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出轨妻子,我不需要你坦白2008-01-29 11:51

发表日期:2008-05-1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这是一个朋友的经历故事:     

我和吕琳的交往开始于大学。那会多单纯,什么都可以不考虑,爱得近乎放肆。她是天生的美人坯子,而且能干,更难得的是对感情的专一。工作后,她单位找得比我好,薪水拿得比我多。结婚之前我问她找个我这样的男人会不会觉得有点亏,我严肃着,她却压根不当回事,说感情谈什么亏不亏,捡了芝麻是生活,抱着西瓜也是生活,称心就好!

  可能是太爱她,也可能是觉得她太优秀,潜意识里有那么些自卑,所以我一直以来都表现得患得患失。这种心理只有我自己清楚,我并不表现出来,即使在她面前也不,怕惹得她不高兴。我害怕失去她,谈恋爱的时候是这样,结婚了仍旧如此。脑子里经常就想,要是哪天她离开了我,我该怎么办?

  她在公司大小算个领导,手下管着几十号人马,做事干练,说话风风火火,当然,发起脾气来有时候也天崩地裂的,但我们很少吵架。我性格属于比较温和的那种,她性子是急,不过终究明白事理,就算心情不好也不会跟我闹,不会发无名火。种种的这些,让我多少心安了一些。我总在一些很细微的事情上去求证她对我的感情,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从大学算起,已经有七八年了,我们的感情没出什么大问题,慢慢地我也觉得,我的不放心根本就是自找的。如果说三年前朋友跟我开那个玩笑时,我还仅仅是因为太过爱才那么激动地去反驳,那么后来,更多的就是逐渐对她有了很深的信任。

  我们的婚姻,就是在这个时候有了状况。我比任何时候都没有准备,就好像一个士兵,刚卸下戒备,敌人就打过来了。手慌脚乱,受到的伤害,自然更大。我说的出了状况,并不是说我发现了什么,确认了什么,我只是开始隐约地感觉,有些东西不对劲了。实际上男人的敏感不会比女人差,只是常常不愿意表露出来罢了。


  我们第一次吵架,像是她精心安排的。那天晚上,我在厨房做饭的时候,不小心打破一只碗。她当时正在厨房旁边的小阳台清理东西,听到一声脆响,她冲过来,默不作声地看明白是怎么回事之后,脸色突然就变了,对我一阵大骂,说我木脑袋,手抽筋。我手本来好好的,但被她那架势吓得,倒真像要抽筋了。

  原本不打算跟她吵的,可她实在太过分了,骂骂也就算了,她却依然觉得不过瘾,一把抢过我手里的勺子摔到地上,说你不作声是吧?你哑巴了?我告诉你,易安,这日子怕是过不下去了。我就奇怪,用得着这么小题大作吗?我说吕琳,我怎么觉得你变了,我怎么觉得你在故意找岔?她朝我瞪了两眼,去客厅看电视,故意把声音开得老大。

  晚餐吃得心不在焉,两个人谁也没说话,各吃各的。平常都是我做饭,她洗碗,这天我想她在生气,就想自己来洗,可她偏偏不让。她洗碗,我便拖地。刚把餐厅那块拖到一半,轮到我听到一声脆响了。我往厨房看,发现她也正朝我看。然后,我看见地上七零八落地散着些碎片。她也打烂一只碗。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弯下腰继续拖地。

  怎么也没想到,她会怒不可遏地跑出来,对我兴师问罪。她的样子,她的语气,她的做法,在那个时候,我觉得不可理喻。她冲到我跟前,抢过我手里的拖把,狠狠地往地上一扔,说易安,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为什么不可以骂我、凶我、指责我?我可以,你为什么不可以?你算什么男人?她叽里呱啦一说就一大通,还真像对一个犯了不可饶恕错误的人。我不明白到底怎么了,不明白生活怎么就莫名其妙地出这种乱子,像撞了鬼。我实在想不通,不就一只碗吗,难道我非要跟她一样小题大作一番才算个男人?

  她的无理取闹,让我不知如何是好。晚上睡觉,各自贴着床沿,背对着背,中间完全还可以摆个大沙发。我小声问她,说吕琳,今天你是怎么了?工作上有什么不顺心你跟我讲讲。她余怒未消地用力拢了拢被子,不吭一声,我便不再敢说话了。我的太爱,我的患得患失,让我在她面前表现得很软弱,一直都是这样。

  星期六,她要加班,早上出了门,很快又折了回来,面无表情地看了看我,说易安,你觉得我爱你吗?我好像都已经看不清自己了,你告诉我好不好?这问题问得我好生意外,支吾半晌不知道如何应答。见我不说话,她接着又说,我觉得我还是爱你的,信不信随你!然后头也不回地出了门,剩下我站在客厅中间,傻愣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有些事情,是后来吕琳亲口对我说起,我才知道的。比如她莫名其妙地对我发火,面目陌生地无理取闹,其实是那几天她心里特矛盾,因为感情上有了变故。她想证明自己是爱我的,是不忍伤害我的,却止不住对另一个男人心思暗动。她以为我可以明白地感觉出来,可以拉她一把,或者干干脆脆地把她推开。我相信了她说的这些,相信她没有为自己开脱的企图也没有安慰我的用意。以前我们晚上吃过饭后,都会一起赖在沙发上看电视,也聊天,常常都很开心。可自从她闹过之后,这样的生活少了。她好像突然变得不喜欢看电视了,吃过饭就闷到书房里,日理万机的样子。

  因为业务上的原因,即使下班回到家里,她的手机也是经常忙个不停。她接电话,喜欢走到阳台上。这我都习惯了,从来不关心她说了些什么,是在跟谁通电话。后来有天晚上,刚吃过饭,她手机响了。她去阳台上接,我把电视音量调小,侧着耳朵听。

  偷听她的电话,这是头一次。我听见她很不耐烦似的说,我们不联系了好不好,我们以后都不要再联系了,我说的就是我想的。进来的时候,我发现她脸色很不对劲。她又径直去了书房。我没跟她说一句话,这个时候,我的心已经被什么东西搅得生痛。我已经隐约感觉到,在我们之外,有了另外一个男人的存在。

  我尽量控制自己不往坏处想,只认为有个男人很喜欢她,缠上她了。最坏的结果就是,她也有些喜欢那个男人,但已经决心不再交往了。我不想失去她,从来都不想。我说过的,我不知道没有了她,我是不是还有勇气坚强地面对生活。男人的脆弱,大都与感情有关。

  那阵子,我的心情说有多乱就有多乱,一面加倍对她好,试图赢回她的心,而另一方面,情绪又一天比一天糟糕,一想到她心里有了另外的男人,就有大发脾气的冲动。这对我来说,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折磨,心力交瘁。在家里,我不再正眼看她。不过绝对没有看不起她的意思,只是没有来由地害怕与她对视。

  我很想知道她和他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换作任何一个男人,大概都有这种好奇和冲动。在终于憋不住的时候,我就问了。我说小琳,他是怎样一个男人?可不可以告诉我?我问得很突然,她惊讶地看我,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说,你想知道哪些?我说我想知道他哪比我好。她把头扭开,再转过来,像在思考,然后才说,他很多方面不如你,但是他敢大声地跟我说他的观点,敢理直气壮地质疑我的错误,他很像他自己……


  我开始到处找朋友喝酒,晚上很晚才回去。有时候烂醉如泥,回去就吐一地。她心疼我,拿热毛巾给我擦脸,扶我上床,再一个人把地清扫干净。但是,她从来不多说一句话,沉默地做一切。没人能理解我的那种痛苦,每天都活在无尽的猜测和推断里面,想知道更多,想明明白白地知道所有的真相,害怕去问,却又连做梦都伸长脖子。

  从来都是正大光明的人,后来竟然走火入魔似的,经常在半夜从床上爬起来翻看她的手机。我几乎每隔一两天就要偷偷查看她的手机,看已接来电,看已拨电话,还看短信。然而,我好像并不是在关心他们现在是否还有那层暧昧关系,而是想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来证明自己的猜测。

  我觉得他们不可能只是相互有好感,甚至不只是相互喜欢,一定还有更深层次的东西,比如,两个人已经有了男女关系的所有实质。虽然这是我最不希望看到的真相,但潜意识里又那么想证明自己的猜测是对的。有次趁着酒性,我问她,说你们的关系真的很简单吗?她还是什么都不说,把我扶上床,帮我把被子盖好。

  这样过了可能差不多有两个月吧。我的情绪渐渐好转了一些,虽然不是说已经让自己相信他们是清白的,但也没再没完没了地折腾自己。我爱她,并不想离开她。这是基本事实。偏偏这个时候,她的转变又杀了我个措手不及。

  那天晚上她9点多才到的家。我说吃饭了吗?我帮你热饭。她包都没来得及放,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沉默良久才说,我们离婚吧!我顿时就目瞪口呆了,说为什么,小琳,你告诉我,我们为什么要离婚?她很淡然也很冷漠地说,我知道你原谅不了我!我跟他什么都发生过了,你怎么可能原谅我。

  她说完就咬着嘴唇,眼泪大颗大颗地落下来。是为曾经做过的事情痛悔,还是为即将到来的分开难过?我没有问她,在那个瞬间,我自己都快疯掉,一脚把旁边的椅子踢得老远,痛得难以承受地大叫,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像个疯子,像天就那么塌了下来。

  我歇斯底里地问她,说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你完全可以不告诉我的!她停不下眼泪,哭着说,我知道你其实也猜到了,我不想一直骗你,我不想看着你绞尽脑汁去想,变着法子折磨自己。我情绪失控,说不是的,不是那样的,我都快好起来了,你知不知道?

  到今天我都觉得,只要她什么都不说,或者一直否定,我真的可以自己让自己好起来,回到以前那种平静的生活。可是她的坦白扰乱了我,粉碎了我所有的努力。事到如今,我离开不了她,同时又原谅不了她,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不知道,怎么做都觉得不行。我从来没有过这么难受的生活,从来没有。

关键词:生活

作者:我是谁

《出轨妻子,我不需要你坦白2008-01-29 11:51》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我是谁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