史系三年级。三月一日在《自由中国》第十六卷第五期发表中学旧作《从读<胡适文存>说起》。

1958二十三岁。暑假后历史系四年级。

1959二十四岁。七月毕业。九月九日去凤山陆军步兵学校,受第八期预备军官训练。

1960二十五岁。官拜少尉排长,下野战部队,足迹遍台湾南部。

1961二十六岁。

二月五日在澎湖退伍。六日上船,抵台中。十五日北上,十七日租下台北新生南路三段六十巷一号“四席小屋”。六月十五日搬到新店狮头路十七号“碧潭山楼”。八月十八日考入台湾大学历史研究所一年级。十一月一日在《文星》第四十九期发表《老年人和棒子》。

1962二十七岁。

迁回台北。于五月十九日住进安东街二三一号三楼。与尚勤同居。暑假后历史研究所二年级。

1963二十八岁。

三月十九日自动在历史研究所休学。九月一日出版第一本书——《传统下的独白》。

1964二十九岁。

五月一日迁入水源路十九号之八《水源大楼》三楼。与海蒂同居。尚勤在纽约生李文,是我的女儿,龙女也,现在美国。

1965三十岁。

四月二十五日,萧孟能在他家大设宴,为我三十岁庆祝。八月十八日迁往信义路国泰信义公寓四楼。十二月一日在《文星》第九十八期发表“我们对国法党限的严正表示”,批评国民党。十二月二十六日,杂志被封杀。四年的《文星》风云告一段落。

1981四十六岁。

八月十日再度入狱。入狱前我写道:“首先是舆论对我的封锁,《中国时报》的高信疆,终于受到压力,要她在国民党全会期中,停刊我的文字一星期。于是,在“美丽岛事件”前四天,我写信向高信疆辞去专栏,一方面多谢他这半年来对我的道义支持”,一方面抗议某方“直接间接扼杀异己的言论,究竟要闹到什么地步才同归于尽?”

舆论封锁以后,接着是舆论的斗臭,其中最突出的,就是鼓动胡茵梦表演“大义灭亲”,各路人马为了嫉忌李敖、斗臭李敖,居然认同了胡茵梦这种连共产苏联、纳粹德国都怂恿不出来的离奇模式,居然不警觉胡茵梦的“大义灭夫”行为是“违背善良风俗”的、“违反公秩良序”的,甚至与他们“复兴中华文化”的目标绝不相容的,这种“打倒李敖统一战线”,不是太邪门了吗?

在舆论的一片杀伐之声里,国民党《中央日报》带头以专论攻击我,省政府《新生报》干脆漫画骂我是狗。统计各报的新闻处理,是以三十比一的比例进行的。不但使我只有三十分之一的“公平”,并且一律拒绝按照他们的“出版法”、他们的“中国新闻记者信条”给我更正。

当《疾风》杂志系统,鼓噪在中泰宾馆之外的时候,眼看而来的,就是对异己法律上面的斗倒;当《疾风》杂志系统,乃至《黄河》杂志系统,鼓噪在高等法院内外的时候,眼看而来的,同样是对异己“政治问题,法律解决”。于是,在选举前夕,在李敖《千秋评论》杂志执照拿到后一个多月,高等法院就快马加鞭的判我有罪。

在入狱前十六天,认识汝清,同居十六天。汝清是我不认识的某个留学生的新婚夫人,这是我生平第二次和有夫之妇私通(第一次是我二十八岁时候,和一个我不认识的流氓的太太),我真正做到了罗素“婚姻与道德”名着的境界。在这一两年里,在我床上,虽然不乏歌星解带、空姐横陈,但对我却是“目中有色,心中无色”。汝清却是一个例外(在我一生中,张敏英是最令我作梦的女人、君若是最慧敏多才的女人、尚勤是最有幽默感的女人、海蒂是最美丽的女人、小蕾是最可爱最令我怀念的女人、Martha是最好的女人、胡茵梦是最风华绝代的女人、汝清是最惹我怜爱的女人。在正规之外,我一生中只有过五次和妓女在一起,并调查妓女生活,我是主张灵肉一致的人,我不喜欢没有爱情的性行为,我觉得我在这一方面,比一般人高得太多了)。

1982四十七岁。

入狱后即开始每月出版一册《李敖千秋评论丛书》,一直不断。二月十日出狱,发表有关司法黑暗、监狱黑暗文字,并陆续为许多冤狱抱不平,引起行政院院会、中外舆论、电视、立法院以被迫害者的重视。在国民党立委温士源疾呼阻止李敖英雄形象流传后一周,新竹少年监狱即发生空前大暴动。

出狱后大量为党外杂志写文章,公论所在,蔚为重镇。“匹夫而为百世师,一言而为天下法。”四月二十五日,党外人士为我在紫藤庐祝寿,虽然许荣淑等监邀,我不肯露面。六月出版《三情之书——李敖的情诗、李敖的情书、李敖的情话》。八月二十八日起,实行“隐而不退”。

1983四十八岁。

继续每月出版《李敖千秋评论丛书》。二月一日出版《李敖全集》第七册、第八册。八月至十一月另出版《李敖千秋评论号外》三册,全年密集写作,生平仅见。

1984四十九岁。

继续出版《李敖千秋评论丛书》(其中第一期、第十一期、第十六期、第二十二期、第二十六期、第二十七期、第二十八期、第三十二期、第三十四期、第三十六期、第三十八期、第三十九期均遭查禁)。一月起,又加出《万岁评论丛书》(其中第三期、第四期、第五期、第八期、第九期、第十期、第十一期、第十二期均遭查禁)。每月一册,与千秋评论错开出版,扔诹礁鲈驴蛞桓霭朐驴A砦墩渭摇分鞒肿ɡ浮⑷巍蹲杂墒贝纷芗啵亩绯保斐墒笔啤H铝眨拦鶭ames T.M. Pan写信说:“台湾一千八百万人口,但自海外看岛内,全岛只有李敖一人而已!

现在如此,将来在历史上更加如此,这是中外正义之士的一致看法。”总之,我生平侠骨柔情、敢说敢做,多少年来,一直以“虽千万人,吾往矣?钡钠牵佬衅涫牵辉诤跣∪嗣钦云浞恰N沂峭缤⑹钦绞俊⑹怯⑿邸⑹巧瓢浴⑹俏幕壬健⑹巧缁崧薇龊骸⑹峭春薰竦澈臀本拥牡谝徽嫒耍泄惺芬岳矗蝗四芟裎艺庋濉⒘α俊⒂缕⒄娉稀⒀浴⒅腔邸⒉┭Ш突钇糜谝簧淼娜肆恕S欣畎皆冢侵泄酥猓裰挂磺О税偻蚨眩谐蝗眨方易髦ぁ?

1985五十岁。

最高法院平反四年前冤狱。继续出版《李敖千秋评论丛书》(其中第四十期被查禁)和《万岁评论丛书》(其中第十三期、第十四期、第十五期、第十六期、第十七期均遭查禁),在国民党疯狂查禁政策下,事实上,连残馀的没禁的,也难以正常上市。警察、特工之流威胁售书小贩说:“反正凡是有李敖两个字的书就不要卖?彼源呈强喑糯洌讣栊痢?

1986五十一岁。

1987五十二岁。

1988五十三岁。

1989五十四岁。十月,出版《蒋介石研究六集》。

1990五十五岁。

1991五十六岁。

二月二十七日,创办一张四个版的《求是报》,至八月二十日,一共出了一百八十七天。六月,出版长篇小说《北京法源寺》。十一月一日,创办《李敖求是评论》月刊,共出版六期。

1992五十七岁。

1993五十八岁。

1994五十九岁。

1995六十岁。

十月三十日起,在《真相新闻网》播出“李敖笑傲江湖”节目,每周一至周五播出,每天三十分钟(22:00 - 22:30)。十二月三十日,出版《李敖大全集》二十册。

1996六十一岁。

1997六十二岁。五月一日出版《李敖回忆录》。八月,“李敖网页”登上全球资讯网。

李敖爱打官荆谥锉史ィ嫒宋奘允詹毓抛只灿行巳ぃ还灿芯攀臼楸唤聪铝死芳锹肌@畎缴坡睿昊髀罟男涡紊娜顺?000余人,在古今中外“骂史”上,大概无人能望其项背!在蒋介石和蒋经国父子掌政的年代,他因发表抨击当政者言论而在1970年入狱五年八个月。狱中,因为住房价格暴涨,赚得平生第一个百万。有人说他靠打官司赚了不少钱,但他说,靠打官司赚钱太笨了,真正的有钱人是靠钱来赚钱,现在他就以这一方式来赚钱。谈起李敖,无论是他的敌人还是朋友都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位奇人! 1999年8月18日,台湾的第三大党新党宣布征召他为台湾第10任“总统”候选人,引起震撼。

李氏文笔自成一家,自誉为百年来中国人写白话文翘楚。发表著作上百余种,以评论性文章最脍炙人口。《胡适评传》、《蒋介石研究集》与《传统下的独白》为其代表作。西方传媒更捧为“中国近代最杰出的批评家”。2000年曾作为台湾新党候选人参?白芡场保?004年10月宣布参选台北市南区“立委”。2004年3月8日开始主持凤凰卫视脱口秀节目《李敖有话说》

主要著作

* 《胡适评传》

* 《蒋介石研究》

* 《蒋介石评传》(与汪荣祖合著)

* 《北京法源寺》(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

* 《上山‧上山‧爱》

* 《李敖回忆录》

* 《李敖快意恩仇录》

* 《祸台五十年》

* 《传统下的独白》

* 《独白下的传统》

* 《中国命研究》

* 《中国性研究》

* 《中国近代史新研》

* 《蒋经国研究》

* 《民进党研究》

* 《历史与人像》

* 《孙逸仙与中国西化医学》

* 《教育与脸谱》

* 《上下古今谈》

* 《为中国思想趋向求答案》

* 《文化论战丹火录》

* 《忘了我是谁》(李敖填词的民歌,由王海嵫莩?

* 千秋评论丛书

o 第1期“千秋‧冤狱‧党”(1981年9月)

o 第2期“敌人‧坐牢‧鬼”(1981年10月)

o 第3期(奇情‧上吊‧血)(1981年11月)

o 第4期“自由‧党外‧蚕”(1981年12月)

o 第5期“霸王‧骆马‧人”(1982年1月)

o 第6期“神仙‧老虎‧狗”(1982年2月)

o 第7期“勇气‧脚镣‧针”(1982年3月)

o 第8期“侠骨‧情诗‧箭”(1982年4月)

o 第9期“预官‧雏妓‧走”(1982年5月)

o 第10期“文星‧围剿‧卖”(1982年6月)

o 第11期“放火‧放水‧逃”(1982年7月)

o 第12期“牛刀‧警察‧抓”(1982年8月)

o 第13期“战斗‧禁书‧K”(1982年9月)

o 第14期“暗杀‧大腿‧抱”(1982年10月)

o 第15期“旧案‧新党‧兔”(1982年11月)

o 第16期“政治‧女人‧蛇”(1982年12月)

o 第17期“毛坑‧石头‧反”(1983年1月)

o 第18期“大头‧小人‧影”(1983年2月)

o 第19期“脱轨‧美感‧屁”(1983年3月)

o 第20期“将军‧战犯‧腰”(1983年4月)

o 第21期“粗心‧细姨‧毛”(1983年5月)

o 第22期“老儿‧小儿‧?保?983年6月)

o 第23期“禁禁‧禁禁‧禁”(1983年7月)

o 第24期“枪毙‧棒喝‧他”(1983年8月)

o 第25期“铜像‧嘴脸‧戏”(1983年9月)

o 第26期“钞票‧肚皮‧尿”(1983年10月)

o 第27期“大使‧老鼠‧怕”(1983年10月)

o 第28期“活爸‧死爸‧黑”(1983年11月)

o 第29期“黑猫‧白猫‧喵”(1983年12月)

o 第30期“乌龟‧王八‧绿”(1984年1月)

o 第31期“美腿‧丑腿‧脱”(1984年2月)

o 第32期“泰山‧泰水‧命”(1984年3月)

o 第33期“狗屎‧狗屁‧诗”(1984年4月)

o 第34期“不老‧不死‧尸”(1984年5月)

o 第35期“手下‧下手‧快”(1984年6月)

o 第36期“叛国‧亡国‧洗”(1984年7月)

o 第37期“有奶‧没奶‧娘”(1984年8月)

o 第38期“鸡嘴‧鸭嘴‧变”(1984年9月)

o 第39期“流芳‧遗臭‧驴”(1984年10月)

o 第40期“涨价‧涨价‧买”(1984年11月)

o 第41期“鸭子‧鸭子‧宰”(1984年12月)

o 第42期“真牌‧假牌‧赢”(1985年1月)

o 第43期“五十‧五十‧易”(上册)(1985年2月)

o 第43期“五十‧五十‧易”(下册)(1985年3月)

o 第44期“同志‧同志‧杀”(1985年4月)

o 第45期“江东‧江东‧飞”(1985年5月)

o 第46期“和尚‧和尚‧施”(1985年6月)

o 第47期“青眼‧白眼‧看”(1985年7月)

o 第48期“印印‧印印‧?保?985年8月)

o 第49期“历史‧历史‧吹”(1985年9月)

o 第50期“出出‧出出‧出”(1985年10月)

o 第51期“自大‧自大‧狂”(1985年11月)

o 第52期“国库‧黄金‧搬”(1985年12月)

o 第53期“张三‧李四‧告”?986年1月)

o 第54期“大的‧小的‧要”(1986年2月)

o 第55期“活人‧死人‧骗”(1986年3月)

o 第56期“新党‧新党‧拉”(1986年4月)

o 第57期“火把‧火把‧烧”(1986年5月)

o 第58期“时间‧时间‧表”(1986年6月)

o 第59、60期“五年‧五年‧难”(1986年7月)

o 第61期“旧仇‧新恨‧说”(1986年8月)

o 第62期“急救‧救急‧打”(1986年9月)

o 第63期“通缉‧通缉‧症”(1986年10月)

o 第64期“棺材‧棺材‧书”(1986年11月)

o 第65期“半坐‧半立‧笑”(1986年12月)

o 第66期“自反‧自反‧缩”(1987年1月)

o 第67期“千秋‧万岁‧合”(1987年2月)

o 第68期“流氓‧流氓‧拜”(1987年3月)

o 第69期“公道‧公道‧争”(1987年4月)

o 第70期“上诉‧上诉‧上”(1987年5月)

o 第71期“外交‧性交‧交”(1987年6月)

o 第72期“用心‧用脑‧骑”(1987年7月)

o 第73期“动口‧动手‧捉”(1987年8月)

o 第74期“抗议‧抗议‧站”(1987年9月)

o 第75期“屁眼‧屁眼‧放”(1987年10月)

o 第76期“经国‧经国‧错”(1987年11月)

o 第77期“凉水‧凉水‧浇”(1987年12月)

o 第78期“学良‧立人‧翻”(1988年1月)

o 第79期“沈冤‧沈冤‧探”(1988年2月)

o 第80期“皇帝‧皇帝‧末”(1988年3月)

o 第81期“六月‧六月‧雪”(1988年4月)

o 第82期“明星‧明星‧悔”(1988年5月)

o 第83期“私生‧私生‧课”(1988年6月)

o 第84期“孤寒‧孤寒‧你”(1988年7月)

o 第85期“心锁‧心锁‧开”(1988年8月)

o 第86期“老蒋‧小蒋‧疯”(1988年9月)

o 第87期“起点‧终点‧跑”(1988年10月)

o 第88期“救星‧救星‧裸”(1988年11月)

o 第89期“烈士‧烈士‧绞”(1988年12月)

o 第90期“滥杀‧滥杀‧双”(1989年1月)

o 第91期“良币‧劣币‧逐”(1989年2月)

o 第92期“老大‧老二‧欲”(1989年3月)

o 第93期“七爷‧八爷‧九”(1989年4月)

o 第94期“老贼‧老贼‧?保?989年5月)

o 第95期“登辉‧登辉‧跪”(1989年6月)

o 第96期“马上‧马屁‧马”(1989年7月)

o 第97期“大过‧小过‧饶”(1989年8月)

o 第98期“祖坟‧祖坟‧挖”(1989年9月)

o 第99期“暴君‧暴民‧完”(1989年10月)

o 第100期“一百‧一百‧期”(上册)(1989年11月)

o 第100期“一百‧一百‧期”(下册)(1989年12月)

o 第101期“迷路‧迷路‧迷”(1990年1月)

o 第102期“拥戴‧拥戴‧丑”(1990年2月)

o 第103期“台独‧湘独‧厌”(1990年3月)

o 第104期“怪事‧怪事‧蛊”(1990年4月)

o 第105期“大化‧小化‧化”(1990年5月)

o 第106期“裤子‧裤子‧没”(1990年6月)

o 第107期“偕小‧偕大‧羞”(1990年7月)

o 第108期“英九‧英九‧耻”(1990年8月)

o 第109期“盼盼‧盼盼‧盼”(1990年9月)

o 第110期“臭屎‧臭屎‧堆”(1990年10月)

o 第111期“胡适‧胡适‧擦”(1990年11月)

o 第112期“自己‧自己‧掏”(1990年12月)

o 第113期“求是‧求是‧报”(1991年1月)

o 第114、115期“关公‧关公‧头”(上册)(1991年2月)

o 第114、115期“关公‧关公‧头”(下册)(1991年3月)

o 第116期“断头‧断头‧台”(1991年4月)

o 第117期“脱党‧脱党‧秀”(1991年5月)

o 第118期“性爱‧性爱‧痛”(1991年6月)

o 第119、120期“十年‧十年‧停”(上册)(1991年7月)

o 第119、120期“十年‧十年‧停”(下册)(1991年8月)

* 万岁评论丛书

o 第1期“万岁‧万岁‧万万岁”(1984年1月)

o 第2期“你的‧我的‧他妈的”(1984年2月)

o 第3期“放屁‧放屁‧真放屁”(1984年3月)

o 第4期“错了‧错了‧割错了”(1984年4月)

o 第5期“鸟官‧鸟人‧鸟政府”(1984年5月)

o 第6期“主流‧乱流‧不入流”(1984年6月)

o 第7期“放大‧放大‧再放大”(1984年7月)

o 第8期“白水‧白水‧白开水”(1984年8月)

o 第9期“狗头‧狗头‧吠匪啊保?984年9月)

o 第10期“风景‧风景‧杀风景”(1984年10月)

o 第11期“中委‧中委‧中常委”(1984年11月)

o 第12期“喇叭‧喇叭‧吹喇叭”(1984年12月)

o 第13期“打炮‧打炮‧别打炮”(1985年1月)

o 第14期“江南‧江南‧哀江南”(1985年2月)

o 第15期“告状‧告状‧告洋状”(1985年3月)

o 第16期“魔王‧魔王‧牛魔王”(1985年4月)

o 第17期“大便‧小便‧大小便”(1985年5月)

o 第18期“革命‧革命‧反革命”(1985年6月)

o 第19期“奴才‧奴才‧骂奴才”(1985年7月)

o 第20期“殉国‧殉国‧谁殉国”(1985年8月)

o 第21期“逃兵‧逃兵‧逃兵罪”(1985年9月)

o 第22期“新装‧新装‧倚新装”(1985年10月)

o 第23期“口头‧口头‧口头禅”(1985年11月)

o 第24期“头大‧头大‧两头大”(1985年12月)

o 第25期“辫子‧辫子‧剪辫子”(1986年1月)

o 第26期“屁股‧屁股‧翘屁股”(1986年2月)

o 第27期“小人‧小人‧打小人”(1986年3月)

o 第28期“同性‧同性‧同性恋”(1986年4月)

o 第29期“发作‧发作‧大发作”(1986年5月)

o 第30期“三毛‧三毛‧雷三毛”(1986年6月)

o 第31期“伏虎‧伏虎‧伏虎功”(1986年7月)

o 第32期“自由‧自由‧自由神”(1986年8月)

o 第33期“台湾‧台湾‧台湾人”(1986年9月)

o 第34期“下部‧下部‧相下部”(1986年10月)

o 第35期“祝寿‧祝寿‧祝倒寿”(1986年11月)

o 第36期“颜色‧颜色‧还颜色”(1986年12月)

o 第37期“娘娘‧娘娘‧玩娘娘”(1987年1月)

o 第38期“埋单‧埋单‧要埋单”(1987年2月)

o 第39期“肚皮‧肚皮‧一肚皮”(1987年3月)

o 第40期“羊头‧羊头‧挂羊头”(1987年4月)

以及其他数十册著作,论及思想、政治、文化等方面,大部分收录于《李敖大全集》。

李敖的惊人“名言”

1、“我骂人的方法就是别人都骂人是王八蛋,可我有一个本领,我能证明你是王八蛋。”

2、除了是知名的作家、有名的政治犯,李敖还是人人皆怕的诉讼大王。除了告过’总统’、五院院长、故宫博物院长、台面上知名的政治人物、媒体负责人,甚至连政府机关,只要被李敖锁定,几乎很难逃过被李敖告的命运。'

3、“英国人说英国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对我李敖来说,我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正义。'

4、”你不知道我的性格吧?我一点亏都不吃的。我很像犹太人、以色列人。我反应是立刻的。我们中国人相信说’吃亏占便宜’,我从来没有这样。过去吃亏就是吃亏了,可是现在我要占便宜占回来。我这人就是这样,绝不吃亏!'

5、做弱者,多不得好活;做强者,多不得好死。

6、有时解释是不必要的——敌人不信你的解释,朋友无须你的解释。

7、谈恋爱是以自欺始,欺人终;

搞政治是以欺人始,以自欺终。

8、笨人的可怕不在其笨,而在其自作聪明。笨人做不了最笨的事,最笨的

事都是聪明人做的。

9、我不能等最后审判时才收拾所有的小人与敌人,在半道里,我也要随手宰他几个.

10、有人向我挑战,说「你放马过来」。我不回话,只是疾驰而去,然后马后炮打倒他。

11、凡是我不了解的现象,我总是勇敢地迎着它走上去,不让它吓倒。我高高地站在它的上面。人应当认定自己比狮子、老虎、猩猩高一等,比大自然中的万物,甚至比他不能理解的,像是奇迹的东西都高,要不然他就算不得人,只不过是一个见着样样东西都害怕的耗子罢了。

12、大家只看不良少年问题,却忘了看不良老年问题。不良少年的许多问题,其实是不良老年引起来的。古今中外,从来没有像国民党集团这么多的不良老年密集在一起,从来没有!

13、科学怪人固然可怕,玄学怪人更是可怕。牟宗三之流,典型的玄学怪人也。他的文章和演说,都不知所云,可是国民党却还捧他。——只有混蛋才捧混蛋。

14、所有的女人都会偷人,只要有机会!

女人三十岁以前偷情,三十岁以后捉*。

15、国民党在意淫大陆,手淫台湾。

16、有人以为现代文明取消了牛马、代替以汽车。殊不知现代人要先做阵牛马,才能 坐上汽车。

17、孙中山朝人民盖空中楼阁,蒋介石却收起房租来。

18、前进的理由只要一个;後退的理由却要一百个。许多人整天找一百个理由证明 他不是懦夫,却从不用一个理由证明他是勇士。

19、做烈士不算什么,做战士才聪明。我不只是一般的战士,还是神

气活现的战士,快快乐乐的战士,使你哭笑不得的战士!

20、 李敖评日本A片:“日本A片的女人叫床叫的比美国A片的女人好,因为日本女人叫的比较细,有起承转合。“李敖说看美国A片就像在看叁民主义。

21、不做无聊之事,难度有生之涯。

22、因为不了解而结婚,因为了解而离婚。

23、想骂我的人多着呢。要骂请排队,轮到不轮到还难说呢?

24、报仇的最好方法就是要比敌人活得久,活的好

大狂人李敖的平生精彩恋爱盘点

谈起台湾作家李敖,无论是他的敌人还是朋友,都不得不承认他是当代文坛上的奇人!他一生不仅著作等身,亦是一位多情才子。李敖的情感经历与他笔下那颇含激情的文章一样,无不充满传奇的色彩。

与'罗'的生死初恋

1951年,在台中市高中读书的李敖,以一篇《论杜威》,夺得学校'中学生国语论文大赛'银奖。而获得金奖的那名低年级女同学罗,成了他热烈追求的对象。1955年秋天,李敖到台大历史系报到的当天夜里,忽然有人给他送来一封粉红色的蝴蝶笺,写信人正是他心仪已久的罗!几年来,罗从来不曾给他一封回信,然而就在李敖渐渐对她感到追求无望的时候,她却主动给他写信了!在信中,罗告诉李敖,她考进了台大化学系。很快,李敖与罗开始热恋,第二学年罗又调到李敖就读的历史系,两人可以朝夕相见了!

可是让李敖始料不及的是,一封'母病速归'的电报将罗召回台中。半个月后,神情憔悴的罗回到学校,立即向李敖提出分手。原来,罗的父母是虔诚的基督徒,而李敖的特立独行在家乡是出了名的,特别是他坚决不肯照习俗为去世的父亲披麻戴孝,让罗的父母反感至极。李敖一直以为他与罗是可能逾越这种障碍的,他决定亲自去见罗的父母。

两天后返回学校的李敖,直觉得痛断肝肠。因为他在罗家遭遇到的一切,已经使他清醒地意识到,他和罗君四年多的友情和恋情,如今真的要割断了!半夜酒醒后,一阵阵钻心裂肺般的痛楚向他袭来,他拿起一只早已准备下的药瓶……李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两天后的清晨。那天深夜他幸好被下铺的同学发现,被连夜送进医院抢救。九死一生的李敖终于又活过来了!

而罗却永远离开了他。很多年后,李敖在回忆录中还写道:'我平生交女朋友不少,但是论眼神、论才气、论聪敏、论慧黠,无人能出其右……'

与王尚勤的碧潭情丝

李敖是王尚勤大哥的同窗好友,俩人的恋情开始于一次公交车上的偶然相逢。那是1962年的2月,当时李敖住在新店镇的一座青石二层土楼上,他对王尚勤戏称之为'碧潭山楼'。第一次约会,李敖将在碧潭钓来的大鲤鱼,作为给女友接风的佳肴。

在热恋中,王尚勤从台大毕业了。一年来,为是否去美国留学他俩发生了很多争执。李敖发现了王尚勤温柔背后的另一面,她是位非常有主见、有独立人格的女人!1964年9月,王尚勤毅然飞往大洋彼岸求学。

就在学业刚刚起步的时候,王尚勤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开始,李敖力劝王尚勤将胎儿做掉。然而,一种自然的母性使王尚勤无论如何也难以接受李敖的决定。好在不久李敖就转向支持王尚勤生下他们的爱情结晶。这一年圣诞节前夕,王尚勤在西雅图顺利地产下一个女婴。从文为生的李敖给自己的女儿取名李文。

1966年春天,王尚勤带着已经快三岁的女儿飞回了台北。就在她即将离开台北的前几天,王尚勤忽然在家里发现了一封情书,是个代号H的少女写给李敖的,同时,王尚勤也发现了李敖回写的情信。第二天下午,王尚勤什么都没和李敖说,自己带女儿飞回了美国。

直到有一天李敖决定和那位曾想竞争主演电影《窗外》的H小姐分手时,才意识到这不过是萍水相逢的游戏,而此时王尚勤在美国已有了新男友。

与小'Y'的文学浪漫之梦

1966年12月,李敖在他主编的《文星》上刊发《我们对***限?的严正表示》后,***当局对《文星》恨之入骨,将其列为监管刊物。让李敖颇感意外的是,台湾政治大学中文系的学生小Y,竟也是军管组成员。

李敖和小Y的交情,可以说是'打'出来的。那是1965年1月,李敖从许多读者来信中,意外地发现一篇文笔非常犀利的来稿--《如此独白,为何见刊?--与李敖先生商榷》。这是李敖自《传统下的独白》公开发表以来,接到的第一篇抨击性的文稿。这个署名小Y的读者,在李敖看来实际上是在为***当局张目。她的有些观点甚至比当局对《文星》的指责和讨伐还要尖刻,这不能不让李敖大为震怒。而它的作者有一天居然主动找上门来,面对面地向李敖兴师问罪了!更让李敖吃惊的是,作者小Y居然是位漂亮的女学生。

现在,小Y主动提起两年前的往事,李敖忽然向她提出个大胆的请求--约她下班后一起吃顿便饭。那天晚上,李敖和小Y的相聚非常愉快。后来,在小Y军管《文星》期间,他与她甚至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

毕业后小Y去了香港,担任《紫荆》杂志的编辑,在那里圆自己的作家梦。1970年元旦那天,李敖接到了小Y寄来的香港《明报》副刊,她那篇《号外》就刊载在这张报纸岁末的圣诞节专版上。李敖从这篇优美别致的散文里,隐隐听出了她的心声。那是一种对往事回忆的心之告白。李敖发现了小Y的心迹以后,才认识到,他错过了许多可以与小Y更走近一些的机缘。而第二年春天,当小Y从香港飞回台北时,同样发现自己回来得太晚了,这时已有另一位漂亮女孩走进了李敖寂寞的生活。

与小蕾的患难之交

《文星》被监管之后,继而遭查封。以笔为生计的李敖,在台湾当局的文网之下,实际上已经失去了赖以生存的职业,他开始做起了贩卖旧家用电器的生意。在李敖连供养女儿文文的钱也发生困难的时候,给予她精神上鼓励与安慰的红颜知己是小蕾。

李敖在回忆录中写道:'我认识小蕾在1967年9月26日,那时她19岁,正从高雄女中毕业……看到她,我立刻喜欢上她。'

但是,在此期间,***当局对李敖施加了越来越大的压力。先是因人检举他在中学时就参加了共产党的活动,而不断受到台北警备司令部的传讯,继而,因他的朋友、正被特务监控的台大教授老K私逃瑞典而遭软禁。

李敖失去自由以后,曾劝小蕾离开他。可是小蕾重感情讲义气,最后的选择当然是留下来。

1971年春节的前几天,李敖居然敢以公开到监狱探望有通共嫌疑的在押犯雷震的方式,抗议***对他的长期幽禁。小蕾虽然很害怕,但还是随李敖去了新店溪监狱。

1971年3月19日,台北是个阴天。一大早,李敖就发现在他家周围监视的军警增加了。这是个可怕的信号!这一天,李敖特意与小蕾去台北一家很有名的照相馆拍了合影。晚上,军警上门了。李敖将一个里面装有10万块台币的木匣子交给小蕾,以不容分辩的态度坚决要她收下,然后将小蕾紧紧拥抱,转身头也不回地走出门去!

李敖入狱的最初日子,小蕾是一个人在国泰大楼里度过的,后来她不得不离开了。五年之后李敖终于出狱,可是那时的小蕾早已为人妻母了。

与刘会云的冰雪爱情

1976年冬天,李敖刚从监狱出来不久,应邀到老朋友萧孟能的寓所赴宴。就在这次人数不多的家宴上,他见到了一位日后引为挚友的漂亮女子,她就是同在台大毕业的刘会云女士。

1978年春天,刘会云开始了与李敖的同居生活。李敖后来回忆说:'会云跟我度过我一生中最长的隐居期,知我最深,护我最力,有一段时间我一连五个半月不下楼,都是会云照顾我,她真是了不起的女人。'但是,李敖与刘会云之间也有分歧,一是李敖坚持同居而反对结婚;二是李敖始终坚持辞去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的副研究员职务。由于'国际关系研究中心'的官办背景,李敖坚决要离开,而刘会云则认为应该留下来,不仅因为那里可以领一份足以维生的薪水,更因为它是一个难得的保护外衣。至于刘会云对李敖在婚姻问题上的固执态度,则由开始的不理解,逐步转为了理解与接受。

1979年旧历春节过后,由于刘会云的穿针引线,远景书局老板沈登恩拜会了李敖,随之出版了其《独白下的传统》,李敖由此冲出了因当局打压而造成的阴霾。

李敖的复出,震动台湾文坛。电影明星胡茵梦也为李敖出山写了一篇叫好的文章。由台湾最有影响的《工商日报》刊发,名为《特立独行的李敖》。刘会云渐渐发现,李敖变了,常常回避她的眼睛。后来她发现了情书,写信者正是她最担心的大影星胡茵梦!

刘会云主动从三个人的关系中退了出来,1980年2月,毅然飞往美国康乃尔大学求学。让刘会云感动的是,在分别的前夕,李敖给了刘会云全部去美的学费、生活费共210万元台币。

与胡茵梦的匆促婚姻

李敖对胡茵梦而言早已不陌生,他是中国文人中最令她崇拜的偶像。这股痴迷的崇拜是自小种下的因。当年李敖的父母住在台中一中的宿舍,离胡茵梦信存巷的老家很近,她时常听表哥和母亲谈论李敖的奇闻逸事。但在萧家和李敖见面的第一眼,胡茵梦的心里却颇感意外。本想象他应该是个桀骜不驯的自由派,没料到本人的气质,完全是个基本教义派的保守模样。李敖见到胡茵梦也立刻被她的美貌和对自己文章的理解所打动,心里顿时涌起了一股热血!

李敖和胡茵梦很快共渡爱河。1980年5月6日,半年多的恋爱过后,李敖与胡茵梦终于决定结婚。就在李敖的家中,他们举行了极其简单的婚礼。此时李敖已经45岁。

其实早在李敖和胡茵梦准备结婚的时候,不愉快的气氛就已经开始笼罩在他与她之间。一方面胡茵梦的母亲从一开始就反对她与李敖的结合,另一方面的压力来自于***当局,昔日红遍台湾的电影明星胡茵梦开始遭遇冷落。就在胡茵梦结婚不久举行的台湾电影界盛大的金马奖颁奖仪式上,以往一贯被台湾新闻局出面请来担任主持人的胡茵梦,这次却被冷落在角落里!

这些因素以及两个人生活习惯等方面的小摩擦,日渐影响着胡茵梦和李敖的关系,他们分居了。恰在此时,李敖的好友萧孟能、朱婉坚夫妇因为第三者《音乐与音响》杂志女编辑小R的出现闹起了离婚,出于对朋友的关心,李敖出面阻止萧孟能,却令他怀恨在心。萧孟能想起了一件事。那是1979年春天,出版商出身的萧孟能开始跟李敖做房地产生意。由于他的资金雄厚,很快就在台北到处买房卖房,竟然占有了一大批房地产。就在这时,他刚刚在天母静庐买到的一所房产却一时无法兑现合同。这所面积只有80平方米的单元房需要交台币110万元。可是萧孟能在向卖主支付55万元以后,就要离开台北去国外进行一次三个多月的旅游。临行之前,萧孟能找到李敖求助。萧孟能走后,李敖不负朋友所托,到了交房款的期限,代替萧孟能一次性上交55万台币。那时,因李敖恰好与胡茵梦热恋,两人不分你我,李敖便将天母静庐那处有自己投资一半的房地产,过户到了胡茵梦名下。此时,萧孟能利用胡茵梦事业受挫对她的影响,骗走了胡茵梦名下的房地产执照,而将李敖以'侵夺他人私产'的莫须有罪名告上了法庭。

1980年8月28日早晨,李敖惊奇地发现台湾几张当天的报纸上,都刊载了一条重要的消息:《台司法界昨举行李敖讼案论证会,萧孟能及胡茵梦等各界名流慷慨陈词》。李敖万没有想到台北会有这样的一个集会,更让他大为吃惊的是,自己的妻子胡茵梦居然会背着他去出席这样一个明显对他不利的集会,而且对他大肆泼污!胡茵梦竟然当众说天母静庐的那处房产,是李敖送给她的结婚嫁妆的一种(李敖从来不承认给她房产,仅仅是过户到胡的名上而已。),而且,她还说她有权处置这处房产,有权把房地产执照交给萧孟能。更让李敖不能容忍的是:胡茵梦在这次有台湾诸多媒体记者参加的集会上,旁敲侧击地指责李敖的言论有违'党国'利益。李敖一怒之下冲进书房,写下一份《离婚声明》:

罗马凯撒大帝在被朋友和敌人行刺的时候,他武功过人,拔剑抵抗。但他发现在攻击他的人群里,有他心爱女人布鲁塔斯的时候,他对布鲁塔斯说:'怎么还有你?'于是他宁愿被杀,不再抵抗。

一、胡茵梦是我心爱的人,对她,我不抵抗。

二、我现在宣布我同胡茵梦离婚。对这一婚姻的失败,错全在我,胡茵梦没错。

三、我现在签好离婚文件,请原来的证婚人孟祥祠先生送请胡茵梦签字。

四、由于我的离去,我祝福胡茵梦永远美丽、不再哀愁。

当天,李敖发布离婚决定之后,驾车甩开后面紧紧追赶的记者车队,驶向一家熟悉的花店,买了九朵艳丽的红色玫瑰花。然后,他前往胡茵梦居住的世界大厦。通往胡茵梦家的楼梯上挤满了各媒体的记者。从前喜欢穿艳色服饰的胡茵梦,现在换上了一件全黑色的素服。李敖无言地将手里的九朵艳红的玫瑰花递给她。就在胡茵梦的家里,在律师的主持下,李敖与胡茵梦签下了离婚协议书,结束了两个人短暂的婚姻。由于***暗中插手萧孟能诉李敖侵占天母房产的官司,李敖很快就被以'侵占罪'判刑6个月。日后,李敖终于得到了萧孟能当年诬陷他并让他无辜蒙冤的铁证,以萧孟能犯有'窃占罪'诉讼至台湾'最高法院'。历经几审,萧孟能也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

与王小屯的爱之归宿

1985年3月11日下午,在台北市仁爱路上,李敖看到一个候车的女孩子正在看他在土城监狱坐牢的时候编发的《李敖千秋评论》丛书第三期。再看那读杂志十分投入的女孩子,身高几乎与小蕾相同,也有一米七以上,颀长而丰满。特别是她读书的神态几乎与小蕾一模一样。李敖看着看着,就情不自禁地走近了女孩子。就这样他和王小屯相识了。

1985年的4月,就在19岁的台湾文化大学学生王小屯偶遇李敖之后不久,她意外地收到一个大信封,里面是李敖亲笔写的诗:不看你的眼/不看你的眉/看了心里都是你/忘了我是谁/不看你的眼/不看你的眉/看的时候心里跳/看过以后眼泪垂/不看你的眼/不看你的眉/不看你也爱上你/忘了我是谁!

时光瞬逝,转眼已是1988年6月,在经历了漫长的三年爱情长跑以后,王小屯终于成为了李敖的妻子。

李敖在经历了大半生的风风雨雨后,总算找到了他最理想的爱人,真正组成了一个和美温暖的家庭。在他们新婚的时候,李敖请求陈兆基等四位朋友做他和王小屯的证婚人。李敖亲笔在结婚证书上写下四句话:证人从老,证书从俗。正朔从伪,三从出炉。

1992年8月3日,李敖喜得一子李戡。1994年11月23日又喜得一女李谌。

王小屯结婚后一直没有到社会上谋职,她成为李敖写作中不可缺少的助手和秘书。王小屯不事张扬,不求闻达,在婚后生活中一直保持着廉和女性所有的低调。1995年4月25日,一向不轻易在公众场合露面的王小屯,左手抱着女儿谌谌,右手拉着儿子戡戡,出现在圆山大饭店12楼的昆仑厅里,她是来出席丈夫60大寿庆典的。这一天,出席寿宴的人数有百余之众。当李敖和王小屯双双出现在寿席前,面对那只巨大的特制生日蛋糕时,场上响起了雷鸣般的热烈掌声!

也是在这一天,李敖的胞姐发表了一篇题为《敖弟》的贺辞:'无论如何,小屯单纯懂事,温柔体贴,能在各方面支持李敖。他们共同拥有心爱的儿女,尤其是儿子戡戡聪明乖巧,会背诵好多诗,喜欢电器,尤其爱摆弄吸尘器,姐姐说:'可以将清洁工辞掉了!'小女儿谌谌虽然还小,但一看就知道将来会和妈妈一样是个小美人儿!敖弟年已花甲,有个安定温馨的家,这使我们这些亲人无限欣慰……'
 
 
关键词:大杂烩

作者:郁闷了很久

《李敖[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郁闷了很久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