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追求的幸福[转载]

发表日期:2008-05-1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我也学会了象宫沉那样斜倚在床边
若有所思的姿态。我觉得我比宫沉更可怜,不管怎样,宫沉算是追求了,只是他出师不利。
而我是尚未追求就被扼杀在摇篮状态,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不过如果让宫沉来评判我们二人的痛苦度,也许他要说他受的打击直接,而我受的打击间接。他是直接受到心爱的女人的白眼,而我却只是远远地望着心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走在一起。但总之有一点却是共同的,单相思而又求而不得是一件很可悲的事。


  我们宿舍几位虽表同情,但认为一切都在预料和情理之中。这种结局一点也不意外,这完全就是一场一开始就没有胜算的战斗。他们拍着我的肩安慰的话无非就是诸如“早对你说过根本就是没有希望的”“你根本就不该动这念头”,稍带感情色彩一些就是“你说这可能吗?水中能捞得出月亮吗?”“宫沉的前车之鉴还不够深刻吗?”。然后又对我重申了一下宿舍铁的纪律:“千万不要向高年纪女生求爱。”陈热更加了一句:“我们宿舍除了破破之外,谁也别想找年纪大的女人做爱。”


  对于他们的安慰我认为实在蹩脚,老是围绕着我没有希望做文章,思路一点也不开阔,根本就起不到安慰的效果。难道就不能多换几个角度对我进行调解吗?比如说:“也许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或许那只是她的一般朋友。”或是“她比你的年纪大,姐弟恋或许蛮刺激的,也许她也想尝试。”等等。但我实在无心引导他们如何安慰我,我更愿意沉浸在这种悲伤之中,感觉这种悲伤也许最终能感动丘比特,于是他一掉泪便给王蕴一箭,当然这根箭上是写着我的名字。


  我开始自暴自弃,按照自己正常的生理需要真实地上厕所,于是上
厕所的次数锐减。但我仍然晚自修时到王蕴的教室去,毕竟我还心存最后一念,我希望还有最后一根稻草的存在。然后我可以捞到它。


  我知道自己看王蕴的眼神是哀怨的。我觉得有时男人潜意识里会把自己女性化,我这几天的表现就象个怨妇,就差没有以泪洗面,完全没了往日的神彩飞扬。王蕴看我却没有比往日更多的不同,比如注意到我眼神的变化,对我流露出某种关怀来。她依然对我一扫而过。


  这种忧伤的情绪一直积累了一个星期,让我不可自拨。终于一天晚自修时,看着坐在我
前桌的王蕴,闻着她的发香,文思如泉涌,以至做出了一个惊天大决定,无论如何我要让王蕴知道我对她的感情,不管结局怎样。


  我开始给王蕴写信。说实话,我很喜欢写信。我觉得当对一个你并不熟悉的人语言表达
成为障碍时,那么文字是一种最佳的表达方式。它不必让你在别人的注视下面红耳赤不知所云甚至变得结巴,它可以让你有足够的思考时间,充分地表达思想,只要你有把信拿出去的勇气就可以了,而这相对会容易一些。


  我开门见山写道:王蕴,我不知该怎么描述我这复杂而痛苦的心情。


  从上学期在荷塘边见你的第一眼起,也许你不记得,但我却被你深深地打动了。你如花美貌、你高雅气质、你万千风情,无不让我为之倾倒。此后这种情感一直纠缠着我,堆积着,让我欲罢不能,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我在每一个夜深人静时想你,我顽强地阻挡却无法阻拦我的思绪被你牵动。我希望天天见你,哪怕是远远地望你,只有你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野,我的思念才会有些许的平静。


  我知道这就是爱了。你让我不可避免别无选择地爱上了你!


  你于我就象晨曦微露中草上的露珠,晶莹剔透;空谷中的幽兰,芬香久远;高山上的云雾,缥缈无踪。你是白雪皑皑中那只寒梅,所有的目光都惊诧于你在雪中艳丽地绽放;你是落日映照下的那面湖水,再多的色彩也不及你闪着金光的辉煌!我爱你,我无法不说我爱你,哪怕有再多的阻挡,我也要向你表白,无论你愿意还是不愿意。


  我很痛苦地看到你和你的男友走在一起,我知道我的爱也许对你微不足道,但我想让你知道还有一种强烈的爱在你的身旁。它在关注,它在等待,它在痛苦中煎熬,但无论怎样都不会有丝毫减弱!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我就在你的背后,看着你动人的背影,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此刻月明星稀,这样的夜晚我不得不说了,我爱你,真的,非常!


  我很满意我的这封信。自觉得以往给陈圆写的任何一封情书也不及
这封来得好。这封情书言简意赅,热烈奔放,浓烈的爱意弥漫其间,特别是一系列的排比,有种浓情气贯长虹的味道。而且我对痛苦的渲染并不过度,痛苦之情仅是偶见言表,更多的是一种不屈的豪情,这样使整个人物形象看起来比较挺拔,并不萎琐。可见写情书,是否用情,用情到何种程度十分重要。而且这封情书一点也没虚假的成分,比如我写到此刻月明星稀时,外面真的就是月明星稀,而不是象当时写给陈圆的信那样,外面没有下雨,我说下雨了。


  我想把这封信借着写信的冲动亲手交给王蕴。我不想通过邮寄的方式,那样做虽不需要承担很大的风险,但保守的做法往往收益不高。一则我和王蕴近在咫尺,信通过邮局再到王蕴手中感觉就象画蛇添足那样没有必要。二则我实在经不起这样漫长的等待。王蕴若有回音还好,若这封信石牛入海,王蕴一声不吭,若无其事就让人大费踌蹰了。虽然我这封信明着写只是想让王蕴知道我爱她,没有提出让王蕴舍弃旧爱做我女友的非分要求,但私底下还是
很希望王蕴为这封信所动,拿出点行动来。因此亲手交给她的好处就是可以逼着王蕴马上表态,哪怕她拒绝,那也可以在明确的答案下壮美地失恋。


  我写了张纸条,纸条上写道:“能出来一会吗?我有事找你。”然后站起身,带上信,将纸条扔到王蕴的桌上,径直走出了教室。那一刻,我有荆轲的悲壮,因为王蕴的一切都将大白于我了。


  我在教室的走廊上等王蕴,我见王蕴看了看表,然后撕掉了我的纸条。我心里一紧,正想着这封信怕是要自己写给自己看了,这时王蕴开始收拾书包走了出来。我的心一阵狂跳,好象要破胸而出,我深呼吸了一下,心跳渐渐正常。


  王蕴走到我面前,微笑着问:“有事吗?”


  我从未这么近地面对面和王蕴接触过,有点意乱神迷。我使劲晃了晃脑袋,努力让自己在美人面前保持一点清醒和矜持。


  王蕴见我晃头误以为我给了她一个否定的回答,感到奇怪,问道:“怎么?没事吗?”


  我赶忙说道:“不,有事,走走好吗?”


  我之所以没有马上把信掏出,而是提议走走,主要是不想让王蕴在走廊上看我的信。因为教室边上绝不是一个可以放松的地方,人来人往,人蛇混杂,根本静不下心来看信,于是便容易囫囵吞枣,这样往往会把信中的精彩语句给漏了,一封十分动人的情书因为看得不仔细就起不到感人的效果。再说我也怕我和王蕴二人在走廊上时间过久,会对她班上的男生起到刺激作用,恐遭有不测。


  王蕴点了点头。


  我们一起出了教学楼,我找了条僻静的小路走。我觉得人少的地方
更能营造一种气氛,而且当事人的胆子会更大些。


  我总想着呆会王蕴看到信时的结果,显得过于紧张,不知该说些什么。倒是王蕴先打破了沉默。她也不问我什么事,只是笑问我那天走廊上打架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我把我和陈热打赌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并称赞她班上男生的护花使者做得很称职。


  王蕴听了咯咯直笑,噘着嘴说:“谁要他们那么多事。”王蕴的表情不由地让我有些痴迷,我真想把她一把搂过来,反正路上也没人,但我没敢。


  路的两边歪歪扭扭地长着两排粗大的兰花楹。一盏路灯在兰花楹下冒着光。我想是地方了,又开始紧张。我略有些哆嗦地从口袋掏出信来说:“这是我给你写的信,你看看。”


  王蕴看了我一眼,似笑非笑地问:“写什么呢?这么慎重?”我的心跳竟让我变得结巴:“你,你看看,就,就知道了。”


  王蕴接过信,就着路灯的灯光看了起来。我仔细地观察着她的表情,很平静,不喜不怒,
甚至脸色没有露出一点绯红,这让我对自己的写作水平有些失望,并让心跳越发地左冲右突无法控制。


  看完信,王蕴正待开口,由于实在看不出她脸上有什么特别的表情,特别是颀喜,我竟然紧张地把写这封信就是要她表态的目的给忘了。我一把从王蕴手里抢回信,把信撕成片片蝴蝶撒落,然后做出一幅豪气冲天的样子,说:“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喜欢你,并不需要你做什么,仅此而已。”


  王蕴莫明其妙地看着我。我想她一定对我撕信的举动以及后来说的话感到很奇怪。我自己也后悔了,觉得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包括说那句话,就象掩耳盗铃,欲盖弥彰。因为我的信上白纸黑字还有一句话,“它在关注,它在等待。”这分明就是在偷窥和傻等,并希望王蕴有所表示的。


  王蕴什么也没说,走了。我跟着她懊恼得不得了。我觉得我真是有病,一切都设想好了,偏偏毫无理由地就把自己的计划给打乱了,我这么做一定让王蕴感到极为幼稚可笑。这下我俩真是一路无话。沉默了好久,终于我忍不住问道:“你的男友在哪所学校呢?”王蕴冷冷地说:“我没男友。”懊悔之后我一阵激动地险些要喊了出来,但仍不甘心继续追问到:“可我前几天看到你和一个男生走在一起。”王蕴白了我一眼,说:“走在一起就是男友么?”说完加快脚步不理我径直走了。


  虽然遭到白眼,但我至少得到了王蕴亲口告诉我她没男友,这远比宫沉被那女孩白了一眼什么也没说就走要强得多。而且这个消息让我很高兴,我全然不管她没有男友我不见得就有希望这个事实,就这个消息足以让我从这几天的苦痛中走出来了。


  夜色虽黑,但我黑色的眼睛却分明看到了光明。


  我先是快走,继而小跑,接着狂奔回宿舍。我气喘嘘嘘地到宿舍门口,扶着门框嚷道:“好消息,王蕴没有男友!”宿舍几位正在专心致志地打牌,听我这么炸雷似的一吼,险些没把手中的牌给掉了。不约而同地伸出中指道:“靠,没病吧?瘌蛤蟆还在想吃天鹅肉?”


  我在兴奋的浸泡中还没两天,却发现形势更糟了。


  王蕴以前虽说看我都是一扫而过,可至少还让我觉得她的眼神柔和,但现在似乎故意不看我了,即便目光不小心的相遇那也是冷冷的,就象冷井里的水。


  我越发地痛恨起自己那晚拙劣的表现。好不容易鼓足勇气,而且开始王蕴对我的印象似乎并不坏,可就是那鬼使神差莫名其妙蹩脚至极的一撕,把一切都撕地粉碎。我真对自已的所作所为感到匪夷所思,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常在关键时刻都是神智不清。看着王蕴冷漠的眼神,我觉得她离我好远,美人如花隔云端,的确如此。

关键词:幸福中的伤悲

作者:雪太冷

《追求的幸福[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雪太冷的POCO作品...

评论